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五章黑衣人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1:10本章字数:2940字

    朱随心里一阵难过,只是他也无法相劝。只有转身默默离去。

    毕竟自己倘或强行将宁紫夜拉走,宁紫夜也不会开心。

    宁紫夜是宁愿在这里等候姬子君,就算等不来姬子君,也不枉了姬子君对他的一片深情。

    漆黑一片的夜帝王陵之中,只有坐在水晶棺旁边,默默看着那一口空棺之中的宁紫夜,宁紫夜的一双眼睛依旧深邃如梦——梦中可有他最爱的那个女子?

    …………

    我呆呆的看着大燕国的太子丹和公主姬子君,钻进河边布置好的帐篷之中。

    其余的白衣随从护卫两侧,看到我和白志忠站在不远处,那些随从目光炯炯,瞪视着我们,似乎我们再上前半步,那些随从就会冲了上来,将我们抓起,带给太子丹。

    白志忠瞪了那些随从一眼吗,随即将我拉到数十米开外,而后低声对我道:“杜老大,咱们俩是不是上了那鬼谷子老头的当了?这哪里是二十一世纪?这明明还是在战国啊。”

    我苦着脸道:“是啊,咱们上了那老鬼的当了。这里还是战国,而且咱们现在就在易水边。”

    白志忠皱眉道:“那咱们怎么办?”

    我想了想道:“要不然,咱们再试一试那轮回之镯。”

    白志忠点点头道:“好。”

    我随即挽起袖子,露出那一只轮回之镯,伸出手指转动那轮回之镯,转了两圈,那轮回之镯上一动不动,再也没有那白光闪动。

    我和白志忠都是面面相觑。

    我心道:“难道这一枚轮回之镯没有能量了?还是有其他原因这才不再焕发出那一种传送之力?”

    白志忠看我无语,叹了口气,道:“看来咱们只能停留在这战国了。”

    我安慰他道:“别灰心,老白,说不定过了几个月以后,这一枚轮回之镯又能行了。”

    白志忠郁闷的道:“那现在咱们只能等了。”

    我点点头道:“是啊,咱们现在就是静观其变。等着这轮回之镯能量的复苏。”

    我和白志忠正自商议之际,忽然之间感觉周围的气氛有些不大对劲,似乎有一股煞气从远处慢慢弥散开来。

    我吃了一惊,急忙抬头,环顾四周,只见不知道何时,竟然有数十名黑衣人 从远处逼了过来。

    这数十名黑衣人形成一个包围圈,将我和白志忠紧紧包围,而且这包围圈正自慢慢收紧。

    我和白志忠对望一眼,白志忠却是浑然不惧,低声对我道:“打不打?杜老大?”

    我看了看四周的情势,随即对白志忠道:“咱们慢慢退到太子燕丹那里,也许可以借燕丹之力,除了这些人,倒不用咱们费力。”

    白志忠点了点头,随即跟在我的身后,慢慢向太子燕丹的帐篷那里移动过去。

    我们移动脚步,那数十名黑衣人也是跟随我们,慢慢移动,待得我们靠近太子燕丹的帐篷二十余米开外,那数十名黑衣人已经将我和白志忠,以及太子燕丹的帐篷紧紧包围其中。

    燕丹帐篷外面,那数十名白衣仆从看到我们过来,急忙拔出腰刀,大声叱喝,我故意脸上现出惊恐之色,而后伸手指了指那些黑衣人,示意是那些黑衣人逼迫我们靠近太子燕丹的帐篷。

    那些大燕国的白衣仆从随即抽刀指向那些黑衣人,沉声道:“不许再靠近,否则的话,格杀勿论。”

    那些黑衣人目光炯炯,望着我和白志忠,竟是对于那些大燕国的白衣仆从丝毫没有放在眼里。

    我心里一沉,心道:“看来这两个人是前来行刺于我的。可是我在这战国又没有得罪什么人,这些黑衣人是什么人派来 刺杀于我的?莫非是魏国的大将军庞涓?”

    我心里暗暗骂道:“他妈的,上了那鬼谷子的当了,来这战国渡一次鬼竟然渡出仇人来了。以前我的仇人只有鬼,现在莫名其妙的跑出数十名黑衣人来,真是冤都冤死了。”

    我低声对白志忠道:“咱们抢两匹马逃走。他们人多,咱们力敌不智,逃之夭夭。”

    白志忠眼珠转了一转,道:“怕什么?杜老大,我正好试一试那老鬼传给我的破碎虚空的枪法,看看那枪法是不是那么神奇。”

    我低声骂道:“试什么试?你现在手无寸铁,怎么试?拿你的脑袋去试吗?我可告诉你,你要是死了,你那张二十万的信用卡可就是我的,回头我就去买一辆雷克萨斯去。”

    白志忠皱眉道:“那是我的钱。”

    我低声道:“你死了就是我的。”

    白志忠被我抢白的说不出话来,过了数秒,这才呐呐道:“我这么大本事,怎么会死?”

