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一章缘,妙不可言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1:09本章字数:3173字

    我的心一动,手一松,手中的那一把扇子就又掉落下去,落到那秦林的面前,秦林慢慢拾了起来,随即笑了起来。

    秦林笑的时候很好看,一双眼笑的像两弯月亮。

    秦林上马,拿着那一把扇子,绝尘而去,留下高楼上的我和小苹果,呆呆的望着远处马蹄荡起的尘烟。

    这之后,秦林却是一直未来。

    我心中疑惑,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我那里知道,秦林回家以后,准备央烦姨妈去苏家提亲的时候,却被告知,苏家的二小姐苏曼玲已经有了对象。

    秦林刚刚升起的那一丝念头,便戛然而止。

    秦林心中惋惜不已,他没想到苏家竟然有这么出众的一个女儿。

    苏家三个女儿,秦林此前只见过其中一个,那就是苏家大小姐,苏曼云。

    只不过这个苏大小姐为人势力的很,看到秦林的时候爱答不理,只因为苏家的大女婿乃是京城第一富户的公子,是以对于同在广州的秦家,便有些不大在意。

    姨妈笑着对秦林道:“苏家还有一个女儿,叫做苏曼娟,要不然我给你介绍介绍?”

    秦林心中不知道怎么想的,鬼使神差的就答应了。

    姨妈就去安排,苏家对于秦家还是满意的,虽然苏大小姐对于秦家颇有微词,但是却阻止不了,苏爸苏妈。

    苏妈对于这个秦林也有一些耳闻,知道这个秦家少爷虽然不爱工作,倒是没有什么绯闻,也就同意了。

    安排两家见面的时候,是在一个艳阳天。

    当我知道这件事的时候,秦家的人已经到了。

    我听到小苹果告诉告诉我这件事的时候,心里又苦又涩,我不知道秦林为什么要这样,他既然将我的扇子拿走,为什么却来我家跟我的妹妹苏曼娟提亲?

    他这是什么意思?

    小苹果看着我脸色不好,叹了口气,对我低低道:“二小姐,你不要想了,你也是有一门亲事的人,胡思乱想对身体不好——”

    我呆呆的看着小苹果,呐呐道:“可是,可是他为什么要走我的扇子?”

    小苹果没有说话,怜惜的看着我。

    那一天我决定不出去,躲在里面,不见秦家的人。

    我走到高楼之上,呆呆的看着远处,长街之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可是我的那个良人呢?又在何方?

    秦家的人要走了,我爸爸我妈妈把他们送到门外,看着他们脸上的神情,似乎很满意,我心里一阵难过。

    秦林走了出来,一抬头,看到站在高楼之上呆呆发愣的我,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什么,但却没有说出来。

    我看着秦林远去,心里竟是疼痛难忍。

    我虽然没有和秦林说过一句话,但是高楼上的那一眼,似乎就已经跨过千山万水,将我的心和秦林联系到了一起,可是此时此刻,那秦林却已经从我的生命力远去了,远去了,远到我再也无法触及的距离——

    我郁郁了一整个夏天。

    那个夏天,秦林会偶尔来我家里,和曼娟见面,曼娟害羞,就会拉着我,一起出来,和秦林见上一面。

    我不想去,奈何没有办法,被曼娟使劲拉着,这才出去和秦林会面。

    三个人坐在客厅里面十分尴尬,秦林看到我也是手足无措,不知道该如何说话。

    我见他这么窘迫,我倒有些心里隐隐的高兴,我笑着对他道:“秦先生,以后多来看我妹妹。”

    秦林脸上更是尴尬,口中道:“好,好。”

    没说得几句,秦林就急忙告辞。

    曼娟对我低声道:“二姐,你去替我送一送秦先生吧。”

    小妹竟然有些害羞。

    我答应了她。将秦林送到内宅门口,看到四下无人,我这才笑着对秦林道:“秦先生,你是我妹妹的男朋友了,那一把扇子该还回来了。”

    秦林目光闪动,看着我,低声道:“这个周末,你带着曼娟,我们一起去南湖游湖好不好?”

    还没等我回答,那秦林便匆匆离去。

    我进了屋中,跟曼娟一说,曼娟也有些不知所措。

    我们决定去跟母亲商量一下,毕竟我们是大户人家,这么一起出去,多多少少会有些影响不好。

    谁知道我母亲倒很是开明,告诉我们道:“都什么时代了?还这么封建?你们去吧,玩的开心点。”

    既然母亲没有反对,我便和曼娟,带着我的小跟班小苹果,到了周末,就跟随秦林一起去了南湖。

    到了南湖,发现早有一个青年男子等在那里,秦林跟我们介绍说,这个人叫做冯龙,也是东山冯家的,只不过和冯天不同宗而已。

    我心里一动,秦林找了冯龙来,这是要撮合我和冯龙在一起的节奏吗?还是为了掩人耳目?

