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三章猎杀即将开始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1:10本章字数:2923字

    乐隐娘站在一旁,神情紧张,一双眼睛更是眨也不眨的望着躺在床榻之上的庞涓。

    我取出那一只百鬼囊,将那百鬼囊的囊口对准庞涓的肚腹,双眼也是眨也不眨的望着那渐渐浮凸出来的那一张小小的人脸。

    不,应该是一张鬼脸才对。

    过得数秒之后,那一张鬼脸募地从那庞涓的肚腹之上冒了出来,看到我手中握着的那一只百鬼囊,那一张鬼脸脸上露出惊慌之色,募地望庞涓的肚腹下面钻去。

    我那百鬼囊之中陡然间伸出一双漆黑的手,一把抓住那一只鬼,猛地一扯,将那只鬼硬生生从庞涓的肚腹之中扯了出来。

    白日之下,我们三人都看的清清楚楚,那一只小鬼赫然是一个一身青衣的女子,只不过身量极小,只不过有寸许来高。

    那一只小小的女鬼,被百鬼囊之中的那一双手抓出来之后,脸上惊慌不已。正要往后缩去,那一双漆黑的手募地抓着那一只小小女鬼,将她扯进了百鬼囊之中。

    百鬼囊之中一阵乱动之后,慢慢归于平静。

    我知道,那一只小小的女鬼已经被百鬼囊之中暗藏的法术所控制,再也不能出来害人了。

    我将那百鬼囊收了起来,而后将庞涓的衣衫放下,随后吩咐乐隐娘去取一些冷水来,然后将冷水给庞大将军洗洗脸,冷水一激之后,那庞涓慢慢醒转。

    坐起身来,看了看四周,一片茫然,问那乐隐娘道:“娘子,我怎么了?怎么感觉脑袋有些疼?”

    目光转处,看到我和白志忠,庞涓一呆,随即问道:“这二位是——”顿了一顿,庞涓已然想起,随即起身,歉然道:“这二位是鬼谷来的师兄吧?在下庞涓,未曾远迎还请赎罪,不知道我师尊现在如何?”

    这庞涓体内没有了那一只鬼魂之后,竟然真的似变了一个人一般。

    我点点头道:“鬼谷先生现在安好无恙,他让我们前来探望庞将军,还有庞将军的师兄孙先生。”

    庞涓听我提起孙膑,脸上神色立时一变,满是愧悔之情,呐呐道:“我师兄被魏王剜去膝盖骨,已经成了一个废人,这都是我的缘故,都是因为庞某嫉贤妒能,这才上魏王那里进献谗言,这才使得我孙师兄致此大难。庞某罪该万死。”

    说罢,这庞涓激动不已。

    我沉声道:“庞将军这般想法,也许见到孙先生以后,孙先生或可原谅庞将军。”

    庞涓摇了摇头,惨然道:“不会的,我这一次伤的我师兄那般严重,我师兄一定不会原谅我,便是我自己也无法原谅我自己。”

    乐隐娘见庞涓这般自责,也是颇为感慨,走到庞涓身旁,柔声道:“夫君,以后有机会再行弥补孙师兄好了,你,你千万不要这么自责。”

    我点点头道:“所谓浪子回头金不换,庞将军既然认识到自己的错误,那也算是极为难得,只要日后不再犯错就好了。庞夫人,庞将军,在下这就告辞。”

    庞涓和乐隐娘一番挽留,我和白志忠执意要走,那庞涓和乐隐娘这才收拾了一些金银器皿送给我们二人,然后送我们出了庞府,一直目送我们离去,这才走回府中。

    我和白志忠走出数里开外,白志忠问我道:“现在咱们去那里?”

    我沉声道:“自然是找那个鬼老子老头,告诉他们我们该回去了,给他已经把庞涓体内的那一只鬼渡走了,剩下也没有我们什么事情了,我们这就回去。”

    白志忠答应一声,道:“好。”

    我们随即买了两匹马,一路骑着,向云雾山而去。

    就在距离魏国都城大梁万里之外的荒漠之中,无尽的黄沙掩映之下,沙丘之中,高高伫立着一根石柱。

    这石柱足足有数十米粗,下端插入漫漫黄沙之中,上端直入云霄。

    石柱之上每隔寸许便是一段文字,文字之中夹杂着一些图案。

    这一日,一个黑衣人站在那石柱之前,看着石柱上的一块字迹,嘴角边露出一丝微笑,而后便听得他低低道:“庞涓心中的鬼被渡走,心性复苏,不再杀戮成性,这一点便和历史背道而驰——现在这一根时空之柱上面便因为这一丝变化多了一条裂痕,嘿嘿,用不了多长时间,只要这渡鬼人听话,一直这样下去,多做一些干扰这历史之事,到那个时候,这一根时空之柱的裂痕便会越来越深,最后坚持不住,便会坍塌下来,到那个时候,这天下便是我们的天下了,谁说历史不能改写?我就是那个改写历史的人,我更要站在这时空之巅,告诉 所有人,我要这历史改写,这历史就必须给我改写,谁能奈我何?”

