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一章 阴沉棺(1)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6:37本章字数:2739字

    从老宅里出来时,天已经快黑了,风很大,夹杂着零星雨点,黄叶到处飞舞。天地间,是一种苍凉的色彩,就像一幅陈旧的画。

    “饿了吗?”我问。

    晨星理了理被风吹乱的头发,摇了摇头。

    我叹了口气,说:“不吃东西怎么可以呢?”

    晨星抿了抿唇:“我不大想回去吃,那些大鱼大肉我吃不惯,阿冷,我们找个地方吃点清淡的吧。”

    我心头一热,点点头。

    我们来到一家小饭馆,点了两个素菜,一个汤,我还要了一瓶白酒。

    几杯酒下肚,心里的愁闷之意似乎消减了许多。

    天色渐晚,饭馆里灯光昏暗,显得十分冷清。远处靠窗一桌,坐着两个贼眉鼠眼的汉子,喝得面红耳赤的。

    几口热汤下肚,晨星脸色渐渐红润起来。

    “阿冷,你怎么不吃呢?”晨星发觉我在看她。

    “唔…吃…”我脸上一热。

    “来,吃点这个。”晨星一手撩着头发,一手把菜夹到我碗里。

    “谢谢。”

    晨星一愣,怔怔的看着我:“阿冷,我怎么感觉你跟变了个人似的?”

    “有吗?”我笑了笑。

    这时,就听‘砰’一声巨响。我一惊回头,只见那两个汉子口沫横飞,说的兴起,奋力拍打着桌子,其中一人发现我在看他,瞪了我一眼,另一个不怀好意的瞟了瞟晨星。

    “抓紧吃,吃完我送你回去。”我小声说。

    那两名汉子的声音不断传入我耳中。

    “…我这辈子就没见过那么漂亮的女人,真TMD,要是能让我睡上一次,少活十年都可以。”

    “别他娘的卖关子,怎么个漂亮法?”

    先一人啧啧道:“那脸呀,嫩的能掐出水来,穿的那叫一个性感,两个波又大又挺,那低腰裤,再往下一点,估计连毛都要露出来了…嘻嘻…”说着,一阵淫笑。

    另一人深吸一口气,似乎陷入了想象之中。

    晨星眉头紧皱。

    先一人说:“想了吧兄弟,别急,今晚上你就能见着了,老大本来说晚上去,我下午偷着去看的,没想到,还真被我看到了…”随后,压低声音说:“其实,这里这个妞长的更漂亮,只是嫩了点,没那女的风骚,不过,脱了衣服就不知道了…”

    我知道他们说的是晨星,心下暗怒,拳头捏的‘嘎叭’响。

    “阿冷,我吃饱了,我们走吧。”晨星放下筷子。

    “嗯。”我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往桌子上重重一放,“结帐!”

    送晨星回到住处时,只见凌志飞正站在院子里。

    “星妹,你去哪儿了?怎么也不回来吃饭呢?”凌志飞脸上在笑,眼睛里却透着一种恼怒的神色。

    晨星浑没注意,只是说:“我去了老宅,已经吃过了。”

    凌志飞勉强一笑,扭头狠狠瞪了我一眼。

    他和我一起出的院子,来到外面,叫住我说:“阿冷,别以为你救了星妹就想让她感激你,那是你应该做的。我郑重警告你,最好离星妹远一点!”

    我‘呵呵’一笑:“为什么?”

    凌志飞一字一顿的说:“因为,她是我的女朋友,你别想打她的主意。再说,你根本就配不上她,所以,请你放自尊一点,最好,多拿镜子照照自己…”

    我笑道:“你想多了。”随后,转身离去。

    如果换了以前的我,听到这话肯定暴跳而起,包括刚才在饭馆里,如果换作以前,听到有人对晨星不敬,我肯定冲过去和他干上一架。然而,现在我发现,我心里纵然怒火冲天,行事却能够克制自己了,难道我真的变了吗?…

    我摇了摇头,百思不得其解,一时酒意涌了上来,脑袋发晕,浑身热乎乎的。

    我解开扣子,任凉风吹进来。经历了昨晚的生死劫之后,我好像看透了很多事情,胆子也变大了。一时间,不大想回住处,敞开衣服,在临江村里信步游走。

    还没到八点,村子里却已经空无一人了,家家门户紧闭,看来,这几天确实把村民给吓怕了。

    走着走着,迎面过来两个人,和我擦肩而过时,我忽然觉得这两个人的身影有些眼熟,仔细一想,正是饭馆里碰到的那两个。听他们说什么老大,女人之类的,看那样子就不像好人,肯定不会干什么好事。

