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四章活埋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1:10本章字数:3029字

    我那时候看着你,我不知道你会不会将我交出去,但是我知道,你为了我,做了那么多的事情,此刻,就算将我交给大秦又如何?

    你为了我,甘冒千难万险,杀了我的大仇人王翦,这一份情意,我这一辈子就无法还清。

    这一年来,你对我的好,我更是看在眼中——

    所以,就算现在你做出任何决定,我都不会反对。

    我就那样静静的看着你,只见你的脸色慢慢沉了下来,看着定南王,冷冷道:“那我要是不这样做呢?”

    定南王将腰板一挺,对你道:“你要是不将这燕妃这个红颜祸水交出来,那么,兄弟我就对不起了,只有将你赶出这王宫,这一座王位乃是咱们祖先传下来的,是给咱们宁家的子子孙孙,可不是希望就此断绝,你既然执迷不悟,为了这个女人,不惜将咱们宁家祖先一手创下来的基业,就此断送,那么你也就不配做这夜郎国的国君——你现在就交出这王位,带着这个女人走吧。”说罢,定南王目光炯炯的望着你。

    我那时候心乱如麻,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是劝你将我交出,献给大秦,免去你们兄弟间的所有争执,还是要你放弃这王位,放弃这荣华富贵?

    这一句话我可是万万说不出口。

    我看着你,你目光慢慢转了过来,落在我的脸上,那一抹冰冷瞬间融化,看着我的眼神之中,柔情似水。然后,你紧紧握住我的手,然后抬起头来,目光再次望向定南王的时候,眼神之中又复出现一抹冰冷的寒意。

    你对定南王冷冷道:“这个什么劳什子王位,我也不稀罕,你要是喜欢,你就拿去吧。我只有一个要求——”

    定南王喜不自胜,他应该是想不到眼前这个兄长竟然为了一个被灭国的女子,甘愿舍弃到手的荣华富贵,定南王颤声道:“你有什么要求?本王,本王全都满足你。”

    你看着定南王那一张喜不自胜的脸孔,慢慢道:“我只希望,你对咱们夜郎国的黎民百姓,不加赋税,让黎民百姓,永远喜乐无忧。”

    定南王不假思索,满口答应。

    你这才拉着我的手,就这样无牵无挂的走出皇宫。

    到了一处无人的所在,我犹如还在梦中一样,还没有 反应出来。

    你看着我呆呆的样子,微微一笑,对我道:“从此以后,我可不是这一国的国君了,跟着我你也许会受苦,你愿不愿意?你要是不愿意的话,可以就此离去。”

    说完这一句话,你就那样静静的看着我,满眼柔情。

    我没有说话,而是一把抱住了你。

    我的眼泪簌簌落下,我那时候便已经知道,在这个世上,再也找不到比你再爱我的人了。

    为了我,你放弃了一座江山,而你这样做,只为了我,不再受伤害。

    我何德何能,只不过是这世间一个平平凡凡的女子,竟然能够得到你这般深爱?

    我此刻便是死了,也已经值得,因为这个世界,我来过,活过,更被一个男子深深爱过。

    那个男子为了我,放弃了他父辈打下来的江山,放弃了泼天的富贵荣华——

    得夫如此?更复何求?

    一个女子,一辈子,有这样一个男人深深爱着,是不是就是最幸福的事情?

    只是这幸福,太过短暂。

    就在我们俩,在那世外桃源般的山村之中,居住了还不到一个月,你那兄弟定南王就带兵,将你我抓了起来。

    打入天牢。

    定南王带着几名侍从,来到天牢之中,看着被绳捆索绑的你,冷冷而笑。

    你怒视着他,大声喝道:“你这样做,不怕被咱们宁家的祖先斥骂吗?”

    定南王冷笑道:“是你将这妖孽引入宫中,咱们夜郎国才会发生这么大的祸患,现在大秦来人,要我将你交出去,你说我有什么办法?嘿嘿,说不得,只有将你交出去——

    来人,将这个逆贼带走——”定南王一声令下,这便上来几个人,将你拉了出去,你在被带出牢门的那一刻,回头看了我一眼,那一眼之中满是深情,我知道那是我们俩在这世上,所能做到的最后一眼相望,从此以后,就一定是阴阳相隔——

    定南王将你带走,一定会交给大秦,然后你会被亲王杀死,魂魄不知道葬在何方?

