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四章风萧萧兮易水寒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1:10本章字数:3271字

    我笑道:“必须的。”

    我这一句话本是玩笑,没想到鬼谷子竟然点点头,道:“没问题。”

    我喜道:“这一次是什么功夫?”顿了一顿,看了看白志忠,道:“用不用老白躲避一下?”

    鬼谷子摇了摇头,道:“不用,这一次我传授给你们俩一套功夫,两个人都可以学。”

    白志忠笑道:“这可不错。就是不知道老先生传授我们的到底是什么功夫?”

    鬼谷子沉声道:“这一门功夫叫做石化功。也叫做化石大法。”

    我和白志忠心中都是暗道:“这什么功夫起的名字如此古怪?”

    只听鬼谷子沉声道:“这化石大法用在敌人身上之后,便可以将敌人变成一块石头。使得敌人动弹不得。”

    白志忠皱了皱眉道:“这不是什么传说之中的魔法吗?没意思,老先生,你教杜老大好了,我可不喜欢学这玩意,我还是喜欢真刀真枪的和敌人干上一场。”说罢,竟是迈步走出数十米开外,自行看那山崖边的云雾去了。

    我心道:“你不喜欢学,我可巴不得学会这么一门功夫。”

    当下坐在鬼谷子的身前,听那鬼谷子将这一门化石大法细细的传授于我。

    待得口诀一切传授完毕,鬼谷子这才站起身来,对我道:“好了,这石化功已经传授给你了,日后你勤加修炼便可以日日精进。现在我送你们回去——”

    我急忙招呼老白过来。

    鬼谷子对我道:“现在你转动你手腕上的那一枚轮回之镯,然后慢慢转动,待得那轮回之镯停下来的时候,你们二人便会被轮回之镯带着回到未来,你们俩来的那个时代。”

    说罢,这鬼谷子笑眯眯的看着我们。

    这笑容竟似有些不怀好意。

    我心里一动,心道:“这个鬼谷子不是跟我们玩心眼吧?”

    我试探着问他道:“就是这么简单?”

    鬼谷子郑重其事的点点头,道:“没错,就是这么简单。”

    我心里有些狐疑,但是此刻,除此之外,也没有其他办法,当下只有按照鬼谷子所说的,这个办法来做。

    我慢慢挽起衣袖,露出手腕上的那一枚轮回之镯,而后慢慢转动,我只转动了一下,那一枚轮回之镯竟然自己转动起来。

    随着这轮回之镯的转动,一缕缕乳白而晶莹的光束从那轮回之镯上投射下来,穿过这山巅的白茫茫的雾气,落到山顶的地面之上,投映下一行行字迹——

    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

    这一次却是转到那江水为竭的江字之上,这轮回之镯上的白光陡然间大盛起来。白光刺目,将我和白志忠二人照的眼睛都睁不开来。

    我和白志忠急忙闭住眼睛,就在这一刹那,我和白志忠被卷进一道白光形成的通道之中,瞬息不见。

    …………

    再次睁开眼的时候,赫然发现我和白志忠竟然站在一条河水旁边。

    这河水湍流不息,向东流去。

    我和老白都是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发现我们二人都是安然无恙,就连我手上的那一枚轮回之镯也是完好无损,只不过那一枚轮回之镯此刻却是乌沉沉的,再也没有了那一抹莹润的光芒。

    轮回之镯上面的那一首上邪诗句也是隐匿不见。

    我心里一动,心道:“这一枚轮回之镯莫非在运用了一次之后,便会沉睡一段时间?要不然的话,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老白却是四处打量着这周边的环境,突然之间,老白伸手捅了捅我,对我道:“杜老大,你看,那一边有人家死了人,正在那里办事——“

    我顺着老白手指的方向望了过去,果不其然,只见不远处的河水旁边,站着一群身穿白衣白帽的人。

    这些人一个个脸色凝重,神色凄惨,一个个看上去都是满脸悲伤的感觉。

    我心道:“死的这个人看来一定是他们的至亲。“

    那些人距离我们也不远,左右无事,我和老白就慢慢走了过去,看一看这丧礼。

    来到那些白衣人的身后,我们这才发现有些不对。

    那些白衣人竟然是来送行。

    只听一个身穿白衣的青年男子,抱拳向站在众人对面的两个人道:“荆轲兄,舞阳贤弟,你们此去,一定要保重,我在这里静候佳音。”

    我心里一震,心道:“什么?那个黑黑瘦瘦的是荆轲,那个眉清目秀,英气勃勃的是秦舞阳?难道现在不是二十一世纪,而是还在战国?”