    我便决定随机应变。

    冯龙很是随和,性子又颇为热情,很快的就和曼娟,小苹果他们说到了一起,三个人有说有笑,商议去划船,我对他们道:“曼娟,你和冯先生,小苹果去吧,我在这树下面歇一会。我有些累了。”

    曼娟有些不好意思,但在冯龙热情的邀请之下,还是和小苹果上了船,冯龙划着船,一路向湖中而去。

    我看着一旁的秦林,低声道:“秦先生,你怎么没有去?”

    秦林看着我,没有说话,一双眼睛却是透露出一丝丝的热情。

    我被秦林看的有些不好意思,微微低下头来,口中低声道:“秦先生,那把扇子你带来了吗?”

    秦林忽然伸出手,握住我的手。

    我一呆,急忙使劲抽出我的手,慢慢抬起头来,看着秦林道:“秦先生,请你自重,你现在是我妹妹的男朋友。”

    秦林看着我,慢慢道:“苏曼玲,你知道的,其实我是喜欢你的。”于是将这件事情的前前后后跟我说了,到得后来,秦林看着我,缓缓道:“苏曼玲,我自从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喜欢上了你,后来当我姨妈说你已经定了亲的时候,你不知道,我的心就跟掉到了大海里一样,后来我姨妈说给我介绍你妹妹,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稀里糊涂的答应了,后来我才明白,其实,我答应我姨妈,也是为了可以看到你,你明白吗?”

    我听到秦林这一番真挚的表白,心里一阵感动,心道:“原来这个男子答应和我妹妹的亲事,却是为了能够看到我,可是我——”

    我叹了口气,抬起头,看着秦林道:“秦先生,可是我已经订了亲,而你也已经和我妹妹——我们,我们是不可能的——”

    秦林脸上现出痛苦的神色,看着我,慢慢道:“怎么不可能?回家我就跟我母亲说,和你妹妹退了这一门婚事,然后我就可以,可以——”说到这里,秦林却是说不下去了。

    我明白他的意思,他即使和我妹妹曼娟退了亲,但是我依旧是名花有主,他还是不能和我定下鸳盟——

    我看着他,慢慢道:“如果你真的对我好,那你就回去等着,我也要清清白白的和你在一起。”

    这一句话自是告诉秦林,我会回去,和他一样,先退了和冯天的婚事,再来和他谈婚论嫁。

    秦林大喜,握着我的手,再也不肯松开。

    我感觉到他手上的温度,那么炙热,似乎可以驱除我心里的所有寒冷。

    远处,烟水茫茫的湖面之上,冯天和曼娟他们还没有回来。

    ……回到家以后,晚上,曼娟过来,非要和我睡一个被窝。

    我笑着答应。

    关了灯以后,曼娟在黑暗之中,睁大眼睛,对我道:“二姐,你给我出个主意——”

    我不大明白,问道:“出什么主意?”

    曼娟侧过头来吗,对我道:“二姐,我跟你说一件事,你可千万别对别人说。”

    我点点头,心里有些好奇,问道:“什么事情?你说吧,我保证不会对别人说的。”

    曼娟这才对我低低道:“二姐,其实,我不大喜欢秦先生,我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总是感觉这个人太闷了,比我还闷。我就是一个不爱说话的人,要是再找了一个不爱说话的人,整天两个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大眼瞪小眼,闷都闷死了。”

    我一呆,心道:“怎么会?秦林在我眼中,那么风度翩翩,一颦一笑都那么好看,怎么在这个丫头心中却是这个样子?”

    曼娟继续道:“今天咱们出去,遇到的那个冯先生就不一样,说话又好玩风趣,幽默,为人还没有什么架子,跟他在一起,我就特别特别开心呢,可是爸妈已经和秦先生给我订了亲事,我,我该怎么办?我可不想嫁给那个闷葫芦。”

    我更加奇了,小心翼翼的问道:“你的意思是,你想嫁给那个冯龙?”

    黑暗之中,曼娟看着我,嗯了一声。这个丫头终究是有些不好意思。

    我心里一宽,心里面的那一丝负疚的感觉这才消失。——原来不止秦林不喜欢曼娟,就连曼娟也不喜欢秦林。在我心中秦林身上那些优点,竟是一丝一毫没被曼娟发现。

    看来人和人的缘分就是这么奇妙难言。

    一饮一啄,莫非前定。

    后来,当我妹妹知道秦林退婚的消息的时候,脸上反而是一种释然,一种轻松。

    我父亲母亲却是大怒,对于秦家整整骂了三天,更是发誓,再也不和秦家来往。

    我那时候便隐隐觉得,这个结局似乎并非我和秦林所期待的。

    可是这世上的事情,又有谁能够把握住它的走向呢?种下善因,却不一定结出善果。

    世上之事,往往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