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老宅惊魂(1)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6:35本章字数:3182字

    “从那以后,祖父终其一生都在寻找那本《殡葬全书》,却始终没有找到。”

    说完,晨星起身倒了两杯水,递给我一杯。

    “你相信这个传说吗?”我转动着水杯。

    晨星一口气喝了半杯水,眼睛一红,说:“我父母的死,就和这个传说有关。在我父亲很小的时候,祖父便对他讲了这个传说,并经常带着他去山里寻找那本书。我父亲二十多岁时,就像你现在的心理一样,对这个传说嗤之以鼻,觉得不过是一个离奇的故事,对于祖父因为一个梦就要寻找一本不存在的书的行为,很不以为然。

    “然而,祖父一直到死,都念念不忘那本书,临终前,他不断嘱咐父亲,一定要找到那本书,离老头说的六十年已经没多少年头了。也许是因为从小就去山里找书找习惯了,也许是因为怀念和祖父共同度过的岁月,祖父死后,父亲虽然不相信那个传说,但每个月都会习惯性的去山里转几圈。从小耳濡目染,我也知道那个故事,有时我会陪父亲一起进山,回来的路上,我总是骑在他的脖子上,他便摘一些山果给我吃…”

    说到这里,晨星眼神痴迷,面带微笑,看样子,勾起了许多童年时期的美好回忆。

    忽然,两颗泪珠顺着她的脸颊滑落下来,她咬着嘴唇,说:

    “然而,自从十年前的一天,一切都变了。那一天,父亲又去进山,突然下起了大雨,他被困在了山里。第二天,父亲满身泥浆,痴痴呆呆的回到家,嘴里不停的念叨,传说是真的…传说是真的…我找到那本书了…我找到那本书了…无论谁问,他只会重复这两句话。

    “第二天,父亲恢复精神,面色凝重,他问母亲,我要去山里挖书,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母亲犹豫了一下,点点头。然而,这一去,二人再没有回来。我现在的养父,当时是父亲的好朋友。第二天,他带人去搜山,搜了三天三夜,终于在一个偏僻的山沟里找到了我的父母,他们两个抱在一起,已经死了,没有人知道他们遇到了什么…”

    说到这里,晨星已经泣不成声了,她捂着眼睛,泪水不断从指缝里溢出来。

    我靠过去,轻轻的将她搂在怀里,说:“不哭了,乖,都过去了。”

    晨星伏在我怀里,肩膀不停的搐动,抽泣着说:“冷…我好想他们…呜呜呜…”

    我的心就像被什么东西抓了一下,猛一阵酸痛。我抱着晨星,轻轻拍打着她的背,就像哄一个孩子。

    良久,晨星止住哭泣,红着脸坐起来,说:“冷,真是不好意思,我刚才…”

    我觉得心里一空,似乎猛一下子被推到了天边,含糊的说:“不要紧。”

    晨星擦了擦眼泪,定一定神,说:“冷,你知道吗?明年便是第六十年,如果传说是真的,我只有不到一年的寿命了…”

    “不会的!晨星,不要相信那个传说,根本就没有女娲,那不过是神话里杜撰的人物!”我激动的拉住她的手,说:“我想,你祖父当年也许真的经历过不寻常的事,但已经过去很多年了,你是无辜的!”

    晨星看着我,说:“那你在江里见到的尸体怎么解释?”

    我心里一凉,说:“那只不过是一个巧合,应该是从上游冲下来的,偏巧被我遇到了。如果真的是什么鬼煞,我怎么能从水里活着上来?”我嘴上说着,心里却有点发虚,直觉告诉我,那具尸体没那么简单。

    “冷,谢谢你安慰我。”晨星轻轻将手抽了出去,“我刚来那一天,就听说村里死了个新娘,据说是被一只镜子给砸死的,没几天又刮了场台风,然后碰到了你,而你又遭遇了这么多离奇的事情。我感觉,村里已经悄悄的发生了某种变化。似乎我的到来,给这里带来了某种噩运…”

    “不许胡说。”

    晨星轻轻笑了笑,说:“不知道为什么,从小我就有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我总觉得自己和别人不大一样,到底哪里不一样,我也说不上来。”

    “当然不一样。”我说,“别人哪有你这么漂亮?”

    晨星俏脸一红,啐了一口。

    此时已是傍晚,房间里幽暗宁静,空气甜甜的。

    晨星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说:“快六点了,还有三天,是我父母的祭日。按照风俗,从今天起,我每天这个时候,都要去我父母的灵位前敬香…”说到这里,她顿了顿,望着窗外,说:“冷,你愿意和我一起去么?”

