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六章池鱼之殃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1:10本章字数:2945字

    棺盖之上,灰尘之下,浅浅的印迹,正是三个字——鬼谷子。

    我心头一震。

    这鬼谷子名气太大了。

    据说他收了五百弟子,其中有十几位名满天下。

    这十几人都是大名鼎鼎。

    其中有舌灿莲花,合纵连横的苏秦,张仪,有前为手足,后为仇敌的孙膑与庞涓。有自荐的毛遂,有炼丹的徐福,有一将功成万骨枯的乐毅,有智谋超人的李斯,有胸藏兵家千万的范睢,这些人那一个不是名动天下?

    五百弟子,矫矫不群,这些人俱都出自鬼谷子的门下,你说这个鬼谷子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

    我看到那鬼谷子三个字,心中思潮起伏,心道:“自己怎么跟这个千年前大名鼎鼎的人物联系上了?如果那个老人真的是鬼谷子,他又为什么前来这夜帝王陵之中,传授大燕的这个亡国公主姬子君一些咒语,而让姬子君念动咒语,将宁紫夜带到这夜帝王陵之中?

    难道那鬼谷子对宁紫夜另有企图,而我只不过是城门失火,被殃及的那一条池鱼?

    我心中一时间思绪万千。

    姬子君和宁紫夜俱都望着我,等我决定。

    我转过身来,看着宁紫夜,慢慢道:“宁先生,那个给你身上下咒的老人是鬼谷子,只不过这个人生在千年前的战国时期,咱们恐怕无法去到那里——”

    宁紫夜看着我,微微一笑,道:“杜先生,你的意思是不是说,我身上的诅咒无法可解?”

    我看着他的眼睛,慢慢点了点头。

    宁紫夜脸上却是异常平静,看着我,缓缓道:“其实,我来到这里,看到子君,那曾经在梦里出现的子君,此刻真真切切的出现在我眼前,我就再也没有在意我身上的那一份诅咒了。子君这般思念于我,一直在这夜帝王陵之中,苦苦等了千年,我便为她再死一次又何妨?”顿了一顿,宁紫夜目光望向姬子君,这个大燕的亡国公主,柔声道:“更何况此刻我就算是死,也是死在子君的身边,死在自己最爱的人的身旁,纵然是死,我也此生无憾了。”

    姬子君看着宁紫夜,眼眶又湿润起来,慢慢道:“夜郎,你不必陪我一起在这帝陵之中的。”

    宁紫夜慢慢道:“没关系,我愿意和你在一起。”

    似乎这个宁紫夜已经想起了所有的往事,想起了千年前的种种,恩怨情仇。

    我心里却是不甘心,我对姬子君慢慢道:“姬姑娘,宁先生,其实还有一个办法——”

    二人转过头来,齐齐问我道:“什么办法?”

    宁紫夜遇到自己深爱的人,毕竟不愿就此死去,倘然能够有一线生机,那么宁紫夜还是愿意一求破解之道。

    姬子君更是不愿意,自己深爱的 人死在自己的身前。

    我缓缓道:“这个就要请教姬姑娘了。”

    姬子君诧异道:“请教我?”

    我点点头,道:“是啊,姬姑娘只要告诉我们,鬼谷子临走之前,所说的那一个轮回之镯的样式,我们就可以按图索骥,找到那一枚轮回之镯,然后藉由此镯,前去找到鬼谷子。”

    姬子君皱起一双眉毛,想了想,这才缓缓道:“那个鬼谷子临走的时候,倒是说了那一枚轮回之镯的样式,说是那一枚镯子之上刻着一首上邪——”

    我心头一震,立时兴奋起来,问道:“你说的是不是那一首汉乐府的诗句上邪?”

    姬子君皱眉道:“我不知道什么是汉乐府,我只记得那个鬼谷子老人跟我说过那轮回之镯上面的哪一首上邪诗句——”顿了一顿,姬子君慢慢的吟诵起来——

    “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棱,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这一首词,婉转神情,在姬子君的朱唇轻启之中,慢慢说了出来,就宛如一首动听的歌一般,悦耳至极。

    好听至极。

    白志忠满脸诧异,低声对我道:“那鬼谷子乃是战国时期的人,怎么会知道这汉乐府的诗词?真是奇怪。”

    我却不以为奇,夜帝都能转世,大燕亡国的公主,都可以在这绝世帝陵之中,苦守千年,只为思念一个人,鬼谷子知道一些后世的事情,又有何奇异之处?