    黑衣人哈哈大笑,这笑声在这空旷的沙漠之中声传里许——

    黑衣人却是并不满足,他希望自己这一声大笑可以声传九天之上。

    只可惜九天之上 ,却没有人听到他的这狂妄恣肆的笑声。

    九天之上,一间屋子之中,一个中年男子此刻正躺在床榻之上假寐。

    忽然之间,只听得卡的一声轻响,这中年男子随即被这轻响惊醒。

    中年男子站了起来,赤足走到书桌之前,抬头向着桌子上的一张沙盘之上望去。

    沙盘之上,堆放着一层薄薄的流沙,流沙正中间立着一根细长的石柱。

    那石柱有一米来长,石柱之上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字迹。

    此刻,在这根细长的石柱下端,数寸之处,竟然出现了一丝极细极细的裂痕。

    赤足男子微微皱眉,脸上露出不悦之色,随即向门外喊道:“石天行,进来。”

    随着这一声叱喝,门外立时传来一声答应:“是。”跟着有人推门而入。

    进来的是一个身穿一身青衣的仆人,这仆人大概有五六十岁的样子,满脸皱纹,驼着背,毕恭毕敬的走了进来,走到那赤足男子的身前,恭恭敬敬的道:“天行在此,主人有何吩咐。”

    赤足男子转过身,看着那驼背老人石天行道:“老石,你带着几名守灵人下去,看看这灵柱为何会裂开一道细痕?是什么人干扰历史?查明了,杀无赦。”

    那驼背老人点头道:“是,主人。”转身退了出去。

    那赤足男子又站在那灵柱跟前,细细打量了很久,这才转身出门而去。

    ……

    我和白志忠一路疾行,两个月后,终于来到那云梦山脚下。

    比去魏国的时候,足足提前了一个月。

    我们没有休息,一路上山,来到山顶,只见山巅之上笃自云雾弥漫,将整个山顶笼罩在一片白茫茫的大雾之中。

    我和白志忠站在山顶,纵声而呼:“鬼谷子老先生,我们回来了,鬼谷子老先生,我们回来了——”

    我们一直喊了快半个小时,却是笃自不闻鬼谷子的回应。

    白志忠愤愤道:“这个老鬼不是耍咱们吧?”

    我疑惑道:“不会吧,看那老头不像是爱骗人的。”

    白志忠白了我一眼,道:“老头就没有骗子吗?老头更坑人,你没听说吗?不是老人变坏了,而是坏人变老了,懂不?”

    我皱皱眉,道:“咱们再喊几声试一试。”

    我和白志忠随即又扯着脖子大声喊道:“鬼谷子——鬼谷子——”

    白志忠喊着喊着就变味了:“鬼谷子老先生——鬼谷子老先生——鬼老——鬼老——老鬼——”到最后变成老鬼了。

    我也喊得声嘶力竭,口中骂道:“再不出来,我可刨你祖坟了,鬼谷子。”、我心道:“别看你有五百弟子,我可也有无数亡魂可以召唤出来,为我所用,虽然那些鬼不是恶鬼,但是对付你那些五百弟子估计也差不多。”

    我和白志忠喊到最后 ,已经是有气无力,忽然听的对面白雾之中,传来一声冷哼道:“你们两个小鬼,是不是在心里咒我死呢?”

    白志忠一听那个声音,立时大喜,道:“老鬼,不,不,鬼老,错了,是鬼谷子老先生,你可出来了,我和杜老大等你半天了。”

    我连忙道:“是啊是啊,我们等你等到花儿都谢了。”

    白雾之中,那鬼谷子慢慢走了出来,看着我和白志忠,脸上带着一丝似笑非笑的神情。

    鬼谷子问我道:“怎么?完成任务了?”

    我急忙道:“圆满完成,鬼谷子老先生,这一回我们该回去了吧?”

    鬼谷子点了点头,道:“好,我这就送你们回去。”

    我和白志忠都是大喜,心道:“这么简单?既然可以轻轻松松的回去,那么自己倒不用那么着急。”

    我对鬼谷子笑道:“老先生临走之前,是不是对我们表示一下谢意?”

    鬼谷子看着我,目光闪动,道:“你是说再传你一份功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