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四章山谷有鬼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1:09本章字数:3056字

    我心中一寒,心道:“这舍身崖下面是什么山谷,竟然藏着这么多的冤魂?”

    只见这阴寒之气,极其浓郁,在这夜色弥漫之中,更是不知道延展多少里去。

    一片漆黑之中,竟似真的有一个隐隐的女人声音,从谷底传了上来:“夜郎,夜郎,我在这里,你来了吗?”

    我转过头来,看着众人,问道:“大家听到什么声音了吗?”

    白志忠脸上露出茫然之色,摇了摇头,道:“什么声音?我没听到。”

    彭教授也是摇摇头,表示并未听到什么异声。

    我稍稍有些失望,眼睛转到宁紫夜的脸上,只见宁紫夜脸色发白,神情有些异常,慢慢道:“杜先生,我听到有人在不断低声呼唤,说的就是我曾经跟你说起过的那一句话——”

    白志忠来了兴趣,问道:“什么话?财神。”

    宁紫夜缓缓道:“夜郎,夜郎,我在这里,你来了吗?”

    白志忠一呆,看了看宁紫夜,好奇的道:“夜郎是喊你的名字吗?”

    宁紫夜点了点头。

    白志忠哈哈一笑,道:“财神,别害怕,我们这就下去会一会她。——是人的话,我就将她捉了,给你发落,要是鬼的话,那就让杜老大给渡了,让她永世不得超生。”

    宁紫夜看了看我,没有说话,我沉声道:“咱们还要等一个朋友,然后这就商量如何下到这山崖下面。”

    就在这时,只听身后数米开外,有一个人沉声道:“诸位,是天津来的朋友吗?”

    我们几人急忙转过头来,只见不知道何时,我们身后忽然来了一个一身黑衣的高高瘦瘦的男子。

    这个男子也看不出来多大年纪,脸颊消瘦,一张白皙的脸孔之上,一双大大的眼睛显得异常清澈。

    这个男子竟然是一个美男子,只不过过于消瘦了,看上去有些病态。

    我听这声音和我之前电话里面的那一个声音极其相似,便问道:“朱兄弟?”

    那个黑衣男子看着我,缓缓道:“杜先生?”

    我点了点头,走到那个黑衣人的跟前,伸出手,道:“杜归仁。”

    黑衣人也伸出手,和我握了一下,随即笑道:“我叫朱随。朱元璋的朱,随和的随。你们叫我小朱好了。”

    我笑道:“好的小朱,以后大家都是朋友了。”随即我向白志忠,宁紫夜,和彭教授一一介绍一遍。

    大家这算认识了。

    我问朱随道:“小朱,摸金王老爷子跟你说了我找你来干什么了吗?”

    朱随摇了摇头,淡淡道:“我曾经欠了老爷子一条命,所以老爷子一句话,我自然是随叫随到。”

    我笑道:“这样更好了。”心里暗道:“看来这小子和摸金王是过命的交情,这样一来,也不用跟他客气什么。”当下,我将我和宁紫夜中了那阴气诅咒的事情,一一对小朱又说了一遍。

    小朱听完,便即点点头,道:“杜先生,你只要告诉我,我该干什么就行了。”

    我笑道:“朱兄弟实在人,我喜欢。其实,找朱兄弟来,主要是为了让朱兄弟帮忙找找看,看着舍身崖下面山谷之中,是不是有一座帝陵,找到之后呢,还要劳烦朱兄弟带着我们一起,破开这帝陵的大门,将我们带进去。进去之后,就可以了。”

    朱随点点头,道:“没问题。”顿了一顿,问我道:“什么时候下去?”

    我想了想道:“现在可以吗?”

    朱随又点了点头,道:“可以。”看了看我们四人,朱随皱皱眉道:“我只能带一个人下去,其他三位,你们只能自己想办法。”

    看这意思,朱随是要带着我下去,我看了看其他三人,心道:“宁紫夜是必须去的了,白狗也是必须去的,没有了他,我们就没有安全,这样的话,只能让教授留在这里了。”

    我问白志忠:“老白,你自己下得去吗?”

    白志忠走到崖边,看了看那山崖下面无边无际的黑暗,竟是没有丝毫胆怯之色,而是向我笑道:“这样吧,我先到下面等你们了。”身形倒转过来,竟然双手扒着山崖,迅速异常的向山崖下面溜了下去。转瞬间便即消失在一片漆黑之中。

    这一幕看的宁紫夜和彭教授都是双目大睁,一时间呆在那里。

    看来这二人都是想不到这个白志忠竟然武功可以高明到这般程度,竟然可以空手攀着悬崖,倒爬下山。

    我知道白志忠这是一门早已失传的壁虎游墙功,只不过今日才得以一见。

    朱随的眼睛之中也是露出一丝赞赏之意,对我笑道:“这位兄弟的功夫不错啊。”

    我笑道:“一般一般,天下第三。”

    朱随微微一笑,看着我道:“杜先生,我带谁下去?”

