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七章渡鬼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1:10本章字数:3305字

    我心里暗道:“鬼我都不怕,更何况一个死人了。”

    我慢慢走到那童颜鹤发的老者跟前,正要仔仔细细的打量一下,这个老者,看他是如何保持尸身不腐的。就在这时,就在我走到那老人跟前的时候,那个老者募地睁开眼睛,双目从我身上上上下下的打量了我一下。然后竟然开口发问道:“渡鬼人?”

    我一呆,心道:“死人也说话?”心中怔忡不定。

    白志忠也是愕然站在那里。

    那老人缓缓开口道:“都别站着了,坐那里吧。”

    我和白志忠相互看了看,这才慢慢坐了下来,就坐到那老人的身前,地上。

    老人看着我,诡异的一笑,慢慢道:“知道我是谁了吗?”

    我正要说不知道,脑海之中突然灵光一闪,道:“你是鬼谷子。”

    那老人哈哈一笑,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胡须,道:“不错,不错,还比较聪明。”

    我心中这才慢慢定下神来,心道:“既然你是鬼谷子,那么一切就都好说了。”

    我问道:“我们现在是在那里?”

    鬼谷子沉声道:“你猜一猜——”

    我心中一动,心道:“这鬼谷子要我猜一猜,那肯定是知道我有可能知道。这里是那里呢?”脑海之中飞速想起,三个字脱口而出道:“这里是云梦山。”

    鬼谷子眼中流露出赞赏之色,忍不住道:“不错,不错,看样子,轮回之镯将你带来,是带对人了。”

    我也是忍不住问道:“鬼谷子先生,你用那轮回之镯将我带来,有何目的?”

    鬼谷子嘿然一声道:“有什么目的,老夫只是想要送你们二人一场造化而已。”

    我皱眉道:“造化?您还是先将我身上所中的这个诅咒解除了吧?至于什么造化不造化的,咱们回头再说,我这一条小命要紧。”

    鬼谷子淡然道:“解除你身上所中之毒还不简单?手到擒来。”随即从衣袋之中取出一个绿色的瓷瓶,而后从瓷瓶之中取出一粒丹药,递给我道:“这是辟毒丹,你吃下之后,你身上所中的那个诅咒自是立时消失。”

    我心中一动,心道:“这个老头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这般轻轻易易的给我这一粒辟毒丹,莫不是要冤我?”

    我伸手接过来那一粒辟毒丹,并不立即服下,而是拿在手中,对鬼谷子道:“老先生,我还有一个朋友也中了这诅咒之毒,还请你一并给破解了吧?”

    鬼谷子点点头,道:“好。没问题,不过我给你们解了身上的诅咒,你可要答应帮我一个忙。”

    我心道:“来了,来了,这个老头果然提条件了。”

    我对鬼谷子道:“我是一个渡鬼人,可不知道能够帮得了你什么忙。”

    鬼谷子盯着我,缓缓道:“你答应我就行,回头我再细细的告诉你,不过你放心,决计不会让你干违法的事情。”

    我见鬼谷子答应我,我这才放下心来,心道:“你要我杀人放火,我是不会给你干的。”当即对鬼谷子点点头,道:“那好,我答应你。”

    鬼谷子沉声道:“好,那我现在就去给你那位朋友送药。”

    我心里纳闷,心道:“这个老头说的这般轻松,可是如何能够将这辟毒丹送到宁紫夜的手中?我倒要看一看这个鬼谷子有什么神通。”

    鬼谷子对我一伸手道:“给我你的轮回之镯用一下。”

    我一怔,心道:“你要我的轮回之镯干什么?”

    心里不解,但还是将那轮回之镯取了下来,交给了鬼谷子。

    白志忠和我一样,都是心中好奇,坐在一旁,看着那鬼谷子如何行事。

    只见鬼谷子将那一枚轮回之镯望空中一抛,那一枚轮回之镯就此停在半空之中,滴溜溜转动。

    紧接着,鬼谷子从那绿色瓷瓶之中又取出一粒辟毒丹,而后向着那轮回之镯中心空空的位置,轻轻一抛。

    那一粒辟毒丹随即落到那轮回之镯中心的空处,瞬息不见,就好像那轮回之镯中心的部位就是一眼吞噬万物的时光隧道一般,将那一粒辟毒丹吃了进去。

    鬼谷子随即抬起眼睛,看向我们,微微一笑,脸上带着得意之色,而后张开口,在那轮回之镯上用力一吹,只见轮回之镯的镯身下面成辐射状,向下投影出一个狭长的通道。

    这通道仿佛是光影组成,通道下方,便是那夜帝王陵墓室之中的一个虚影。

    虚影墓室之中,此刻正站着三个人,一个是被我请来的盗墓高手,朱随,一个是夜帝转世的顾氏集团总裁宁紫夜,另外一个便是那大燕亡国的公主姬子君,三个人正在那水晶棺旁边抬头而望,脸上露出迷茫而骇然之色。

