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六章活埋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1:10本章字数:2976字

    我丝毫没有在意,而是身子一晃,便要一冲而过。

    谁知道就在我奔到那驼背老人的身旁之时,只见那驼背老人一跃而起,身形如箭一般,扑到我的身前,一张脸上露出狞恶之色,一掌拍在我的胸口。

    这一掌击出,我淬不及防,顿时被结结实实的打在胸口之上。

    我只觉眼前一黑,胸口一阵剧痛,跟着一口鲜血便喷了出来,仰天向后摔倒。

    我那时候,心里还有一丝丝的不祥的感觉,似乎这个驼背老人是要来取我的性命。

    半空之中,我已然使出我爷爷教给我的假死之术,闭住呼吸,全身经脉停止,然后 重重的落到地上,就如同一具死尸一般。一动不动。

    我的呼吸已经 停止,但我的耳朵却还能够感知,依稀之际,我听到那驼背老人走到我的身前,跟着便有一股极其强烈的压力慢慢向我逼来。

    似乎是那驼背老人俯身下望,这才传来的一丝迫人的压力。

    我依旧进入假死之中,一动不动。

    那驼背老人俯身在我脸上看了足足有数分钟后,这才慢慢站起身来,哼了一声,喃喃道:“这般怂包,也想做出有违天意的事情,真是邪门,恐怕你死了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吧?”

    说罢,嘿嘿冷笑。

    就在这时,远处又传来一声声的马蹄声。

    驼背老人转身飞奔而去。

    不一刻功夫,便有十余匹马匹奔到我的身前,忽听其中一个男子的声音道:“咦,这里有一个死人。咱们下去看看。”

    随后便听得那十余匹马匹奔到我的身前。

    我这时不敢睁眼,心道:“这些人是谁?可别是那些黑衣人。”

    我这个时候,心口剧痛,周身无力,知道自己此刻要是一吐露声音,被那些黑衣人或者驼背老人的同伙发现,只有死路一条。

    逼不得已,只有继续装死。

    那十余匹马来到近前,立时停住,马上人跳了下来。

    来到我的身旁,其中一人似乎打量了我几下,这才低声道:“你们看,这个人身穿的服饰和咱们赵国的服饰大不相同,也许是来自他国的人,路经这里,被人谋财害命,这才死在这里。依我看,咱们不如就将这一具死尸带回去,看这死尸眉清目秀的,想必生前是一个好人家的孩子,和咱们的阿房姑娘也算勉强配的上,咱们就将他带回去吧。”

    我心里暗自骂道:“你才是死尸,你们全家都是死尸。”但是口中却是不敢出声。

    其他几个人纷纷附和道:“赵大哥说的甚是,那就这样吧。”随后我便被几个人抬了起来,横在一匹马背之上。

    这些人赶着马,转身向赵国邯郸城奔了进去。

    我不明白这些人要将我带到那里,做些什么,但是此时此刻,我已经身受重伤,无奈之下,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

    半个时辰之后,这些人将我带到一处院落之中,而后将我抬了下来,随后放到一处所在。我只觉得身下是软绒绒的,甚是舒服,只是这周遭环境却似乎甚是狭窄,而且空气之中还有一种古怪的味道。

    这些人将我放进去之后,跟着便抬过来一个物事,而后将那物事放在我的头上,盖严之后,便即砰砰砰砰的凿了起来。似乎在订什么东西似的。

    我一呆,停了自己的假死之术,而后慢慢的将眼睛睁开一条缝隙,向上望去,眼前所见却是一片黑暗,而那敲打的声音就在头顶。

    我心里一呆,心道:“这是什么地方?”心念电闪,忽然之间便即明白过来,这是在棺材之中,我此刻竟是在一口棺木之中——

    我心里大急,想要张口说话,奈何心口一阵剧痛袭来,立时便昏晕过去。

    待得迷迷糊糊的醒来,我只觉得心口依然疼痛难忍,而我心中更是慌乱不已。

    我急忙伸手向一侧摸去。触手所及,竟然真的是冰冰冷冷的棺壁——

    我一呆,跟着便是心中一沉,似乎自己的心,此刻已经沉入了无边大海之中——

    我心里喃喃道:“我真的被活埋了?我真的被活埋了?”一时间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心中愤恨更是难以止住。

    我心道:“这些人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这么恨我?要将我活埋了?我就是变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

    好在这棺木竟然似乎封闭不严,里面的氧气倒是不缺,否则的话,我现在早已经因为缺氧而死了。

    我在那里喃喃咒骂着,忽然听得身旁一个柔柔的女子 声音,如梦似幻道:“这里是在那里?我是不是在做梦?”

