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引鬼驱邪(4)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6:36本章字数:3702字

    陈木升一哆嗦,往后退了一步,“这…”

    师父微微一笑,“不用很多,用针把手指挑破,挤一点出来就可以了。”

    陈木升连声答应着,慌乱的看了我一眼,便要出去取针。

    恰在此时,陈阿旺端着刷锅水从门口走过。

    陈木升叫道:“阿旺!”

    陈阿旺一瘸一拐的退了回来,茫然的看着我们。

    陈木升笑道:“大师,你看,用小儿阿旺的血成不成?”

    师父眉头一皱,摆了摆手,“不成,听冷儿说他不是你的亲生儿子,必须要用你的血。”

    陈木升脸上一白,冲陈阿旺吼道:“你还过来干嘛?快去店里给我取一根针过来!”

    陈阿旺慌忙往外走,差点把泔水扣在地上。

    陈木升便问师父用意何在,师父指了指对面那间屋子说,现在可以肯定,你大儿子陈阿兴的亡魂就徘徊在那间屋子里,我要把他引出来,附在纸人身上。

    “那,那就没事了?”

    “不,我的目的,是要让陈阿兴带我找出藏在你家院子里的东西。”

    陈木升听完,脸色由白转青,直直的望着对面的屋子。

    陈阿旺取针回来时,陈木升的脸色又变白了,看着那根长长的钢针,直舔嘴唇。

    陈木升接过针,手不停颤抖,犹豫了很久都没扎下去。师父道,冷儿,你帮一下陈老板。

    我嘿嘿一笑:“好咧!”从陈木升手里接过针。

    “小师父,轻,轻一点,我晕血。”

    我把针放到眼前,自言自语道:“唉哟,这根针感觉不是很尖呢,老板,看你皮那么厚,估计得用力扎才行。”

    陈木升没听懂我的意思,一边擦着冷汗,一边慌乱的说,轻一点。

    我嘴上答应着,拉过陈木升的右手,狠狠一针扎在了食指上。陈木升发出‘嗷’一声惨叫,吓的陈阿旺从屋子里跳了出去。

    这时候,我忽然感觉不对劲,低头一看,操,一激动,扎错了!

    “叫什么呀!扎的我手指!”我恼怒的在裤子上擦了擦。

    随着又一声惨叫,我从陈木升食指上挤出一滴黑红的血珠。

    师父急忙上前,用手指蘸了,在纸人的脸上轻轻两点,涂上两只眼睛。

    陈木升满头大汗,虚脱一样颓倒在椅子里。我不停的吹着手指,看了看陈木升,心说,妈的,吃你一顿饭,害的老子也跟着挨了一针,想到这里,打了个饱嗝。

    师父看了看天色,说:“陈老板,等一下关上灯,关紧门窗,跟你家里人说,无论听到什么动静,都不可以出来。”

    陈木升颓然的点了点头,吩咐陈阿旺去通知自己的老婆。

    一切妥当,师父道:“冷儿,跟我来。”

    此时已接近零点,月明风轻,树影摇曳,院子里一片宁静。

    “师父,这是什么方法?”我小声问。

    师父对我说,这种方法在道术里叫引鬼术,陈木升父子血脉相连,用他的血将陈阿兴的鬼魂引出来。

    说完,师父想了想,问我道:“冷儿,你还是不是童子?”

    我脸上一红,说:“我,嘿嘿,高三时就不是了…怎么了师父,要用童子尿吗?”