    我望着你,心里却是一片安宁,我告诉自己,不要哭,不要哭,那个你最爱的人,不过是去了另外一个世界,待得一会之后,你也会去那里找他——你们会在另外一个世界,相遇,相爱,不离不弃,执手相挽——

    我突然对你大声喊道:“夜郎,你等我——我,我很快就会去看你——”

    你的眼中一片湿润,还想要说些什么,但很快就被定南王的手下拉走了。

    我看着你的背影消失在那天牢门口,我的眼泪终究是忍不住落了下来。

    我最爱的人去了,我怎么能够不心痛?

    你能吗?

    假如是你,是你最爱的人离你远去,即将踏上阴世的路,你能不深深心痛?

    …………

    定南王冷冷的看着我,对我狞笑道:“现在给你两条路,一条是做我的王妃,另外一条是依旧做他的妃子。做我的王妃是活王妃,做夜帝的妃子,是死王妃。你选择那一条路?”

    我看着定南王,慢慢道:“你杀了我吧,我就算是死,也不会做你的王妃,你不配。”

    我再也不看这个定南王,因为他不配,为了一个王座,就处心积虑将自己的哥哥除去,这个人就是个人渣。

    是的,人渣。

    定南王看着我脸上轻视的神情,几乎要疯狂,大声咆哮道:“来人,将这贱女人,装入棺中,放到夜帝的陵墓之中,让他给夜帝陪葬——”

    随即有人将我拉了出去,带到一口水晶棺跟前,然后打开棺盖,让我躺了进去。这才将棺盖封上。

    做好这一切之后,那定南王便要将我活活埋入地下,那一座早已就准备好的夜帝王陵之中。

    那一座夜帝王陵,原来是为你准备的,里面也早已经准备好了一口巨大的棺木。

    我被定南王的手下抬着,送到了这一座帝陵之中,和旁边那一座空棺摆放在一起,那定南王站在我的水晶棺之前,满脸狞笑的看着我,冷冷道:“我要你慢慢死,让你享受一下死的滋味——”

    这一口水晶棺上留着一些气眼,我不会一时就死的。

    我知道这个定南王是为了折磨我。

    定南王指着旁边那一口空棺,对我道:“你看到了吗?那一口空棺本来是我哥哥的,现在他死了,以后就是我的,等我死了,也葬在这里,和你在一起,到那个时候,你还是我的妃子,哈哈哈哈——”定南王狂笑声中,迈步而去,带着他的手下。

    这一座夜帝王陵随即也被封了起来。

    帝陵大紧紧封闭,整个帝陵之中一片漆黑,我知道,我所剩的日子不多了。

    我会被活活困死在这漆黑的帝陵之中。

    我躺在水晶棺之中,借着水晶棺发出的熹微的光芒,我隐隐约约的看到相隔不远的那一口空棺,如果没有意外的话,那一口空棺应该是夜郎你的,可是你被他们带走了,生死不知,我却只有一个人孤零零的守在这帝陵之中,慢慢等死——

    等死的感觉是非常痛苦,而我守着这一室的黑暗,想着不久之后,就可以看到你,我的心里,那一份痛苦就少了很多。

    浑浑噩噩之中,我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墓中无日月,谁又能够知道过去了多长时间呢?

    我只知道我的身体慢慢的在虚弱,我知道我的大限已到,但我却很开心,因为距离你越来越近了,亲爱的我来了……

    迷迷糊糊之中,那一口水晶棺却被打了开来,我睁开虚弱的双眼,看到站在我面前的却不是你,竟然是那个卑鄙无耻的定南王。

    我不明白这个定南王为什么又进到这帝陵之中,难道是为了看我临死之前的模样?

    只见定南王瞪着我,眼神之中有一份邪恶,狞笑着慢慢道:“想死?没那么容易。”

    定南王一摆手,随即招来一个人,吩咐道:“给这个贱女人,喂一些长生不老丸,让她在这水晶棺之中慢慢等着,我们都死了,也不让她死,让他活受罪,死了,对于她来说,更是享福了。”

    那个仆从随即喂给我吃下几粒黄澄澄的丹药,我无力反抗,即使想反抗也反抗不了。

    我只有眼睁睁的看着那一名仆从,将那所谓的长生不老丸送入我的口中。

    等我吞咽下去之后,那一名仆从这才松开死死按着我的手。

    定南王不怀好意的看着我,笑道:“死贱人,我会时不时的来看看你,这长生不老丸,是来自大秦的炼丹师徐福送来的,我也不知道灵不灵,今天就在你身上做实验了。”然后又是大笑着,带着所有仆从走了出去。

    空旷的夜帝王陵之中,此刻又剩下了,被逼服药的我,一个人孤零零的躺在这水晶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