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少年意气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1:08本章字数:2669字

    不知道有没有人相信轮回?

    我以前也不相信,自从做了渡鬼人以后,看过了太多太多的奇奇怪怪的事情,轮回这一件事,也就算的平常。

    只不过发生在我身边的轮回的事情并不太多。

    我下面要讲的就是一个轮回的故事。

    曾海牛是我的一个朋友的朋友。

    我朋友是在一个油漆厂上班。我有一次刚刚买了房子,需要装修,为了图便宜,就去了我朋友的那个厂子。找到那个朋友,很痛快,立刻就安排了车间里面的人灌装。

    我跟着去了车间,就看到一个瘦瘦高高的男孩子,坐在那里给我们灌装油漆。

    男孩子岁数不大,看上去也就十八九岁的样子,脸上带着一份青涩。

    朋友介绍我们认识,说这个人就是曾海牛,从甘肃那边来的。来了四个月就被转正当了班长,干事很勤快。

    我看着曾海牛麻利的灌好油漆,然后交给我,连声感谢。

    曾海牛 脸上带着笑意,连连道:“客气什么?你是周哥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

    我道谢而去,心中对这个男孩子印象特别好。

    过了几个月,等我的房子装修好了以后,于是就请周立吃饭,想起曾海牛,于是就顺便提起了曾海牛,对周立道:“要不要请你们厂子的那个叫什么曾海牛的来一起喝喝酒?表示表示,毕竟是你的朋友,当初办事的时候,那么痛快。”

    周立电话里道:“曾海牛?他啊,死了。”

    我心中一动,心道:“好端端的,那么年轻就死了?”于是就问他是怎么回事。

    周立笑道:“电话里面说不清楚,回头饭桌上聊。”

    晚上,坐到一起,我又提起了那个曾海牛。

    周立叹了口气,道:“你知道吗,那个小子很傻,他来到我们那个厂子以后,表现特别积极,没有四个月就被升为班长,另外一个车间里面的一个女孩子就喜欢上了他。”

    周立慢慢讲了起来。想不到这个故事依旧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那个女孩子叫素惠恩,长着一双大大的眼睛,个子娇小玲珑。

    两个那么年轻的男女自然是一拍即合。

    相恋之后,二人常常在一起吃饭,下班之后,也会一起逛街。

    那年八月十四,厂子放假,曾海牛骑着自行车,送素惠恩回家,那一路之上,二人谈谈说说,不知不觉,几十里的路就那样过去了,一点也没有觉得累。

    到了素惠恩的家门口,曾海牛却没有进去,因为他总是觉得自己是外乡人,内心之中多多少少有些自卑,曾海牛就让素惠恩自己回去,让素惠恩做一做她父母的工作,然后再决定二人的去留。

    过了一天,八月十六开工,曾海牛上了一天的班,终于熬到下班,草草吃了些饭,就兴冲冲的向着素惠恩的宿舍走去,一路上还哼着郑智化的曲子【别哭,我最爱的人】

    曾海牛那时候还不知道,这一首曲子一语成谶。

    来到素惠恩的宿舍,只见素惠恩闷闷不乐的坐在那里。曾海牛想要拉素惠恩的手,却被素惠恩拒绝了。

    看着宿舍内其他人,那些诧异的眼神,素惠恩便带着曾海牛走出宿舍,沿着工厂门前的那一条大路,一直走出数里,这才在一座小桥的旁边停了下来。

    曾海牛心中忐忑不安,终于忍不住问道:“你怎么了?”

    素惠恩转过身来,看着他,眼神之中有些绝望,慢慢道:“我将咱们俩的事情跟我爸妈说了,他们不同意——”

    曾海牛心里一痛,看着素惠恩,他知道素惠恩心里也一定难过至极,可是他自己却无能为力。

    他又能怎么样呢?一个从异乡来到这里的打工仔。他有的是力气,可是在现今这个世界,空有一身力气又有什么用?老丈人要的是房子,车子,票子,要的是稳定的工作,这些他都没有。

    曾海牛只能沉默。

    素惠恩看着他,眼神热切起来:“要不咱们俩一起离开这里?”

    私奔?

