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六章血尸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1:09本章字数:3102字

    通道之中,一路血迹蜿蜒而前,那朱随却不知道去了那里。

    我蹲下身去,闻了闻地上的血迹,这才慢慢抬起头来,看着白志忠和宁紫夜,缓缓道:“这血迹不是人血。”

    宁紫夜一呆,问道:“不是人血是什么?”

    我缓缓道:“这是血尸身上流下来的血迹——”

    宁紫夜浑身一颤,问道:“血尸?那是什么东西?”

    我慢慢道:“血尸就是僵尸之中的一种,因为被建造这帝陵的人施了血尸咒法,是以全身都是疮口,破破烂烂,身上鲜血淋漓。到处都是。”

    白志忠目光闪动,慢慢道:“这不是人血,那么岂不是朱兄弟就不会有事了?”

    我摇摇头道:“也不见得。”

    白志忠沉声道:“至少应该没有性命之忧。”

    我叹了口气,道:“但愿如此吧。”

    白志忠想了想,随即从衣袋之中取出两枚拳套,带在手上,然后向我咧嘴一笑道:“一会遇到那血尸,看我不狠狠揍它一顿。有了这拳套,就不用沾染到那血尸身上的污血了。”

    我们三人继续向前,这一次是我在前,宁紫夜在中间,白志忠在后,三个人慢慢向前而去。

    沿着这一条通道约莫走出数十米之后,前面出现一个拐弯,拐弯的后面忽然传来一阵打斗声。

    其中还夹杂着一些奇怪的格格声响,似乎是从口中发出来的。

    我和宁紫夜,白志忠三人交换了一下眼神,都是屏住呼吸,慢慢走到那拐弯处,而后缓缓探出头去,向着那通道拐弯的后面望了过去,这一望之下,我们三人都是又惊又喜。

    原来眼前的通道之中,那朱随此刻正在和一具浑身是血的僵尸不住周旋,在这方寸之间,那一具血尸口中不住发出怪声,而后双臂来回向那朱随抓了过去。

    朱随一具高高瘦瘦的身子,就在这方寸之间闪展腾挪,不住避开那血尸凌厉的攻势。

    那血尸就是抓他不到。

    只急的那血尸口中更是怪叫连连。

    白志忠双目一瞪,对我道:“我去帮忙。”随即不等我说话,便即冲了出去,向着那朱随大声道:“朱兄弟,我来了,这一具血尸交给我。”

    那朱随闪身避过,转过身来,看到我们三人,脸上也是一喜,随即纵身向我们奔了过来。

    那血尸随后便即追了过来。

    白志忠身形展动,迎了过去,让过朱随,而后站在通道中间,双拳提起,沉腰坐马,看着那血尸大步流星的赶了过来,而后一拳向那血尸当胸击了过去。

    那血尸竟是闪避不及,被这白志忠一拳结结实实的打在胸口正中,庞大的身子立时向后飞了出去。

    砰地一声重重的落到通道地上。

    那血尸晃晃悠悠再次爬了起来,而后再次冲了过来,冲到白志忠身前,白志忠右拳再次飞出,又是结结实实的打在血尸的前胸之上,将这血尸打的再次飞了出去。

    这一次血尸被白志忠打的再也起不来了。

    白志忠嘿嘿冷笑,看了看那血尸几眼,这才走了回来,对我们道:“那血尸已经被我打断十三根肋骨,再也起不来了。”

    朱随笑道:“白兄弟功夫真不错。”

    白志忠咧嘴一笑道:“你也不错啊,和这一只血尸周旋这么久。”

    我问道:“朱兄弟,你是怎么遇到这血尸的,我们在上面看不到你十分担心。”

    朱随解释道:“我下到这天眼之中,到了洞底,看到这通道,正要四处查看,忽然之间,那一具血尸就冲了过来。

    我和那血尸斗了一阵,始终摆脱不开这血尸,随即就想拉一下绳索,告诉你们下面有危险发生,谁知道刚刚拉完绳索,那一具血尸就冲了过来,我见这天眼下面地势狭窄,无法施展手脚,这才急忙奔了出去,奔到这通道里面,和那血尸一路缠斗,来到这里,要不是你们三位来了,恐怕我还在这里,和这一具血尸缠斗呢。”

    我笑道:“幸好你没事,要不然我可无法回去见摸金王老前辈了。”

    朱随笑道:“朱某不会这么轻易死的。”

    我们在这通道之中,略事休息,这便继续上路。一路沿着通道继续往前,迈过那一具血尸的时候,众人脸上都是微微皱眉。

    我心道:“刚刚进到这帝陵之中,便遇到这么一具血尸,后面该不会更有什么稀奇古怪的物事吧?”

