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三只恶鬼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1:07本章字数:2972字

    她走到病房门前,没有立即推门进去,而是站在那里侧耳倾听。只听得病房里面有轻轻的低笑声。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笑声。

    那女人说,别这样,外面该来人了。

    那个男人说:没事的,我老婆回家了,要晚一些才回来。

    男人的声音是酒鬼。

    酒鬼老婆只觉得自己的胸膛就要爆炸一般,一把推开了门。

    门里面,是一张病床上,两张愕然的脸。

    是酒鬼快速收回的手,是另一个女子急忙低下的头。

    酒鬼老婆看着这两个人,心中的愤怒慢慢冷却下来,似乎在那一刻,什么都不重要了。

    她心里只是在愤恨自己——为什么没有早一点看清这个男子?之前信誓旦旦说的那些话,不过是哄骗自己的谎言罢了。

    她瞪着酒鬼,希望酒鬼能够出来解释一下。

    谁知道,酒鬼看向他的时候,目光之中竟是出奇的冷静,酒鬼慢慢道:“我们离婚吧。”

    这五个字在酒鬼的口中说出来的时候,她明显感觉到酒鬼的脸上一阵轻松,似乎和自己离婚是一件可以解决掉他所有烦恼的事情。

    而这五个字却是让她彻底崩溃。

    她手中的那一保温壶的牛肉汤掉在地上,她整个人的冲了过去,一双拳头不住在酒鬼的身上捶打,口中更是声嘶力竭的大喊:“你这样对得起我吗?你这样对得起咱们的闺女吗?”

    酒鬼目光之中有痛苦之意,但口中还是冷冷道:“离婚了对你我都好。离婚了,我就可以和她结婚,你,你也可以找到一个更好的归宿。”

    她却没有看到酒鬼在说完这几句话的时候,牙齿紧紧咬着嘴唇,一丝殷红的血丝慢慢流了下来。

    她忽然之间就不再捶打酒鬼了,因为那几句冷冰冰的言语让她一下子领悟了,一个男人的心既然已经离开,那就永远回不来了。

    她站起身,眼睛瞪着酒鬼,慢慢道:“你一定会后悔的。”

    酒鬼慢慢摇头道:“我不会,我永远不会。”这几个字就像是针一般,深深的刺进她的心里,让她痛的无法忍受。

    第二天,她就将所有钱款交给酒鬼,然后带着女儿,回了老家。

    一个月后,就在一个朋友的介绍之下,匆匆的嫁给了一个老外,远走异域他乡。

    飞机飞上三万英尺的高空的时候,她一个人,眼睛看着窗外急速掠过的云朵,突然间泪流满面。

    那些昔日以为可以永远的幸福,那些昔日以为恒久不变的爱情,也如这窗外迅速掠过的白云一般,流逝无踪。

    她还是深爱着他,但是她知道,自己因为爱,才选择放手,这样才不会让他难过,让他可以在他剩余的生命之中,做他自己愿意做的事情,爱他自己愿意爱的人。

    牵手是爱,放手何尝不是更深沉的爱。只是这一份爱,终究还是让这个女子,在这三万英尺的高空潸然泪下。

    那一瞬间,她心痛如割。

    坐在一旁的美国老公操着并不流利的中文,问她:“达令,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她没有回答,只是默默流泪。

    她不爱这个人,但还是要嫁给他,她深爱的那个人,却要在病房之中,去和另外一个同是癌症的女子结婚——

    她却不知道,就在她转身离开的刹那,那个病房之中的女子脸上露出了一丝歉意,那个女子有些不安,向酒鬼道:“这样不好吧?”

    酒鬼眼中的痛苦之意更加浓了。慢慢道:“如果不这样,她就要陪着我,慢慢的看着我一点点变瘦,一点点不成人形,一直到死。那样的话,她就会在我死后一直痛苦下去,这一辈子她都不会快乐的。现在,在她心里我就是个负心人,她会恨我,但这份恨就可以让她好好的活下去。未来日子,她才能遇到更好的人,陪她过完这一生。我希望她幸福,我曾经答应过她的,而我现在所能做的也只有这么一点点事情了。”

    那个女人这才明白,酒鬼要自己和他演的这么一场戏,是为了让那个酒鬼挚爱的女人忘记他。

    牵手是爱,放手也是爱。

    酒鬼就在她老婆放手之前,就已经决定放下她的手,让她去忘记自己这个人,开始另外一端生命之中的旅程。

    三个月后,就在酒鬼老婆和美国老公在异域他乡,举办盛大的婚礼的时候,当牧师郑重的询问美国老公,“你是否愿意娶杨怡小姐为你的合法妻子,并且一生之中,无论富有或者贫穷,顺境或者逆境,健康或者疾病,你都愿意永远爱她,一直到老吗?”

