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生死一瞬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1:08本章字数:3199字

    顾简安看着乔雪漫,迟疑了一下,慢慢道:“这个是他送的?”

    这个他,乔雪漫自然知道指的是柳明彦。她的未婚夫。

    乔雪漫咬着嘴唇,紧张道:“这玫瑰花里面的字迹是他的,可是,不知道他有没有来?”

    她心里竟是莫名升起一丝害怕来。

    她怕柳明彦看到自己和顾简安拥吻的那一幕——

    她怕柳明彦生气质问自己。

    她怕自己不知道如何回答柳明彦。

    乔雪漫心一横,心道:“实在不行,就跟柳明彦摊牌,告诉自己,其实已经心有所属——是自己对不起他,耽误了他这么多年——”

    顾简安小心翼翼的问她,:“用不用我跟你回去?跟他解释一下?”

    乔雪漫迟疑一下,摇了摇头,道:“不用了,我自己跟他说。”

    顾简安看着乔雪漫,点点头道:“是啊,该来的早晚要来,他总该要面对的。”

    乔雪漫心乱如麻,匆匆忙忙的回了家,到得家中,只见屋内静悄悄的,无声无息。

    乔雪漫慢慢将客厅的灯光打了开来,四下里望去,那里有柳明彦的身影?

    乔雪漫心里一沉,口中大声道:“明彦?明彦?”挨个屋子找了一圈,每一间屋子都是空荡荡的,半个人影也没有。

    乔雪漫的心慢慢沉了下去,此时的她已经可以肯定,那一个送花的人,一定是柳明彦。

    而自己和顾简安在屋内拥吻一定被柳明彦看到,所以柳明彦这才并未回家。

    明彦去了那里?

    乔雪漫有些担心。掏出手机,拨打了柳明彦的电话。

    不出所料,柳明彦的手机已经关机了。

    乔雪漫慢慢坐了下去,坐在松软的沙发上,乔雪漫的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她爱他——

    她不爱他——

    她有些头疼。

    自己在这一晚之前,可以肯定的说,是爱柳明彦的,但是在这一晚之后,经过了顾简安的表白之后,自己也不知道对于柳明彦的感情,是爱还是喜欢了。

    倘或不是爱,那么自己为什么知道柳明彦不见了的消息,也会心痛,倘或是爱,那么自己,为什么会这么轻轻易易的就接受了顾简安的这一份爱情?

    也许骨子里她和顾简安是一种人,都是热情如火的那一种人,她和顾简安遇到一起就好像两块磁铁一样,紧紧相吸——

    可是,为什么老天爷让自己没有在四年之前遇到顾简安?

    乔雪漫心里矛盾之极。

    一时间期盼柳明彦赶快回来,好听自己的解释。

    一方面,乔雪漫内心之中却又隐隐觉得,柳明彦知道了自己和顾简安的事情,也算是一件好事——

    乔雪漫就那样坐在客厅的沙发之上,坐了一宿。

    直到第二天天亮,这才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乔雪漫并不知道,那个令她心中矛盾的柳明彦此刻依旧站在那高架桥上,看着下面飞速过往的汽车,心里面空空荡荡。

    似乎在想些什么,也似乎什么都没想。

    整个心都是空的,似乎眼前的这个世界与他无关。

    柳明彦心里喃喃道:“这个世界,还有疼爱自己的人吗?”

    这个让他感觉冰冷的世界,忽然掠过了两张熟悉的脸孔,那两张脸孔之上满是慈爱——

    那是他的父亲母亲,柳明彦心里一痛,这个世界上还有两个人绝不会负他,那就是他的父亲,母亲——

    柳明彦慢慢打开手机,开了机,拨打那个熟悉的号码,没有人接——

    两个号码一个没电,一个始终没有人接。

    谁也不知道为了什么——

    柳明彦忽然感觉到一阵寒意袭来,他使劲抱住自己,可是还是冷。

    那一种冷是从他心底,慢慢袭了上来——

    他心里有些悲伤——难道自己真的被这个世界遗弃了吗?

    这个世界再没有人在乎自己了?

    看着那渐渐黑下去的手机屏幕,柳明彦的心,也似乎随着那手机的屏幕渐渐黑去,而沉入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

    直到黎明渐渐来临,柳明彦心底弥漫的那一片黑暗还未消去,他掏出手机,给母亲的手机上,一字字打下了一句话。

    ——爸,妈,我走了,你们自己保重。我要去一个温暖的地方,你们不要找我,这个世界太冷了。——

    打完这一段话之后,柳明彦将手机揣进衣袋之中,然后爬过栏杆,从那栏杆之上纵身跳了下去。

    这个世界既然不要他,那么他也不要这个世界。

    尘归尘,土归土,就这样走吧。像风也好,像黎明前的一片落叶也罢,柳明彦走了。

    巨大的冲击力撞击在高架桥下面,一辆急速驶过来的120救护车上,将柳明彦的身子弹出数米开外,砰地一声落到地上,

    那一辆救护车急忙停在路边,车上匆匆忙忙奔下来,几个医生和护士,司机也口中骂骂咧咧的奔了下来,取出三脚架,放在一百多米开外的地方,口中埋怨道:“真他妈的晦气,想死去哪里不行啊,非得从这高架桥上跳下来。”

