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1章:凶器

    更新时间:2018-08-07 18:20:32本章字数:3832字

    “不管怎么说,我就是没法接受所谓没有实质性强尖行为的强尖这种说法。你们认为凶手性无能的依据也很勉强。就算你所说的咬痕确实存在好了,难道就凭一个咬痕,就能断定凶手性无能?”

    “我们并非仅仅根据咬痕来断定凶手是性无能。按照吴远哲的说法,心理学家根据强尖犯的行为模式对他们进行分类,具体有几种我记不清了,我就记得跟我们这个连环案有关的类型叫做什么移植攻击型,或者转移攻击型,反正有‘攻击’这两个字。据说这种类型的强尖犯对被害人的攻击主要是暴力性的,包括了殴打、牙咬、刀割还有撕这类的虐待行为,不显示或者很少显示性的成分。这类凶手多半是性无能,他们通过这类兽性行为,对受害人进行羞辱和伤害来获得……获得快感。”

    “又是心理学!人家专案组不是说了吗?那是资产阶级糟粕,是被严厉批判的东西,你老是以它为武器来证明你们的观点,那是说服不了人的。办案还是要讲证据,如果有的话,就把它拿出来让我瞧瞧,否则咱就别再在动机浪费口舌了。”

    “说到证据,其实证据就在我们大家面前。”

    宋程定定地望住他,似乎在看一个徒劳挣扎的人。

    “我说的证据就是凶手的作案手法。你想过没有,凶手为什么不使用凶器?”

    “他怎么没使用凶器?他不是总用砖头拍被害人的脑袋吗?”

    “我说得凶器是指杀伤力较大的凶器,比如刀之类的利器。”

    “使不使用凶器跟作案动机有什么关系?”

    “俗话不是常说吗,目的决定行动。反过来,由行为也可以看出一个人的动机。如果凶手的目的是制造恐怖气氛,那么,把人杀死造成的影响显然是最大的。如果凶手当初使用了刀具之类的利器,何赛娇早就成了他的刀下之鬼了,哪还能让她英雄一般到处讲述光荣经历?”杨建平说到这,突然发现自己居然象吴远哲一样侃侃而谈,感到十分得意。

    “那么,你要如何把凶手不使用凶器这点,与你们的所说的那个作案动机联系在一起呢?”宋程冷静地问道。

    “凶手并不想很快把人杀死,他很享受折磨被害人的过程,他喜欢看到被害人痛苦和惊恐,太早死去会让他少掉许多乐趣。”

    ……

    他猜想,默默不语的何老大此刻的心情,大概也像当初自己第一次听到吴远哲关于变态杀手的心理描述时一样吧?

    “此外,吴远哲还认为凶手他恨女人。”

    “是某个具体的女人,还是泛指所有的女人?”

    “泛指女人这一群体。”

    “为什么?”

    “他认为,女人很可能是导致凶手性无能的原因。”

    “如果这类凶手确实是习惯于用残忍的手段对付女人,那他肯定是痛恨女人了。对了,那牙齿是怎么回事儿?”

    杨建平就怕宋程问起这事,因为他牵扯的问题每每想起,总是令他胆战心惊,胃里难受的要命。

     “什么牙齿?”杨建平装傻道。

    “哼,还‘什么牙齿’呢!人家专案组都找上门来了!”

    “他们……向你告状了?”杨建平贼兮兮道。

    “人家不是来告状的,而是兴师问罪来了。”

    “哦,大概是高鹏向他的头儿汇报了……”

    “人家高鹏至少比你的组织纪律性强,没有干一些背着领导、背着组织的事儿。”

    “嗨,这话从何说起呢?我不是要背着你老人家和保卫处干些见不得人的事,只是这种事太……太匪夷所思了,我不知道要怎么向你老人家汇报啊。”

    “你看着办吧。”

    宋程说完,把烟蒂狠狠地摁进烟灰缸里,冷眼望着杨建平,令他浑身不自在。

    “你别生气啊,我说就是了。不过,你听了可别大惊小怪的。”杨建平瞟了宋程一眼,清了清嗓子。“牙齿的事是这样的。吴兄,我是说吴远哲说,这类性变态杀手往往会从被害人身上取走某样东西,甚至包括……包括被害人身体的某一部分,作为……作为纪念品。”

    杨建平相信,诸如“纪念品”这类令人不安的字眼,自己一辈子也没办法象江天智那样轻松地把它们吐出来。

    杨建平斜睨了宋程一眼,发现他老人家正恶狠狠地瞪着自己,好像在怪自己竟然说出如此没有人性的话来似的。

    “我就知道你没法接受这个!说实话,起先我也没法接受这种说法,总觉得他是在危言耸听。后来我不情不愿地拿着王月华的现场照片去问她的室友……”

    说到这,他做贼心虚地冲着何老大笑笑。

    宋程冷哼一声。“看样子,你背着我干了不少事嘛。”

    “那还不是因为我一心想要弄清真相,可又担心你没法接受我们的观点,所以才私下里搞了点调查。本想有了眉目后再告诉你,哪想到大王会找上你老人家兴师问罪呢?”

    宋程哼了一声。“接着说,你拿着那些照片找王月华的室友干嘛?”

