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一章鬼脸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1:10本章字数:3170字

    这一天,我夫君竟是很晚很晚才回来,而且喝的大醉,被朋友扶了回来。

    到得屋中,那些随他一起来的朋友,打了声招呼,急忙溜之大吉。

    我皱着眉头,将我夫君扶着躺到床榻之上。

    心里暗道:“还是明天再问他吧,毕竟他今天喝了酒,也不好询问他,问了他,回答我的恐怕也都是酒话。”

    我躺在夫君的身旁,正要迷迷糊糊的睡去,隐隐约约之中,募地看到夫君身上的衣衫一鼓,随后一个寸许大的黑色小人,从夫君的衣衫之下钻了出来,探头探脑的四处张望。

    我急忙闭上眼睛,心里砰砰直跳,心道:“这是什么东西?”

    我不敢出声,只听床榻之前啪的一声,一个东西落到地上,我慢慢的睁开眼睛,向那床下望去,只见那个黑色小人一溜烟般奔到门前,轻轻拉开门,溜了出去。

    我心中暗自狐疑,心道:“这是什么东西?”慢慢站起身来,赤足走在地上,小心翼翼的来到窗前,沾了一口唾沫,将窗纸打湿,捅出一个窟窿,向外面望了出去,只见月光如水,照在天井之中的那一株大槐树之上。

    那一株大槐树竟似隐隐散发出一股阴森寒气。

    那一个寸许大的小人,奔到那一株大槐树旁边,站在那里,闭上双眼,用力一吸,只见槐树四周,那些阴森寒气竟是卷动开来,宛如一个漩涡一般,向那寸许大的小人扑了过来,顿时将那小人尽皆淹没其中。

    过得片刻之后,那些寒气这才四处散去,再看那个小人,竟是浑身的黑气更加浓郁起来。

    紧接着,那个黑色小人转身再次向屋内奔了过来。

    我急忙奔回床上,再次躺了下去,而后闭上双眼,只露出一条极细极细的缝隙,偷偷观看,

    只见那黑色小人奔到床前,身形一晃,便即上了床榻之上,而后掀开我夫君的衣衫,钻了进去,我看到有一个细小的人形物事一直钻到我夫君我夫君的胸前,这才停了下来,而后便再无动静。

    我心里一阵恐惧,心道:“莫非我夫君身上沾染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我慢慢坐起身来,向我夫君望了过去,只见我夫君依旧是呼呼大睡,满口酒气。

    我夫君竟是对于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一无所知。

    我看着夫君静静躺着的身躯,心中竟是感到莫名的恐惧——适才钻入我夫君衣衫下面的那一个寸许高的小人,到底是什么?

    看来只有揭开我夫君身上的衣衫,才能看到。

    我伸出手,将我夫君遮盖住肚腹的衣衫慢慢撩了起来。然后我便看到惊人的一幕。

    原来,在我夫君的光洁的肚腹之上,竟是有一张不大的人形图案。

    那人形图案整个是黑色的,宛如墨染一般。

    看这黑色人形,不是别人,正是适才钻入我夫君衣衫下面的那一个寸许来高的小人。

    我一呆,浑身汗毛都立了起来。

    就在这时,只见那已经渐渐没入我夫君身体的黑色人形,募地转过头来。

    是的没错,这个在我夫君肚腹上的人形图案,竟然可以转过头来,而且一双眼睛满是狞恶的向我死死盯来。

    我吓得头皮发麻,在这样一个静谧的夜晚,万籁无声,一片死寂,后堂卧室之中,只有我夫君均匀的鼾声传来,而就在这一刻,那黑色人形,竟然向我狠狠瞪视。

    我的心里砰砰直跳。一时间手足冰凉。

    就在这时,那一具黑色小人,募地一张口,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牙齿,向我喷出一股黑气。

    这一股黑气向我迎面而来。

    我哎呦一声,急忙向一旁一躲。

    那一股黑气还是喷在我的肩膀部位。

    随后那一个黑色小人慢慢隐没,那一张诡异而又凶悍的脸孔也随之隐没在我夫君肚腹之上,光洁的皮肤之下,再也不见。

    说到这里,乐隐娘顿了一顿,伸出手,撩起肩头的衣衫,露出一片雪白的肌肤。

    香肩如玉,体香隐隐传来,白志忠咽了一口唾沫,急忙转过头去,不敢再看。

    乐隐娘柔声道:“两位都是来自鬼谷,都是我的师兄,小妹自是不能见外。我夫君身上的鬼物喷出黑气之际,便有一丝还是未及躲开,落到我的肩膀之上,二位师兄请看——”

    我心道:“是你让我看的,我们可不是什么登徒子。”

    目光随即向那乐隐娘肩膀的黑气望了过去。只见乐隐娘肩膀上的黑气足足有手掌般大小,看上去触目惊心。

    我用鼻子轻轻一闻,更是闻到一股微微的腥臭的气息。

    我点点头,心里已经确定无误,这乐隐娘肩膀上的黑气,就是那鬼魂的阴死之气。

    乐隐娘看我若有所得,急忙问道:“这位师兄,你看我夫君和我身上是不是中了那鬼物的毒?”

