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五章墓中无日月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1:10本章字数:3038字

    我不知道,那所谓的长生不老丸是不是真的有效,只不过我的身体在服下了那几粒长生不老丸之后,再也没有虚弱的感觉,不饮不食,我也感觉不到饥渴。

    我难道真的不会死了吗?

    躺在水晶棺之中,我莫名感到一阵阵的恐惧。

    我要是永远不会死,那么是不是就见不到夜郎,见不到我最亲最爱的人?

    我的人 躺在水晶棺中,身外是无边无际的黑暗,而我心里也是一片无边无际的黑暗,我不知道我还能怎么样,才能见到你——

    我要死,只有死了以后,才能见到夜郎你。

    只是躺在这水晶棺之中,身边没有任何利器,想要寻死还真的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

    我没有办法,只有使劲向一侧的水晶棺的棺壁撞了过去。

    只可惜,在这水晶棺之中,身子伸展不开,就是想要撞死在棺壁之上,也不可得。

    我心里一片悲凉,原来,此刻的我竟然想要死,都不可以。

    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此吧?

    想要死却死不了,只能躺在这水晶棺中,苦受煎熬。

    躺在那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我放声大哭,夜郎,夜郎,我再也看不到你了,你知道吗?

    我的眼泪慢慢流了下来,湿了又干,干了又湿,这泪水也是无尽无休——

    就像我对你的思念一样——

    夜郎,你不知道,自从死不了以后,我只能在那水晶棺之中静静的躺着,昔日里那些你我恩爱的场景一次次的浮现眼前,那些场景是那么美好,在那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我只有靠着这些日日夜夜的思念,还有那些曾经如诗如画的美好的时光,渡过墓中无涯的岁月。

    我不知道我能活到什么时候,我只记得,那一座帝陵在数年之后终于打开,那定南王再次进来,只不过,这一次进来,却是被抬进来的,因为定南王已经是一个死人。

    变成死人的定南王被装入我身旁那一口巨棺之中。

    如定南王所愿,在他死后,终于在这夜帝王陵之中和我作伴,陪着我,一起共同熬过,这帝陵之中,无尽的岁月。

    只不过我是活人,而他已经变成了鬼,不,是一具僵尸。

    帝陵再次紧闭,我依旧被困在这帝陵之中,没有人知道我竟然不死,那些埋葬定南王的人,也是从没有一个过来,到我的那一具水晶棺的旁边,看上一眼,因为他们不相信什么长生不老丸的传说,认为那只不过是一个神话而已。又怎么能够当真?

    我的秘密依旧被封锁在这夜帝王陵之中。

    陪伴我的只有身旁,那一具定南王的僵尸。

    有时候,这一具僵尸会起来,打开棺盖,在这帝陵之中转上一圈,然后来到我的水晶棺前,静静的待上几个时辰,这才满意的离去。

    我不知道这一具僵尸为什么有这么奇怪的举动,难道是因为生前,定南王心底那一抹难以言说的卑鄙心愿,这才使得死后,无知无觉的它依旧会来到我的棺前,静静的看着我?

    我可从来没有正眼看过他,他来的时候,我都是闭上眼睛,定南王活着的时候,我都不会看他一眼,更何况死了以后,变成一具僵尸的定南王,我可更没有兴趣去看他。

    我只在那棺中,静静的想你,想我们从前的那些甜蜜的岁月。

    就这样一年一年过去,我的夜郎,你却从来没有入我梦中。

    那时候,我知道你已经死了,可是我只是想你在我的梦里看我一次,那怕只是看我一次,就好。

    可是,我这么卑微的愿望,从来没有一次实现过……

    上天待我不薄,让我遇到你,给了我那么美好的岁月——

    上天又待我不公,在你死后,连在梦中和我一见,都不给我——

    我那个时候,心中便升起了一丝怨念——

    我那个时候,每天每天都在空旷的帝陵之中,在那幽冷的水晶棺里面,念着你的名字——夜郎,夜郎,你还不来?我在这里,你来看我一眼好不好?那怕是你死了,给我托一个梦,让我们在梦中一见,也好啊——

    我就那样念着,念着,没有将你念来,但是却念来了一个童颜鹤发的老人。

    那个老人就是我昔日在云梦山见过的那个老人。

    我当时吓了一跳,我也不知道眼前这个老人,是怎么进来的。

    这么幽深的古墓帝陵,这个老人又是如何进来?

