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章死而复活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1:09本章字数:2928字

    就在我们迟疑不决的时候,宁紫夜突然又做出一个奇怪的举动。只见他拿着手电,指了指左边那一条通道,对我们道:“咱们往这边走。”

    我和老白都是一怔,心道:“这个宁总怎么知道往那边走?”

    朱随看着我,我向他点点头,示意我们一起跟着宁总走。

    我心道:“这个宁紫夜要是耍什么花样,就凭我和白志忠两个人都可以将他拿下。”

    我们三人就这样跟随在宁紫夜的身后,只见宁紫夜手拿那一把手电,一路曲曲折折,竟是带着我们在这宛如迷宫一般的帝陵通道之中,一路前行。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之后,我们就在宁紫夜的带领之下,来到一处阔大的墓室门前。

    这一座墓室两扇石门洞开,墓室里面屋顶正中吊着一盏鲛人灯。

    鲛人灯灯影昏黄,照着这墓室之中的两座巨大的棺木。

    看到这两座棺木我们都是心头巨震,原来这两座棺木其中一具赫然是一口通体透明的水晶棺。

    水晶棺之中,更是躺着一个身穿一身锦衣的宫装女子。

    我和白志忠,朱随三个人的目光一时间俱都被那水晶棺之中的宫装女子所吸引,牢牢的盯在那水晶棺之上。

    那宁紫夜更像是被蛊惑了一般,双脚慢慢的向那水晶棺走了过去。

    我们三个人紧紧跟在宁紫夜的身后,慢慢来到那一口水晶棺前,这才站定。

    站的如此之近,我们三个人的目光望向那水晶棺还有棺中的女子之时,更是被水晶棺中的宫装女子所深深震慑。

    只见这水晶棺中的这个女子,身上衣衫锦绣斑斓,一张脸孔却是宛如花树堆雪一般,清丽脱俗,双目紧闭,长长的睫毛仿佛蝴蝶的翅膀一般,轻轻覆盖在眼睑之上。

    看这女子身上的衣衫应该乃是汉唐时期的古物,可是这宫装女子脸上的肌肤血肉却是依旧充盈,似乎完全没有一点时光的痕迹。仿佛所有的岁月在她的脸上就此停住。不再流逝。

    手电的亮光之下,这宫装女子的美丽将我们三人俱都深深震慑住了。

    宁紫夜手中拿着手电,慢慢走到那水晶棺宫装女子的头部,手电慢慢照在那宫装女子的脸上,神情竟是有些恍惚,口中更是低声呼唤道:“子君,子君,是你吗?”

    我们心中都是一凛,心道:“这个棺中的女子难道就是宁紫夜午夜梦回的时候,梦中出现的那个女子?”

    只见宁紫夜仿佛中魔了一般,就是那样用手趴伏在棺盖之上,双眼痴痴的望着那个棺中的女子,口中始终不断呼唤着那个女子的名字——子君,子君——

    白志忠皱眉道:“宁总,那棺材里面的不过是一具僵尸,不会答应你的——”

    此时的宁紫夜竟似着了魔一般,不住摇头道:“不会的,不会的,她不是僵尸,她是子君,就是她叫我来到这里的——子君,子君,你听得见我说话吗?”

    白志忠看了看宁紫夜,然后又看了看我,两手一摊,摆出一副无奈的样子,对我道:“杜老大,你劝劝宁总——”

    我心道:“这宁紫夜都来到这里了,看到梦境之中出现的那一具女尸赫然在前,那里还能不激动若狂?我现在恐怕也劝不了他了。”

    便在此时,让我们三个人都目瞪口呆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那水晶棺中,那个宫装女子慢慢的睁开眼睛,看到那手电的光亮,急忙闭上眼睛,而后轻启朱唇,颤声道:“这道光太刺眼了,关上好吗?”

    这一句话柔柔说出,竟是让人听了不忍拒绝。

    宁紫夜手一颤,手中的那一把手电立时掉落在棺盖之上。

    手电的开关触到棺盖之上,啪的一声灭了。

    这手电一灭,整个墓室之中立时陷入了一片漆黑之中,过得数秒之后,我们四个人的眼睛慢慢适应了这墓室,却是又看到奇异的一幕。

    原来这一口水晶棺不知为何,竟是射出一片柔柔的白光,这白光照出数米开外,将那水晶棺映衬的如同在一片星光之下一般。

    那棺中的美丽女子更是慢慢睁开眼,而后缓缓坐起身来,向着隔着棺壁,目不转睛的望着自己的宁紫夜望了过去。

    这一望之下,那棺中的女子立时一声惊呼道:“夜郎,是你吗?”

