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二章往事如烟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1:09本章字数:2930字

    宁紫夜听得心头一震,看着子君,那一张宛如花树堆雪的艳极美极的脸孔,宁紫夜心中竟是柔情万种,看着子君,宁紫夜慢慢道:“子君,我在梦里依旧依旧常常想起你的名字——”

    子君眼中湿润,缓缓道:“你记得我就好。夜郎,那些从前的事情,我现在一一告诉你,到时候你就知道我有没有对你欺瞒——”

    宁紫夜静静而听。

    我们几个人也都是站在一旁,静静倾听。

    我心道:“这个女子所说的一定跟宁紫夜大有关联,就是不知道这其中有没有关于种在我和宁紫夜身上那一份诅咒的事情。”

    子君慢慢讲了起来。子君所说的这个发生在千年之前的故事,更是出乎我们意料之外,让人惊心动魄。

    …………

    我叫子君,我父亲叫做燕喜,是燕国最后一代的国君,我还有一个哥哥叫做燕丹。

    我哥哥本领很大,从小的时候,就结交了很多的市井高手,教他武功,而且很多很多的大人物都和他交好。

    我哥哥为人也非常随和,不光是大人物和他交好,就连一些屠鸡贩狗的市井之徒也和他关系亲密。

    我从小在父亲和哥哥的宠爱之下,慢慢长大,长大以后,我便没事的时候,就叫哥哥的一个朋友秦舞阳,带着我四处游历。

    哥哥有两个最好的朋友,一个是秦舞阳,另外一个则是荆轲。荆轲年岁比我大了很多,不喜欢跟我在一起,更不喜欢陪我出去游历山水,他说那是小孩子才会做的事情,而他早已经过了懵懂的少年时期,不喜欢游山玩水。

    我有些恼怒,心道:我很稀罕吗?没有你陪我,难道就没有人来陪我了吗?于是我就叫秦舞阳陪我去。

    秦舞阳为人很是聪明,又懂得眼色,听我叫他陪着去四处游历,更是急忙答应下来。

    这样,我就和秦舞阳一起,走出燕国,四处游山玩水,我穿着男装,一路之上也没有什么不便。

    一路来到卫国,来到一处叫做云梦山的地方,这一座云梦山终年白云缭绕,山高千仞,隐隐约约的仿佛山上有几座飘渺如仙宫般的建筑。

    我对秦舞阳说道:“咱们上去看看这山里面有没有住着神仙?”

    秦舞阳立时答应。

    我们一路来到山上,还未及走到山顶,便遇到一位正自向山上攀爬的老者,那老者童颜鹤发,精神矍铄,手中拄着一根拐杖,正自向山顶慢慢行走。在他身旁还有一个少年紧紧跟随。

    那少年也是眉清目秀,一双眼睛炯炯有神。

    我看那老人精神这么健旺,走起山路来,也是丝毫看不到气喘急促的样子,不由得心中生出一丝羡慕,我走快几步,追上那个老人,还没等我说话,那个老人就停住脚步,转过身来,居高临下的看着我,道:“你赶快回家吧,你现在有家国之难。”

    我一呆,心道:“你知道我是谁?这么胡说八道。”我不悦道:“老爷子,我还想上这山顶上转一遭呢。”

    那老人嘿嘿一笑,道:“这山上有什么好看的?”老人目光望向秦舞阳,沉声道:“还有你,最好还是别去了,去了就回不来了。”

    秦舞阳也是被那老人说的莫名其妙。

    我不悦道:“你这个老头,我还有心向你请教一些问题,可是你这般倨傲无礼,哼,我懒得理你,这就下山去了。”

    我和秦舞阳看到那老人这般古怪,行径可疑,心中都是奇怪,随即转过身,慢慢向山下而去。

    只听得我们身后,那老人嘿嘿而笑,而后对身旁的少年道:“李斯,你看见吗?”

    只听那少年低声道:“师傅,这两个人怎么了?”

    那老人嘿然道:“这两个人嘛,一个眨眼就死无葬身之地,另外一个,嘿嘿,过不了几时,就会流离失所,无家可归——”

    秦舞阳大怒,拔出随身带的宝剑,转身就要向山上冲去,要教训教训那个信口开河的老人。

    我急忙拉住了他,一番劝慰之下,秦舞阳的怒气这才稍稍减少。但还是瞪着眼睛向那山道上的老人狠狠的瞪了一眼。

    我们向山下迈步而去,走到山下,我忍不住回头一望,只见山上云雾缭绕,那里还有那一个老人的影子?

