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渔村怪谈(二)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6:35本章字数:1546字

    “就在那一年年底,曾祖去世了,由于家业已空,家境贫寒,祖父人到中年方才娶妻,后来,就有了我的父亲纳兰元英,再后来,就有了我,十年前,我的父母双双去世了,我被父亲的一个好朋友收养,随他去了英国,不过,我没有改名字,一直用的我原来的名字,纳兰晨星…”

    晨星讲完这个故事时,天已经蒙蒙亮了。我已经听呆了,仿佛随着她穿越回了那个年代。

    “其实,这也不是什么秘密,只是,我不想让人知道我的身世。”她说。

    “放心吧,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她的目光与我对视,忽然移向了别处,“其实,阿冷,这个故事并没有结束。”

    “嗯?”

    “算了,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我不想把你牵扯进来。”随后,她看了看外面,说:“雨停了,我们走吧。”

    我们熄灭火堆,走出旧宅,晨星重新将大门锁好。

    由于刚下过雨,空气湿润而又清凉,令人精神一振。远远看去,晨曦中,临江村笼罩在薄雾里,灰瓦飞檐的房屋忽隐忽现,就像海市蜃楼。

    路旁的树林里,黑乎乎的,雨滴掉下来,击打落叶,‘噼啪’轻响。

    晨星走路脚步轻盈,一头秀发披在肩头,十分柔顺,乖巧的像只兔子。从侧面看,她的五官就像用刻刀精心修饰过,长长的睫毛轻轻挑动。时而侧头看我一眼,温柔一笑,顾盼间,却带一点淡淡忧伤,惹人心怜。

    我仿佛行在云端,感觉四周的影像都模模糊糊的,只有身旁的倩影清晰入目。

    “对了,阿冷,你住在哪儿?”她问。

    “江边一所帐篷里。”

    “帐篷?”她用疑惑的眼神看着我。

    于是,我就把张冬出事的情况大略讲了一遍,并把我夜探临江村的经过也告诉了她。

    “我总是觉得,张冬的死没那么简单,临江村将会有什么事情发生,江边那座新坟被人动了手脚,里面的人死的不明不白。对了,还有那只镜子,据说,坟里的女人是被一只铜镜砸死的,不知道是不是你说的那只。”

    晨星没有出声,低头盯着路面。

    过了片刻,她忽然说:“阿冷,可以答应我一件事吗?”

    “你说。”

    “找到你老乡的尸体以后,即刻离开临江村。”

    “为什么?”我停住脚步。

    她复杂的看了我一眼,随后,盯着前方说:“现在,我有些后悔跟你讲了那些,但绝不是不信任你,而是我不希望你牵扯进去,相信我,阿冷,我是为你好。”

    我忽然心头一热,说:“不知道原因,我是不会答应你的。晨星,我的师父也是一位殡葬师,他教导我,做人要有一颗侠义之心,敢于同一切邪恶力量斗争,而不是临阵退缩。”

    “唉。”她叹了口气,关切的看了看我,摇一摇头,继续向前面走去。

    其实,按我最初的想法,找到张冬的尸体最为关键,如果凭我的能力查不出原因,也只得作罢。但不知为什么,现在,我决定一查到底,直到找出真相为止。

    我追上晨星,和她并肩走在一起。

    “阿冷,其实,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只是担心你的安全。”她低声说。

    我一拍胸口,牛兮兮的说:“不用担心,你没看我打架这么厉害么?”

    晨星被我逗乐了,‘噗哧’一笑,“你呀你!”随后,她抬头凝视着我的脸,打趣的说:“还好没有破相,肿也已经消了,不影响你冷大帅哥勾搭小妹妹。”

    “嘿嘿。”我咧嘴一笑,伸手理了理头发。

    晨星突然脸上一红,移开了目光…

    一番说笑,驱散了张冬出事在我心里留下的阴霾,心情舒缓了许多,不羁的本性便显露出来了。

    一夜没睡,二人都有些疲倦,走的很慢,来到村里时,天已经亮了。村里住着许多附近工事上的民工,起床上工的人们,三三两两行走在村路上,不时有不怀好意的目光向我们射过来,我便回瞪一眼,心说,看什么呀,没见过俊男美女么?

    “阿冷,你饿了么?”晨星问我。

    我摸了摸肚子,一本正经的说:“胃老兄早就严重抗议了,它向我控诉眼睛。”

    “控诉眼睛?”晨星不解的问。

    “对呀,它说我偏心,只给眼睛看饱美女,却让它饿着。”

    晨星愣了一秒,终于明白了我的意思,脸上一红。

    我继续说道:“我对它说,那你想怎样,难不成,你想把美女给吃了?”

    晨星啐了一口,笑道:“贫嘴!走吧,看在你英雄救美的份上,我请你吃早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