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老宅惊魂(2)(一)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6:35本章字数:2600字

    顿时,楼里漆黑一团。黑暗中,晨星捶了我一下,嗔道:“干什么呀你。”

    我一下子抓住了她的胳膊,轻轻一带,便将她抱在了怀里,摸索着向她脸上吻去。

    “喂,阿冷,你别…”

    话没说完,我已经吻住了她的唇。

    晨星挣扎了几下,便一动不动了,两只手臂缓缓的将我缠绕,迎合着我的吻。

    那一刻,我有些眩晕,似乎忘记了一切,只知道紧紧的抱住怀中人儿,拼命的吻。粗重的喘息声,回荡在黑暗的楼道里。

    不知过了过久,我感觉有温热的液体滴在脸上,心中一惊,停了下来。晨星从我怀里挣了出去,我的心就像突然被掏空了似的,呆愣在黑暗里。

    “冷,别这样。”

    “对,对不起…”

    晨星抽了一下鼻子,用手机照着,下楼找到蜡烛。

    回到二楼,她低着头对我说:“该去敬香了。”于是,便向其中一个房间走去。

    我身上的热度渐渐消退,跟着她走进了房间。迎面一张灵桌,正对着门口,靠在墙边。桌上立着两只相框,相框的正上方挂着一条白布,看起来很新,应该是不久前弄上去的。

    晨星的母亲跟她长的很像,只是脸比较圆。如果把那只恐怖的黑相框去掉,将照片贴在墙上,很像六七十年代电影明星的海报。

    “你母亲真漂亮。”

    “谢谢。”

    晨星眼圈微红,走上前,从灵桌下的暗格里取出三支香,点燃以后,竖在额前,默默的祷祝着。

    我便看向另一张照片,只见晨星的父亲国字脸,浓眉大眼,颇有些英气,只是眉头微皱,神情间隐现忧色,看起来怪怪的。我不禁有些好奇,这张照片什么时候照的,怎么会是这副表情?…

    疑惑间,晨星已经祷祝完毕,把香插进正中那只小香炉里。她转过身,揉了揉眼睛对我说:“冷,我想独自在这个房间里待一会儿,你在走廊里等我,可以么,手机给你,无聊你就玩一下。”

    “好的,但你不要太难过。”

    晨星冲我微微一笑,说:“放心吧。”随后,将手机递给我。

    我走出房间,轻轻带上房门。走廊里黑黑的,我犹豫了一下,向走廊的尽头走去。那里有一个窗户,我试了一下,竟然可以打开。随着‘嘣’的一声,凉风夹裹着雨丝透进来,令我心中一畅。

    外面望去,只见楼后是一片空地,几棵老树在雨中飒飒作响。再往远处,围墙外面便是山,黑暗中,看起来阴森而又苍凉…

    一个人独处时,我就会想到张冬,王顺和老七,心里隐隐作痛。我暗下决心,等明天雨停了,还要去东江,想尽一切办法都要找到他们,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我就这样胡思乱想着,雨点不断从窗口飘进来,打在我身上,渐渐的,我觉得有些冷了。我关掉窗户,来到那间灵堂门口。蜡烛的微光从门下的缝隙透出来,里面静悄悄的,不知晨星在做什么。

    想起之前的吻,我心里一甜,依稀感觉还有芳津留在唇上,反复回味,不由痴了,却又隐隐有种莫名的失落,萦绕在心头。

    我就这样一时喜一时忧,眼睛漫无目的的在黑暗中扫视。忽然,我的目光定格在了楼梯口那个房间,心里产生一个强烈的念头,很看看晨星曾经住过的地方是什么样子。

    于是,我便来到那个房间门口,轻轻一推,门‘吱’的一声向后退去,我掏出手机,走进了房间里。

    借着手机的光亮,只见这个房间不是很大,看起来挺干净,墙边竟然还有一只木床,床头立着一张小桌子。

    我心中一喜,走过去,一屁股坐在床上,床板发出‘吱嘎’一声。坐在这张床上,我似乎可以感觉到晨星的气息。信手拉开那张小桌的抽屉,只见里面整整齐齐摆着一些小梳子,小玩具。我眼眶一热,拿起一只小木偶,放在唇边,轻轻一吻…

