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借尸还魂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1:08本章字数:2887字

    就在乔雪漫犹豫的时候,电话铃声响了起来。

    是乔雪漫的手机。

    柳爸柳妈的目光一下子落到乔雪漫的手机上。

    柳妈颤声道:“雪漫,快接,看看是不是明彦的。”

    乔雪漫犹豫一下,还是接通电话。

    电话的那一端是医院打来的。“我们是区医院急诊科,我们这里有一个病人,出了交通事故,我们在这个病人的衣服口袋之中,找到了一部手机,按照手机上的联系电话,找到了你,请问你是不是柳明彦的老婆?”

    乔雪漫心一沉,涩声道:“我是。”

    电话那一端随即传来医生的话语道:“那么你最好通知一下,柳明彦的其他家属,让他们来医院见病人最后一面——”

    电话还未落下,柳妈便已经咕咚一声,倒在地上。

    柳爸急忙将柳妈平放到地上,而后从衣袋之中,取出速效救心丸,招呼乔雪漫道:“快,快拿水来。”

    乔雪漫口中连声答应,将电话放到一旁,而后手忙脚乱的去倒了一杯白开水,递给柳爸。

    柳爸将那一粒速效救心丸,给柳妈吃了下去,过得片刻,柳妈这才慢慢苏醒。一醒过来,就嚎啕大哭道:‘我的儿子,我的儿子,我要见我的儿子——”

    柳爸也满眼是泪,扶起柳妈,转身对乔雪漫道:“走吧,咱们去医院。”说罢,再也不看乔雪漫一眼,转身径直扶着柳妈走了出去。

    乔雪漫手足无措,一颗心乱糟糟的,她不知道现在明彦什么样子,有没有受伤?

    她只有下意识的跟在柳爸柳妈后面,下了楼,打了一个车,一路上向区医院开了过去。

    一路之上,柳爸柳妈的眼睛再也没有看乔雪漫一眼。

    乔雪漫心里愧疚,也不敢说话。

    三个人到了医院,乔雪漫给了车钱,抬头看时,只见柳爸柳妈已经快步冲了进去。

    三个人没有在病房里面看到柳明彦,见到柳明彦的地方,是太平间,医院冰冷的太平间里面。

    柳明彦被一张白布单子静静的遮住全身。

    柳妈和柳爸的呼吸都要窒息,柳妈咬着嘴唇,一步一步走了过去。

    这几步柳妈走的甚慢,似乎只要这几步走了过去,就真的再也看不到那个她曾经视若珍宝的儿子。

    柳爸紧紧跟在柳妈后面,他知道自己此刻不能倒,柳家就剩下他一个男人了,可是为什么他自己的心里,心痛如割?

    乔雪漫站在远处,竟是不敢走了过来。她不知道那一张白布单子下面,倘或真的是柳明彦的尸体的话,自己会怎么样?会不会第一时间崩溃?

    柳妈和柳爸一步步走到那尸体的头颅跟前,看着那一张白布,柳妈慢慢伸出手,终于缓缓掀开那白布的一角,白布下面赫然是一张死人的脸孔。

    那一张脸孔几个月前还是青春勃发,满脸洋溢着幸福的微笑,可是,这才短短的几个月,那一张脸孔的主人,就变成躺在这一张冰冷床上的死人了?

    柳妈看着那一张熟悉的脸孔,忍不住再次嚎啕大哭起来,口中道:“明彦,明彦,我的儿子啊,你为什么这么傻,你难道就这样把你爸你妈抛下了?你就这样走了?妈妈还怎么活啊?明彦,明彦,你醒过来,你醒过来——”一面哭着,柳妈一面使劲摇晃着柳明彦的肩膀。

    医院的工作人员急忙把柳妈拉了开来。

    柳爸慢慢蹲了下去,就那样蹲在地上,老泪纵横——

    他的儿子走了,永远也看不到了,这是为什么啊。

    柳爸不明白,几天前还给他们打过电话的,自己的儿子,为什么才几天不见,就和自己天人永隔?

    为什么?

    柳爸痛哭了一阵,慢慢站起身来,转过头,看着乔雪漫,凄然道:“孩子,你能告诉我这是怎么了吗?明彦为什么会自杀?”