    美国老公满脸堆着幸福的笑意,双眼望着杨怡,慢慢道:“我愿意。”

    酒鬼老婆竟然有些恍惚,似乎眼前的这一切都是昔日那个深爱她的男人,对她深情款款的说。

    牧师转过头来,望向酒鬼老婆,郑重问道:“杨怡小姐,你愿意嫁给爱德华先生为你的合法丈夫,并且一生之中,无论富有或者贫穷,顺境或者逆境,健康或者疾病,你都愿意永远爱他,一直到老吗?”

    杨怡看着爱德华那一双深情的眼睛,迟疑了一下,但还是慢慢道:“我愿意。”

    前来观礼的亲朋好友的掌声立时响了起来。

    而与此同时,在大洋彼端,夜深人静的病房之中,酒鬼终于闭上了他的眼睛。一滴眼泪从他的眼角慢慢滑落下来,掉在地上,那一滴眼泪是这个男子留在世上最后的一点思念。

    …………

    酒鬼抬起头,看着我,慢慢道:“后来,我就被小区的好心人葬到了这公墓之中。”

    我看着酒鬼,心里其实已经是心潮澎湃,眼前的这一只酒鬼,竟然不是如同郭老师所说,是一个薄情的人,相反,竟是一个情深似海的男子。自己得了癌症之后,竟然舍不得他深爱的女子,在他死后,在这个世上痛苦,而选择了早早放手,而他放手的这个方式,更是让人无法理解。

    我问他:“你这样做,你就不怕别人永远在耻笑于你,说是是个陈世美吗?”

    酒鬼依旧淡然道:“我已经死了,那些死后的虚名对我有什么意义?”他的目光慢慢的向远方的夜空望了过去,远方的天空之中星光灿烂,每一颗星星都是那么美。

    酒鬼望着那天上的星光,慢慢道:“我小的时候,记得我母亲跟我说过,每个人都是天上的一颗星星,每一个人死去,天上就会有一颗星星陨落。我的这颗星星已经陨落了,我可不希望我爱的那个人从此黯淡无光,我希望她的人生还要像从前一样,闪闪发亮,依旧那么美好。”

    这一番话,根本就不像是一个成熟的男子所说,我心里感叹着,这个男子即使变成了一只鬼,想不到心里竟然还是如此纯净。

    我此时,竟有些不忍渡走他了。

    我犹豫了一下,问他:“你老婆明天真的会来?”

    酒鬼点了点头,慢慢道:“我女儿昨天托梦给我,说是妈妈后天会来看我。”

    我哑然一笑,心道:“这种话他也信?反正我不信。从来都是听说鬼给人托梦的,我还没听说过一次,有人给鬼托梦的。”

    酒鬼淡淡道:“你不相信我也没办法,但我知道我女儿不会骗我。”

    我想了想,道:“好,那我就在这里陪着你,等到明天你老婆来了以后,你们见了最后一面,我就带你走。”

    酒鬼点点头,道:“一言为定。”

    我也点点头,道:“一言为定。”心里却有些好笑,想不到自己竟要在这夜半深宵,在这公墓之中,和这一只酒鬼陪伴一宿。

    那公墓的管理员也是奇怪,竟似乎忘了有我这么个人一般,不闻不问,也不来寻找一番。

    心念一转,便即释然。这么一个偌大的公墓之中,谁又愿意在这公墓里面,待上一宿?谁又有胆量陪着这千百个墓碑?

    谁又能保证这一座座坟茔之中,夜半更深之际,没有一只只鬼魂出没?

    我是一个渡鬼人,我可不怕,来一个渡一个。来两个渡一双。多多益善。

    仙侠小说之中,修真的那些修士,身边常常备有一只百宝囊,我的身边虽然没有百宝囊,但是我身边却有一只百鬼囊,是我爷爷在我正式成为一个合格的渡鬼人的时候,亲手交给我的。

    我爷爷将那百鬼囊交给我的时候,眼珠转动着,带着一丝不怀好意的微笑,告诉我说,这里面已经有了三只鬼。

    三只恶鬼。

    我反问他:“你不是说,这世上没有恶鬼吗?怎么现在你这百鬼囊里面有三只恶鬼?”

    我爷爷的脸上神色有些尴尬,不过他毕竟是浸淫在这人世间几十年的老狐狸了,眨眨眼,随即敷衍我道:“这百鬼囊里面不是三只恶鬼,而是三只糊涂鬼。”

    我问他:“三只恶鬼跟三只糊涂鬼有什么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