    隔着水晶棺的棺壁,宁紫夜双眼含泪,颤声道:“是我——”

    我们三个人都是悚然动容。

    这棺中的美丽女子竟然死而复生,而且坐了起来,和宁紫夜隔着水晶棺遥遥而呼,这已经是一奇了,更让人感到惊奇的是,这个宁紫夜竟然真的认识那棺中的美丽女子。

    那棺中女子募地一声惊呼,脸上又惊又喜,颤声道:“真的是你,夜郎,我终于将你盼来了——”忽然间身子一软,再次躺倒在棺中的尸布之上。双目紧闭,竟似失去了知觉一般。

    宁紫夜大惊失色,颤声道:“子君,你醒醒,子君,你醒过来——”一双手更是在那水晶棺上不住拍打。

    可是那水晶棺中的女子,却是似乎已经昏晕过去。

    宁紫夜急的手足无措,回过头来,向我们道:“杜先生,白先生,朱先生怎么办?你们救救子君——”

    朱随看了看那水晶棺中的女子,然后回过头来,对宁紫夜道:“你放心,宁总,这个女人没有死——”

    我们其实都已经看出这棺中的女子胸膛微微起伏,显然只是由于激动,兴奋过度,这才昏晕过去,只不过宁紫夜却是关心则乱,没有看出这一点来。

    宁紫夜听得朱随这般说话,心中这才稍稍宽心。一双眼睛看着那棺中女子,不由得眼中升起了一丝薄薄的雾来,目光转向我,向我颤声道:“杜先生,她,她真的是子君——”

    我问他,:“你真的认识她?”

    宁紫夜点了点头,道:“我在梦里已经见过无数次子君了,我自然认得她。”

    我目光盯着宁紫夜,缓缓道:“既然她是子君,那么你是谁?”

    宁紫夜一怔,目光有些迷茫,过了一会,喃喃道:“我是谁?是啊,她是子君,那么我呢?我是谁?”

    过得一会,宁紫夜转过头来,看着我,苦笑道:“杜先生,我,我还是不知道我是谁。”目光转向棺中的子君,宁紫夜慢慢道:“也许等子君醒来,一切就全都明白了。”

    我心道:“看来也只能如此了。”

    我看了看那水晶棺,这才对朱随道:“小朱,你看看,这一口水晶棺的棺盖能不能现在打开——”

    朱随点点头,道:“可以。”随即迈步走到那一口水晶棺之前,伸出手,取出一件物事,那物事和一个钉锤相仿,然后朱随就拿着这一个钉锤,将这水晶棺上的棺材钉一根一根取了出来。

    这棺钉也甚是奇特,每一根棺钉也仿佛透明的一般,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做成这么精致的棺钉。

    起出棺钉之后,朱随招呼我们三人,一人一面,抬起那水晶棺的一角,将那水晶棺棺盖慢慢抬了起来,而后放到一旁地上。

    这样一来水晶棺中的那个美丽女子的身躯就清清楚楚的呈现在我们四人眼前。

    我们四人放下棺盖,站在那棺前,看着棺中的那个美丽女子,看着那个女子的绝世容颜,竟是感到一丝丝的窒息。

    那棺盖一开,水晶棺之中更是有一股奇异的香气,募地里冲了出来,而后猛然弥散开来。那香气将这墓室之中氤氲的到处都是。

    这香气同样的让人窒息。

    我心道:“宁紫夜怎么这么好的运气,竟然有这么一个美丽女子执着相守,为了他,在这帝陵古墓之中,一困经年,但却始终不忘宁紫夜,而在这棺中日日夜夜低声呼唤?”

    宁紫夜双目看着那棺中女子,良久良久,眼神之中深情无限,而后慢慢的伸出手,托着棺中女子的腰部,慢慢的将那棺中女子抱了出来,而后宁紫夜坐了下来,坐到那一口棺盖之上,将那女子的头放在自己的手臂之中,轻轻抱着,口中更是低声轻唤:“子君,子君,我在这里——”

    我们三人站在一旁,默默的看着这一切,心中竟是有些感慨。

    我心道:“这宁紫夜此前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竟然和这子君相识?看这二人之间的关系,更是不同寻常,莫非这二人还是夫妻?可是为何一个转世千年,做了一个公司的总裁,集团的董事长,而另外一个,却被困在这一座绝世帝陵之中的水晶棺里面,苦苦相思,痴痴而唤,这么一唤就是千年之久,他们两个人之间究竟有着怎样荡气回肠的故事?”这一切也许真的要等到那棺中的女子子君醒来,才能明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