    我转身对彭教授道:“教授,不好意思啊,这一位朱兄弟一次只能带一个人下去,这一次只能带咱们宁总下去,毕竟宁总身上的诅咒,只有进到那帝陵之中,才可以解除,教授您就在这里等候我们的好消息吧。”

    彭教授笑道:“好说,好说。那我就在这里静候佳音了。”

    朱随随即走到宁紫夜身前,然后从背后背包之中取出一个伞包,背在背上,而后又取出一个伞包递给宁紫夜道:“宁总,你把这伞包背在背后,然后跟我一起跳下去,我喊打开的时候,你跟我一样拉开这伞包就可以了。”

    宁紫夜看着我,对我道:“这个伞包还是给你吧。”

    我摇头,笑了笑道:“我自己可以下去。”

    宁紫夜这才放下心来,跟着朱随一路走到舍身崖边,然后只听朱随沉声道:“跳。”二人随即同时飞起,向山崖下面跃落。

    也是一眨眼间便即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转头对彭教授道:“教授,我下去了。”

    彭教授笑着点了点头道:“好。”

    我随即走到那悬崖边上,然后取出随身带的百鬼囊,然后跟那百鬼囊之中的三只糊涂鬼沟通起来,告诉它们,要帮助我下到山崖下面的山谷之中。

    三只糊涂鬼随即点头答应,我打开百鬼囊,三只糊涂鬼随即飞了出来,落在我的脚下,将我轻轻托起,就这样,就在这夜色之中,我被那三只鬼轻轻拖着,一路向山下而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眼看快要到了谷底,那三只糊涂鬼忽然一起收手,对我道:“到地方了。”随即钻入我的百鬼囊之中。

    我大吃一惊,低头望去,只见距离下面还有四五米的高度,这一下猝不及防,立时结结实实的跌在地面之上,直将我的屁股摔得一阵剧痛。

    我揉着屁股站起身来,对我背后百鬼囊之中的三只糊涂鬼,大声道:“你们将我的屁股摔两半了。”

    其中一只糊涂鬼嘿嘿一笑,道:“你的屁股难道不是两半的吗?”

    我大怒,一时说错话,被他们三只糊涂鬼抓住,成了笑柄,我向后面威胁道:“你们三只糊涂鬼给我小心点,再胡说八道,等我进到这帝陵之中,将你们都喂了这帝陵之中的鬼王。”

    这一句话一出,那三只糊涂鬼果然再也不说话了,一语不发。

    看来说出这鬼王二字还是大有奇效。以后真的要抓个鬼王进来,送到我的百鬼囊之中,震慑住这几只糊涂鬼。

    我四处看了看,只见周围黑漆漆的一片,那里还看得到宁紫夜和白志忠,朱随三人。

    我心里一急,大声喊道:“白志忠,白志忠,白狗,你在哪里?——”

    喊了好几句白志忠都是无人回应,刚喊了一句白狗,白志忠立时就在我的背后笑道:“我在这里。”

    我急忙转身,只见白志忠笑嘻嘻的站在我的身后,看着我。在他身旁,便是那个宁紫夜还有朱随。

    我看着他们,说道:“你们怎么跟鬼似得 ,无声无息,也不怕我把你们渡了。”

    白志忠笑道:“你要是把我当鬼渡了,谁来保护你?”

    我拍了拍身后的百鬼囊,假装不屑道:“我这里面有三个保镖。信不信我把你解雇了?”

    白志忠咧嘴一笑,道::“来来来,你把你那三个保镖放出来,我们练一练。”

    我白了他一眼,没有理他,而是对朱随道:“朱兄弟,咱们还是找那一座帝陵吧。”

    朱随点点头道:“好。”随即从背后取出一只罗盘,然后拿着罗盘,看着罗盘上的变化,一步步向南而去。

    这下面山谷甚大,白志忠取出一只手电, 我们身后,手电向着四周晃来晃去。

    过得片刻,这山谷之中的雾气便慢慢升腾起来,白志忠手中的手电照出去的距离越来越近,到得最后,也只照出三四米开外,再远一些,便是白茫茫一片。

    这夜雾好大,浓的好像化不开一样。

    走着走着,我便感觉有些异样起来,似乎在我们四人身周,多了一些白色的会活动的影子。

    那白色影子起初在夜雾之中,只是一两个静静的跟在我们身后,到得后来,竟是越聚越多,手电照将出去,似乎在我们四周,四五米开外,影影绰绰的都是那些白嘘嘘的影子。

    我身上寒毛立时立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