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 雨夜寻鬼(2)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6:37本章字数:3632字

    看样子,朱厚他们从没有抽过中华,各人舔了舔嘴唇,眼睛都有些放光。然而,朱厚回过神,却憨厚一笑:“这么好的烟,我们几个粗人哪个抽得起,这是那位老板给你的撒,小冷师父,我们不要。”

    我鼻子一酸,硬生生把烟塞进了朱厚的口袋里。回头一瞧,只见晨星正微笑看着我,目光里透着赞许,顿时心头一热。

    这边,萧山跟师父客气几句,婉转的询问我们来此的目的。

    师父淡淡一笑,领着他们去了旧屋。

    “这口井,是通到东江里的。”师父说。

    那个姓李的风水师听到以后,惊呼一声:“这是地支!”

    师父点了点头,“不错!”

    萧山沉默了片刻说,张师父,晨星已经把你在老宅里的发现告诉我了,再加上小冷师父救过她的命,我们相当于是自己人,就不说两家话了,其实我昨天就想找你详谈的,见你好像有事,因此没有打扰。我们此行的目的,就是为了进山寻找那本传说中的《殡葬全书》,关于那个传说,星儿已经告诉了你。如果传说是真的,到明年的三月初五,诅咒就会发作,如果不是为了星儿,我是不会来的。这几年里,我查阅了不少史料,很多线索表明,历史上确实有这么一本书,当然,不是女娲留下来的,那只是神话。就在我回国的前几天,终于被我找到了线索,这要多亏这位李淳一李大师。

    说着,萧山指了指那个姓李的风水师。这时,我才仔细打量此人,只见他约莫五十上下,体型略瘦,眼窝凹陷,脸色苍白,猛一看就像一个痨病鬼。旁边那个姓孙的要比他壮多了,看起来四十多岁,脸膛宽黑,眉毛粗大,只是头顶微秃,神情有些猥琐,如果换上粗布衣衫,倒像个杀猪的。

    李淳一听后,微微点头,面露得色。

    萧山继续说道:“这两位都是华人界顶级的风水大师,这位名叫李淳一,这位孙大师名叫孙德寿,早年是这位李大师的徒弟。这两位大师为人素来低调,轻易不肯出山。萧某不才,这些年纵横商海,慢慢混出了点名堂,开了家跨国公司,通过关系网打听到二位的住址,几次相请,最终,两位大师被我的真诚打动,这才答应出山的…”

    萧山说这些话时,面色十分慈和,但眼神却像电视里的皇帝一样,有股君临天下的傲气。

    我暗暗撇了撇嘴,说的好听,用真诚打动,我看是花了不少钱还差不多。不过,萧山的话还是令我很震惊,原来,此人是开跨国公司的,果然大有来头。然而,这并不是最主要的,最令我震惊的是晨星,虽然我早就从气质和衣着打扮上看出晨星不是普通人家的女孩儿,却也万万没有想到,她竟然有一个开跨国公司的养父。自始自终,她都没有跟我提过萧山是做什么的。

    晨星此刻正站在凌志飞旁边,秀发一半披在脑后,一半垂落胸前。贝齿轻咬唇边,静静的聆听着萧山的陈述,神色嫣然,娇痴无邪,令人怦然心动。我心里暗骂,阿冷啊阿冷,你果然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师父和那两个大师握了握手,客气几句。那孙德寿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李淳一却显得有些傲慢。

    师父笑了笑说:“萧总,你还没说,李师父是怎么帮你找到线索的。”

    萧山有些兴奋,笑道:“说来凑巧,当李大师答应出山以后,我便禀明了来意,一听说回国是为了寻找《殡葬全书》,李大师当时就一拍大腿,然后,他从书房里拿出一本古老的册子,那时候我才知道,李淳一李大师,原来是唐朝著名道学大师李淳风的后人…”

    我吃了一惊,这个其貌不扬的李大师,竟然是李淳风的后人?

    李淳一微微一笑,“在下本名李玉林,三十岁正式修道时才改道号叫李淳一的…”

    我下暗笑,李淳风的后人就牛逼成这样?说出来吓你们一跳,我师父是张道陵张天师的后人…

    师父淡淡一笑,“原来是高人之后,敬仰,萧总,请继续说…”

    萧山继续说了下去,原来,那本册子是李淳一祖上留下来的,上面记载了不少野史传闻,其中就有关于《殡葬全书》的记载,据说,在秦朝时候,有一位道术通玄的民间殡葬师,被秦始皇招揽,帮其选择王陵地址。陵址选好以后,秦始皇突然又害怕死了,一心想长生不老,就让那殡葬师研究道术,看能否打破阴阳结界,超脱天道轮回。那殡葬师遍访天下,博览群书,若干年后,竟真的研究出一种可以令人长生不老,起死回生之术。然而,在这些年里,他四处流离,亲眼见识到秦王暴政给老百姓带来的巨大灾难,改变了主意,隐居在广东的深山里,潜心修起了道。有一年,他出山云游,途经一户农家,见那家女儿惨死,老少皆悲,心下不忍,施术将那女子救活了。万万没有想到是,那女子舒醒后竟然变的如鬼似魅,六亲不认,到处害人。老道这才发现,他研究出来的东西只能使人长生,并不能让人复活,万般无奈之下,老道施法将那女子镇住,从此归隐山林,再也没有出来过了。传说,他将毕生心修为录在了一本书上,因为他以前是殡葬师,所以,那本书就叫《殡葬全书》…

