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纸人邪降(5)(二)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6:36本章字数:1790字

    这时候,陈木升扛着四把铁掀走了进来。

    “你又干嘛?”师父问。

    陈木升‘嘿嘿’一笑:“找不到趁手的武器,大师如果觉得不美观,就把铁掀头卸掉,铁掀把当棍子用。对了,我还准备了四套黑衣服,免得被人发现…”

    说完,陈木升朝外面一挥手,“拿进来。”

    阿陈旺提着一只纸箱子走了进来,里面的衣服也不知从哪里翻出来的,散发出阵阵霉味。

    师父被他给气乐了,“陈老板,不用搞这么麻烦,弄的个个像江洋大盗一样,万一在路上碰到村民,吓到人家怎么办?况且,这些东西也没用,我有带东西…”

    说着,师父将肩上那只小包袱放在了地上,这只包袱是师父从老家里带过来的。打开一看,只见里面有一盒朱砂,一把小桃木剑,一串铜钱,还有一把黑黝黝的尺子和一只小小的罗盘。这些东西,都是道家布阵做法时用的,师父在家时很少用的到,这次有备而来,全部带在了身边。

    陈木升和方老板只是满脸好奇的看,我心里却暗暗有些吃惊。刚才出门时,师父很随意的将这只包袱挎了出来,我并没太在意。此刻忽然想起,那晚招陈阿兴的鬼魂,寻找邪物时,师父只是空手,这次却带了这么多东西,看样子非比寻常…偷偷看去,只见师父目光湛然,表情沉静,略略放心。

    从陈木升家里出来时,我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快九点了。话说,这部手机还是晨星的。我往晨星住的方向望了一眼,只见一片漆黑,心里痴痴的念着,晨星,你在做什么,你睡了吗…

    在农村,一般人死后,都会葬在自家的祖坟地里,对风水之类并无太大讲究。像临江村这种靠山临江的村子,耕地稀缺,坟地就更没有讲究了,有的葬在坡上,有的葬进深山里,只要是有人开过先例的地方,都可以葬人。改革开放以后实行火葬,主要是为了节约耕地,但有些地方由于地处偏僻,没有公墓,甚至没有耕地,那火葬的意义就不大了。再加上火葬比较麻烦,需要一堆证明,陈木升上头有人,那新娘来路不正,草草就被他葬了,如此草菅人命,迟早会遭报应的,现在,已经开始了…

    至于陈木升家里挖出的那三口棺材,则葬在了一处破山坳子里,四周黑乎乎的,有不少荒坟。有些坟头的草都已经长到一人多高了,也没人清理,风一吹,‘哗哗’响。还有些无主的坟,经年累月风吹雨淋,再加上动物刨挖,早就塌了,朽烂的棺材板子里面,露出森森白骨,飞舞着点点磷火。

    这里如果白天来还好,晚上相当糁人。苍凉月色下,只见远处的密林黑乎乎一片,高低错落的山头连绵远去,就像一只只庞大的怪兽。月光照进山坳里,四下里鬼影憧憧的,风吹树摆,荒草乱摇,不时有不知名的动物在草窝里一蹿,便惊出一身冷汗。

    陈木升和方老板来时的兴致早就没了,此刻不停的擦着冷汗。由其陈木升,腰弓的就像一个问号,两条腿夹的紧紧的,好像生怕有人割他的卵子。其实,此人也并非胆小如鼠之辈,按我的了解,传统意义上的广东客家人对鬼神之事极为迷信,像陈木升这样一辈子都窝在村里的土老板,更是可想而知了…

    “大师,他真的会来么,今,今天抓不到就算了…”听语气,这老儿有点打退堂鼓。

    师父眉头一皱,看了看天色,说:“降头师修炼邪术,乃中阴之身,此刻被阳火冲顶,阴阳失衡,白天不敢出来,更不敢和人接触,只有等到子时,阴气最盛的时候,他才敢行动,取纸灰为食,压制体内的阳火。每拖一天,他的痛苦就会加深一天,如果下的降重了,多则半个月,少则七天,他就会七孔流血而死。所以,按我的推测,他今晚一定会来的…”

    所谓‘中阴身’,指的是阴阳人,这里的阴阳人不是太监,而是因修炼邪术而变成的半阴半阳的人。我们知道,人属阳,鬼属阴,阴阳人,就是半人半鬼了。这种人平时和常人没什么分别,但如果凑近了仔细观察,你会发现他的瞳孔里没有倒立的人像…

    我们来到埋那三人的坟前,师父沉声道:“小心一点,不要踩到纸人烧剩的纸灰,否则,降头师极有可能根据气味儿发现我们。”

    随后,师父抽出几张黄纸,用桃木剑在坟前一处刨了个坑,把纸放在坑里烧掉拜了几拜,埋掉了。

    “打扰到几位休息,实非张某本意,在此谢罪了。”

    然后,师父选了一个隐蔽的地方,我们藏进了草窝里,离那座坟大概七八米左右。

    月亮越升越高,时间缓缓流逝。我们一动也不动,就连呼吸都放的很轻,但从微微颤抖的草叶可以知道,陈木升和方老板很是紧张,我心跳也时快时慢。

    忽然,我感觉下身有些异样,热乎乎的,脑袋里‘轰’的一声,操,难道被吓的尿了裤子?那可丢人丢大发了!仔细感觉,却又不像,低头一看,血‘蹭’一下蹿到了脑门儿…**!你猜我看到了什么?我看到一只手伸到了我的胯下,捂住了裆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