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一章斗尸王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1:09本章字数:3221字

    我和白志忠,朱随三人就站在宁紫夜的身前,静静的看着宁紫夜和抱在宁紫夜臂弯之中的那个美丽女子——子君。

    也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子君幽幽醒转,看到自己置身在宁紫夜的怀抱之中,一阵惊喜,随即又是一阵惶恐,脸上露出惊慌之色,道:“不好了,那个人就要来了——”

    宁紫夜一呆,诧异道:“那个人?”

    子君颤声道:“就是将我困在这水晶棺之中的定南王——”

    我心中一凛,心道:“定南王是什么人?也在这墓室之中吗?”

    宁紫夜替我问道:“那定南王又是谁?也在这墓室之中吗?”

    子君诧异道:“定南王是你的弟弟啊?你难道不知道吗?”

    宁紫夜皱着眉,摇了摇头。

    子君挣扎着站起身来,看了看那水晶棺旁边的那一口棺木,而后对宁紫夜道:“夜郎,你去看看那一口铁棺之中可有尸身?”

    宁紫夜目光望向我,我点了点头,道:“朱兄,咱们俩个人去看一看。”朱随点了点头,和我并肩走到那一口棺木之前。

    凝目望去,只见那一口棺木黑沉沉的,触手冰冷,看来的确是一口铁棺。

    朱随绕着那一口铁棺转了一圈之后,看到这一口铁棺竟是并无棺钉,只是将一口棺盖虚虚的盖在这铁棺之上。

    朱随招呼我过去,试着将那铁棺棺盖用力一推,想不到那棺盖竟是轻而易举的被我和朱随推开尺许,露出棺身。

    我和朱随各自取出一个手电,拧亮手电,向那铁棺之中照去,手电照耀之下,只见那铁棺之中,除了棺底铺着一层尸布之外,竟是空无一物。

    朱随看着宁紫夜,慢慢道:“宁总,这棺中并没有什么僵尸——”

    宁紫夜目光望向子君,只见子君脸色大变,眼中满是惊慌之色,颤声道:“那个定南王要是不在那铁棺之中,就一定在这帝陵里面徘徊——”

    她这一句话还未说完,我们便听到这帝陵远处,遥遥的传来一阵脚步声——通通通通——

    脚步声由远而近,慢慢的向着这主墓室而来。

    这脚步声正是之前,我们在上面通道之中听到的那一阵来自地下的声音。

    子君脸色更加紧张,将一张雪白的脸颊抬了起来,看向宁紫夜,颤声道:“夜郎,那个定南王追来了——”

    我们此时也已经无法顾及,那定南王为何要追来的缘故,而是急忙商量应对之策。

    白志忠双眼冒出凶光,沉声道:“这定南王要是一具僵尸的话,那就交给我好了,我正手痒痒的很。”

    我看向朱随,道:“朱兄,还是麻烦你和老白一起将那定南王收拾了,咱们几个人来到这里,最好都平平安安的出去,我可不想咱们四个人里面有谁有一些闪失。”

    朱随点点头,道:“好。”随即招呼白志忠道:“白兄弟,跟我来。”老白随即跟那朱随而去。

    二人来到这墓室门口,朱随一摆手,示意老白躲在墓室石门一侧,而他则躲在另外一侧。

    二人刚刚埋伏好,那通通通通的脚步声便即来到门前。

    我和宁紫夜在水晶棺前看着,那子君紧紧躲在宁紫夜的臂弯之中,一双白皙的手掌紧紧抓着宁紫夜的手臂。

    就在这时,只见一只硕大的脚掌猛地踏了进来。

    这一脚踏入,跟着一个庞大的身躯随即也闪身而入。

    一个宛如巨灵神将一般的僵尸募地出现在这墓室之中。

    众人手中的手电俱都一一熄灭,这墓室之中只有水晶棺周身散发出一缕缕莹白的光芒。借着这莹白的光芒,只见那僵尸双睛暴突出来,一双长长的白眉斜斜飞起,消瘦如柴的脸孔之上,一张嘴,却是露出满口森森白齿。

    只见这巨灵僵尸斜目之间,猛然向宁紫夜和子君所在扑了过去,看那穷凶极恶的样子,竟似要和宁紫夜拼命一般。

    我目光望向那巨灵僵尸之际,只见这巨灵僵尸眉目之间宛然和宁紫夜有几分相似之处,只不过这巨灵僵尸身材却是又高又壮,和宁紫夜高高瘦瘦的身材不尽相同了。

    我见那巨灵僵尸向我扑来,急忙向老白使了使眼色。

    白志忠会意,立时矮下身躯,猛地一脚向那奔进墓室的巨灵僵尸扫了过去。

    这一腿横扫,怕不有数百斤之力,更是突如其来,那巨灵僵尸猝不及防之下,被这白志忠一脚扫中,只见那巨灵僵尸身子猛地向前栽了出去。

    与此同时,朱随取出那一把流星锤,右手一晃之下,流星锤猛地飞了出去,砸向那巨灵僵尸的后脑,这一下也是急如电闪一般,只听啪的一声响,朱随手中的流星锤结结实实的砸在那巨灵僵尸的后脑之上,将那巨灵僵尸砸的脑浆崩裂,身子向前一扑,砰地一声大响,这一具适才还威风凛凛的巨灵僵尸俯伏在地,再也不动了。