    众人奔到柳明彦的身旁,发现柳明彦已经死了,一双眼睛眼神凝固,直直的望着救护车的方向,口中鲜血早已经将胸前的衣裳浸的湿透。

    医生和护士,司机商量了一番之后,还是把柳明彦的尸体抬上救护车,一路向医院开去。

    救护车上,那个躺在急救担架上的另外一个一直昏迷不醒的病人,却在此刻,慢慢睁开眼睛,眼神呆滞,望着上方——

    在他身旁的护士,看见大喜,急忙招呼医生道:“大夫,大夫,你看这个病人醒了。”

    一旁的医生急忙过来,检查了一下这个病人的各项身体指标,这才松了口气,对一旁的护士道:“这下好了,这个人终于活过来了。”

    车子一路向医院而去。

    第二日的早晨,乔雪漫是被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叫醒的,她揉了揉眼睛,发现自己就在客厅之中睡了一宿。

    柳明彦呢?是不是一夜没有回来?

    这个电话是不是柳明彦打过来的?

    乔雪漫急忙打开手机,只见手机上显示的却是柳妈的电话。

    乔雪漫心里那一股不详的感觉又升了起来,一颗心碰碰而跳,过了一会,乔雪漫这才接通电话,刚刚喂了一声,便听到电话那一端,传来柳妈颤抖的声音:“雪漫,明彦在不在?”

    乔雪漫颤声道:“伯母,明彦昨天晚上一夜没有回来,我也在等他——”

    电话那头,哎呦一声,似乎是柳妈昏晕了过去。

    紧接着,便听得电话那一头传来柳爸大声的呼唤:“梦云,梦云,你醒醒——”

    电话这一端,乔雪漫不知所措,心里那一股不祥的感觉更加浓了。

    过了好一会,才听到电话的那一头,传来柳妈的嚎啕大哭之声。

    这一声哭,让乔雪漫稍稍放下了一下,毕竟柳妈没事,而乔雪漫随即想起,柳妈那一边出了什么事情?莫非是明彦给柳妈打了电话?说了一些什么?

    乔雪漫的心又揪了起来。

    过得一会,只听柳爸在电话那一端对乔雪漫道:“雪漫,我和你阿姨这就赶过去,你在家里等我们。”

    乔雪漫哦了一声,只听电话那一端随即挂了。

    乔雪漫坐了下来,心里乱糟糟的。明彦到底怎么了?

    就这样一直坐着,怔忡不定,一直到了中午,乔雪漫便听到门铃响了起来。

    乔雪漫急忙奔到门前,透过猫眼,看到屋门外面,站着的正是柳爸柳妈。

    一向慈和的柳爸柳妈脸上都是凝重,柳妈的眼睛更是红肿起来。

    乔雪漫急忙将房门打了开来,进到屋中,柳妈还未及坐下,便向乔雪漫大声道:“雪漫,明彦呢?你和他发生什么事情了?”

    乔雪漫迟疑了一下,摇摇头,道:“阿姨,我也是昨天晚上回到家,一直就坐在这里等着他,可是,可是明彦一夜没有回来——”

    柳妈一双红肿的眼睛瞪着乔雪漫,似乎要从乔雪漫的脸上看出什么谎言来,过得片刻,柳妈见乔雪漫似乎不像说谎的样子,这才将手中紧紧攥着的手机打了开来,然后指着手机上的一条短信,眼泪汪汪的对乔雪漫道:“雪漫,你看这一条短信,是明彦今天早晨给我发过来的——你说,他这是什么意思?”

    乔雪漫接过柳妈的手机,颤抖着望去,只见手机屏幕上写着一行字——爸,妈,我走了,你们自己保重。我要去一个温暖的地方,你们不要找我,这个世界太冷了。——

    那一个个字,就像是明彦在向自己控诉一样。

    乔雪漫眼前一黑,一屁股坐了下去,手中拿着的手机也啪的一声摔到地上。

    坐在沙发上,乔雪漫呆呆的,心里不停在转着一个念头:“明彦,明彦,你这是何苦?你为什么这么不爱惜自己的性命?我不值得的你这样的——”一时间心里又苦又涩。

    柳爸柳妈看着乔雪漫,脸上怔忡不定的神情,也是心沉了下去。

    柳妈颤声道:“雪漫,明彦到底怎么了?你告诉我,好不好?我就这么一个儿子啊。你知道吗,我和你柳叔叔吃了多少苦,才把明彦拉扯大,怎么就不声不响的走了呢?”

    柳妈心里始终还存留着一丝念头,自己的宝贝儿子是离家出走,不会有什么事情的。绝对不会。

    如果自己的儿子出了什么事情,自己一定受不了,柳妈知道自己一定会发疯。

    老来失子那种痛,不是亲历者,不会了解——

    乔雪漫不知道该怎么跟柳妈柳爸说。难道说自己跟公司的总经理有染,被明彦看到,这才将明彦气的离家出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