    这三个人的虚影都是甚为微小,投影在我和白志忠,鬼谷子三人面前的地面之上,就仿佛我们是三个摩天巨人,坐在那里,看着小人国之中的三个小矮人一样。

    更为奇异的是,我们三人看得到那宁紫夜,姬子君,朱随三人,但是他们三人却是丝毫没有感觉到我们三人的存在。

    我心中骇然,和白志忠相互对望了一眼,心中暗道:“看来这一定又是那轮回之镯搞的鬼。”

    我看着那虚空通道之中的三人,只见这三人正自满脸愕然之际,突然一粒绿色丹药从天而降,不偏不倚落到那宁紫夜的手中。

    宁紫夜大吃一惊,看着手中的那一粒辟毒丹,不知所措。

    我和白志忠则是听到鬼谷子低着头,眼望那个虚空通道之中的宁紫夜,沉声道:“夜帝,这是你朋友给你求来的一粒解毒丹,你快些服下,吃了这一粒解毒丹,你便可以解除诅咒,不再变成活僵尸了,嘿嘿,嘿嘿。”

    这声音传到那虚空通道之中,竟似是从夜帝王陵的上方轰轰而来,直将那夜帝王陵之中的三人惊得脸色大变。

    宁紫夜过了一会,这才开口问道:“可是鬼谷子前辈赐药吗?”

    鬼谷子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然后微微一笑,这才继续俯身对着,虚空通道之中的宁紫夜,道:“正是老夫。”

    宁紫夜忽然似想起一件事来,抬头向上方用力道:“鬼谷子前辈,我那位朋友,杜先生没有事情吧?”

    鬼谷子沉声道:“他不会有事的。”

    说罢,一摆手,向那轮回之镯上再吹了一口气,那一股气息到处,那虚空通道立时坍塌无形,慢慢消散在空中,无影无踪。

    那一枚镯子随即落了下来。

    鬼谷子一伸手,将那轮回之镯接住,而后递给了我,对我道:“老夫没有食言吧?”

    我接过那一枚轮回之镯,心道:“我且问他,到底要我做什么事情。”

    我对鬼谷子点点头,道:“前辈高人,自然不会对我食言。不过我想知道,前辈要我去做什么事情?我不过是一个渡鬼人,而且还是一千年后的活在二十一时机的渡鬼人,你将我用轮回之镯传送到这里,我能替你做什么事情?”

    鬼谷子看着我,目光炯炯,缓缓道:“你知道这里是云梦山,那你一定知道现在是什么朝代吧?”

    我点点头,道:“现在是战国时期吧,春秋战国时期,历史书上还是学过的。”

    鬼谷子笑眯眯的道:“既然你知道现在是什么时期,那就都好办了,我用那轮回之镯将你传送到这里,不,不应该说是你,应该是和那轮回之镯有缘的人,只要这个人得到了这轮回之镯,不管过了多久,都会有一天发现这轮回之镯上的秘密,而后好奇心起,便去转动那轮回之镯,转到那轮回之点的时候,便会被传送而来。而你,不过是这千万个人之中的一个,恰好被这轮回之镯选中,将你送到老夫这里,要不然的话,将你送到别处,恐怕立时就是杀神之祸,嘿嘿,你说,是不是老夫救了你一命呢?”

    我心里一震,心道:“那轮回之镯莫非还有什么特异之处,所传送的地点并非都是在这云梦山?按照这鬼谷子所说,似乎还极有可能传送到别的地方,而那个地方大有凶险?这是怎么回事?日后看来还要仔细研究研究这个轮回之镯。——将这轮回之镯之上的秘密破解了。”

    鬼谷子脸上露出得意之色,继续道:“老夫万万没有想到,传来的这个人竟然是一个渡鬼人,只不过也好,你这个渡鬼人正好符合我的要求——”

    我一呆,奇道:“这是为什么?难道你要我来这战国渡鬼?”

    鬼谷子看着我,慢慢道:“不错,我正是要你来这战国,为我去渡鬼,渡一些人心里面的鬼——”

    我更是诧异,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问道:“鬼谷子先生,你开什么玩笑?人心有鬼?我这渡鬼人可渡不了,我只能渡那些困在这阳世,无法进入往生世界的那些迷了路的鬼。”

    鬼谷子双目望着我,慢慢道:“我说的人心之中的鬼,可不是人心鬼蜮,人心难测,而是人心之中真的鬼,你忘了,你那位朋友心中所中的那个诅咒,就是我告诉大燕那个亡国公主,姬子君日日念诵一种相思咒,而凝结怨气,结成的一个隐藏在夜帝心底最深处的一只鬼魂,我要你渡走的也是这一种鬼魂,只不过更隐蔽,更加难以察觉,因为这个人就连自己心中有鬼都不知道。这一只鬼就藏在这个人的内心最深处的角落之中,已然蠢蠢欲动,我要的就是你去渡这一只鬼,这一只藏在人心底最深处的鬼魂——”

    我心中一呆,心道:“鬼谷子口中所说的这个人究竟是谁?值得他动用轮回之镯,将我从一千年后带到这战火纷飞的乱世战国,来渡藏在这个人心里的那一只鬼魂?这个人是鬼谷子的朋友,还是他的什么人?那一只鬼魂又有着怎样的邪恶狰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