    我反复把玩这只木偶,想像着晨星当年在这里玩耍的情景。突然,我有一种被人窥视的感觉,紧接着,我听到一种奇怪的声音…‘吱’…一抬头,我看到窗外立着一个人影…

    我猛然一惊,从床上弹了起来,木偶掉在地板上,发出‘咚’的一声,却也顾不得去拣。当我定神去看时,窗外那个人影不见了。

    我心下好奇,壮起胆子走过去,一咬牙推开了窗子。冷风迫不及待的冲进来,吹的我浑身一颤。我小心翼翼探头出去,只见四下里空空的。从这里看去,窗子正对着那个别院,看起来挺大,远处立着一座黑黑的房子,房前留出来的空地,应该是以前用来种菜的。

    我怔怔的看着那座院子,突然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似乎什么时候去过那里。爬山虎的触须一直蔓到了窗口,不断摩蹭着我的下巴,这些植物散发出来的气味使我感觉很不舒服。

    我又朝四下里望了望,确定真的没有人后,将头缩了回来。也许刚才只是我的幻觉吧,至于怪声,应该是老鼠之类弄出来的,我心里想。

    接着,我伸手去拉窗子,潜意识里,又朝那别院里看了一眼。倏地,我脑袋里‘轰’的一下子,整个人都被定住了,因为我想起了那个怪梦,而远处那座房子,竟像我梦里面见到的…

    我仔细的辨认着,越看越像,后背一阵阵发凉,冷汗流了下来。在一种强烈的好奇心驱使下,我决定前去一探究竟。

    我走出房间,来到灵堂门口,伸手正要敲门,却忽然停了下来。心里想,为什么我要叫上晨星?难道是因为害怕,不敢一个人去?…不知怎的,我现在变的很敏感,表面上漫不在乎,心里却特别在意自己在晨星面前的形象。

    犹豫了片刻,我的手最终没有敲下去,叹了口气,独自向楼梯走去。

    昏黑的楼梯散发着朽木的气味,我特别小心翼翼,生怕哪一脚踩重了,‘豁咔’一下它就散架了。

    好容易从楼上下来,我来到了外面。雨这时已经停了,四下里弥漫着淡淡的水雾,雨水将地上的枯枝败叶泡的软绵绵的,踩上去,‘吱吱’的吐着水泡。粗黑的蚯蚓从土里钻出来,一不小心就会踩到一根,拼命蠕动着身体。

    我就像过雷区一样,每跨一步都十分小心,终于来到了那个门洞前。往别院里望去,只见里面静的可怕,鬼气森森的,这时,我有些后悔了,不过,最终还是从门洞里穿了过去。

    当我穿过门洞的一瞬间,我感觉就像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是的,与外面相比,这里的确是另一个世界,仿佛格格不入。院子里光秃秃的,没有一颗树,甚至连根草也没有。我惊奇的发现,地面就像被人打扫过似的,竟十分干净。

    当我战战兢兢来到那座房子跟前时,才发现它不是我梦里见到的那座。屋瓦虽没有坍塌,却早已残破不堪。虽然在夜里,仍能看的出十分的破败潦倒。

    我心神略定,来到门前,用手机照去,只见门上挂着一只锈迹斑斑的锁,伸手一拉,那锁便开了。我用手去推门,那门‘嘎’一声,便往后退一点,黑夜里听起来十分刺耳,令人心惊肉跳…

    这座房子的门潮湿而又腐朽,散发出一种奇怪的气味,就像小时候我随师父给别人迁坟时挖出来的烂棺材板子。

    费了很大的劲,我终于推开门,突然,我感觉有一股阴凉的气流从屋里传出来,就像有个人正对着我吹气…

    屋子里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清楚,我硬着头皮,用手机照着,刚跨进门里,晨星的手机竟然‘嘟’的一声,屏幕闪烁了几下,没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