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四章心已死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1:08本章字数:2977字

    骚乱之后,一切复归平静。

    婚礼继续。

    观礼的人们渐渐聚拢到台前,观看二人的仪式。

    所有人的背后,宁紫夜落寞的站着,一语不发,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前方,乔雪漫那一张曾经无比熟悉的脸孔。

    乔雪漫收起所有的惊恐,走到顾简安的面前,司仪春风满面,笑着道:“新郎,你愿意娶乔雪漫小姐为你的合法妻子吗?并且在未来的岁月里,无论贫穷或者富贵,疾病或者健康,都永不离弃吗?”

    顾简安满脸深情的望着乔雪漫,慢慢道:“我愿意。”

    下面掌声雷动。

    司仪转过头来,望向乔雪漫,继续满脸微笑,询问道:“乔雪漫小姐,你愿意嫁给顾简安先生为你的合法丈夫吗?并且在未来的岁月里,无论贫穷或者富贵,疾病或者健康,都永不离弃吗?”

    听到这一句问话,站在人群后面的宁紫夜脸上的肌肉又是一阵抽动。

    他知道,此时此刻,乔雪漫该如何作答,但他却是期望乔雪漫不一样的回答。那怕是乔雪漫有一丝一毫的犹豫迟疑也好,也算对得起他们曾经四年那么痴恋的时光——

    可是这一切,终究会让他失望。

    宁紫夜只看到乔雪漫毫不迟疑的点了点头,抬起一张雪白粉嫩的脸孔,望着顾简安,慢慢道:“我愿意。”

    乔雪漫口中的这三个字就像是一把刀,募地刺进宁紫夜的胸口,狠狠的扎进了宁紫夜的一颗心上——没人看得见的胸膛之中,那一颗破碎的心,汩汩流血——

    那一种痛无以复加。

    乔雪漫脸上那一种神情凝望着顾简安的眼神,更是让宁紫夜痛不可抑。

    宁紫夜的脸上一阵扭曲,站在他身旁的紫晨没有发现,依旧是兴高采烈的看着美丽的新娘,满眼深情的凝望着新郎,而新郎更是深情无限,慢慢低下头去,将一张饱满热烈的唇轻轻覆盖在乔雪漫那艳艳的红唇之上。

    众人哄堂喝彩声中,不住有人起哄,再来一个,再来一个。

    谁也没有注意到站在人群最后面的宁紫夜脸色更加难看,一双眼睛眯了起来,一双手死死捏着,但却止不住的哆嗦起来。

    曾经最爱的人,却在自己的眼前,对另外一个男人款款的说:我愿意——而且在那么多双的眼睛之下,再次拥吻。

    几个月前的一吻,让这个深深痴爱乔雪漫的男人已经死了一次,今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前,自己痴爱的女人,再次和别人深情一吻,这一吻,让这个男人知道,就算是自己寄居在别人的身体里面又如何?死了还是死了,死了就活不转了。

    就好像那一夜片片碎裂在顾简安办公室外面,走廊里的那一颗心,一样,碎落满地——

    秋天去了,第二年还会再来,人死了就不会复生,感情也是如此,

    爱情,对于柳明彦来说,是他生命之中,用无数个闪亮的日子,一颗一颗串联成的红宝石,日日晶莹,而对于乔雪漫来说,是她曾经丢弃的那一只鞋子,扔了也就扔了,再也不会捡起——

    宁紫夜此刻已经明白,就算此刻自己告诉乔雪漫,柳明彦未死,柳明彦还活着,恐怕也是改变不了这个结局——

    再如何深爱,又能如何呢?还不过是梦一场,心碎一场——

    他就是再如何心痛,又如何呢?那个女子还不是和别人情深款款,抵死浪漫?

    柳明彦的那一颗片片碎裂的心,再一次沉入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

    …………

    宁紫夜缓缓松开手,慢慢抬起头来,看向深情相望的顾简安和乔雪漫,此时此刻,他的心竟似已经平复。

    心湖里面的澎湃巨浪似乎也已止息。

    宁紫夜暗暗告诉自己,绝不能失态,绝不能在乔雪漫面前丢脸。

    因为他丢的不是自己的脸,而是柳明彦的脸,虽然这个秘密没有人知道,但他自己知道。

    宁紫夜慢慢从脸上现出笑容,虽然,虽然那一个笑容是那么的勉强。

    众人的起哄声中,顾简安又是吻了乔雪漫一下。

    乔雪漫脸上通红,更显得娇媚动人。

    众人又是一阵起哄。

    随后,仪式结束,新娘乔雪漫接过那一束捧花,慢慢转过身,将手中的捧花,使劲向身后站着观礼的人群扔了出去。

    众人大笑声中,那一束捧花不偏不倚,落到宁紫夜的胸前,宁紫夜一呆,下意识的接住,拿在手中。

    看到是这么一个年轻英俊的男子接住新娘的捧花,众人又都是齐声起哄起来。

    宁紫夜呆呆的看着站在台上,正自慢慢转过身来的乔雪漫,脸上神情古怪。

    乔雪漫看到竟然是宁紫夜接住了自己的捧花,也是一怔,看到宁紫夜脸上神色古怪,不由得又是一怔。

    顾简安向宁紫夜微微一笑,道:“紫夜,看来明年你一定大婚,到时候,哥几个都去给你捧场。”