    想那秦始皇野心极大,穷奢极欲,以举国之力修建万里长城,秦始皇陵。为求长生不老,更是想尽千方百计,修丹炼药,遍寻民间高人。或许,真有这么一本书,也未尝可知…

    师父缓缓点了点头。

    萧山说:“张师父,我之所以坦诚相告,是想请你一起助我一臂之力,萧某必当重谢。”

    师父想了想说:“萧总,我们修道者以济世救人为己任,如果真能救晨星,就算你不请我,我也会做的。我这次从老家里过来,就是为这件事而来的。”

    萧山大喜,四处一望,皱了皱眉头说:“这里又脏又乱,不是说话的地方,到我的住处详谈吧。”

    萧山住在临江村村后一个小院里,从外面看,似乎和普通宅院没什么分别,进去以后才发现,屋子里装修的富丽堂皇,空调都有好几个,更为离谱的是,还雇了一个佣人,一个厨子。

    进屋以后,师父就把自己的发现告诉了萧山,我一直留意着萧山的表情,当师父说到丝罗瓶时,他并无太大反应,只是微感惊讶。我心里想,看样子,那村长应该和降头师没什么关系。不然,萧山不会不知道。村长能把这么好的宅院给他住,交情肯定非同一般。又想,***,连临江村这么偏僻的地方,村长都能混的这么好,其它地方更是可想而知了…

    交谈中,师父把老宅后面那座山,以及在老宅里罗盘没反应,还有在陈木升家里挖出十一张纸皮的事也告诉了萧山。

    萧山听的津津有味,盯着师父上下打量。从衣着来看,师父显得有些老土,但只要和他对视一眼,你会发现,绝非一般人物。

    萧山听完,一竖大拇指,“张师父果然是民间高人,短短几天就有这么多发现,佩服,佩服,只是不知张师父师从何人?”

    我笑道:“其实,我师父是张天…”

    “我家祖辈是信奉张天师的,至于道术之类,都是家传的,我只是民间的一个纸扎匠而已,偶尔帮人主持主持丧事。”说完,师父偷偷的瞪了我一眼。

    萧山笑道:“俗话说大隐隐于市,看样子,张师父是一位隐于民间的高人。”

    李淳一‘嗤’了一声:“这有什么稀奇的,丝罗瓶又不是很难对付的东西,再给我几天时间,那些东西我也能发现,一进老宅,我就感觉里面的气场不对,只是当时没有罗盘而已。”

    萧山打个‘哈哈’说:“不错,我们去市里就是去取罗盘之类的东西了,回国之前,我特意托国内的友人订做了一只。”

    说着,萧山打开箱子,取出一个金光灿灿的东西,仔细一看,好家伙,罗盘的底部和四周竟然是黄金打造的。李淳一伸手接过,在手里掂了掂,轻蔑的道:“这种黄金罗盘,没见过吧?”

    我怒火中烧,刚要讽刺几句。师父按了按我的肩膀,微笑不语。

    那孙德寿坐在一旁,对我们谈话好像一点都不感兴趣,只是不时的抚摸肚子,朝外面张望。

    萧山说:“张师父,你那十一张纸皮,可否给我看看?”

    “当然可以,只是此刻不在我身上,要回去拿。”

    我急忙起身道:“这种小事,我去办就可以了,不用麻烦我师父。”说着,狠狠的瞪了李淳一一眼,出屋而去。

    来到外面,只见晨星和凌志飞正站在一棵夜来香前欢声笑语。我装作没看见,低头朝前走。

    “喂,阿冷,你去哪儿?”

    “我,我出去拿点东西。”

    “记得回来吃饭。”

    “嗯…”

    侧目看去,凌志飞正满脸堆笑的望着我,我突然觉得,他这种笑里似乎隐含着别的意思…

    拿来纸皮,萧山和李淳一都围了上来。孙德寿依然坐在原处,嘴里不停的嘟囔,怎么还没开饭啊。

    看了半天,萧山二人也没看出什么明堂。我心下暗笑,连我师父都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你们看这一会儿就能知道?

    良久,萧山说:“张师父,能不能留一张在我这儿,我明天拿到市里做一个化验,看看是什么材料做的。”

    师父摆了摆手,“当然可以。”

    这时候,厨子敲了敲门说:“萧总,饭菜做好了。”

    孙德寿大喜,差点从沙发上跳下来。

    萧山翻看着纸皮,漫不经心的说:“端上来吧。”随后,抬起头笑道:“小村里不容易置办食材,这些还是村长备的,粗茶淡饭,张师父别介意。”

    师父微笑道:“乡下人,对吃喝没讲究。”

    等菜一上来,师父暗暗皱眉。我心里说,操,这就是粗茶淡饭,甲鱼,海参,燕窝,还配了一些西餐,有些东西我见都没见过。

    萧山拿出一瓶茅台,凌志飞和晨星牵着手走了进来,孙德寿按捺不住,挑起一筷子海参扔进了嘴里,嘴一张一闭猛嚼,发出‘咯吱吱’的声音。

    佣人侍立一旁,给众人倒酒。这时候,萧山接了一个电话。

    “喂?嗯…嗯,好。”

    挂上电话,萧山说:“村长备好了酒菜,让我们过去吃,那我们就过去吧。”

    临走前,孙德寿咽了咽口水,显得有些不舍,趁其他人没注意,端起甲鱼汤,‘咕嘟嘟’喝了几口。

    佣人问:“萧总,这些菜怎么办?”

    萧山头也没回,漫不经心的说:“倒了吧。”

    “那这酒呢?”

    “也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