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夜半挖坟(4)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6:36本章字数:2953字

    忙乎了半天,此时已是夜里两点多了,空山寂寂,只有一行人杂乱的脚步声四处回荡,不时惊醒林中的怪鸟,‘扑棱’一下蹿到远方,吓人一跳。潮气涌上来,四下里水气蒸腾,雾色迷朦。

    大家都有些累了,倦意爬上来,大脑空白,脚步虚浮。陈阿旺和吴彬两个人,一瘸一拐,走的更慢。行不多时,便停下来歇一歇。

    走了约十多分钟,朱厚忽然停下来,说:“可不可以停一下,我要撒尿。”

    前面几人停下来,阿发不耐烦的说:“怎么就你事多?”

    “你生下来不用拉屎撒尿的,是吧?”我问。

    阿发满脸怒气,吃人一样盯着我。

    陈木升说:“唉,算了算了,钱已经付了,给你们一盏灯,你们走在后面吧。”

    陈阿旺从阿发手中接过风灯,一翘一翘的走过来递给我。他们走出几步,陈木升回过头说:“对了,记得把你们手里的东西明天给我送过去。”李大师在一旁催促道:“快走快走,回去把肉热一下,喝点酒睡觉…”

    我们几个钻到路边一个小树林里,撒完尿,各自抽了支烟才走出来。心情舒畅了不少,精神也振作起来了,一路闲聊,缓步而行。

    四下里,雾气愈发浓重了。

    不知过了多久,吴彬突然说:“不对呀,我们是不是走错路喽,咋个走了这么久还没有出山呢?”

    我吃了一惊,提风灯一照,只见小路蜿蜒而上,隐没在前面的雾色里,看不到尽头。

    朱厚有些害怕了,缩着脖子四处打量,“阿冷,你记不记得来时的路?”

    我定一定神,说:“再往前走走吧,应该是这条路。”

    加快脚步,又走一会儿,竟然还是看不到尽头,都有些慌了。

    阿五哆嗦着说:“是不是遇到鬼喽…”

    吴彬斥道:“别胡说八道!”

    这时,我看到前面的雾色里传来手电筒的光柱,朦胧中,依稀有几个人影朝我们走来。朱厚几人也看到了,纷纷嚷道,有人!

    待得来人走近,一照面,所有人都大吃一惊,竟然是陈木升等人!

    陈木升见到我们,惊讶的道:“你们怎么跑到前面了?”

    朱厚等人同时问道:“你们怎么走回来了?”

    这时候,我终于意识到,我们的确撞邪了…

    众人你瞧瞧我,我看看你,都有些不知所措。李大师不断擦着额上的汗水,他忽然想到了什么,走过来,一把抓过朱厚手里的铁掀,往地上一拄,面色宁定下来。看样子,手里有了工具,就没那么慌了。

    那两个徒弟也跟着效仿,之前把东西丢给我们,现在恨不得全部抢过去,阿发拿回了那只包袱,宝贝一样抱在怀里。

    那个矮个子徒弟想要我手里的木杠,我不给他,便抢走了阿五手里的铁掀。陈木升父子大眼瞪小眼,不知他们在干什么。

    陈木升紧张的问:“大师,这,这到底怎么回事?怎么我们又走回来了?”

    李大师强自镇定,说:“不用怕,雾太大,肯定迷路了。”

    “迷路?”我冷笑一声。

    李大师怒道:“你笑什么?”

    “我笑有些人只懂得装神弄鬼,坑蒙拐骗,其实狗屁都不会!”

    李大师一怔,他的表情印证了我的猜想。看样子,布镇压符者另有其人,眼前此人,只会故弄玄虚。

    陈木升斥道:“年轻人,别胡说八道,这位李大师是香港来的风水大师!”

    我笑道:“好吧,香港来的大师,那就请您帮我们引路吧。”

    众人纷纷看向他,李大师咳嗽两声,刚要说话。朱厚忽然道:“我怎么听到有女人的哭声?”

    仔细听去,似乎真有女人在哭,嘤嘤的,不知来自哪个方位。

    “tmd!”吴彬大叫一声。

    陈木升结结巴巴的说:“大师,这…”

    李大师脸色大变,嘴唇颤抖,“快走!快走!”

    众人发一声喊,沿着小路猛跑,陈阿旺和吴彬两个就像跳尸一样。

    跑了一阵子,终于跑不动了,一个个瘫坐在路边。四处一望,只见两侧山岩陡峭,竟然不知来到了何处。那女人的哭声却不见了,良久,再无声息,众人靠在一起,渐渐安定下来。

    “这是哪儿?”陈木升问。

    李大师脸孔一板,说:“看样子,我们完全迷路了,等天亮雾散了以后再走吧。”

    我忽然灵机一动,走过去拍了拍陈木升,说:“老板,我们来的时候,我有件事忘了告诉你。”

    陈木升疑惑道:“什么事?”

