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历尽苍凉,天各一方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1:07本章字数:3285字

    我心里也有些不忍,想着自己毕竟和这个傻子一起上过学,虽然是短短的一念,但念在同窗之谊,也不应该将事情做得太绝。

    我走到那锁魂砂的圆圈旁边,伸出脚去,将那圆圈上的锁魂砂使劲趟了两下,踢出一道口子。

    傻子被那尖刀煞的煞气所伤,竟是一时之间走不出那圆圈。

    我便从背包之中取出一枚铜镜,挡在那傻子的前面,不让那尖刀煞的煞气射到傻子的身上。

    傻子缓了口气,这才慢慢站起身来,摇摇晃晃的走出锁魂砂的圆圈,到了我面前,声音疲惫的说了一声:“谢谢你。”

    然后这才低着头,一瘸一拐的走了。

    我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心道:“是我设了这个局,将傻子困在这里,被尖刀煞所伤,到得后来,傻子竟然还要对我说一声谢谢——”

    我有些愧疚,站在那里,怔怔的看着傻子离去的背影,小蝶慢慢走了过来,看着傻子的背影,低声道:“你说,他还会再跟着我吗?”

    我想了想,这才缓缓道:“咱们明天去他们家看一看,问问他的父母,然后才能知道这些年来,傻子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一直跟随你,有因才有果,必须要找出这件事的来龙去脉,才能 让傻子永远不会再打搅到你。”

    小蝶迟疑了一下,但还是点点头。

    这一夜的晚上,我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脑子里一直想着傻子的事情,迷迷糊糊的睡着了以后,做了一个梦,梦中也是自己,小蝶,还有傻子几个人在小区里面玩耍的事情,傻子总是在一旁笑嘻嘻的看着我们,我们戏弄他,他也全然不恼——

    人生如梦。

    梦如人生。

    我们梦中出现的主角,也许是自己,但在别人的人生之中,却始终是配角,无关紧要的配角。

    最悲惨的就是连一个配角也算不上。

    只是他人生命中的一个过客而已。

    一如傻子之于小蝶。再多么浓烈,多么炙热的感情,对于小蝶来说,也不过是他人讥讽小蝶的一个借口而已。

    只是傻子的这一份感情肇始于何处呢?我百思不得其解。

    也许,明天见到傻子的父母一切事情就都会水落石出。

    第二天,当我和小蝶站在傻子的母亲跟前的时候,看到小蝶的那一幕,傻子的母亲有些发呆,怔忡了一会,这才涩声道:“你是阮蝶吧?”

    小蝶犹豫了一下,看着傻子母亲额头上的皱纹,轻声道:“我是阮蝶,阿姨,你认得我?”

    小蝶的母亲叹了口气,并没有回答,而是目光转了过来,望向挂在左面墙壁上的一副镜框,镜框之中是一张遗像,那遗像上的男子,正是傻子。

    遗像上的傻子应该是十六七岁时候照的,遗像上的傻子面带微笑,目光竟是异乎寻常的清澈,浑然没有了平日里的那一抹执拗,一眼望去,真真的看不出照片上的那个男子竟然是一个智力上有些残疾的人。

    我有些呆住,小蝶也有些不敢相信。

    傻子母亲看着那一张照片,抹了抹自己眼角的泪水,有些感慨的道:“那是柱子十七岁的时候,给他照的,那一天柱子到了街上,看到照相馆的时候,哭着闹着,非要照一张照片,说要,说要——”说到这里,傻子母亲看了一眼小蝶,有些歉疚的道:“说是要给阮蝶送去,这样子的话,阮蝶就不会躲着不见他了,他还说,有了这一张照片,阮蝶就可以天天看到自己,以后就不会那么讨厌自己了,哎——”

    我心里有些震撼,心里暗暗道:“想不到这个傻子对待小蝶的感情这么深,可是小蝶从来没有说过喜欢他啊,像小蝶这样的人,也永远不会喜欢他的,他这样做,是因为什么?”

    我向站在一旁的小蝶望了过去,只见小蝶有些尴尬,脸上神情有些不大自然。

    傻子母亲看向小蝶的时候,说话也是欲言又止,看来有小蝶在这里,傻子母亲终究是有些避讳。

    我对小蝶道:“小蝶,你去街口的那个超市买两瓶饮料,我有些口渴了。”

    小蝶会意,知道这是我找个借口支开她,免得她站在这里尴尬。

    小蝶答应一声,转身走了出去。

    待得小蝶的脚步声消失不见,我这才对傻子母亲问道:“阿姨,那个柱子为什么会对小蝶这么好呢?还有柱子最后是怎么死的?”

