• 第75章:刘女侠

    更新时间:2018-08-07 18:20:31本章字数:2894字

     那个鬼鬼祟祟的身影亦步亦趋,小心翼翼地向女厕所靠拢,最后掩身在附近的一棵大树后面,贼头贼脑地向女厕所方向探头探脑。正当他们拿不定主意是即刻上前将他擒获,还是等他有所行动再逮个现行之时,可疑人物却突然东张西望地向女厕所急速奔来。

    说时迟那时快,两人毫不犹豫一起扑向了那个黑影,把他摁倒在地,一阵暴打,并且在百忙中发出了警讯,哨音响彻了漆黑的夜空……

    刘女侠被厕所外的动静所惊扰,大步奔出厕所,对着混乱的场面大声喊道:“出什么事了?”

    陆之青一个箭步窜到她跟前,煞有介事地比划道:“那人一直鬼鬼祟祟地跟踪你,并且想要冲进女厕所,被我们发现了,把他逮住了……你怎么样,没事吧?”

    刘女侠挥了挥胳膊,镇静自若道:“我没事!”

    陆之青这才发现女侠的手中毫不含糊地握着一截一尺多长、直径大约一寸的镀锌管。

    “这家伙是谁?”刘女侠边问边迈开大步向战场奔去。

    侯海峰正坐在可疑人物的腿上,将他的双手反剪在身后。那人脸上满是血污,根本看不清面目。他不停地挣扎,双腿一会儿踢向空气,一会儿敲打大地,口中还咿咿呜呜地叫唤不停。

    陆之青一把拉住刘女侠,“别过去,当心他狗急跳墙……”

    “怕什么?不是还有你们两位吗?我倒要看看这个贼胆包天的家伙到底是何许人也!”刘女侠一点儿也没有想要停下脚步的意思。

    “我知道,我知道!不过最好不要破坏了现场。警察马上就到了,把他交给警方后我送你回宿舍。”陆之青一心想要好好利用一下这个难得的机会表现一下。

    可惜刘女侠根本不领他的情。虽然保护现场的说法让一向深明大义的她停下了脚步,但却毫不客气地拒绝了陆之青的款款深情。“送我就不必了!你看,警察已经赶到了。”她指着黑暗中急速移动的闪亮的车前灯,“你忙你们的事去吧,我自个儿回宿舍没问题。”说完,昂首阔步融入了茫茫的夜色之中。

    她这种干净利落的做派,令陆之青佩服的五体投地,越发希望能够与她发展超越友谊的感情。

     第二天下午,恰巧众弟兄们不是上大夜班就是轮休,大家又齐齐地聚在了三零一室,兴致勃勃地聊起第三起凶案之后杏湖塘小区所发生的趣闻轶事。

    陆之青很快便将话题转向了他所经历的那场擒凶战役。他的两只小眼睛熠熠生辉,胸脯象风箱般一起一伏,得意洋洋地叙述着他的光荣历险,声音响彻了整个楼层,引来了不少好奇之人聚在门口探头探脑。

    “那个所谓的凶手是谁?”江天智问道,似乎不大相信凶手会这么快落网。警方到现在都还没有触及到案件的核心,除非凶手失去了耐性,自己跳出来投案自首,否则凶手怎么可能被逮到呢?他暗自思忖道,

    他可能是全厂唯一尚不知道可疑人物是谁的家伙,尽管相关信息早就在第一时间里随风传遍了全厂。

    “是一轧厂的电工,名叫岳风。”章树理快人快语道。

    江天智丝毫也没有因为自己的无知而感到羞愧,淡淡道:“不认识。他与警方所描述的凶手特征相符吗?”

    “我认识那家伙。”邝路明正低头用烟头烫去裤脚上的一根抽纱,“据我判断,身高算是勉强对的上号,大约一米七五左右,其他的特征好像并不相符。比如说吧,那家伙穿四十码鞋子,不是内八字脚;虽然有一辆自行车,但却是永久牌而不是凤凰前杠车;年龄二十四岁,而并非二十五岁以上;外表挺老实的,不像是个奸猾之徒,丝毫看不出具备反侦察能力……”好像存心跟陆之青过不去似的,他一口气罗列了四、五条与凶手不符的特征。

    陆之青不明白,这些平日里的好兄弟,为何在关键时刻却胳膊肘向外,处处跟自己过不去呢?就连一向对案情备感兴趣的吴兄,如今也是不冷不热,偶尔插插话,好像这事儿跟他无关似的,一点儿也不热心,而且完全没有站在他的立场上支持他。

    他感到十分委屈,于是恼怒道:“我听说姓岳的是B型血,这个特征就跟凶手相符。此外,二十四岁跟二十五岁也就相差一岁,可以算是对的上号。相符的地方还是不少的!”