    我摇摇头,道:“你身上所中的这黑气,不是毒,是鬼魂身上特有的阴死之气。”

    乐隐娘慢慢点头,道:“看来我所料的不错,我夫君体内那一只寸许高的小人,钻进我夫君体内的那黑色人形物事,就是一只鬼,对不对?杜师兄?”

    我点点头,道:“不错,庞夫人所言极是。那黑色小人应该便是一只鬼,不知道何时钻进庞将军的体内。”

    乐隐娘慢慢道:“我也不知道,不过以我猜测,这一定跟那望夫草有关系,我师父曾经说过,那望夫草上便有怨鬼的魂魄,我夫君昔日那一次得到那一株望夫草,而后将那望夫草放到屋内,想必在那个时候,那望夫草上的鬼魂便悄悄进入我夫君的体内。后来,我夫君的种种怪异的行为想必一定是这望夫草里面那一只鬼魂做的祟。”

    我没有言语,心道:“你丈夫心好心坏,倒不见得跟那钻入他体内的望夫草的鬼魂有关系。也许他为人就是大奸大诈之徒呢。只不过你不自知罢了。”

    我默然一会问道:“先生让我问一问,那孙师兄现在如何?”

    乐隐娘脸上神色黯然,慢慢道:“那一日,我夫君大醉之后的第二天,醒来之后,我便问我夫君孙师兄的事情,我夫君不耐烦道:孙师兄里通外国,和齐国私通,意图对魏王不利魏王大怒之下,便要将孙师兄处死,我一番劝说之下,这才劝的魏王免予孙师兄死刑,而是将孙师兄剜去膝盖骨,这般刑罚已经是极为轻的了,你让我还如何去做?

    我一时无话可说,心里对孙师兄却是歉疚不已。

    后来,我夫君求肯孙师兄将那师父传下来的孙子兵法写下来,传授给他,孙师兄爽快的答应了。

    好了以后,孙师兄立即着手写着孙子兵法。

    我却在一日,在我夫君和他交好的几个朋友在我府中,一处极其隐秘的书房之中攀谈之际,我从书房后面的一侧夹道之中偷偷听到那样几句对话——

    其中一个朋友说:庞将军,卑职甚是佩服,庞将军竟然几句话将那姓孙的耍的团团转,竟然心甘情愿的为将军撰写那孙子兵法,真是傻帽透顶了。哈哈。

    而后我就听得我夫君冷冷笑道:等那姓孙的写完那孙子兵法,哥几个就将他拉出去,拉到城外乱坟岗上杀了,然后就地掩埋,来一个神不知鬼不觉——

    我听到这里,心里就如一个大雷打在我的透顶,轰轰而响。

    我不知道我夫君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孙师兄?

    难道就因为孙师兄比他兵法武学见识都高一筹的缘故?

    乐隐娘说到这里,脸上满是伤痛,迷惑不解之意。

    我看着她,缓缓道:“也许你夫君的心里,还住着一只叫做嫉妒的恶鬼,这一只鬼更加厉害。”

    乐隐娘叹了口气,道:“是啊,我夫君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突然就变了,变得我都不认识了。”顿了一顿,乐隐娘继续道:“我听了我夫君那几句话之后,已然知道我孙师兄身处险地,当务之急,是赶紧告诉孙师兄这一切的原委,不让他再继续撰写那孙子兵法,否则的话,孙子兵法写完的那一天,就是孙师兄头颅落地之时。

    我便趁着第二天我夫君出门,前去觐见魏王的时候,偷偷溜到孙师兄的屋子之中,将这一切事情俱都告诉了孙师兄。

    孙师兄当时怔在那里,足足有半个时辰不说话。

    我担心的问他:“孙师兄,要不然你现在逃走吧?我送你出到后门。”

    说完这一句话,我立时知道自己糊涂无比,孙师兄已经残疾,还如何逃走?逃不出里许,便会被我夫君抓住,杀头的。我这样做,无异于直接杀了孙师兄。

    孙师兄看着我,良久良久才对我说声谢谢,而后看着我叹了口气道:“师妹,你和庞师弟不是一路人,你还是赶紧离开他吧,说不定下一个庞师弟杀的就是你——至于我,我自有办法,我不会有事的。”

    我看着时辰,我夫君眼看就要回来,便对孙师兄道:“那你自己保重,我回头想办法,把你救出去。”

    然后我就回到屋中,暗自琢磨:“我夫君如此行事,倒行逆施,人神共愤,我可不能跟他一样,我要救孙师兄,救完孙师兄之后,我再思谋该如何相救我夫君,我不信我夫君会变得如此之坏,这一定是他心里藏着的那只鬼在暗中作祟,这才使得我夫君心性迷失,做出这等让人发指的事情来。”

    我正在那里思索,该如何将孙师兄救出去,就在这时,府中突然一片大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