    曾海牛可从来没有想过,毕竟他是一个老老实实的男孩子,私奔这样的事情,对于他来说,可是有些难以想象。更何况,两个人走了以后,那些横亘在二人之间的问题就解决了吗?还不是一样的无法解决。

    曾海牛呐呐的道:“这样不好吧?”

    素惠恩看着他,眼睛里面的热切慢慢冷却下来,而后慢慢转过头去,用脊背对着曾海牛,慢慢道:“那你说咱们俩怎么办?”

    曾海牛有些手足无措,他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他才不过十九岁,还是一个初出茅庐的青年。

    素惠恩等了良久良久,也不见曾海牛说话,跺了跺脚,道:“咱们还是分手吧。”

    曾海牛默然无语,走了开去。

    他从来都是一个积极而主动的人,可是面对感情,面对这么一份无望的感情,他能做的也只有抽身而去,维护着他自己的那一个小小的自尊。

    素惠恩等了良久,不见身后曾海牛的反应,不由得一呆,她这么说,其实也只不过是希望曾海牛表一个态,对自己今后如何如何,可她没有想到曾海牛果然默默的走了。

    素惠恩心里暗暗骂道:“真是个傻子。”可是这个傻子却还是让他牵肠挂肚。

    可是,自从说了分手以后,曾海牛在厂子里面就处处躲着素惠恩,素惠恩生气,也就不再理睬于他。

    直到后来,长期混迹于这一片的一个小混混老五找了过来。

    老五是偶然的一次看到素惠恩,便心生邪念,意欲将素惠恩追过来,当做他的女朋友。

    素惠恩在老五的百般纠缠之下,每日里东躲西藏。

    素惠恩的朋友劝说她,去找曾海牛,素惠恩却有些无奈的说,我们已经分手了,找他不大合适吧。

    同屋的舍友就偷偷的将老五死缠烂打素惠恩的事情,告诉了曾海牛。

    海牛知道以后,立时热血上涌,他虽然不在和素惠恩在一起了,但是听到素惠恩被被人欺负的消息,海牛还是气愤填膺。他才不管对方是什么背景,什么来历。

    曾海牛找到老五的时候,老五正在和几个朋友在一个饭店的大堂里面喝酒。

    曾海牛就那样笔直的走了过去,走到老五和他那几个朋友面前,瞪着老五,沉声道:“你以后不要再去招惹素惠恩了。”

    老五听的有人说话,便即转过身来,看到是这样一个毛头小子,不禁哈了一声,笑道:“你他妈的是谁啊?”

    曾海牛瞪着他,心中也是有一丝紧张,双手握紧,沉声道:“你不用管我是谁?我告诉你,你以后不许找素惠恩了。”

    老五取出 一根牙签,剔着牙缝,脸上露出一丝讥讽的笑意,道:“你算个毛,你也配来跟老子说话,赶紧的,跟我麻溜的滚。老子现在心情好,懒得理你。”

    曾海牛也不知道那里来的一股勇气,一伸手,抄起桌子上的一个空的啤酒瓶,照着老五的脑袋,使劲砸了下去。

    只听老五疼的一声大叫,立马跳了起来,捂着脑袋上的伤口,伤口汩汩流血,然后另外一只手伸了出来,气急败坏的指着曾海牛,口中怒吼道:“老子今天废了你。”

    老五说完,一摆手,身旁几个跟他一起喝酒的朋友,立时跳了起来,纷纷抄起椅子,照着曾海牛的身上劈头盖脸的就打了下去。

    打了一顿之后,直到将曾海牛打的口吐鲜血,奄奄一息,众人这才停下手。

    老五笃自余怒未消,招呼众人开来一辆捷达,将曾海牛抬死狗一样,抬了上去,然后风驰电掣一般疾驰而去。

    谁也不知道老五将曾海牛拉去了那里,这一个人就此无影无踪,从这个城市消失了。

    后来有人说,老五几个流氓将曾海牛打了一顿之后,就放他走了。

    也有人说,老五他们将曾海牛大卸八块,然后身上绑了石头,沉了河。

    一个外乡人,漂泊异乡,有谁会在意他的死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