    我心下好奇,悄悄尾随在后。

    二人东拐西绕,来到一处幽僻的宅院前停了下来,我急忙躲在一棵树后。

    其中一人上前就要敲门,另一人把他给拦住了,“别急,就算见到,你也吃不到,急什么呀,等老大来了再说。”

    二人蹲在门口边抽烟边窃窃私语,不时发出一阵淫荡的笑声。

    过了大约十几分钟,就听一阵沉重的脚步声从远处传来,一个穿黑衣服的人向这边走来,此人个子不高,黑暗中,看不清脸。

    二人急忙站了起来。

    “老大!”

    “老大!”

    “嗯。”那黑衣人答应一声,说:“都来了呢。”

    他说话的声音并不高,但是,传到我耳朵里却响起了一个炸雷,因为,此人竟然是老七!…

    “嗯,我们来了一会儿了。”

    老七干咳一声,说:“今晚,我们是来请赵小姐的,人家是香港上流社会的人,所以,都给我礼貌一点,知道吗?”

    “知道了!”二人答应道。

    老七走过去,叩响了门。片刻,院子里的灯亮了,很快,传来一阵‘嗒嗒’的脚步声,十分清脆,应该是高跟鞋踏在水泥上发出来的。

    ‘哗啦’一声,门开了。突然间,我闻到一股浓郁的香气。借着门缝里透出来的光,我看到门口站着一个打扮的非常摩登的女郎。

    那女郎约莫三十上下,皮肤洁白,脖子上挂一条闪亮的白金项链,穿的是低胸上衣,低腰牛仔裤,也不怕冷,往那里一站,就像成衣店里的模特。她的怀里抱着一团黑色的东西,仔细一看,是一只黑猫,皮光毛亮。

    老七那两个小弟早就看呆了。

    那女郎来回抚摸着怀里的黑猫,一双媚眼缓缓扫视众人,格格一笑:“七老大,多年不见,你还好吗,听说你一直在江上打鱼,啧啧,那应该吃了不少苦…”

    这女郎普通话非常流利,但声音却像唱歌一样,令人一听之下,心‘砰砰’直跳。

    老七笑道:“那也没什么,只是,赵小姐过来竟然住在这种地方,很是受委屈了。”

    “呵呵。”那赵小姐一笑,婉转道:“没事,只要有菲菲陪我就可以了,是不是,菲菲?”说着,俯下身,在那黑猫头上轻轻一吻,那姿势极其诱人。

    “喵呜。”黑猫叫了一声。

    老七那两个小弟就像牙疼似的,‘咝’的一下,各吸一口凉气。

    “赵小姐,车在那边等着,我们走吧。”老七一挥手,做出一个请的姿势。

    “嗯哼。”赵小姐撩了撩头发,款款的走了出来。

    老七‘哐’一下带上门,当前领路,他那两个小弟失魂落魄的跟在赵小姐后面,很快便去的远了。

    良久,我才回过神,暗暗惊异,看样子,这老七根本就不是渔夫,而是一个什么老大,那王顺呢?…

    我向宅院里望了一眼,只见里面的灯还亮着,我迷迷登登的走了过去。

    来到近前,只见这座宅院古朴而又雅致,看起来很有些年头了。

    院墙不高,旁边有一棵树,我使出吃奶的力气爬到树上,攀上墙头。院子里十分幽静,屋子里黑乎乎的,不见有人的样子。

    犹豫了片刻,我翻下墙头,来到屋门前,隔着玻璃往里面看,什么也看不清楚。

    我伸手一推,那门竟然开了。我心头一喜,又有些紧张,定一定神,跨进了屋里。放眼一望,我顿时倒吸一口冷气,因为,那屋子正中竟然摆着一口棺材!

    就在此时,手机响了,我掏出一看,是一条短信,晨星发来的:

    阿冷,师父找到我这里来了,他很担心,问你干吗还没回去,你在哪儿?

    我想了想,回道:

    不用担心,我一会儿就回去了。

    刚把手机放回口袋里,我突然听到‘嘎’一声闷响,惊疑间,又是一声,这一次我听的清了,那声音,竟然是从那口棺材里面传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