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五章虚位天眼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1:09本章字数:3112字

    宁紫夜和白志忠也都看到了这四周的异象,脚步一停,,宁紫夜低声道:“杜先生,这是什么?”

    我用阴阳眼,向这些白影子望去,只见这些白影子都是一个个死在这山谷里面的亡魂,只不过没有人渡他们去往生世界,所以就一直在这山谷里面徘徊来去。

    这一刻,看到我们四个生人身上的气息,自是一个个附了过来。

    我低声安慰他们道:“别担心,这些不过是亡魂而已,没有恶意。”

    宁紫夜咽了口唾沫,道:“这些亡魂不会伤人吧?”

    白志忠迈步上前,对宁紫夜道:“宁总,你到我身后,我来对付这些亡魂。”

    那朱随停下脚步,回过头来,对白志忠淡淡道:“这些亡魂还是让杜先生对付吧,毕竟杜先生是渡鬼人,对付这些亡魂自然没有问题。”

    白志忠回过头来,对我道:“杜老大,要不就交给你?”

    我苦笑道:“这些亡魂交给你,你也对付不了的。”

    白志忠皱眉道:“这些亡魂这么厉害?”

    我看着他道:“要不你打一拳试试?”

    白志忠点点头,道:“那就试一试。”随即迈步走到数米开外,站定,看准一个亡魂,沉腰坐马,一拳就向那一个亡魂击了出去。

    这一拳打到那亡魂身上,那亡魂竟是一无所觉,白志忠只觉得自己的一只拳头从那亡魂的身上穿了过去。直如无物一般。不由得大奇。

    看到这一拳并未奏效,白志忠这才走了回来,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对我道:“这是怎么回事?”

    我沉声道:“这些亡魂和僵尸粽子不大一样,无形无质,所以你打在这亡魂身上,根本就不起作用。”

    白志忠手一摊,道:“那还是你来对付吧?”

    我皱眉道:“这么多的亡魂,我一时半会可渡它们不了,这样吧,我给你们一人一张护身符,你们带在身上,这些亡魂就一定不会攻击你们。”

    说罢,我从衣袋之中取出三张写着避字的护身符,交给三人。

    宁紫夜和白志忠都一一带在身上。

    朱随摆了摆手,道:“我不用了。我知道那些亡魂不会攻击我的。”

    我心里一怔,心道:“你怎么知道?”

    但见这朱随似乎不大愿意开口讲,我也就不强迫他说,强人所难可不是我的性格。

    我和白志忠,宁紫夜跟随着朱随,一步步向南面而去。

    身旁那些白嘘嘘的亡魂就都紧紧围在我们四人身旁。

    一直走出里许开外,眼前白雾竟然渐渐消散。

    那些一直紧紧跟随我们而来的那些白色亡魂也都一哄而散。

    我们都是十分好奇,只见朱随停住脚步,手中拿着的那一只罗盘,罗盘中间的那一个磁针疯狂的转动起来。

    朱随抬起头来,看着我,脸色凝重,慢慢道:“就在这里了。”

    我看看这一块地方,只见我们脚下的这一片土地除了地面之上的草色显得有些古怪之外,其他的并未任何异常。

    这一片地面上的草色是惨白的,和周围的草色截然不同。

    到的这里,这方圆数亩之内,也已经没有了夜雾,似乎这里就像是一个禁区一样,所有浓雾到了这里俱都不再靠近。

    稍稍有一些靠近的雾气,立时就被这一片地面吸收而去。

    我和宁紫夜,白志忠都是十分奇怪。

    我忍不住问道:“小朱,这里是那一座帝陵所在?”

    朱随点点头,看了看那依旧在不停疯狂转动的罗盘磁针,缓缓道:“这下面就是一座陵墓,至于是不是帝陵,那就 不得而知了。”

    宁紫夜一阵兴奋,问道:“朱先生,那要如何进去这帝陵?”

    朱随看了看宁紫夜,没有说话,而是从背后的背包之中,再次取出一根尺许来长的中空铁棍,而后双手在那铁棍之上来回转动了几下,那一根铁棍立时变得有数米来长,而后朱随双手握着那一根铁棍向着地面的草地之上用力插落,这一下直接将那根铁棍插到与地一平之后,这才缓缓将那根铁棍拔了出来,待得铁棍到了尽头的时候,朱随猛地用力向上一拔,而后身子快速异常的向后一闪,避开数尺开外,这一闪之后,那一眼洞孔之中立时冒出一缕阴寒之气。

    这阴寒之气竟是一冲上天,直直的顶出十来米开外,这才停了下来。

    朱随伸手将那缕阴寒之气,一捞,而后在鼻端闻了闻,这才点点头,道:“杜先生,宁先生,没错就是这里。这下面就是一座王陵。”

    我和宁紫夜,白志忠都是大喜,想不到这么容易就找到了这一处帝陵。只是这帝陵如何进入,还是个问题。

    过了好一会功夫,那一缕阴寒之气,这才缓缓散去。

    我对朱随道:“朱兄弟,这帝陵虽然找到了,但咱们怎么进去?”