    师父笑着在我鼻子上刮了一下,说:“你呀…不用,童子纯阳身不容易冲撞邪物,不过也没事,等一下,你跟在师父后面就可以了。”

    说着,师父打开那间空屋的门,倒退着数了九步,将纸人放在了地上。

    随后,师父双目精光四射,在院子里扫了一眼,伸手一指远处的一棵树说:“那里,是这座宅子的避阴位,冷儿,我们到那里去。”

    我和师父来到树下,师父抬眼望了望星辰,掐指一算方位,站前树前一个位置,说:“站在这里,不会被阴灵察觉,冷儿,你跟在我后面,等下无论看到什么,切记,不能动,也不可以出声。”

    见师父说的极为郑重,我心里想,看样子,此事非同小可,于是屏住呼吸,站在了他的背后。

    一缕微风吹过,树叶‘沙啦啦’响了几声,四周便陷入了宁静。我感觉自己的每一个毛孔都跟着静了下来,目光变的极为敏锐,耳音绝佳,甚至可以听到师父腕上的手表每走一下发出的‘嗒嗒’声。

    屋瓦上的水气飘飘渺渺,就像鬼雾。一朵残云不知从何处悄悄的爬了出来,给月亮披上一层面纱,夜空黯淡,群星失色,朦胧而又散乱的月光透洒下来,院子里影影绰绰,分外神秘。

    师父不时抬起手腕,冷静的看一看表。在我感觉,四周的空气仿若凝滞一般,处处透着诡异与不安,压的人喘不过气。

    又过一会儿,师父突然低声道:“冷儿,不要出声哦。”说着,他倏地伸出双手,一手当胸,一手朝天,分别捏了一个诀,口中念念有词。

    蓦然间,我感觉空气一下子变的十分阴凉,毛孔一张,打了个寒颤。忽地,我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似乎院子里的某一处发生的某种变化,眼睛一扫,我的目光锁定住了那间空屋子。因为我看到,那间屋子的两扇门正在缓缓的摇摆着…

    我感觉头皮一麻,两边太阳穴的血管也跟着鼓了起来,突突的跳着。眼睛好像忘记了眨动,死死的盯着那两扇门。师父的声音听起来变的很不真实,就像来自遥远的太空,我完全听不懂他在说什么。那种感觉,直到现在,我仍然记忆犹新,仿佛一个人被扔到了孤立无援的天边,四周的一切都很不真实,包括师父…

    师父左手向天,拇指和其余四根手指循环对掐,念咒的速度越来越快,震的我耳膜嗡嗡直响。就在我快要忍受不住时,师父忽然停了下来,手一挥,一股阴风从那间屋子里蹿了出来,依稀夹裹着一个朦朦胧胧的影子…

    我吓得赶紧闭上了眼睛,只觉四下里阴风四起,围着我来回打转,我听到一种极为奇怪的声音,好像有一个在哭,那哭声凄厉而又阴森,仿佛充斥于天地间的每一个角落,令人毛骨悚然…

    哭声中,却又夹杂着一种‘呜呜’的声音,就像吹法螺,我忽然觉得这声音很熟悉,似乎什么时候听到过,脑中电光一闪,想了起来,我来临江村的第一天晚上,睡在王顺的帐篷里时,听到过这种声音…

    难道说,陈阿兴的鬼魂去过江边,还是…正在我胡思乱想时,就听师父大喝一声:“陈阿兴,还不速速归位!”

    霎时间,哭声止住了,风却越来越大,往返盘旋,良久方止。

    耳边‘扑通’一声,我回过神,急忙睁开眼睛,只见师父瘫倒在了地上。

    “师父,师父,你怎么了?!”

    陈木升听到声音,‘哐啷’一下推开门,走了出来,叫道:“怎么样了,驱走了吗?”

    我蹲在地上,抱住师父,吓的哭了出来。月光下,只见师父满头大汗,脸色蜡黄。

    “师父…你怎么了?”

    师父笑了笑,吃力的摆了摆手说:“没事,水,有水吗?”

    陈木升弯腰看着师父,不停的问邪驱走了没有。我勃然大怒,指着他的鼻子骂道:“**,你再罗嗦一句!”

    师父死死抓住我的衣袖,“冷儿…”

    这时候,陈阿旺提着水壶走了出来,“大师,水,水来了。”

    喝过几口水,师父气色渐渐宁定下来,长出一口气,缓缓的坐直身子,对陈木升说:“找一下那个纸人在什么地方。”

    我这才发现,原本放在门前的纸人,此刻已经不见了踪影…

    陈木升被我要杀人的样子吓的一呆,闻听此言,急忙令陈阿旺拿来手电筒,在院子里查找起来。

    “找到了,在这里!”

