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五章以死相陪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1:09本章字数:3078字

    宁紫夜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心里有一丝丝怜惜。

    这个女人注定为情所困,因为她太多情。

    多情的人总会被感情困扰。

    乔雪漫痛哭一场之后,情绪慢慢凝定下来,只是表情有一点点的呆滞。

    眼神望着窗外,神情木木的,谁也不知道她想些什么。

    宁紫夜在病房里面又待了半个小时,这才起身告辞。

    乔雪漫忽然转过身来,看着宁紫夜,低声道:“宁先生,我现在有一些不舒服,麻烦你帮我照顾一下小安好不好?”

    宁紫夜迟疑一下,这才对乔雪漫道:“现在小安对我有些敌意,我恐怕他一时半会接受不了我。”

    乔雪漫慢慢道:“麻烦你将小安叫进来,我跟他说几句话。”

    宁紫夜这才转身走了出去,告诉顾小安,他母亲要见他,说几句话。

    小安瞪了宁紫夜一眼这才推门走了进去。

    宁紫夜就站在病房门外,想着他的心事——柳明彦的那一颗悲伤的灵魂从自己的身体里面悄然而去了,自己的的那一颗灵魂呢?逃去了那里?

    自己就在柳明彦的那一颗灵魂还未占据自己的身体的时候,就会常常做一些奇奇怪怪的梦。

    梦境之中,自己似乎是一个国君,头戴冠冕,身穿龙袍,坐在王座之上,傲视天下。而有时候的梦境更是离奇,梦境之中,似乎自己置身在一处极大极大的帝陵之中,帝陵之中有两口棺木,每一口都是极尽奢华,一口棺木乃是阴沉木所制,阴冷冰寒,距离这棺木数丈之外便可以感觉到一股股的寒气扑面而来。

    另一口棺木却是一口水晶棺,同样的阴气逼人。棺木之中似乎妆奁着一个女子,只不过距离甚是遥远,看不清那棺中女子的眉目。

    宁紫夜在梦境之中,迟迟不敢走近,稍稍近的一些,那两口棺木之上的阴寒之气便似乎透体而入,让宁紫夜心惊不已。

    梦境之中,宁紫夜眼见靠不近那两口棺木,便要离开,但却隐隐的听得,那一口水晶棺之中,传来一个女子幽幽的低语声:“夜郎,夜郎,你既已来了,为何要走?难道你忘了我吗?”

    这一声幽幽的低语,让隐身在黑暗之中的宁紫夜怦然心动。

    如梦似幻之中,仿佛听得那个女子幽幽叹道:“我在这里困了千年,夜郎,你今日终于找到这里,难道你就任由我自己,孤单单的在这帝陵之中,也不来解救于我?昔日你对我的那些恩情呢?难道都化为流水了吗?”

    最后是一声幽幽的叹息,叹息声慢慢沉入无边的黑暗之中,也仿佛沉入无边无际的岁月之中,最终寂灭不闻,但却在宁紫夜的心底亘古长存。

    …………

    这些梦在宁紫夜的心中反复来回,以至于宁紫夜高烧之际,心中来来回回的就是念叨那几个字:“我来找你。子君,我来找你,子君,等我,我一定去找你——”待得柳明彦的灵魂占据了宁紫夜的身体之后,这些匪夷所思的梦境暂时放置到了一旁

    这一放就是六年之久。直到昨天柳明彦的灵魂悄然离去,这些古怪的梦境这才再次涌了上来。

    宁紫夜知道,他需要一个人来帮一帮他,这个人必须是可以沟通阴阳两界。

    宁紫夜听过一个朋友说起,说这个世上有一种人叫做渡鬼人,可以渡那些散落在世间的迷茫的鬼,孤单的鬼,悲伤的鬼,去往生世界,再入轮回。

    宁紫夜决定第二天就去找那个叫杜归仁的渡鬼人,让他看一看自己身上究竟有没有什么古怪,也许除了柳明彦的那一只灵魂之外,在自己的身上还藏着更加神秘的物事,也许是鬼,也许是魂,也许是不死的千年前的亡灵——谁知道呢?

    半个小时之后,顾小安红着眼睛,慢慢的走了出来,来到宁紫夜的身前,低着头,慢慢道:“宁叔叔,我妈妈叫我跟着你。”

    宁紫夜抬起头来,看了看病房里面的乔雪漫,只见乔雪漫侧过身子,脸冲着窗外,正在出神。谁也不知道她此刻在想些什么。

    宁紫夜心里暗道:“看样子,这个乔雪漫要好好休息休息,才可以完全恢复。毕竟现在的她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面,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

    宁紫夜转过身来,看着顾小安,笑了一下道:“顾小安,我可是坏人,你跟着我要倒霉的。”

    顾小安摇了摇头,仰着脸,对宁紫夜道:“我妈妈说了,你不是坏人,要我跟着你,说你会好好照顾我的,不过,我不用你照顾我,我也照顾的了我自己。你只要管我一天三顿饭就可以了。”