    “当然!”我毫不犹豫的答道。

    晨星目光水媚,含笑冲我点了点头,我感觉自己似乎又飘到了云端。

    来到外面,只见雨还在淋淋漓漓的下着,没有要停的样子。就在我茫然四顾时,身后‘砰’的一声,吓了我一跳,回头一看,只见晨星撑起了一把黑伞。

    我们挽起裤腿,行走在泥泞的村路上,我打着伞,尽量往晨星那边偏,以免她被雨淋到。

    临江村笼罩在昏黑的天幕下,老房的屋瓦被雨水冲刷的发亮,雨珠汇成一条条线,顺着瓦檐流下来,把地面击出一个个坑。不时有散工的人,从我们身边匆匆而过,‘踢踏’的脚步声过后,四下里又恢复了宁静,雨点落在伞上,‘啪啪’的响着,在我听来,却像一个个甜美的音符,将我和身边的佳人环绕包裹…

    不知不觉得,出村了,远远望去,连绵的山踊跃着脊梁,将一道道粗犷的线条重叠到远方,与天幕连接在一起。

    山脚下,那座老宅正孤独的立着,猛一看,就像被母亲包裹的娃娃,显得十分弱小。但仔细看去,却比村里的其它宅院大的多了。我不禁有些好奇,为什么晨星的曾祖父要单独把宅院建在那里呢…

    来到近前,天还没有全黑,环顾老宅,只见这是一座典型的民国风格建筑。白墙高门,虽已破败不堪,但依稀可以看到当年的辉煌气派。墙上遍布着藤蔓类植物,茎须从残破的瓦檐里钻出来,在风雨中飘摇。

    被雨水淋过的院子里,散发着一股的霉腐的味道,给人感觉,就像来到了荒郊野林,阴森森的。

    灰白的小楼正对着院门,楼顶是瓦做的,看起来十分完整。远处的墙边,立着几座坍塌的旧屋,墙上有一个圆形门洞,从门洞里看过去,墙外似乎别有洞天。

    “还有别院吗?”我指着那个门洞。

    “有,别院里有一个储藏室。我父母死后,家里的东西都卖掉了,一些不值钱的杂物便扔在了别院那座房子里。曾祖当年建宅时,盖了不少偏房,还修了别院,他准备将来家业发达了,仍像在京城里时那样,用一些家仆和丫鬟,偏房和别院便是给他们住的。却不想,家业一天比一天衰落,于是,这些房子便空了下来。”

    说着,晨星指着那几座坍塌的房子,“这几座常年闲着,年久失修,早已塌了。只有别院里的一座,被用来做储藏室,至今完好。”

    说着,已来到小楼门前。走进楼里,只见我们头一天烧过的火堆,依稀还有袅袅烟气冒出来。

    楼里面黑乎乎的,给人一种压迫感,安静的可以听到呼吸声。晨星有带火机,她摸索点着桌上的蜡烛,楼里便亮了起来。

    我甩了甩伞上的雨水,放在那只空桌子上。楼里空气污浊,飘浮着尘埃,烛火摇曳,包裹着一层光晕。火光在晨星清丽的脸庞上流动,看起来眉目如画,宛若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看什么呀?”晨星瞪了我一眼。

    我本想调侃一番,但平时的伶牙俐齿竟不知跑哪去了,支吾了半天,什么也说不出来。

    “真是个呆子。”

    “嘿嘿。”我脸上一热,伸手理了理头发,我忽然想到了什么,“对了,你都没有买香啊,怎么敬香?”

    “我刚来那一天就买了,自从随养父搬到英国,我已经六年没回来了,刚回来时,我花了一天的时间打扫父母的灵堂,并给他们敬了香。走,我们上楼吧。”

    说着,晨星端着蜡烛向楼梯走去。

    木制的楼梯,摇摇欲坠,‘咯吱吱’响,有恐高症的我走在上面,后背直冒冷汗。我紧张的抓着扶手,每上一阶都小心翼翼的。

    来到二楼,我终于长出一口气,抹了一把脸上的汗。

    迎面是一条走廊,两旁有好几个房间,走廊的尽头有一个窗口。

    晨星指着右边最近的一道门,说:“我以前就住在这间房里。”说着,她低下头,叹了口气,随后,看了看我,说道:“要不要去里面参观一下…咦?你怎么变成大花猫了?”

    晨星盯着我的脸。

    “什么呀?”我用手在脸上摸了一把,摸完才看到,手上全是灰尘。

    “真是个笨蛋。”晨星笑道:“别动,姐姐给你擦擦。”

    说着,晨星掏出一块手帕,冲我走过来。

    “切,还没我大呢,你应该管我叫冷哥哥。”

    “唉呀,别动!”晨星拍了我一下,拿蜡烛的手一晃,刚好把两滴烛油甩在我手背上。

    “唉哟!”我甩着手,嘴里吸着冷气。

    “烫到你啦?”

    “是啊。”

    晨星眼神慌乱,鼓着小嘴儿说:“我,我不是故意的,烫的疼不疼?”

    我怔怔的看着她,忽然心中一荡,低头在她脸上吻了一下。

    晨星浑身猛的一震,烛台脱手掉落下来,‘骨碌碌’滚下了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