    “反正我怎么看都觉得他不像个连环杀手。”邝路明继续惹人生气地发表不符合陆之青心意的看法。

    “凶手要能让你一眼看出来的话,哪还用得着一百多名警察在这里蹲守三、四个月……”

    “让开!”

    一声娇叱,打断了众人的争论。只见一个美好的身影排开门口围观的人群,走进了这间光头俱乐部。那人正是令陆之青一见便怦然心动的刘女侠刘海兰!

    刘女侠满面怒容,旋风般直逼陆之青而来。“姓贺的,你们民兵有什么了不起的,你凭什么把人打成那样?你有什么权利随便怀疑别人是凶手?”说完毫不犹豫地挥出拳头,一拳正正砸在了他的鼻梁上。

    陆之青应声轰然倒地,刚刚浮上脸的笑容顷刻间化成了惊讶和沮丧!

    “这是为岳风讨回公道!”刘女侠冷哼一声,扭头扬长而去。

    众男人,不管是光头党还是围观者,全都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眼睁睁地望着刘女侠飘然而去。

    陆之青从地上爬了起来,“扑通”一声跌坐在椅子上,抓起茶几上的杯子,一杯接一杯地往喉咙里灌着茶水,最后泄愤似的把杯子重重地顿在茶几上。

    弟兄们惊讶地发现,他的眼中竟然泪光闪闪!

    “至于吗?女人的拳头跟棉花似的,打在身上不过是在挠痒痒,哪至于泪流满面呢?你也太不经打了吧?”章树理歪着嘴角嗤笑道。

    “那你也让她打一拳试试看?”陆之青鼻音嗡嗡道。

    “我倒是想啊,可惜没那个福气。”章树理继续冷嘲热讽。

    众人好笑地看着两人斗嘴。

    “谁能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张晓书阴阳怪气道。

    ……

    众人不是摇头便是耸肩,没人能够回答这个问题。

    “小杨子呢?”我问道。

    他一语提醒了众人,大家这才想起最有可能回答这个问题的家伙竟然不在场!

    “吾来也!”好像知道大伙儿正盼着自己似的,杨建平恰逢时机地出现了。

    他一进门便发现气氛不对。瞧了一眼满脸阴郁之色的陆之青,意味深长地一笑。

    “来的正好!你来给咱大伙儿解释解释,那位秋瑾女侠是怎么搅和到连环杀手嫌疑人这档子事中来的?”张晓书冲着站在屋子中央摆姿势的杨建平嚷道。

    “秋瑾女侠?哦,你是指刘海兰是吗?”杨建平哈哈一笑,“这事跟她太有关系了!那位新近被捕的连环凶案嫌疑人岳风,据称正是为了保护你的秋瑾女侠,才会被咱们英勇的民兵战士给打得鼻青脸肿,送交专案组法办的!”杨建平嬉笑道,压根儿没有想到他的话犹如钢针,一针针扎在了陆之青的心坎儿上。

    “她才不是我的秋瑾女侠呢!”张晓书对着闷头吸烟的陆之青歪了歪嘴。“你有没有搞错啊,人家秋瑾女侠会需要那个倒霉蛋来保护?”他这话简直就是从鼻孔中哼出来的。

    “秋瑾女侠当然不会要那个家伙保护,实际上她本人从来不要任何人保护。可是那些有责任感的骑士们心里着急啊,生怕她发生了意外,但又不想触怒她,所以就悄悄地担负起护驾的任务来,这才会让咱们的贺大帅看着觉得他鬼鬼祟祟、不怀好意……”

    “关他姓岳的什么事?”陆之青恨恨道。

    “不管大家怎么想,可人家也算是暗恋秋瑾女侠的众多男士之一啊,自然觉得自己有一份责任咯。”

    这几个“也”字让陆之青猛喘了好一阵子,他费力地压下了心中升腾的怒火,鄙夷地掀了掀上唇,那意思显然是“凭他也配?”

    杨建平暗自一笑。“我还是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简要地向兄弟们汇报一下好吗?”他自顾自点了下头,“据说岳风一直暗恋着刘海兰。不过呢,比起其他的追求者来,他既不帅气,又没有什么突出的才能,所以只能远远地、深情地注视着他的女神。当他发现女侠常常在下夜班后大大咧咧、独自一人光顾那些危险性很高的公厕时,他的心抽搐了,于是决定悄悄保护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