    朱随沉声道:“适才我用这一根破阴棍已经将这帝陵的虚位天眼找到了,咱们挖开这天眼,然后就可以顺着这王陵的天眼进入王陵之中。”

    这帝陵的虚位我倒是听说过,据说是当初那些建造这帝陵的工匠,生恐建造完工之后,被监工困死在这帝陵之中,是以便在这帝陵之中,建了一个薄弱的所在,那里可以用铲子一类的物事轻易打开。

    而那虚位天眼还是第一次听说,是不是就是专门在虚位上所留下的一个洞孔呢?

    果不其然,只听朱随讲解道:“这虚位天眼就是昔日,建造这帝陵的工匠担心自己建完这帝陵之后,被皇帝所杀,而后专门为自己所留下的一个通道,而那天眼则是在这通道之中,专门用以进出的一个洞孔,有的方形,有的则为圆形。不一而足。”

    我有些兴奋,心道:“想不到这个朱随这般本事,刚一来,便找到了这帝陵,而后又轻而易举的找到这帝陵的虚位天眼所在,看来我们这一行十分顺利。

    我对朱随道:“咱们事不宜迟,这就动手吧。”

    朱随点点头,对我道:“好,不过需要三位帮帮忙,我在这天眼这里打一个盗洞下去,三位给我将这挖出来的土,运到外面。”

    我点点头,道:“没问题。”

    朱随随即取出工具,沿着那虚位天眼所在,快速挖掘起来。

    我和白志忠,宁紫夜在后面跟着将挖出来的土方,运到一旁。

    一直用了两个多小时,这个一直向下的盗洞这才打通。

    朱随随即取出一根长绳,一端拴在十来米开外的一棵大槐树上,另外一端掷了下去。然后对我们道:“我先下去探探情况,如果没有什么问题,我这就招呼你们下去。”

    我们三人都是点点头。

    我对朱随道:“朱兄弟,小心一些。”

    朱随点点头,道:“我到了下面,发现没有什么问题,我就摇动这一根绳索,连摇三下,你们就可以下去了。”

    我们又是点点头。

    朱随这才拉着那一根绳索,向下哧溜一声溜了下去,转眼间消失在那天眼之中。

    我和宁紫夜 ,白志忠二人就等在那天眼上面,眼巴巴的看着那一根绳索,心中不住念叨:“快些动一下吧,快些动一下吧。”

    那一根绳索却是始终不动。

    我们三人在上面苦苦等了一个多小时,还是不见那一根绳索摇动,心中都是一阵紧张。

    我心道:“这个朱随不是出什么事情了吧?”心中暗道:“要是这朱随出了什么事情,自己可对不起那个摸金王前辈了。”

    心中正自懊悔,自己没有跟随那个朱随一起下去,就在这时,只见那一根绳索忽然使劲摇动了一下。

    这一下摇动之后,那一根绳索又复一动不动了。

    我和宁紫夜,白志忠都是面面相觑。

    白志忠看了看我道:“要不我下去看一看。”

    我想了想,决定还是将这一根绳索拉上来看一看。

    谁知道就在我将这一根绳索慢慢拉上来的时候,突然发现绳索的那一端竟然满是血迹。

    殷红的鲜血将绳索的另外一端,染得通红。

    我心中一沉,差一点将那绳索扔到地上。

    宁紫夜颤声道:“莫非那个朱先生出了什么事情?”

    我一时说不出话来。

    白志忠看着我,收起脸上一贯的嬉皮笑脸,正色道:“要不然我下去看看。”

    我想了想,绝对还是大家一起下去的好,毕竟人多力量大。要是遇到个什么鬼怪之类的,我还可以帮忙将那鬼魂之类的渡走不是?

    于是我对白志忠道:“咱们一起下去。”

    白志忠看了看我,点点头道:“好。”

    我们这才将那一根一端染有鲜血的长绳继续掷了下去,然后,白志忠在前,宁紫夜在中间,我在后面,我们三个人抓住那一根长绳,依次溜了下去。

    溜出十来米之后,到了那天眼洞口那里,白志忠深深吸了一口气,而后继续从天眼往下溜了下去。我和宁紫夜也是相继跟了下去,到了洞底,只见这天眼下方是一处帝陵通道,通道之中到处弥漫着血腥的味道。

    地上凌乱杂沓着一只只带血的脚印,其中一双脚印赫然正是朱随的,而另外一双血脚印却是足足有五十码之大多,看上去奇大无比。

    我们三人都是心中一惊,心中俱都一凛:“这么大的一双血脚印又是什么人的?那朱随又去了那里?有没有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