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酒鬼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1:07本章字数:2547字

    每一个渡鬼人的心中都有一个个生离死别的故事。

    有的故事就很悲伤,悲伤到你听了很久很久的岁月之后,只要想起,就会心痛。

    这一次,我们来讲一个悲伤的故事。

    我慢慢说,你慢慢听。

    故事的主角是一个酒鬼。

    生前,这个酒鬼就喜欢喝酒,喜欢的要命。

    那一次,我在完结了一单任务之后,身心疲惫,便驱车来到这个城市的这个角落。一条略显肮脏的小巷之中。

    这条小巷两面都是那些小小的门脸,就是大家常去的那种狗食馆。门脸不大,里面也是十分局促,只有十几个平方的样子,摆着十来张桌子。

    老板看你进去,就会拿着菜单,问你要吃什么,脸上带着笑。

    我喜欢这种氛围,我更喜欢坐在这狗食馆的窗户前,看着窗外,来来往往的人群,想象着这些过往的人群之中,都有着怎么样的悲欢离合的故事。

    我是一个渡鬼人,更是一个旁观者。在别人的故事里,感悟着自己的人生。

    那一次,我进去之后,却看到我经常坐的那一个位置坐了一个男子。

    一个三十来岁的中年男子。面前的桌子上摆放着一盘鱼香肉丝,一盘辣子鸡丁,桌子上最为醒目的是摆放着五六瓶啤酒。

    中年男子的脸红通通的。看到我看向他,这中年男子也望向我,口中嗫嚅着:“看什么?没看过喝酒吗?”一边说,一边将目光落到自己面前的酒碗上。

    没错,这个中年男子喝酒不是用杯子,用的是那种碗,海碗。

    走南闯北,喝酒不用杯子的人我见过不少,不过,在我所住的这个城市,喝酒不用杯子,用碗的却是不多。

    我那时,第一眼便给这个中年男子贴了一个酒鬼的标签。

    我没有搭理他,而是径直走到这个男子的一旁,另外一张桌子之上,要了两个菜,也要了一瓶啤酒,自斟自饮。

    窗外的夜色慢慢弥合起来,随着这夜色弥合,一丝丝的小雨也落了下来。

    这小雨打在窗户的玻璃之上,静谧无声。只是不一刻的功夫,这狗食馆的窗户玻璃便被那悄然无声的雨水,浸润的看不见了外面街道上匆匆而过的人影。

    我有些无聊,将目光收了回来,再次落到面前,不远处另外一张桌子上的那个酒鬼。顺着酒鬼的脸颊一路往下,细细打量起来。

    募地里发现一个问题,这个酒鬼的双脚下面,竟然有很大一片湿印。

    那湿印似乎是水痕。

    我心中一动,心念一闪之下,忽地明白,那湿印不是水痕,应该是酒痕。

    我一呆,心道:“这是怎么回事?”抬起头,看着那酒鬼,只见那酒鬼此刻,正自端起手中的海碗,张口喝了一口酒。

    这一口酒喝下去,那海碗便空空如也。

    酒鬼随即又要了一瓶酒。咕嘟咕嘟又倒满了海碗。

    适才酒鬼喝下的那一碗酒,半点也没有洒,那他脚下的印痕又是怎么回事呢?

    我又看了看这酒鬼的一双脚,只见他穿着一条肥大的裤子,一双脚就遮蔽在这裤子下面,竟然看不到脚面。而他适才倒酒的时候,露出的那一双手,也是苍白的可怕。

    那时候,我心里就募地里一寒,心道:“这个酒鬼莫非真的是鬼?”心里嘀咕,我便慢慢将自己的心神集中,将自己的那一只可以破人鬼,看透阴间的阴阳眼望在对面那个中年男子身上。

    我的这一只阴阳眼因为入行不太深,所以就好比天龙八部之中的段誉,所用的那一招六脉神剑一样,时灵时不灵。

    所以很多的时候,想要用上这阴阳眼的时候,就要集中念力,这样才可以看得到对面那个人是不是鬼。

    这一看之下,我立时就明白了,原来自己对面桌子前,坐着大碗喝酒的这个中年男子真的是一个鬼,一个酒鬼。

    那个酒鬼似乎察觉到我在看着他,慢慢抬起头来,向我瞪了一眼。

    我随即向他微微一笑,心里暗暗思衬:“要不要现在就收了他?将他带走?”

