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一章心中有鬼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1:08本章字数:3012字

    宁紫夜慢慢道:“你自己珍重。我该走了。”

    乔雪漫一呆,看着宁紫夜,慢慢道:“你去那里?我,我以后还可不可以看到你?”

    宁紫夜摇了摇头,苦涩道:“我还能去到那里?这一具身体已经寄居很久了,现在这个灵魂该回到他自己的身体里面去了。”

    乔雪漫颤声道:“你是说,回到公墓那一座坟墓之中?”

    宁紫夜点了点头,颓然道:“是啊,那里才是我该去的地方。这个世界不适合我。”顿了一顿,宁紫夜抬起头来,对乔雪漫道:“以后,有空的时候,麻烦你去看一下我父亲,我父亲他年纪大了,需要有人照顾。”

    乔雪漫道:“他应该会照顾柳爸的。”

    乔雪漫口中的这个他自然是这具身体的主人宁紫夜。

    宁紫夜摇了摇头,道:“我麻烦他太久了,实在不好意思。”

    乔雪漫迟疑一下,点了点头。

    宁紫夜上车,招呼乔雪漫上来,而后载着乔雪漫,一路将乔雪漫送到家。

    这一夜,乔雪漫怔忡不定,想着自己过往的岁月,和柳明彦的点点滴滴,又想起和顾简安的这六年时光,心里竟是起伏难平。

    她最对不起的应该还是柳明彦吧?

    可是,那个昔日深爱着她的男子墓木已拱,就算再如何深爱又能怎么样?还不是流水落花春去也,无可奈何。

    第二天,乔雪漫急匆匆去了法院,打探顾简安诈骗的事情。听得里面的人说,似乎有人出来,将顾简安所欠下的大部分欠款退了回来,而剩余的那一部分,也已经将顾家其余房产拍卖所得抵消,这样下来,顾简安的罪行就已经去了大半。

    听到消息的乔雪漫急忙又东凑西借,拆借了一些款项,四处打点,终于在半个月后,将顾简安取保候审,放了出来。

    看着顾简安满脸胡须,憔悴的样子,乔雪漫心痛不已。急忙将顾简安接回家,洗漱一番,又理了发,这才渐渐好转一些。

    过得半个月后,顾简安心情平复一些,这才细细询问起,乔雪漫是如何将自己搭救出来的事情。

    乔雪漫将宁紫夜对自己所说的一番话,俱都一一告诉顾简安。

    听完乔雪漫的这一番话之后,顾简安斜睨着乔雪漫,冷笑道:“你是不是以为我是小孩子,好骗?那个宁紫夜说自己是柳明彦,你就相信了?我还说自己是张国荣呢?你信吗?”

    乔雪漫一怔,呆呆道:“宁紫夜真的是这么说的?”

    顾简安瞪着乔雪漫,冷冷的道:“他说什么你都信?那他有没有告诉你什么时候,把我的钱给我还回来?”

    说罢,顾简安冷冷的盯着乔雪漫。等她回答。

    乔雪漫心一沉,慢慢道:“宁紫夜说咱们做普通人很好——他说会放过你的——”

    顾简安哈哈一声冷笑,大声骂道:“他说放过我,我还不放过他呢——”说到这里,顾简安咬牙切齿,道:“他将我的一切都夺走了,我的钱,我的女人,还让我坐了这么多天的牢,我的面子都没有了,我不会放过他的,我要他死一千次一万次——”

    乔雪漫大惊失色,颤声道:“简安,你不要跟宁紫夜作对了,你不是他的对手——”

    顾简安狞笑着道:“我怎么就不是他的对手了?”

    乔雪漫呐呐道:“宁紫夜他不是人,你斗不过他的——”

    她想说,宁紫夜身体里面住着柳明彦的灵魂,可是她知道顾简安不会相信的。此时的顾简安已经不是昔日的那个顾简安了,此刻的顾简安心里也住着一只鬼,一只满是嫉妒的鬼。

    顾简安恨恨道:“斗不过也要斗,再说了你怎么知道我斗不过?我不是还有你吗?”

    顾简安的眼神望着乔雪漫的时候,满是邪恶的神色,乔雪漫感到心里一阵寒冷。

    乔雪漫呐呐的道:“我跟他有什么关系?”

    顾简安望着乔雪漫,冷笑道:“你跟他没有关系?那我问你,他为什么肯花那么多的钱来将我捞出去?他还不是为了你,哼,从咱们结婚那一天,那个宁紫夜看你的眼神就不对,我只不过没有想到,那个宁紫夜隐藏的这么深,竟然隐忍了六年之久,这才向我发难,将我所有的一切都夺走——”

    乔雪漫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也许此时此刻的顾简安再也不是昔日的那个疼她爱她的顾简安了。

    此刻的顾简安心里有的只是仇恨,满满的仇恨。

    乔雪漫试着劝说他道:“简安,咱们还是好好过日子吧。没有钱我们再挣,一切都会好的。”

    顾简安哼了一声道:“挣?挣一天还是一年?你以为咱们俩是他宁紫夜,一个月可以挣出一千万来,一年可以挣出一个亿来?告诉你,别做梦了,我不要辛辛苦苦的去挣,我就要去找宁紫夜,将我的一切要回来。”

    乔雪漫满心苦涩,慢慢道:“可是他怎么会给你?”