    这个顾小安说起话来来,仿佛一个小大人一般,让宁紫夜一下子喜欢上了。

    宁紫夜看着顾小安,笑道:“没关系,叔叔别的管不起,一天三顿饭还是管的起的。”

    顾小安点点头,道:“男子汉大丈夫说话可是要算话的。”

    宁紫夜忍俊不禁,心道:“这个小子人小鬼大。”心中突然一凛,心道:“这个小子别以后长大了和他那个老爹一样,那可就糟了。最好还是像他妈妈多一些才好。”

    当晚,宁紫夜就带着人小鬼大的顾小安回了家。

    顾小安很安静,吃完饭,老老实实的回去上床睡觉。

    宁紫夜心中一阵叹气,心道:“看来这个顾小安还是敏感了一些。”

    躺下睡觉,心中思绪却是来回往复。想着柳明彦的事情已经结束,自己的事情却还没有一丝一毫的头绪,心中有些感慨。

    迷迷糊糊的睡着了,一觉睡到天亮,猛然间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叫醒。

    宁紫夜拿起手机,只听电话那一头,传来医院护士着急的声音道:“宁先生,昨天你吩咐我们好好照顾那个乔小姐,谁知道那个乔小姐一大早就借着上厕所的时候,偷偷溜走了,现在不知道去了那里。我们生怕您着急,这才急忙通知你。”

    宁紫夜浑身一震,身上立时出了一身冷汗。急忙起身,看到顾小安睡得正香,也没有吵醒他,随即穿好衣服,出了门,坐到车上,这才细细思索起来,乔雪漫会去那里?

    想了几分钟,忽然心中一动,心道:“乔雪漫会不会去柳明彦的坟墓那里?”

    急忙驱车前往,一路风驰电掣,赶到公墓那里,停下车,下了车,飞奔着进了公墓,一路奔到柳明彦的墓前,只见柳明彦的墓碑前面躺着一个身穿一袭紫色衣衫的女人。

    宁紫夜的心里一沉,急忙奔到那女子身前,举目望去,只见那个紫衣女子双目紧闭,脸色祥和,脸上带着一抹幸福的笑容,只是这笑容早已经凝固,定格。

    这个紫衣女子就好像一副画一样,静静的躺在柳明彦的墓碑前面。她的呼吸早已断绝。

    在她的身前,柳明彦的墓碑前面还摆放着一张纸,纸张的一侧,静静的捏在这个紫衣女子的手中。

    宁紫夜的心慢慢沉了下去——眼前的这个紫衣女子,正是昨日躺在病床上的伤心欲绝的乔雪漫。

    谁也没有想到,经过了一天一夜之后,这个乔雪漫还是没有想开,万念俱灰,死在柳明彦这个曾经她深爱的,也是曾经深爱着她的男子的坟前,似乎用她的死,来告诉坟墓之中的那个男子,她爱他,生前虽然曾经有负于他,但死后,这个女子用他的方式来终结自己的生命,告诉坟墓之中的柳明彦,她爱他,以死相陪——

    宁紫夜心中有些难过,他不知道该如何评价眼前的这个乔雪漫,是傻还是痴?她这样为柳明彦而死,坟墓之中的那个他知道吗?抑或这个结局是柳明彦期待的吗?

    宁紫夜叹了口气,慢慢拾起乔雪漫手指捏住的那一张纸,只见纸上用娟秀的字迹写着:“明彦我来了,我爱你。以前我对不起你,此后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你看,我穿上了你最喜欢的紫色衣服,你说你喜欢看我穿紫色的衣服,我穿上的时候,你就会想起一句诗,紫罗衫动红烛移——你说,希望我是你的新娘子,虽然,虽然生前不能如愿,但我死了以后,我就会是你永远的新娘了,就是不知道你看到我的时候,会不会嫌弃我,不过我决定了,不管怎样,我都不会在离开你。我已经失去了一次你,我绝对不会再失去你,我爱你,明彦,我来了,你等我——”

    那一张纸的最后几行字,有些模糊,似乎是被泪水打湿的痕迹。

    宁紫夜心中难过,看着这一张纸,唏嘘不已。

    宁紫夜知道,眼前这个女子,来之前一定是服用了剧毒的药物,只不过她强自忍住,一直来到柳明彦的坟前,这才倒地而死。

    这一张纸本来是乔雪漫烧给坟墓之中的柳明彦看的,只不过她终究还是没有完成,幸运的是,她终究是死在了她爱人的坟墓旁边——

    宁紫夜心里一酸,慢慢将那一张纸在柳明彦的墓碑前点燃,那一张纸冒出一团小小的火焰,随即消失,化为一堆灰烬。

    这一张纸上,乔雪漫那满满的自责与幽怨,满满的伤心与期盼,坟墓之中的柳明彦听得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