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二章望穿秋水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1:09本章字数:2974字

    我等到妹妹的事情平息以后,这才跟母亲说,我要跟冯家退婚的事情。

    母亲大吃一惊,问我怎么了,好端端的怎么想到退婚?

    我只是跟母亲说,就是不愿意跟冯天结婚。

    母亲跟父亲一说,父亲更是大怒,大声道:“还反了她了?不许退婚,咱们苏家是什么人?怎么能够跟姓秦的那家人一样?做出出尔反尔的事情,不行,坚决不行,我活着一天都不行。”

    母亲回来之后,跟我说了父亲的话,我冷冷道:“那好吧,我终究不能嫁给一个我不愿意的人。”

    从那以后,我就绝起食来。

    一连饿了三天。

    父亲依旧不答应我的要求,到得第四天,我躺倒在从床上,奄奄一息的样子,母亲看着慌了神,急忙去跟父亲说,父亲来了以后,看到我这个样子,眼睛也湿润了,叹了口气,口中喃喃道:“我这是做了什么孽啊。”口中唉声叹气,慢慢走了出去,待得母亲再次进来的时候,便对我说道:“闺女,你起来吧,你爸爸已经给你把婚事退了。”

    我这才起来,吃了饭。

    过得几天出来,看到父亲的时候,感觉父亲突然老了许多。

    父亲看我的眼神之中,也少了几许疼爱,多了一丝陌生。

    我知道,父亲对我的爱,已经被我折腾的剩不下多少了。

    我那时候还不知道父亲的重要,在我那时候的心中,一心一意的只有秦林,那个为了我,和我妹妹解除婚约的秦林,那个让我父亲大失颜面的秦林。

    后来,又过了两个月,我等不及了,就和母亲又谈起和秦林的婚事。

    母亲这一次更是惊骇莫名,听到这个消息,久久的没有回过神来。

    母亲震惊道:“你说那个秦家的秦林?”

    我点了点头。

    我知道,这一次的暴风雨终究还是要来,而且这一次来的会更加猛烈。

    母亲气的脸色铁青,对我骂道:“你什么人不好找,为什么非要找那个秦林?我跟你说,这一次我也不帮你,你想要和那个秦林好,除非你妈我死了。”

    父亲知道这一件事的时候,更是脸色铁青,对我吼道:“这一次你就算是绝食,饿死了,也别想我答应。”

    我知道上一次,秦林悔婚的事情,让父亲一直抬不起头来。

    这一次听说我竟然是跟那个秦林,自然是怒不可遏。

    我看着父亲和母亲,在我面前大发雷霆的样子,我知道这一次我就算是再次绝食,也不管用了。

    我没有说话,而是径直走回屋去,一声不发。

    父亲和母亲派人整整看管了我一个月,见我也没有绝食的样子,只是不说话,也就慢慢放松了警惕。

    就在一天晚上,我在小苹果的帮助下,偷偷离开了苏家。

    在那个冬天寒风刺骨的夜晚,我就那样,从西关的苏家,一直走到东山的秦家。

    秦林出来以后,看到我那个样子,一双眼睛立时红了。急忙将我带了进去,带到他姐姐的房中,安排下来。

    第二天,秦家正在商议如何处置我和秦林的事情的时候,便听说我父亲带着几百号苏家的人,拿着武器,气势汹汹的找上门来,要秦家交出我。

    秦家商议之后,一致通过,将我交出去。让苏家的人带走。

    秦林眼睛都红了,要冲出去和他们拼了。

    秦家姐姐急忙拦住秦林,然后告诉秦林,先带着我出去躲上一阵子,然后等的过了几年以后,到那个时候,也许苏家和秦家都没有意见了,待到风平浪静的时候再回来。

    秦林想了想,这才答应,随即带着我,一路逃了出来。

    我们两个人都想,走的越远越好,于是一路来到了这峨眉山山,到了这金顶这里,我们二人手中已经没有了多余的钱。剩下的也只够一两天的饭钱。

    我们二人心灰意冷,谁也没有想到竟然落到这一步。

    我将心一横,买了两把锁,又买了一些剧毒的药物,这两件东西就将所有剩余的钱统统花光了。

    我带着秦林来到金顶之上,到了这舍身崖前,我拿出一把锁,然后锁到栈道的栏杆之上,然后又取出另外一把锁,锁在第一把锁上,然后对秦林道:“秦林,这两把锁,一把是你,一把是我,咱们现今锁在一起,永不分离了。这里有一些药,吃了以后,咱们就没有痛苦,永远在一起了。——我先吃。”