    渡鬼人只要不遇到那般人神共愤的鬼的时候,都是会将这个鬼渡走,而不是带走,或者收了去。

    渡,是引他去往生河,过奈何桥,喝上一碗孟婆汤,重生为人。

    带走,则是将这鬼带到阴间,不让他在重返人世,就此隔绝阴阳之路。

    收了去,那就是将这只鬼,灭魂消灵,不复人形,从此天上地下,人间阴世,都再无一丝一毫的痕迹。

    去如春梦了无痕。

    我心里犹豫,毕竟眼前这个鬼,只不过是一个酒鬼,看上去并无恶行,我这般将他收了去,是不是有失公平?

    人世有正道,阴间也有公平,一个处理不好,渡鬼人就会被这些鬼的怨气缠身,从而中了鬼的咒怨之气。

    一个鬼的诅咒不可怕,要是年深日久,经年积累下来,那可就成为一件对于渡鬼人来说,极其可怕的事情。

    这个可不能大意轻忽。

    我正在思考该如何处置这只酒鬼,这个酒鬼似乎也察觉到自己处境微妙,竟而慢慢站起身来,也没有看我一眼,就慢慢走到狗食馆的柜台跟前,买单。

    老板满脸堆笑,说了一个数字。

    我就那样眼睁睁的看着那个酒鬼,从衣袋之中取出一个钱包,然后从钱包之中取出一张百元冥钞,递给那狗食馆的老板,打了一个酒嗝,向着老板摆了摆手,道:“不用找了。”转身走了。

    那一顿饭也就花了五六十块钱,老板看见酒鬼给了一张百元纸钞之后,心里高兴,将那张百元冥钞收了起来。

    我皱了皱眉,心道:“该不该揭穿这个酒鬼骗人的伎俩?”犹豫之际,这个酒鬼已经打开屋门,迈步走了出去。

    走到门外,酒鬼一个趔趄,差点摔倒,而后一伸手,扶住一旁的门柱,喘了口气,这才迈步而去。

    待我追出狗食馆的时候,那个酒鬼已经行出一百多米开外。

    我正要迈出追出,目光一瞥眼之际,忽然看到地上一个钱包。

    我心里一动,随即俯身将那个钱包拾了起来。打开钱包,看了看,只见钱包之中,装着几张冥钞,夹层之中还装着一个有些发黄的身份证。

    我细细打量着身份证上面的那个男子的头像,发现跟适才这个酒鬼一模一样,只不过眉宇间显得意气风发,这一张身份张上的证件照应该是这酒鬼年轻的时候照的。

    经年之后,这个男子变了鬼以后,也未见苍老,只是眉宇间多了几份无法言说的悲伤。

    我将那钱包揣进衣兜,正要向那酒鬼追了过去,忽然身后传来一声咳嗽。

    这声音却是那狗食馆老板发出来的。

    我回过头去,只见狗食馆老板,正自似笑非笑的看着我,眼神之中带着一抹鄙夷不屑。

    我心中纳闷,这狗食馆老板这样看着我干什么?不想理睬于他,抬起脚步,就要走开。

    那狗食馆的老板一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嘿了一声,道:“哥们,吃完饭还没给钱呢。”

    我的脸上火辣辣的发烫,心中暗道:“这可丢死人了。”

    取出那酒鬼的钱包,将钱包里面的那几张百元大钞一股脑的塞到狗食馆老板的手里,口中道:“都给你。”

    我这是慷死人之慨,所以就索性大方一些,将这几张冥钞都给他。

    那老板眉花眼笑,伸手接了过去,眼睛望着我,嘿嘿笑道:“先生慢走。”眼睛里满满的都是不屑。

    我此时一心一意要去追那只酒鬼,那里管他如何看我,急忙抬头,只见小巷的尽头,那只鬼已经无影无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