    师父深吸一口气,说:“冷儿,扶我起来。”

    陈木升站在远处的一个角落里,挥舞着手电筒,不住的叫喊,陈阿旺瑟缩的立在一旁。

    我扶师父走了过去,借着手电的光亮,只见那纸人正趴在地上,姿势就好像要钻进地里似的,无比诡异。

    师父精神一振,说:“原来在这里,冷儿,不用扶我了。”

    说完,师父走上前,拾起那纸人说:“尘归尘,土归土,阴阳有别,陈阿兴,你已是故去之人,不要再贪念凡尘,世事轮回,皆属定然,三道六畜,莫不于此,我送你超生去吧。”

    随着‘轰’一道火光,师父将燃烧的纸人放在地上,随即,双指并拢,念念有词,步法井然,围着纸人转了几圈,直到它自行燃尽。

    “陈老板,把这纸灰收了,一并放进你儿子的棺材里,把他的遗像钉在墙上,三年之内,早晚敬香,可保无事。”

    陈木升拿来扫把,小心翼翼把纸灰收进一只包袱里,起身后问道:“那我院子里的东西…”

    师父指着那纸人刚才趴过的地方说:“黎明之后,从这里往下挖,那个东西就在地下。”

    陈木升忙问究竟,师父只是微笑不答。陈木升将我们迎进屋里,重新整治酒菜。刚才做法耗费了不少精力,师父神情略显委顿,几杯酒下肚,气色渐渐恢复过来。陈木升只是陪笑闲聊,绝口不提酬谢之事。我一直在想那东西是什么,没心思排贬他。

    雄鸡报晓,天色微明,陈木升出门而去,不一会儿,叫来了朱厚等人。

    “阿冷和张师父也在啊。”朱厚见到我们,急忙让烟。

    师父和我住在一起,很快就和同院的朱厚他们很熟了。

    陈木升跟师父说话点头哈腰,一转身就变成一副很有派头的样子,对朱厚他们说,屋里已经备好了酒菜,忙完之后,请你们吃。

    其实,那是我们吃剩的东西。

    我‘嗤’的一笑,说:“老板,你大清早喊人家给你干活,就让人家吃那些剩菜?”

    陈木升脸上一红,有些尴尬,一瞥眼,见陈阿旺正呆呆的站在一旁,吼道:“你还愣着干嘛,还不快去拿铁掀!”

    朱厚为人憨厚,摆手笑道:“么事,么事,剩菜就剩菜好喽。”

    拿来铁掀,朱厚吴彬等人一撸袖子,便热火朝天的干了起来。

    刨开青砖,一直往下挖,很快就挖了一米多深,一掀一掀的红土被抛了上来。

    “老板,你是要挖啥子嘛?”吴彬擦了擦汗水。

    朱厚笑道:“让你挖就挖撒,莫罗里罗嗦,老板可能埋了金元宝。”

    陈木升疑惑的问师父:“大师,你看…”

    “应该在深处,接着挖吧。”

    日头越来越高,四下里静谧无风,空气沉闷。又挖了一会儿,坑越来越大,已接近两米深。

    就听‘砰’一声闷响,朱厚叫道:“有东西!”

    气氛立时紧张起来,所有人都不说话了,我们站在坑边往下看。

    师父道:“几位大哥,慢一点。”

    小心翼翼将土铲开,一口棺材显露出来。

    吴彬吓了一跳,叫道:“格老子,我日他先人,老板,你院里头咋子有这个东西嘛?”

    陈木升也是一惊,呆呆的看着师父。

    师父点头道:“看样子,就是它在作怪。”

    突然,就听‘唉哟’一声,可能由于太过紧张,陈木升脚下一滑,‘扑通’一下,掉坑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