    我心中一阵惊骇,心道:“怎么我身旁 还有人?”

    我想要转动身躯,但是我一转动,心口便剧痛不已。

    我吸了一口气,伸出右手,捂住胸口,而后使劲浑身力气,这才慢慢将身子转侧过来,只是转侧过来的时候,我已经出了一身大汗。

    我睁开双眼,向对面望去,只见就在我身旁躺着一个胸膛起伏的女子。

    黑暗之中,看不清那女子的脸颊,但是听这女子的声音,应该年纪不大,只有十七八岁的模样。

    那女子也慢慢转过身来,望向我,我似乎感觉到了那女子目光之中的疑惑之意。

    只听她慢慢道:“你,你是谁?为什么跟我在一起?这里又是什么地方?”

    我咳嗽一声,心道:“这是谁家的姑娘?这么糊涂 ,难道不知道自己也被活埋了吗?”

    我苦着脸道:“姑娘,你是谁啊?这里是 棺材,我,我们被活埋了,哎。”

    黑暗之中,只觉得那女子浑身一震,默然片刻,这才慢慢道:“原来,我已经下葬了。”

    我皱眉道:“什么下葬?是活埋,咱们俩被活埋了,你知不知道?”

    那女子叹了口气,柔声道:“不是这样的,这位大哥,是我不好,连累了你。”

    我诧异道:“你怎么连累了我?我又不认得你。”

    那女子歉然道:“是这样的,这位大哥,我姓赵,大家都叫我阿房。我在一年前得了一场病,已经无药可治,躺在床上一年了,这几天来,一直昏昏沉沉的,迷迷糊糊之中,我就听得我父母跟我大哥商量,说我命不久长,眼看就不行了。要我大哥给我找一个死去的男子,最好是年岁不大,跟我相当的,和我在阴间做一对夫妻,这样好让我在阴世不再孤孤单单,至少可以有一个人照顾我。后来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迷迷糊糊之中我就昏死了过去,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到了这里。这位大哥,对不起啊,也许你就是我大哥给我找的那一位冥婚的郎君——”

    我听着阿房缓缓道来,心中这才明白,原来那些将我抬走的人,乃是这阿房的家人,而我不幸的成为了这个阿房的冥婚的郎君。

    更不幸的是,我和阿房却都没有死。

    我叹了口气,问道:“阿房,你怎么没有死?”

    阿房幽幽的叹了口气道:“我也不知道。我本来就昏昏沉沉的,只觉得自己身上越来越冷,后来,不知道为什么,那一种冰冷的感觉竟然慢慢消失,而我胸口也有了一丝暖意,慢慢的我就自己醒来了,你呢?大哥?你是人还是鬼?”

    我咳嗽一声,苦笑道:“我当然是人了,我也不知道我自己为什么会没有死,也许我命不该绝吧。”

    阿房还是 有些疑惑,慢慢道:“你真的是人?不是鬼?”

    我苦笑道:“这个自然,如假包换。”

    过了一会,阿房低低道:“你要真的是人,你让我摸一摸你的手——”

    我心中苦笑,暗自道:“看来,要是不给阿房摸一摸我的手,阿房是不会相信我是人的了。”

    我在黑暗之中慢慢伸出手,跟着那个叫阿房的女子,也是慢慢伸出一只手,和我的手掌这么一触,立时缩了回去。

    我问道:“这一下,你相信我是人了吧?”

    阿房看着我,幽幽道:“可是你的手为什么那么冷?活人的手都是温暖的,只有死人的手,鬼魂的手才这么冰冰冷冷。”

    ——看来她还是没有相信我是人。

    我沉声道:“那你就当我是鬼好了。”

    只听阿房幽幽道:“可是,你要是鬼,那么我岂不是也是鬼?哎,看来我真的死了,现在不是在梦中,是在阴世,这位大哥,你说是不是?”

    我慢慢道:“你说是就是吧。”

    我的心里却在暗暗琢磨,该怎样逃出这一具棺材。终究不能就这样,不明不白的被困死在这棺材之中。

    虽然身旁有这样一位活色生香的女子为伴,但我还是不想死,活着多好,死了可就什么都没有了。

    什么油焖大虾,大闸蟹的就再也吃不到了。

    只听阿房又是叹了口气,幽幽道:“大哥,可是我不想死,死了我就再也见不到那个人了。”

    我一呆,心道:“再也见不到谁了?难道是她的情郎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