    老白这铁腿一扫,然后朱随手中流星赶月这么一锤猛砸,饶是这帝陵深处,行走暗夜之中千年之久的僵尸定南王,也是被这二人联手合围,一击毙命,这僵尸再也不复存留在这帝陵之中了。

    子君看的目瞪口呆,眼中露出佩服之色,低声对宁紫夜道:“夜郎,你的这些朋友好厉害。”

    宁紫夜见那巨灵僵尸被打死,一颗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而后对子君低声道:“你放心,这里再也不会有人伤害到你了。”

    子君幽幽道:“那定南王不是人——”

    宁紫夜点点头道:“我知道,是我说错了,以后再也不会让你受到伤害了。你放心。”

    我对老白和朱随笑道:“想不到二位身手这么好,居然一出手就将这一具大僵尸给放倒了,佩服啊佩服。”

    朱随微微一笑,没有说话,老白赢了这一场,自是不落时机的自我吹嘘起来:“你杜老大请来的人还能办不了这几具僵尸?那样的话,岂不是来白吃饭的?我白志忠可不是那样的人。”

    我笑道:“二位回头出去之后,找我领那两份酬劳,此刻,咱们先将宁总和我身上的这两份诅咒给去除了。”

    我回过头去,对着那一位子君姑娘道:“子君姑娘,我和你这位情郎可来了,你看是不是把我们两个人身上的这一份诅咒给解除了?”

    子君看着我,又看了看宁紫夜,满脸诧异之色,道:“诅咒?什么诅咒?”

    我心里一沉,心道:“你这个小鬼,该不是跟我耍花枪吧?我见过的鬼可多了,你要是这样,我可说不得,将你给渡了,让你形神俱灭。”

    我脸色不善的看着子君,也不说话。

    宁紫夜看出我的神情古怪,急忙道:“杜先生,你先别着急,我来问问子君——”

    我冷哼一声,冷笑道:“我着什么急?你都不着急,我更不着急了,毕竟我身上的诅咒可比你发作的慢多了。”

    子君还是满脸茫然道:“你们说的是什么意思?”

    宁紫夜看着子君,似乎子君脸上的神情不似作伪,随即慢慢道:“子君,我体内中了一种诅咒,这一位杜先生说,是来自你的怨气,你在这帝陵的水晶棺中,日日呼唤于我,那一份怨气便凝结成咒,慢慢堆积在我体内,只要这诅咒不除,过不了几个月之后,我便会变成一具僵尸,周身血肉溃烂而死,到那个时候,死的惨不堪言。”

    我冷笑道:“不错,就是这四个字,惨不堪言,只要那诅咒一日不除,便是终身之患,待得发作起来,便是人不如鬼。生不如死,惨不堪言。”

    子君浑身一凛,颤声道:“怎么会是这样?我日日思念夜郎,怎么这相思成毒了?”

    我冷冷道:“相思本就是一种毒,而且其毒无比,中了这相思咒的人,每日每夜,梦中醒来都是对方的名字,思念宛如轮回,来往不休。那诅咒还可除,这相思却是不能解。解不了破不得。”

    子君看着宁紫夜,脸上神情呆呆发愣,过的一会,子君凄然道:“夜郎,难道我日日夜夜的思念,真的让你不堪其苦?”

    子君脸上神色凄然,神情更是楚楚可怜。

    宁紫夜看着子君,叹了口气,幽幽道:“可是我到现在还只记得你叫子君,至于我自己的名字都不记得了。”顿了一顿,宁紫夜慢慢道:“其实,我不光不记得我的名字,我就连你的名字也是在梦中才能够想起,至于你的姓,我也是全然不知——”

    宁紫夜脸上一副落寞的深情,子君看了更是心痛不已。

    我心里暗暗道:“我先听你们如何说话,要是这个女鬼不上路的话,那就说不得,我只有将这女鬼体内那一缕怨魂抽出,将那怨魂渡走,这样我和宁总身上的诅咒就都可以解除了,只是眼前这个美丽不可方物,楚楚可怜的小女鬼,也就只有在这帝陵之中香消玉殒了。

    子君看着宁紫夜,无助的摇了摇头,脸上神情满是感伤哀怨,只听她幽幽道:“原来夜郎你竟然忘了过去所有的一切,连我都忘了,怪不得我在这帝陵之中,被囚禁困锁在这水晶棺之中,日日思念,日日呼唤,却是始终不见你的回应,原来你已经将我们之间发生的一切都忘了——”

    宁紫夜叹了口气,不敢接她的话语。

    只见子君目光慢慢落到宁紫夜的身上,痴痴的道:“夜郎,夜郎,你知道吗?过去的一切你虽然忘记了,但是我却一点也没有忘记,我依然都记得——”

    子君一声声话语,在这幽暗深邃的帝陵之中,竟是声声惊心动魄,句句荡气回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