    我只知道这个老人很是神奇,就因为他看见我一面,就知道我将来颠沛流离,有家国之难,就因为他看了秦舞阳一眼,就知道秦舞阳有血光之灾——

    我怔怔的看着那个老人。

    老人目光闪烁,诡异的看着我,过了一会,这才对我道:“我教你一个办法,这样,你心里想的那个人,就会来了。”

    我心里感到奇怪,不知道这个人怎么知道我心里面的想法?更何况我被埋在这帝陵之中,他怎么知道我在这里?他又是谁?

    我问他:“你知道我在想着谁?”

    那个老人慢慢点了点头,道:“我自然知道。”

    我问他:“那你知道我想的是谁?”

    那个老人缓缓道:“夜帝,对不对?”

    我心中骇然,想不到眼前这个老人真的知道。

    我一时无语。

    老人看着我,慢慢道:“我教你一套咒语,你每天念诵这一套咒语,你的情郎就会来了。”

    我心中好奇,问道:“是什么咒语?”

    老人随即教了我一套口诀。

    我慢慢用心记忆。

    我不知道这一套咒语灵不灵,但我知道这老人很神奇。也许他教给我的办法就很灵呢,那也说不定。

    我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老人伸出手,在水晶棺的棺盖上,写下了一个名字,告诉我,那就是他的名字。

    老人告诉我,以后有什么事情,可以去找他。

    那个老人说完这一句话以后,飘然而去。

    我也不知道这老人为何可以在这帝陵之中来去自如,我只是知道这个老人自那以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我从那以后,就日日夜夜念诵老人传给我的那一番咒语,每天更是念诵你的名字,日日夜夜盼望你的到来。夜郎,我真的将你盼来了,可是你要知道,我真的没有害你的心——

    子君说完这一句话以后,一双眼睛痴痴的望着宁紫夜,宁紫夜泪流满面,伸出手抱住姬子君,低声道:“我相信,我相信。子君,我来了,以后我们俩再也不分开了。”

    姬子君颤声道:“是啊夜郎,我们以后再也不分开了。”

    两个人紧紧的 抱在一起,似乎要将这千年的分离之苦,一朝弥补。

    千年的痴恋,一朝倾诉——

    我心里暗暗道:“听这女子姬子君说,似乎她是服下了大秦朝的炼丹师徐福的长生不老丸,这才不死不老,看这样子,她不是一具僵尸,也不是一只女鬼,而是一个人,一个为了爱情守候千年的痴情女子。可是我和宁紫夜身上的诅咒却终究要着落到她的头上,否则的话,我和宁紫夜终究逃不了那化身僵尸之厄。”

    我对姬子君道:“姬姑娘,宁总身上种下了你的诅咒,这个诅咒还只有你才能化解。解铃还须系铃人,你终须给我们一个交代。”

    姬子君眼睛露出歉意,慢慢道:“这位大哥,我虽然得那位老先生传了咒语,可是我却不知道如何破解之道。这个该如何是好?”

    宁紫夜眼睛之中露出温柔之意,对姬子君柔声道:“子君,你不用难过,我身上虽然中了那诅咒之毒,但是没有解药,对我来说,也是殊无所谓。我只要找到你,就心满意足了。”

    宁紫夜的这一番话,听得姬子君感动不已,口中低低道:“夜郎,有了你这一句话,我等了这么多年也值得了。”

    他们二人你侬我侬,我心里却是满不是滋味,我心道:“你不在乎,我可在乎,我还想多活几年呢。”

    我哼了一声,对那姬子君沉声道:“姬姑娘,那个老人临走之际,就没有再给你留下什么话吗?”

    姬子君想了一想,道:“好像那个老人说过一句话,让我想要再次找他的时候,拿着轮回之镯就可以找到他了。”

    我一呆,心道:“那轮回之镯是什么东西?”

    心中转了几遭,还是想不出这轮回之镯是什么东西,随即也就不再去想,而是走到那一口水晶棺的棺盖之前,想要从那棺盖之上,找出昔日那个神秘老人写下来的那个名字。

    找到那个名字,我们就可以知道那个神秘老人是谁。

    也许就可以按图索骥,找到那个老人,破解开我和宁紫夜身上的诅咒了。

    白志忠,朱随和我都是心同此想,跟随我来到那一口棺盖之前,举目向那棺盖之上望了过去,只见那棺盖之上,覆盖着一层薄薄的灰尘。

    我们三人都是凝神望去,只见那棺盖中间,灰尘之中有三个浅浅的印迹。

    那三个印迹正是一个人名。

    看到这一个人名,我们三人都是面面相觑,原来这个人名,在千年之前,便已经惊天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