    我的汗立时就流了下来。

    我看看白志忠,老白也在看着我,脸上也是一副莫名其妙的神情。

    只听站在众人对面的荆轲沉声道:“太子,你和公主回去吧,我和秦兄弟一定不辱使命。”

    秦舞阳也是拱手道:“太子请回,秦某此次前去,一定和荆先生完成任务。”

    那白衣青年摇摇头,坚定的道:“燕某就在这里,直到荆轲兄和秦兄弟回来。”

    站在白衣青年身旁一个眉目如画,雪肤花貌的年轻女子柔声道:“是啊,我和哥哥就在这里,等待二位的好消息。”

    我心头又是一震,心道:“这个眉目如画的女子,难道就是在夜帝王陵之中,那一个大燕亡国的公主姬子君?”

    果然,只听对面荆轲朗声道:“太子,公主,请回,我和秦兄弟这就告辞。”说罢,飞身上马,竟是再不回头看一眼众人,策马扬鞭,向着前面疾驰而去。

    秦舞阳也是一拱手,打马而去。

    苍穹之下,只听的马蹄声得得,荆轲和秦舞阳这二人转眼间绝尘而去。

    只听那太子道 :“子君,你也回去吧,省的父王担心你。”

    那大燕公主摇了摇头道:“我不回去,我要在这里陪你。”

    我心里暗暗道:“原来她真的是那个大燕的亡国公主姬子君。”

    就在我的这个念头刚刚起来之际,夜帝王陵之中,那个笃自和宁紫夜执手相挽的大燕亡国公主姬子君全身无力,而且自足至手,慢慢消失。

    站在一旁的朱随骇然失色。而和姬子君执手相挽的宁紫夜更是大吃一惊。

    宁紫夜只见自己握住的那一只手,陡然间消失,而在自己面前的这个姬子君,更是渐渐模糊起来。

    宁紫夜失声大叫道:“子君,子君,你怎么了?”

    那姬子君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只觉得自己的双手双脚缓缓消失,自己的整个身子也渐渐模糊起来,双目望出去,对面近在咫尺的宁紫夜也是渐渐模糊——

    姬子君想要大声呼喊,却是张开口,什么也喊不出来。

    姬子君的心慢慢沉入无边大海。

    她看着对面的宁紫夜越来越是模糊——而自己的身子也在一点一点消散在这夜帝王陵,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

    宁紫夜眼睁睁的看着在自己面前的姬子君一点一点消失,但却无能为力。

    他想哭,但是却哭不出来——

    宁紫夜绝望的眼睛望向朱随,口中喃喃道:“这是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最后一声声嘶力竭,竟似要冲破这夜帝王陵,直达九天。

    …………

    九天之上,住在那一片恢弘宫殿之中的赤足男子,站在灵柱一侧,十来米开外的一张桌子前面,桌子上摆放着一张水晶盘。

    此刻,在这水晶盘上清清楚楚的映现出一幕画面——

    画面之中,是在一个幽暗深邃的帝陵之中,一个有着一双深邃眼睛的男子,此刻正仰着头,向着那帝陵的上空,无尽的黑暗之中,惨然大叫:“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这叫声凄厉,带着深深的绝望之意。

    赤足男子嘴角边露出一丝冷笑,慢慢道:“这世上不会有相同的两个人存在,一个人活着,另外一个人必须死——上天从来是公平的——”

    …………

    这也许只是赤足男子口中的公平,他却那里知道,那个夜帝王陵之中被活活困在水晶棺之中的那个痴情的女子,为了一个信念,苦苦守候千年,这才等来她最爱的那个人——

    可是她和她最爱的人才始相聚,却永远别离——

    她走了,留下她最爱的人,在这世上痛苦一生——

    她走了,走的时候,也许没有了遗憾,没有痛苦,但是却留下了那个最爱他的人,在这漆黑而幽暗的坟墓之中……

    宁紫夜呢?

    宁紫夜直觉得自己的心在一点一点冰冷,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为什么那个等了自己千年的女子,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一切都是为什么?

    空旷的帝陵之中没有答案。

    朱随看着满脸无望的宁紫夜,心中一阵感伤,他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安慰,也许此刻,宁紫夜需要的不是安慰,而是静静的独处。

    朱随,没有说话,而是陪着宁紫夜就这样静静的待着,一直陪了三天。

    第三天的时候,朱随还没有说话,宁紫夜目光望向朱随,慢慢道:“你走吧。”

    朱随心中一惊,问道:“你不跟我一起走?”

    宁紫夜的目光空洞洞的,慢慢道:“我不走了,我在这里,等着子君。”

    朱随忍不住道:“姬姑娘已经死了。”

    宁紫夜摇摇头,坚定的道:“她没死,她只是出去了,她会回来的,我相信,她会回来的。”

    朱随想要说些什么,但还是忍住没有说。

    宁紫夜目光转了过来,落在那水晶棺上,那一双眼睛竟是有了一丝柔情,只听他慢慢道:“子君在这里等了我一千年,我就在这里,等着她,等到我死,也不过才一生,才短短的几十年。我愿意用我的一生还她,还她在这里的那些个无尽的孤寂岁月,我要她知道,我爱她,一如她对我的感情一样,一生一世不会改变。”

    宁紫夜的声音里面有坚定,有信念,有无怨无悔的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