    顾简安眼睛眯了起来,慢慢道:“他不给我,我就跟他同归于尽。”

    说完这一句话,顾简安的眉宇间露出一丝狞恶。

    乔雪漫一阵心惊胆战。

    她不想顾简安出事,因为他是她的丈夫,是她后半生的依靠。

    而她同样不希望宁紫夜出什么事情,因为那个叫宁紫夜的男人身体内,住着一颗深爱自己的灵魂。

    那个灵魂她一直亏欠良多。

    顾简安望着乔雪漫,眼珠转了转,忽然阴森森道:“你是不是替他担心?”

    乔雪漫急忙摇头道:“我没有。”

    顾简安阴冷的道:“你最好没有,要不然的话,我连你也一起杀了。”顿了一顿,顾简安恨恨道:“谁害我,我就会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说完,顾简安一声冷笑,转身出门而去。

    乔雪漫坐在家中,坐立不安。

    她不知道顾简安会如何对付宁紫夜,但是她知道,只要宁紫夜出事,她真的不能活了。

    她不能再害他第二次。

    乔雪漫拿起手机,颤抖着拨打了一个电话。

    这个号码是宁紫夜临走时留给她的,告诉她有什么事情,打这个电话就可以找到他。

    电话是宁紫夜的助理接的,助理一开始还是敷衍着她,但当乔雪漫 报出了自己名字的时候,这个助理才告诉他,宁紫夜现在就在城东的一座叫做阳光的老年公寓那里。

    乔雪漫一呆,心道:“老年公寓?”心里忽然想到,那个宁紫夜交代给自己的事情,要自己时不时的去看一下柳爸,而自己这些日子因为照顾顾简安的事情,竟然将这么重要的事情都忘了。

    乔雪漫心中一阵愧疚,她匆匆起身,穿好衣服,走出家门,招手叫了一辆计程车,告诉司机地址,司机随即向阳光老人公寓驶了过去。

    就在乔雪漫坐上汽车,向老年公寓开去的时候,顾简安从路旁的房子阴影处快步走了出来,脸上闪过一丝阴冷的光,只听顾简安口中低声骂了一句,然后走到路边,也叫了一辆出租车,招呼司机,紧紧跟着前面那一辆乔雪漫所坐的那一辆出租车。

    两辆车一前一后,向阳光老人公寓驶了过去。

    前头那一辆汽车之上,司机看了看后视镜,对坐在旁边的乔雪漫笑道:“小姐,你是不是得罪人了?”

    乔雪漫诧异道:“怎么?”

    那司机努了努嘴,道:“后面有辆车跟着咱们。”

    司机打量了乔雪漫一眼,心道:“一定是这个女人出去幽会,老公有所觉察,这才偷偷跟着。”

    乔雪漫一惊,急忙向后望去,只见后面公路之上,果然有一辆汽车不紧不慢的跟着自己。自己所乘坐的这一辆车快,那一辆车便快,自己乘坐的这一辆车慢,那一辆车便慢。

    乔雪漫心中一沉,心道:“看来后面的那一辆车里面一定是顾简安。”

    乔雪漫当即吩咐司机,绕城一圈,再开回去。

    司机笑着答应,心道:“只要你给钱,我给你开一宿也没关系。”

    乔雪漫转了一圈,随即让司机听到自己租住的公寓门前,下了车,这才走了进去。

    进到屋中刚刚坐下,还未坐稳,便听到房门咚的一声,打了开来,顾简安怒气冲冲的闯了进来,进到屋中,迈步走到乔雪漫的跟前,揪起乔雪漫,左右开弓,就是狠狠打了乔雪漫两个耳光。

    乔雪漫一时被打懵了,呆呆的站在那里,一时间不知所措。

    过了一分钟,这才醒悟过来,乔雪漫捂着自己火烧火燎的脸颊,大声质问道:“顾简安,你疯了吗?你为什么打我?”

    顾简安再也没有了往日的洒脱,手指指着乔雪漫,大声喝道:“你这个臭婊子,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说着竟是也不解释,不由分说,照着乔雪漫的脸上又是左右开弓来了几下。

    乔雪漫拼命挣扎,口中更是大声喝道:“你疯了,你是个疯子,神经病!”

    一直打了几十下之多,顾简安打的有些累了,这才停住,再看乔雪漫的脸颊,已经是红肿不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