    进到医院以后,医生已经告诉了柳明彦死的原因。

    乔雪漫心里也是难过无比,看着那一张满布死气的脸孔,她不敢哭出声来。昨天,这个人还是跟自己言笑晏晏,谁知道过了一天一夜之后,这个人转眼就变成了一具躺在太平间里面的冰冷的死尸——

    此时此刻的乔雪漫也是难过无比,她心里喃喃道:“明彦,明彦,你就这样离开我了吗?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我也很难过啊——”

    乔雪漫的眼泪慢慢的就流了下来。

    柳爸看着满脸泪痕的乔雪漫,叹了口气,也不愿意再过多逼问她了。

    …………

    柳明彦被葬在公墓之中,墓碑之上,乔雪漫本来想要刻上先夫柳明彦之墓,用以表示自己对于明彦的那一份感情,柳爸看了她一眼,随即淡淡道:“不用了,以后你还会有自己的生活,这样对你不大好。”

    乔雪漫也就并没有太过坚持。

    柳爸虽然没有明说什么,但是言语之中,还是显示出了一丝冷漠。

    这也难怪,任何人在得知自己的儿子不明不白的自杀之后,谁也不可能对儿子的女朋友无动于衷。

    那一份恨已经植根心底,永生不灭。

    柳爸让人在那一块墓碑之上,端端正正的刻上,爱子柳明彦之墓七个字,这七个字之中蕴含了太多太多的爱。

    柳明彦下葬的那一天,下着微雨,但还是来了很多人。

    明彦的父母,乔雪漫,明彦的许多大学同学,研究生的同学,以及他自小长大的朋友。

    行了礼之后,大家陆陆续续的散去。只有柳妈蹲在儿子柳明彦的坟前,一只手抚摸着那一块冰冷的墓碑,眼中满是不解,似乎儿子的死,对于她来说,还是不能接受的事。

    柳妈看着那一块墓碑,墓碑上儿子那一张带笑的脸庞,痴痴的道:“我儿子这么好的人,怎么就没了呢?”口中始终喃喃自语道:“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就说没就没了呢?”说着,说着,眼泪就流了下来。

    这一辈子,为了儿子,她流了太多太多的眼泪。

    儿子生前如此,儿子死后还依然如故,这眼泪,只怕是要流到她死去的那一天吧?

    站在一旁的众人,心头都是酸酸的,都是忍不住难过。

    柳爸走过去,慢慢搀起柳妈,口中低声安慰道:“孩他妈,咱们过两天再来看明彦——”

    柳妈看着那墓碑,眼中满是眼泪,颤声道:“儿子会不会怪咱们?”

    柳爸强忍着眼中的泪水,凄然摇了摇头,道:“不会的,儿子不会怪咱们的。”

    柳妈这才在柳爸的搀扶之下,慢慢离去。

    微雨之中,这两个还不到五十的中年男女,身影显得是那么的苍老。

    也许,就在柳明彦死去的那一刻,柳爸柳妈就已经苍老如斯。

    每个人都陆陆续续离去,没有人再看乔雪漫一眼。似乎众人已经忘记了她的存在。

    乔雪漫心中难过,站在那里,始终不去,就在这时,只听身后传来一阵低低的脚步声。

    脚步声来到乔雪漫的身后,随即传来一个男子低沉的声音:“雪漫,人已经死了,节哀顺变吧。”

    这个男子的声音正是顾简安。

    不知道何时,顾简安知道了柳明彦的下葬时间,竟也赶了过来。

    乔雪漫又在柳明彦的墓碑前,停留片刻,这才在顾简安的陪同下,慢慢离去。

    偌大的一个公墓之中,此刻只剩下了在微雨之中,一座座静静伫立的墓碑。

    每一个墓碑下面是不是都有一个伤心的人?

    都有一段伤心的故事?

    …………

    不知不觉,天色已黄昏,归鸦返巢,万籁俱寂,就在这时,一个身穿一身深色西服的年轻男子走了进来。

    这个男子正是,那一日柳明彦跃下那一座高架桥的时候,那一辆救护车上突然醒转过来的那个病人。

    只见这个男子慢慢走到柳明彦的墓碑前,看着那墓碑上的字迹,眼中一阵潮湿,跟着这个男子低声对那墓碑道:“你放心,我一定要让那两个人后悔——”

    这一句话,是这个叫宁紫夜的男子说的,这一句话,不仅仅是对着墓碑之中的那个人所说,更是对自己而说。因为就在柳明彦纵身而下,身子重重撞上救护车的那一刻,柳明彦的整个人已经死了,而他的灵魂却在那一刻,飘入了眼前这个神情冷峻的男子身上。

    那一刻,死的是柳明彦的身体,他的人却藉由着宁紫夜的身体,借尸还魂,活了过来。

    这一刻,宁紫夜是来柳明彦的墓碑前,告诉坟墓之中的那个自己,一定会让那两个人后悔此生负他。

    生前的那一份情债,死后,借尸还魂也要追偿。

    站在微雨之中,站在柳明彦的坟前,宁紫夜的嘴角边慢慢露出一丝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