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七章 牵魂(1)(一)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6:37本章字数:2503字

    萧山眼睛一亮:“要怎么救?”

    师父缓缓吐出两个字:“牵魂。”

    李淳一脸色大变。

    孙德寿浑身猛的一颤,嘴角上的饭渣也跟着掉了下来:“牵…牵魂?我从来没听说有人用过!”

    师父道:“为了救晨星,我决定试上一试。”

    “张师父,什么是牵魂?”萧山问。

    师父娓娓道来,道家曰,人有三魂七魄,魂,是指离开身体依然存在的精神,魄,是指依附身体而存在的精神。其中,三魂分别是,天魂,地魂,命魂,一旦人死后,这三魂连同七魄就会离开身体。

    但如果是被邪物所害,三魂里面的命魂会暂时留下来。等到第二天鸡鸣时分,命魂才会离体,寻找其余那两魂七魄凝聚而成的灵体,到那时候,就算是神仙也救不活了。

    在此之前,人会处于一种假死状态,只有微弱的气息。而命魂,附着的是人生前的记忆。少了命魂的灵体,就像生活里的植物人,没有意识,找不回自己的身体,需要把它给牵回来,这就叫牵魂…

    李淳一阴沉着脸,一言不发,坐在那里慢慢品茶。

    “那要怎么牵呢?”萧山问。

    李淳一放下茶碗,阴阳怪气的说:“我也听说过这种方法,只是,具体不知道怎么用,因为从来就没有人用过,据说跟赌命差不多,要用一个活人的命魂,去寻找那魂魄体,找到以后,把它给带回来,没有人肯去赌…”

    师父点头道:“不错,但也不全对。”

    李淳一‘嗤’的一声,斜睨着师父,道:“你比我懂得还多?”随即,盯着师父上下打量,那表情是说,看你一副乡巴佬的样子…

    萧山摸了摸宽阔的额头,沉思道:“张师父,继续说说看。”

    师父道:“不是每一个人的命魂都可以去牵的,必须要是失魂者魂魄丢失之前,最后接触的那个人才可以…”

    听到这里,我终于明白了师父先前那些话的意思。

    “师父,你的意思是说,只有我才可以去牵晨星的魂,对吗?”

    师父道:“不错,晨星被附体之时,天魂和地魂会产生瞬间意识,很有可能记住你的样子,只有你去,她才有可能跟你回来…”

    李淳一冷道:“好吧,就算你说的对,但牵魂九死一生,这种违背天道轮回的东西,搞不好,两个都得死。”

    师父眼圈一红,喃喃道:“如果冷儿有事,我绝不独活…”

    我胸口一热,昂然道:“死就死!我去!师父,你好好保重,如果冷儿有个三长两短,把我的骨灰带回老家就可以了…”

    师父拍了拍我的肩膀,哽咽的说不出话了。

    凌志飞剑眉一挺:“你不去谁去?星妹是因为你才出的事!”

    孙德寿叹道:“张师父,如果你没有十足的把握,最好别冒这个险,何必搭上小冷师父一条命呢?这世上有这么多美食,人一死,什么也吃不到了…”

    李淳一悄悄的瞪了他一眼。

    萧山说:“张师父和小冷师父都是性情中人,参透生死,萧某十分钦佩,如果真能救活星儿,萧某必有重谢…”

    师父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房间里烟雾袅袅,众人各自怀心事,沉默不语。

    过了一会儿,师父说:“现在就开始准备吧,萧总,我需要四只公鸡,一只猪头,还有一些祭祀天地的东西,诸如扣肉,馒头之类的…”

    “嗯,我现在就找人去买,还要什么?”

    师父摇了摇头:“做法事用的东西我都有,不过,我需要一处香火超过三十年的地方,这样,成功的几率会高一些…”

    众人面面相觑,我突然想起一个地方:“陈木升家的祠堂可以吗?”