    我心里感到纳闷,心道:“这老人有些古怪,平白无故的说些莫名其妙的话来。”再也无心游山玩水,随即带着秦武阳回到我们大燕的国都。

    回到家中,看到我父亲和哥哥都是安好无恙,我心里这才放下心来,对于那个老人的言语,更是认为是无稽之谈。

    直到有一天,我哥哥派人叫我过去,我兴致冲冲的到了哥哥的房中。

    哥哥没有说话,而是径直拉着我,出门上车,来到易水旁边,易水边,早已经站满了人,一个个都是身穿白衣,头戴白帽,看上去就像死了人一样。

    我还纳闷的时候,就听到哥哥低声对我道:“跟你的秦舞阳哥哥,还有荆轲哥哥道别吧,他们就将前赴大秦——”

    我心里一震,心道:“秦哥哥和荆轲哥哥去大秦干什么?”心里隐隐的升起一丝不好的念头。

    我们一个个的走上前去,和秦舞阳,荆轲道别。

    一个名叫高渐离的击起了筑,荆轲唱起离歌:“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秦舞阳脸上神色激动对我哥哥道:“太子放心,卑职一定不辱使命。”

    我哥哥点点头,对荆轲和秦舞阳大声道:“燕某就在这易水边,静候二位的好消息。”

    易水边的场景悲凉而又感伤,我不知道秦舞阳和荆轲此去要干些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可是我知道,这二人也许不能再回来了,我心中隐隐的感到,那个云雾山的老人所说的话语极有可能一语成箴。

    我搭了一个帐篷,就和哥哥住在易水边,慢慢等待荆轲和秦舞阳的消息。

    后来我从哥哥的口中知道这二人此去,是前往秦国的都城行刺秦国的皇帝嬴政。

    我不知道他们二人会不会成功,但我知道我一定会在这里等待他们,哪怕等来的是他们二人的尸骨,我也愿意去等。

    因为他们是为了我们大燕的利益前去。

    后来,过了几个月后,便传来了荆轲和秦舞阳的消息,二人行刺未果,被秦王嬴政给杀了。

    再到得后来,那秦王嬴政便即发兵,前来讨伐我们大燕,我父王惧怕,便去找我哥哥商量。

    我当时也在父王的身边,我哥哥来了以后,一言不发,听我父王讲述现在大燕面临的困境。说完之后,我父王眼巴巴的看着我哥哥。

    我哥哥沉默了一会,终于慢慢抬起头,坚定的道:“父王,既然一切都是孩儿招来的罪孽,那么孩儿愿意以身谢罪,父王你可以拿着孩儿的头颅,去让大秦退兵——”一句话说完,我哥哥便即拔出宝剑,双手握剑,一剑斜斜斩落,将自己的那一颗头颅斩了下来。

    我哥哥的那一颗头颅,落到地上之后,笃自双目圆睁,双眼之中满满的都是愤懑不平之意,似乎为自己未能砍下秦王嬴政的头颅而深深遗恨。

    我们其实都在一旁,措手不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惨剧发生。

    我那时心里便恨死了那个秦王嬴政——要不是因为他,我的哥哥就不会自刎而死,我父王也不会终日茶饭不思,满头乌发也一夜头白。

    我父王含着泪,将我哥哥的头颅装进了一个盒子之中,派人给秦王嬴政派来的大军送去,可是秦王嬴政终究没有放过我们大燕,还是派兵攻陷大燕,将我父王杀了。

    我趁着兵荒马乱一个人偷偷逃出了京城,那个时候,我心里便是只有一个念头,复仇,为我死去的父王,哥哥,我们一家死在这一场战乱之中的亲人报仇。

    可是我一个弱女子,想要报仇谈何容易?

    我一个人孤零零的,对方可是纵横天下,手握千军万马的秦王嬴政,我怎么办?

    我那个时候,漫无目的,心道:“先活下去再说。”当时天下大乱,秦王嬴政东征西讨,将包括我们大燕在内的六国一一吞并,天下尽都是大秦的天下,后来,我听说,那秦王嬴政一统天下之后,便命人给自己起名为秦始皇,意为大秦皇帝自他而始。

    这个时候,秦王嬴政的势力估计已经是天下无人能及了。我那时候心里暗暗感到有些绝望,似乎我想要报仇的希望更加渺茫了。

    这期间,我辗转逃难到了西南,慢慢进入了夜郎国内。——这秦王嬴政势力再大,恐怕也是一时无暇顾及这个边陲小国吧。

    夜郎,夜郎,我就是在这个边陲小国之内,遇到了你,你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