    “借一步说话。”

    我把他拉到远处,低问:“我问你,为什么半夜里迁坟,那个李大师到底什么来头,你要对我说实话,否则,你家里绝对不得安生。”

    陈木升也对李大师有了怀疑,他犹豫了片刻,终于将实情告诉了我。

    原来,自从那新娘子下葬以后,他家里频频有怪事发生,夜深时,经常听到院子里有人说话的声音,而且不知何故,总是梦到自己死去的大儿子…广东人十分迷信,陈木升惶惶不可终日,请来道士在家里做法驱邪,却无济于事。那个叫阿发的是一个鱼贩子,陈木升的新房客。他听说以后找到陈木升,说他以前在香港打工时,租了一间风水不好的房子,撞了邪,最后,被一个精通风水道术的李大师给治好了,苦苦相求之下,终于拜他为师。如果陈木升肯花重金请来李大师,定可驱邪避灾。陈木升见阿发说的有板有眼,心想试一试吧,便答应了下来。

    李大师过来时已是晚上,除了阿发以外,身边还带了一个徒弟。他围着宅子转了几圈,大叫着说有阴气,随后,开坛做法,吞云吐雾,看起来很有两下子,唬的陈木升一愣一愣的。

    做完法事,李大师说,今晚包你睡个好觉。陈木升问,为什么总梦到我大儿子?李大师掐指一算,说,你那大儿子看上了你死去的二儿媳妇。只要结个阴亲,把你二儿媳妇纳给他,就不会来骚扰你了。李大师又讲了许多关于风水道术之类的东西,极其深奥,陈木升完全听不懂,心下佩服不已。

    这天晚上,陈木升果然睡的很安稳。第二天,他带李大师等人去了山里大儿子的坟前。李大师又做了一场法事,信心满满的说,只要今晚把那女子的坟迁过来,给他俩成个亲,定可消灾免祸…

    我听完以后,想了想,问道:“你为什么要把你儿媳妇葬在那道坟坡的最高处?”

    “村里一个殡葬师让我葬在那里的。”

    我心里一动,“那人是谁?”

    陈木升摇了摇头,说:“一个老酒鬼,除了谁家办丧事让他主持之外,平时没有人跟他来往。”

    “这么说,符纸和铜炉的事,你一概不知了?”

    “什么符纸和铜炉?”

    我便把我知道的事情告诉了他。

    陈木升听完,脸色大变。

    我冷笑道:“我小时候跟师父学过一些殡葬知识,虽然懂的不多,但从没听说过有半夜里结阴亲的,当时我就很纳闷,现在我终于知道,你被人骗了。”

    陈木升很害怕,同时,又有些气急败坏,我往远处望了一眼,对他说,你要忍的住气,看那个李大师到底玩的什么名堂。

    我们走回去时,只见众人东倒西歪,都睡着了,只有朱厚正忐忑的抽着烟。我看了看,唯独不见了李大师。

    “李大师呢?”我问。

    朱厚一惊,望了望说:“不知道啊!”

    一直到天亮,都没有找到李大师。太阳出来以后,雾散了,一辨方位,我们竟然往山里走了十多里路。晚上到底碰到了什么,没有人能说的清楚。我认为,一定和那座坟有关。

    来到那个山沟,我命朱厚几人把坟挖开。通过昨晚一席话,陈木升已对我言听计从了,李大师那两个徒弟灰头土脑的站在一旁。

    坟掘开以后,一开棺材,所有人都愣了,因为,里面躺着的根本就不是那个女子,而是李大师!

    阿发大叫一声,掉头就跑。

    “拿住他!”我吼道。

    朱厚一个箭步蹿上前,将他按倒在地。

    一问之下,阿发终于吐露实情,什么香港的李大师,原来只是阿发的一个酒肉狗友,合起伙来,想骗陈木升一笔钱,然后回老家。他们认为,弄的越邪乎,骗的越多,所以才搞了个晚上结阴亲…而陈木升那天晚上之所以睡了个好觉,是因为吃饭时他们偷偷的在酒里给他下了安眠药…

    我一直觉得阿发的声音有些耳熟,突然想起,原来那天晚上强暴晨星未果,跟我打了一架的人正是他,只是当时天太黑,没看清他的长相。此人晚上到处游荡,偷鸡摸狗。

    但令人不解的是,坟头看起来丝毫未动,李大师为什么会跑进棺材里,而那女子又哪里去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