    沿着这通道继续往前,约莫走出百十米开外,前面赫然出现两扇石门。

    这两扇石门高高伫立在这通道的尽头,手电一照之下,石门之上依稀刻着一些诡秘的图案。

    石门距离我们还很远,石门之上的图案便看得不是十分清晰。

    我们慢慢走了过去,走到距离那石门还有二十来米的地方,朱随突然沉声道:“大家停步。”

    我们都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都是一齐停住脚步,双眼望向朱随。

    朱随双目则是凝视着眼前的地面,脸上神色凝重,慢慢道:“这地面之上有些古怪。”

    我一呆,问道:“有什么古怪?”

    朱随双目瞳孔慢慢收缩,而后看着眼前的地面,缓缓道:“这下面应该是一座血池。”

    我一呆,问道:“什么血池?”

    朱随沉声道:“就是先前咱们遇到的那一具血尸,应该就是从这血池之中钻出来的。”

    我看着眼前的这一片地面,只见这地面一平如镜并无任何异常,心道:“这是怎么回事?”

    心中不解,随即问了出来:“朱兄弟,这地面怎么看不出来?”

    朱随沉声道:“这血池之中每钻出一具血尸之后,便会慢慢恢复原样,咱们此刻肉眼所见便是和地面并无二致,可是你要细细闻起来,就会闻到一股淡淡的血腥气息。”

    我和宁紫夜,白志忠,闻言之后,立即闻了一下,果不其然,正如朱随所说,这通道之中,正是有一股淡淡的血腥气息。

    我心中一动:“难道这血池之中依旧还藏着血尸不成?”

    朱随从背后背包之中取出一个黑乎乎的球形物事,球形物事另一端连接着一个长长的细细的铁链。

    朱随右手一抖,那个宛如流星锤的东西便即飞了出去。

    飞到这血池上方,而后落了下来,只听砰地一声大响,那一把流星锤便即砸在这血池的池面之上,顿时将血池上面遮盖血池的一层薄薄的物事砸碎,哗啦一声,那一层物事落了下去,露出了整个血池。

    只见这血池不偏不倚,正正挡在这通道之前,距离石门只有十来米之遥。

    血池之上漂浮着一层暗红的血浆,这些血浆似乎经年累月,已经变得颜色有些略略发紫,且血浆粘稠无比。

    我和宁紫夜,白志忠都是心中凛然。

    白志忠皱眉道:“这里不会再钻出一具血尸吧?”

    朱随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顿了一顿,沉声道:“咱们还是小心为好。”随即将那宛如小号流星锤的物事收了起来。这才招呼我们道:“咱们沿着这血池的边缘慢慢过去,千万不要落到池中。”

    我们都是点头,心里都是一个念头:“这血池里面不知道还有没有血尸出没,我们可不敢掉到这血池里面。”

    我心道:“这血尸可不同于鬼魂,鬼魂还可以被我所控制,这血尸我要是遇到也是束手无策,只有白志忠这般暴力可以解决了。”心中对于带了白志忠来,暗暗感到自己决策正确。

    我们三人在朱随的带领之下,沿着这血池的一侧,窄窄的只有半尺来宽的通道,慢慢走了过去,走到血池对面,都是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看了看血池,朱随沉声道:“走吧。”带着我们走到了那两扇紧紧关闭的大门之前。

    举目望去,只见这两扇石门威严厚重,我们四人站在这石门之下,顿时显得渺小起来。

    白志忠疑惑的道:“朱兄弟,这便是这帝陵的大门了吗?”

    朱随点点头,道:“咱们循着天眼进来,这已经是这帝陵的内门了,这帝陵外面应该是转圈的一层机关暗道保护,就好像是古时候皇宫的一道外墙一样。到的这里,只要进了这帝陵内门,便算进到这帝陵的地宫里面了。到那个时候,应该就可以很快找到这帝陵的主人。”

    宁紫夜皱眉道:“可是这帝陵如何打开?”

    白志忠道:“这帝陵石门要是里面没有机关锁闭的话,咱们到可以集合四人之力,将这石门推了开来。”

    朱随摇了摇头,道:“这帝陵石门哪有这么容易打开的?我看看这石门有没有什么机关所在。”

    朱随随即走到这石门之前,从身后背包之中又复取出一个宛如钉锤之类的物事,拿着这东西,在石门之上,这里敲打一下,那里敲打一下,而后又将耳朵贴在这石门之上听了一听。

    我心中暗道:“这朱随的背包竟似是一个百宝箱一样,里面竟然可以变出这么多的东西。回头可要向朱随请教请教,这都是什么东西,都有什么用途。”

    我们三人都是目不转睛的看着朱随,在那帝陵石门之上,不住敲敲打打,过得一会,朱随脸上神色渐渐凝重起来。

    我们三人心里都是一沉,心道:“难道破开这石门大有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