    “就是想搞清楚吴远哲的‘纪念品’说法是否站得住脚。她的室友跟那位‘小日本’都说她身上好像没少什么东西。后来我又找了何赛娇,原本根本没报什么希望,只是觉得应该对吴兄有个交代,可没想到却问出事情来了。那个恶婆娘先是指责照片没拍好,接着又气势汹汹地教训我说,没看见凶手把她跟王月华的脸和嘴都打得变形了吗?少掉的东西就是她们的牙齿啊!还张着血盆大口,把牙床上的一个黑洞洞的地方指给我看……”

    宋程忍不住哈哈大笑。杨建平也跟着乐了,人也显得轻松了不少。

    杨建平端起杯子往喉咙里灌下了半杯水,润了润干涸的嗓子。

    “何赛娇的话让我想起第三起凶案中,大王跟于法医两人叙述中的矛盾之处。大王说他们在凶案现场发现了两颗牙齿,可于法医却说被害人口中少了三颗牙齿。所以我才想要找高鹏核实一下。”

    杨建平说完,偷偷瞄了宋程一眼,并未发现愠怒之色。

    宋程并不是一个容易被说服的人。他沉思了一会儿后,开始逐一反驳他的手下。

    “就算何赛娇掉了颗牙齿吧,可她不是跟凶手搏斗了好半天吗?既然凶手是个凶残的家伙,在那种情况下,她被凶手打掉几颗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牙齿的体积就那么点儿,我们跟警方没发现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再说了,牙齿这玩意儿又不是什么破案的关键证据,人们在勘查现场的时候,不会象对血迹或指纹那样对它多加关注的。至于说在第三起案子中王熙荣跟于海波的说法不一,那也没什么不好理解的。案发现场人来人往的,牙齿又那么小,被人踩进泥里没被发现也很正常啊。”

    “你说的都没错。可我后来又去到第三起凶案的现场,在当初警方发现牙齿的地方仔仔细细地找了好一会儿,什么也没发现。而且我发现,在我之前也有人跟我一样在那儿扒拉过,我怀疑那人就是高鹏。虽然当我问他关于牙齿数量不符的事时,他对我说他们勘查现场时非常仔细,应该没遗漏什么,但是也许被我那么一问,他心存疑虑,又跑去现场仔细寻找。不过,看样子他也没有发现什么。”

    “这样一来,你不是仍然证明不了什么吗?”

    杨建平冲着宋程得意地一笑。“为了弄清真相,我又硬着头皮找了何赛娇。这回她大发慈悲地告诉了我比较多的信息。她说,当时凶手一只手臂勒着她的脖子,另一只手捏着她的牙关强迫她把嘴张开,在她嘴里掏来掏去,弄得她痛得要命,恶心的要死。你说,凶手那是在干嘛呢?”

    宋程把眼睛瞪得老大,半饷没吭声。

    杨建平直视着他的双眼,轻声说道:“我认为凶手很可能就是在她的嘴里掏牙齿……”

    看得出来,这个事实对他触动颇大,是否能彻底改变他的想法不得而知,但他似乎不再像之前那么固执了。

    “作案动机这玩意儿一时半会儿也没法弄明白,先搁过一边不提它。如果说你们的分析是正确的话,那些关于凶手心理特征的描绘,再加上警方对凶手特征的描述,凶手简直可以说是呼之欲出了,应该不难把凶手给找出来了。那么,你心目中有这样的怀疑对象吗?”宋程语气平淡地说道。

    “说的是啊。我正是象你说的那样,把关于凶手特征的这两方面的描述综合起来,一直暗暗地在心中进行比对,先是对身高在一米七八以上的人群进行比对,后来又把范围扩大到身高在一米七五以上的人群。最近我又增加了一项条件,就是了解这些人中有谁父母双亡或者是单亲家庭……”

    “了解父母是否健在干嘛?”宋程问道,并且恶狠狠地瞪了杨建平一眼。这又是一件背着他干的事!

    杨建平心虚地笑笑。“这个,吴远哲认为,反社会型人格障碍者大多有着不幸的童年,凶手很可能在童年时失去了亲人,这对他的人格形成产生了不良影响……”

    “扯淡!从小失去父母就变成了连环杀手?那孤儿院岂不成了培养罪犯的地方了吗?”

    “哦,那当然不能那么说!”杨建平清了清嗓子,让他的脑细胞以闪电般的速度运转起来,把江天智关于反社会型人格障碍者的童年的描述在脑海里过了一下电影,模仿江天智的口吻开导起他的头而来。

    “但是,如果你小小年纪一下子失去了一直以来悉心呵护你的双亲,被送到孤儿院或者寄养在亲戚、朋友、领养家庭中,不仅没人疼爱,而且还受到歧视、虐待,你会感到全世界都背弃了你,周围没有人关心你,保护你,人们对待你象垃圾一样……于是你开始仇恨这个世界,用别人对待你的方式去对待比你弱小的东西,比如说小动物身上,或者幻想杀掉那些虐待你的人,从而获得某种情感的宣泄……

    “或者一直以来疼爱你的父亲或者母亲突然离你而去,比如说死了或者离婚了,却没有人来对你加以解释或正确引导,或者你身边的亲人自己也沉浸在悲痛中无法自拔,对你不闻不问,甚至粗暴地对待你。可以想象,你幼小的心灵难以承受,又是痛苦又是害怕……渐渐地,你的心灵开始被扭曲,嫉妒那些有双亲疼爱的孩子,用暴力手段对待他们,以便把自己的痛苦转移到他们身上。从欺负弱小的孩子、虐待小动物和幻想伤害他人开始,渐渐发展到把幻想变成现实,通过伤害他人来获得快感。”

    “就这些?”

    “诸如此类吧,我知道得也不多。”

    宋程咧了咧嘴。“也难怪警方会误解。这些心理学的玩意儿确实不好理解,加上小魏子说得不清不楚的,听话的人又听得不明不白的,传到专案组耳朵里才会成了凶手是什么童年遭受过不幸的精神病患者,让人听着觉得好像你们在同情凶手似的。哈,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儿啊!”

    大概抽烟抽的舌头发麻,他不再一根接一根地往嘴里塞那些小白棍了。他把双手交叉在胸前说道:“这些都是吴远哲那家伙说得?”

    杨建平用力点了下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