    宁紫夜涩声道:“谢谢顾总。”

    顾简安哈哈一笑,道:“应该的。”

    旁边一些不认识宁紫夜的亲属,都是低声议论起来:“这个小伙子是谁?长得也这么帅?”

    婚礼结束,新娘新郎前来敬酒,敬到宁紫夜的时候,宁紫夜站起身来,眼睛望着乔雪漫,是的,宁紫夜的眼睛此刻只是直直的望着乔雪漫一个人。

    因为宁紫夜是为她而来,在他的眼中,这个世界之上,此时此刻在,只有乔雪漫一个人。

    宁紫夜一字字道:“祝你幸福。”然后举起托盘之中的酒杯,三杯酒一饮而尽。

    乔雪漫道:“谢谢。”心中却是莫名的涌起一丝不安。

    上次也是如此,站在这个宁紫夜的身前,乔雪漫就会感到坐立难安。似乎这宁紫夜的身上有一种古怪的熟悉的气息,那一股气息来自一个已经不再这个世间的人。

    来自柳明彦——

    适才站在台上,和顾简安相拥一吻之后,乔雪漫目光随意的一瞥之后,便募地里看到站在人群之后,被顾简安视为怪物的宁紫夜,呆呆的看着自己。

    宁紫夜的一双眼睛深邃如梦,竟似跨过千山万水看着自己。

    似乎从台上,自己到宁紫夜的这一段距离,不是隔着一个人群,而是隔着万水千山,隔着生与死——

    乔雪漫那时候就心中怦怦而跳,几次目光装作无意的扫过,在那宁紫夜身上的时候,看见的依然是一张陌生的脸孔,宁紫夜的身上那里有半点昔日柳明彦的影子?

    可是为什么自己在看到宁紫夜的时候,那般的怔忡不定呢?

    乔雪漫始终不大明白,直到敬酒的时候,募地里看到宁紫夜那一双深邃如梦一般的眼睛,这才募地醒悟过来,原来宁紫夜这个人的眼睛和柳明彦一模一样。

    只不过柳明彦的一双眼睛沉静如水,眼前的这个宁紫夜的眼睛却是冷酷似冰。

    不,不对的,乔雪漫心底募地掠过一丝寒意,她忽然想起自己之前曾经看到过一次,柳明彦也有着这般冰冷的眼神,不,不是看到,是感觉到,那一次就是自己和顾简安一吻定情,在办公室的走廊的时候,自己和顾简安出来的时候吗,募地看到地上躺着的那一束火红火红的玫瑰花,那时候,乔雪漫就想起,柳明彦一定是站在办公室的玻璃外面,死死的静静的用这一双冰冷的眼神看着自己。

    …………

    乔雪漫急忙走了过去。

    这一双眼睛,让她难以面对,尤其是在这样一个大喜的日子,只要一想起死去的柳明彦,乔雪漫就有些心绪难平。

    顾简安有些不满,要不是看在宁紫夜为他赚了两千万的面子上,顾简安立时就会派人将宁紫夜这个没有礼貌的家伙赶出去。

    在这个自己大喜的日子,这个宁紫夜竟然这么不给自己面子,真是好无礼。

    顾简安恨恨的想,自己是不是等到新婚以后,回到公司,好好警告警告这个宁紫夜一下,教他千万不要打自己女朋友的注意。

    顾简安眼光满是敌意的从宁紫夜的身上扫过,落在宁紫夜身旁,一个紧紧挽着宁紫夜的胳膊的女孩子身上。

    那个女孩子瘦瘦的,高高的,一双眼睛大大的,那么清秀,顾简安有些奇怪:“这个女孩子是谁?莫非是宁紫夜的女朋友?哼,要是宁紫夜的女朋友,他怎么还这么花心?当着新郎的面,目光直视新娘,那么无礼,这个女孩子一定不是宁紫夜的女朋友,是他的妹妹?”

    敬了一圈酒之后,顾简安和乔雪漫都是下意识的望向适才宁紫夜坐的那一张桌子旁边,只见那一张桌子旁边空着两个座位,那个眉清目秀的女孩子早已经和宁紫夜悄然离去。

    乔雪漫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失落,心里似乎空空的,仿佛失去了一些什么。

    顾简安眯起眼,望着那两张空空的椅子,低声对乔雪漫道:“你说那个宁紫夜为什么突然就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