    我骂道:“你跟这些人打打杀杀,早晚会死的。”

    白志忠知道我是不希望他去拼命,当下无奈道:“好,好,我听你的还不行?你先把那一张二十万的卡给我,放在你那里,我不放心。”

    我摇摇头道:“不给,等咱们回到二十一世纪,我再给你。”

    白志忠没办法只有听我的,跟着我,慢慢向太子燕丹帐篷一侧的的马厩移动过去。

    那些黑衣人已经慢慢合拢,将数十名大燕国的白衣仆从和那顶帐篷统统包围了起来。

    就在这时,只见那帐篷一掀,太子燕丹脸色凝重迈步走了出来。紧紧跟随在他身侧的还有那大燕国的公主姬子君。

    只见姬子君怒气冲冲的道:“哥哥,这些黑衣人是什么来路?”

    太子燕丹目光闪动,看着那些黑衣人,慢慢道:“可能是秦王嬴政的黑鸦护卫。”顿了一顿,太子燕丹吩咐那些白衣仆从,道:“这些大秦的朋友既然来到咱们大燕的属地,咱们也不用客气,都留下吧。”

    那些白衣仆从齐声答应道:“是。”纷纷拔出刀剑,向那数十名黑衣人冲了过去。

    我和白志忠趁着这混乱之际,钻进马厩,牵出两匹马,飞身上马,纵马向一处缺口冲了出去。

    有两名大燕的白衣仆从看到我们纵马而出,口中随即大声喝道:“那是我们的马匹,快些留下来。”随即向我们追了过来。

    其中有两名黑衣人也是摆脱大燕国白衣仆从的拦截,向我和白志忠追了过来。

    太子燕丹取过一只弓箭,向着远处树林之中猛地射出一支羽箭。那一支羽箭落下,便即从树林之中窜出数百名身穿灰色衣服的壮汉,这些人都是手持兵器,饿虎一般向那数十名黑衣人扑了过去,瞬息之间将数十名黑衣人围在其中。

    只有五六名黑衣人摆脱大燕国的太子丹的仆从,疾如流星一般向我和白志忠追了过来。

    我和老白策马狂奔,一路奔出百十里开外,见后面再无追兵,这才慢慢放缓速度,策马徐行。

    老白问我道:“我们这是去哪里?”

    我皱眉道:“咱们先去赵国吧,这大燕和大秦有仇,说不定那些黑衣人真的是大秦派来的杀手刺客,并不是为了我们而来。”

    我见那些黑衣人并无追来,心中也是升起了一丝疑惑。

    只不过这一丝疑惑还未曾持续半天,那黑衣人又追了过来,这一次已然是十余人。

    我心里暗道:“真是邪门,想不到这黑衣人还真的是冲着我来的。”

    不愿再招惹这些黑衣人,我便招呼老白快马加鞭,一路向赵国而去。

    数日之后,我和老白来到赵国的邯郸之外。还未及进城,便被那些黑衣人追了上来,团团围住。

    此时,距离邯郸还有十里之遥,那些黑衣人便已经将我和白志忠紧紧包围起来。

    我凝神一望,只见这些黑衣人竟然还是那一日的数十名,一个不缺,一个不少。

    我心里一寒,心道:“想不到那些大燕国太子丹身旁的护卫竟然没有将这些黑衣人拿下,看来这些所谓的黑鸦护卫真是厉害。就是不知道这些黑鸦护卫是如何和我结的仇?我怎么丝毫没有印象?莫非是那鬼谷子招惹来的麻烦?”

    我定了定神,向那些黑衣人道:“诸位,莫非是认错人了?”

    那些黑衣人一语不发。慢慢向我逼近。

    白志忠见势不好,口中大声道:“杜老大,你施展鬼步,先跑,我在这里拦住他们。”

    说着,便即策马向挡在他面前的一名黑衣人冲了过去。

    我心中一凛,心道:“老白说的好。”随即飞身下马,施展鬼谷子教我的那一套鬼步,身形一闪一晃,便即冲出黑衣人的包围。

    那些黑衣人面面相觑,其中有十来人向我追来,剩下的人便在那里缠住白志忠。

    我脚下展开鬼步,一路如风驰电掣一般冲了出去,冲向赵国的都城邯郸,奔出数里之外,我正暗暗欣喜,没有被那些黑衣人追上,眼睛一扫之下,却看到前方路旁站着一个驼背老者,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