    洞烛阴阳,看破生死,上下纵横,穿越古今,这些对于普通人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也许在鬼谷子的世界之中,并不为奇。

    最起码,第一点洞烛阴阳,作为我们渡鬼人就可以做到。

    我慢慢卷起衣袖,露出戴在左手手腕之上的那一枚玉镯,看着姬子君,缓缓道:“姬姑娘你看这一枚玉镯,是不是你所说的那一枚轮回之镯?”

    姬子君看到我手腕上的玉镯,不由得一怔,随即起身走到我的跟前。

    我将那玉镯取了下来,递给姬子君。

    姬子君手持玉镯,凝神细看,过得一会,这才缓缓道:“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不过,这一枚玉镯莹润光泽,玉色之中透出一股隐隐的古意,倒不是一般的物事。”

    我沉声道:“这一枚玉镯之上便是雕刻着那一首上邪。”

    姬子君缓缓道:“鬼谷子老人临走的时候,说了,带着这一枚轮回之镯,就可以再次见到他,这一枚轮回之镯可以穿梭古今——”

    我心里一动,心道:“穿梭古今?那倒是甚好,只不过不知道这一枚轮回之镯可以带我到那个时代,难道是战乱纷纷的春秋战国?可是这一枚轮回之镯就在我的手上,我又该如何启动这轮回之镯?”

    我将目光望向姬子君,问出了心中的这个问题。

    姬子君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

    随后将那一枚轮回之镯递给了我。

    我拿着那一枚轮回之镯,将那一枚轮回之镯放到水晶棺的棺盖之上,慢慢转动起来,心中不住思索着该如何启动这一枚轮回之镯,而后寻找到那鬼谷子,让那鬼谷子破解开我身上的诅咒。

    宁紫夜,姬子君,白志忠还有朱随俱都凑到那水晶棺的棺盖旁边,静静的看着那一枚轮回之镯。

    就在我缓缓转动那一枚轮回之镯的时候,镯身上的那一行行字迹,慢慢折射到地上,借着水晶棺幽幽的光芒,每一个字迹都是清晰入目。

    先前折射出的字迹比较小,到得后来,每一个字迹竟是越来越大。

    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刚刚转到这个山无陵的山字的时候,这偌大的夜帝王陵的墓室之中,募地自那轮回之镯上射出一片璀璨的光芒来。

    这光芒宛如一眼巨大的漩涡一般,笔直冲向上方。

    白光之炫,竟是刺人眼目

    我们都是骇然失色。

    我心里砰砰乱跳之际,竟是募地想到:“莫非,莫非适才我无意之间触动了这轮回之镯上面的隐秘的机关?这才使得这轮回之镯就此启动?”

    正自我心里又是震骇,又是惊喜之际,那白光形成的漩涡之中,募地里伸出一只硕大无朋的手来,一把扯住我,将我拉入那白光形成的漩涡之中。

    白志忠大惊失色,一步奔了过来,一把抓住我的手臂,使劲往下拉去。

    那白光漩涡之中,那一只硕大无朋的手,竟是猛然将我们二人一同拽入了那漩涡之中,瞬息不见。

    我和白志忠都是心头骇然,直觉自己置身在一处白茫茫的通道之中,迅即异常的向前飞去,至于前方是什么所在,却是谁也不知。

    那一只适才拉我进来的大手,此刻也是无影无踪。

    迷迷糊糊之中,我们二人也不知道到了什么地方,我们只有使劲抓住彼此的手,任由那一股诡异而又神秘的力量将我们带走。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们两个人都是浑身一震,直觉双足落到一处平底之上,四周依旧是一片白茫茫的雾气,隐隐约约之中,我们直觉的这周围寒凉,仿佛站在一处山巅之上一般。

    我们二人都是大奇,慢慢松开手,向一旁走出数丈,突然之间,看到一旁竟是有一个童颜鹤发的老人,盘膝坐在地面上的一块青石之上,背靠一棵松树,那一棵松树枝干虬结,宛如龙行一般,看上去颇为诡异。

    云山雾罩之中,竟然在这山巅白雾茫茫之中,遇到这么一位童颜鹤发,仙风道骨的老者,我和白志忠都是心中一震,我们二人面面相觑,心中都是转着一个念头:“我们二人此刻到了那里?眼前的这个老头又是谁?”

    白志忠大着胆子,慢慢走到那老人跟前,伸出手,在老人的鼻端轻轻一探,而后转头对我道:“没有呼吸,是个死人。”

    我心中一动,心道:“在这山巅之上,被那轮回之镯诡异的传到这里,竟然第一个遇到的是一个死人?这有些太匪夷所思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