    傻子母亲脸上满是愧疚之色,慢慢道:“都怪我,柱子小的时候,老是和你们一起玩,后来你们都去上学了,柱子一个人就有些孤单,没办法,我就去求学校老师,这才让柱子好歹上了一年学,第二年实在跟不上,也就被老师劝退了,待在家中,柱子老是折腾,闹,说是要出去玩,我有些头疼,就对他说,不许出去,你要是出去,你老婆以后就不会跟你了。柱子很好奇,就问我:我老婆是谁啊?我那时候,就胡乱说道:你老婆就是小蝶,就是和你们从小一起长大的那个小蝶。我那时候心里想着,就是胡乱敷衍敷衍一下柱子,谁知道我这随随便便的一句话,柱子就当了真。以后就老老实实的听我的话,也不出去野了,老老实实的在家陪着我。就是每当家里做了一些好吃的,他就会拿起一些,对我说,我要送给小蝶去。

    我不让他去,柱子就闹了起来。没办法,我也只有顺着他,让他拿着那些东西去送给小蝶,只要他不闹就行了。

    柱子每一次都是高高兴兴的去,每一次都是满脸失望的回来,我就问他,你怎么了?

    柱子就满是郁闷的道:妈,咱们家做的那些东西,小蝶都不喜欢。都给我扔了,我就又捡了回来,再送给她,她又扔了。

    我看着柱子满脸失望,心疼他,于是就安慰他道:现在小蝶还小,等到她长大了一些,就会知道你对她的好了。记住,以后不许老是打搅她,更不许欺负她,也不许别人欺负她,知道吗?

    柱子重重的点了点头。

    我那时候,只是这样敷衍柱子,只是为了不让柱子再去骚扰阮姑娘——”说到这里,傻子母亲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道:“可是我没有想到,柱子真是个傻子,竟然把我跟他说的每一句话都当真了。”

    我心里震撼莫名——原来这都是傻子母亲随随便便的一句话,傻子就当了真,而后就一心一意的对小蝶好。

    傻子母亲看着我,满眼悲伤,慢慢道:“要不是我的这一句话,柱子也不会死——”

    我心里又是一震,心道:“难道傻子的死也跟小蝶有关系?”

    我试探着问道:“是小蝶的缘故吗?”

    傻子母亲叹了口气,缓缓道:“怪不得小蝶,都是柱子自己傻。有一次柱子跟着我去逛街,远远的就看到小蝶和她妈妈也在一起逛街,那时候,应该是小蝶高三的时候吧,应该是学习很紧的时候,所以高中的毕业生轻易不会出来,那一次应该是破例的缘故,所以我们看到小蝶的时候,小蝶的脸上也有着兴奋,柱子看到小蝶以后,就不再听我的话了,就一直跟在小蝶和她妈妈的后面,我没办法,只有拉着柱子,远远的跟着小蝶她们。

    只见她们走到一家商店的橱窗跟前,看了很久,小蝶指着橱窗里面的一件衣服,对她妈妈比比划划,似乎要买那一件衣服,她妈妈不肯卖,然后拉着小蝶就走了。走出老远,小蝶还回过头来,恋恋不舍的向着那橱窗里面的衣服望去。

    我家柱子就上了心,走到那一家商店跟前,看着那橱窗里面的那一件女装衣服,双眼冒出亮光,口中喃喃道:小蝶穿上这一件衣服一定很好看。妈妈,我要买这件衣服给小蝶。

    我吓了一跳,急忙拉着他走,口中道:走,咱们回家,妈给你老婆做一件,比这件衣服还好看。

    柱子不肯,大声道:我就要那一件衣服,我不要你做的,你做的不好看。

    任他怎么说,我也不买,因为我没钱,我和他爸爸一个月才多少钱,这些年来,给他看病都花光了,我气得当着街上来来往往的人打了他一顿,柱子这才不吭声,跟着我老老实实的回了家。

    我以为他这个念头已经没有了,谁知道第二天就出了事。第二天派出所的人喊我去,我就知道不好,到了派出所,派出所的人就拉着我坐上警车,一路开到医院,看到柱子的时候,那时候柱子已经昏迷不醒了。

    我那时候吓傻了,不知道柱子犯了什么事情,被人打成这样,后来才得知,柱子是去那一间商店,偷那件衣服,被商店的老板发现,拦住不让走,柱子犯了傻气,拿着那一件衣服就走,这才被商店的老板喊来一群人,打了一顿。到了医院抢救了两天,还是没有抢救回来,柱子就这样走了。

    我还记得柱子临死前,眼神呆呆的看着病房上面,然后口中喃喃道:妈妈,小蝶,小蝶最喜欢这一件衣服,你一定要给他——他的手中一直还那样死死抓着,似乎那一件小蝶最喜欢的女装就握在他的手中。

    只是我们都看见他的一只手上除了他自己的血,什么都没有。这个傻子,临死的时候,心里满满的装的还是小蝶——”说到这里,傻子母亲已经泣不成声。

    我心里酸酸的,不知道该说一些什么,原来真相竟是如此。

    也许在这个傻子的心中,长大以后,就可以和自己最爱的姑娘在一起了,只不过历尽苍凉,天各一方,活着的那个人还在,只不过死了的那个人却终究不能复活了。

    再如何痴缠,再如何深爱,也终究不过是那一只死死的握紧着,却什么也没有握住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