    师父眼睛一亮:“不错,那是一个好地方。”

    下午,我和师父去找陈木升,他有些犹豫,师父说不会对他的祠堂有什么影响,他这才答应下来。师父嘱咐陈木升,晚上带几个人蹲守在村东的破庙附近,看老七还会不会出现,暂时不要惊动他,看他搞什么名堂。

    整个下午,师父都沉默不语,我心里却有些忐忑,不知道晚上会遇到什么。看师父沉重的表情,我又不想问他‘牵魂’的过程,以免加重他的心理负担。

    在煎熬中,夜幕终于降临了。这天晚上,仍然下着雨,连续下了几天的雨,临江村就像被水泡了似的,排水沟里‘哗哗’响,那些枯枝败叶,散发着腐朽的气息。

    来到陈氏宗祠,只见萧山他们早就到了,晨星被放到一张床板上,凌志飞蹲在一旁。

    祠堂里阴森森的,香炉上,烟雾袅袅。供桌上立着两根粗大的白蜡烛,正中摆满了贡品。此情此景,我不由想起挖坟那晚,只是,那次那个‘李大师’是一个骗子。现在这些人中,师父,李淳一,孙德寿,可都是货真价实的道术传人。

    晨星美丽的脸庞毫无血色,就像死了似的。我心中一痛,一时情难自已,很想抚摸一下她的脸,凌志飞当胸就给了我一拳:“别碰星妹!”

    师父勃然大怒,上前就要揍他,被我爬起来给拉住了。

    “张师父息怒,别跟年轻人一般见识,志飞的心情也是可以理解的。”萧山说。

    话说,我从来没见过师父发这么大的火。

    “是不是要等到子时才可以行法事?”萧山问。

    师父深吸一口气,看了看天色,说:“不用,等到村里的人差不多都睡下了就可以了。”

    李淳一和孙德寿站在供桌旁边抽着烟,孙德寿趁人不备,捏起一颗葡萄丢进嘴里。那四只公鸡被绑住腿丢在地上,眼神惊恐,不时拍打着翅膀,‘咯’一声长鸣。

    夜色越来越浓,村里十分安静,远近的灯火一点一点的熄灭,终于,整个村子都淹没进了黑暗之中。

    看看时候差不多了,师父掏出几支香,点燃以后来到供桌前拜了几拜,说:“今有晨星,天性良善,为厉鬼所害,张某为了救人,迫不得已使用牵魂术,违背天道,实非本意,如若降责,请责张某一人,减我阳寿,与他人无关…”

    念完,师父把香插进正中的小香炉里,取出一道符纸,就着烛火点燃。就在此时,‘轰’一声炸雷,电光映的整个祠里亮如白昼。

    萧山吓了一跳:“张师父,这…”

    师父摆了摆手。

    李淳一道:“看样子凶多吉少,魂魄离体,本来是无法可救的,牵魂术是把活人的命魂分离出来,这样做有违天道…”

    “张师父,三思啊。”孙德寿说。

    师父沉静不答,指着床板说:“冷儿,躺上去。”

    凌志飞一愣:“让他和星妹躺在一起?”

    师父目光如电,沉声道:“你到底要不要救晨星?”

    凌志飞无奈,讪讪的立在一旁。

    我依言躺在晨星身旁,心中一定,就算和晨星一起长眠不醒,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呢?

    师父掏出一根红绳,把我和晨星的脚绑在一起。

    “冷儿,等一下发生的事情,在你感觉可能像是做梦,其实,那是命魂离体,出去以后,一定要小心头上的闪电,如果被劈中,那你就再也醒不过来了。晨星很有可能还被那个袁静花控制着,我放一张保命符在你身上,她就伤不了你,你要想办法把晨星从她手里救出来,且记,如果找不到她们,天亮之前一定要回来…”

    说着,师父放了一道符在我怀里。

    “师父,那我要去哪里找她们呢?”我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