    我仰头将那一包药吞入腹中,迷迷糊糊的就不知道后来发生什么事情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便看到我的那一具尸体,孤零零躺在这金顶的舍身崖上。

    秦林呢?去了哪里?我不知道。我看着那栈道上的那两把锁,依旧紧紧锁在一起。

    我慢慢走到那铁锁跟前,将我的那一把锁取了下来。然后走到山崖背后,坐在那里,静静的看着我手中的那一把锁,陪伴我的只有这峨眉山金顶孤单单的月亮,还有我那一具孤零零躺在舍身崖上的尸体。

    我不知道秦林去了那里,我只有在这里等待,我每天早早起来,然后站在崖前等候,从日出等到日暮,一天一天,一年一年,慢慢就过来了。

    每天傍晚的时候,我都会将我的那一把锁挂在秦林的那一把锁上,我希望能够借着这一丝的联系,可以让冥冥中走的不知去向的秦林回来,来到这峨眉金顶,看一看,这里有一个女人在等他。不,是一个女人化成了一只鬼,在这里静静的等候他,就如同当初在那一座聆风楼下,秦林骑马而过,偶遇的那一刹那,他下马在长街之上,仰头而望,守候着我的那一瞬,一模一样。

    就为了他看我那一眼,我就愿意,在这里,在这峨眉金顶,舍身崖之巅,等候他,一生一世。

    说到这里,苏曼玲的声音慢慢低了下去。

    我心里有些黯然。

    痴情女子绝情汉,这世上的女子大多痴情如此。就如同此刻,站在这峨眉金顶之巅,黄昏日暮之中的苏曼玲一样,即使化作了鬼,也要在这岁月之中守候年年岁岁,这一等就是几十年匆匆过去。

    我劝她道:“姑娘,你这样等没有用的,也许那个秦林已经死了呢?”

    苏曼玲目光看着远方,眼神之中竟似有一抹坚定,慢慢道:“我知道,即使他死了,他的魂魄也会来到这峨眉山上,和我相会,因为我在这里等他,他一定知道。”

    这一个女鬼心中的这一份坚定,竟似已经穿越了岁月时空,执着而执拗的守候在这里。绝不改变。

    我不知道该如何劝慰她了,她的尸体估计早已经被收拾到了别处,也许会被扔到这舍身崖下面,在这舍身崖下面的幽幽空谷之中,风化成灰——

    可是她这只鬼魂,却日日夜夜在这舍身崖上,等候着她心中挚爱的情郎。

    山风吹来,夜凉如水,一阵阵山风吹得苏曼玲的衣襟猎猎飞舞。

    她冷不冷?

    也许她很冷,做了鬼也会冷的,只不过我想,她的心却是因为那一份执念,那一份守候,始终温热如初。

    任这岁月苍茫,如何冰封,也无法将她心底那一份爱收走。

    我还是不打扰她吧,让她在这里等候也好,毕竟她不曾伤害过一个人,生前不曾,死后也不曾。

    我相信她是一个好人,死后也是一只好鬼,痴情的有些傻的鬼。

    我告诉她:“我走了。”

    她点点头,目光慢慢转了过去,依旧背靠着山崖,望着山下,那一级一级的石阶,似乎还在幻想着,她的情郎的到来。

    我正要转身离去,忽然之间,只见苏曼玲全身颤抖了一下,脸上神色激动起来,对我道:“你听,你听——他来了——”

    我一呆,急忙转过身来,侧着头,用心聆听起来,只听得暮色四合之中,山道之上隐隐的传来一阵歌声——

    那歌声婉转悠扬,清清楚楚的送入众人的耳朵之中,我更是听得如痴如醉。

    只听那歌声唱道:“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人生难得是欢聚,唯有别离多——”

    我隐约看到苏曼玲的眼角竟似有泪滑落,只听她颤声道:“是他来了,你知道吗?是他来了,这是当年我们最喜欢唱的歌曲,他曾经就对我这样唱过——”跟着便听得苏曼玲低声轻轻和道:“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问君此去几时还,来时莫徘徊——”

    我听着这山道上的一唱,山巅上的一和,听着歌曲之中低回婉转的情致,竟是不由得一颗心难过起来。

    为了这个在这夜夜寒风掠过,苦苦守候在这孤崖上的这一只痴情的深情的鬼,为了发生在她身上的这一段荡气回肠的故事,深深难过,却又有一些欣喜。

    因为苦苦守了这么多年,她等的那个人终于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