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二章 阴沉棺(2)(一)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6:37本章字数:2399字

    当时的气氛要多诡异就有多诡异,那棺材响了一声过后便没有了动静,整个屋里死一般的静,然而,空气中,却飘浮着一种淡淡的幽香,我知道,是那赵小姐留下来的,她住所里放一口棺材干嘛?

    我深吸一口气,来到棺前,伸手敲了敲,那棺材的木料十分坚硬,发出清脆的‘咚咚’声,用手一摸,触手光滑冰凉,竟然像石头一样!

    我顿时吃了一惊,这好像是传说中的阴沉木!

    阴沉木又称‘东方神木’,十分罕见,是树木在洪水、泥石流等自然灾害中被突然深埋地底,经过千万年之后形成的炭化木,十分稀有,主要分布在四川、福建等地。如果眼前这口棺材真的是阴沉木做的,那可价值不菲…

    我现在没工夫研究它的价值,只是想知道里面到底有什么。我把耳朵贴在棺壁上静听,悄无声息。

    我直起身,定一定神,扳住棺盖猛往上掀,连运几次力,那盖子竟然纹丝不动。正诧异间,就听院门‘哗啦’一声,好像有人来了。此时已无退路,我一闪身,躲进了旁边一个隔间里。

    这个隔间和外屋的景象截然不同,借着院子里透进来的光,只见正中是一张宽大的席梦思床,喷香的被褥整整齐齐的铺在上面,令人一见之下就有趴上去的冲动。

    片刻,院子里传来一阵杂乱脚步声,很快就来到了正屋门口。

    就听老七的声音:“你们两个在外面等着,我和赵小姐进去就可以了。”

    二人连声答应。

    那赵小姐‘咦’的一声,“我记得我走的时候关了门的,怎么开了?”

    “可能是被风给吹开的吧。”老七说。

    我暗暗捏了一把汗,心道,他们怎么又回来了?

    二人来到屋里,‘啪’的一下,亮起了灯。

    赵小姐‘啧啧’连声:“七老大,我的住房倒是弄的挺漂亮的,这里却摆一口棺材,岂不是太晦气了?”

    老七道:“这可是阴沉木做的,如果卖了的话,可以换一座别墅。”

    赵小姐‘格格’一笑:“再值钱也是给死人用的,只是不知道哪个死鬼有这种福气罢了。”

    老七压低声音,说:“如果赵小姐肯陪我几晚的话,我就把它送给你。”

    “呸!作死啊你!”赵小姐笑骂:“你们这群臭男人,都是一个德兴…”

    老七‘哈哈’大笑:“其实,我今天本来想亲自去接你的,只是,我白天不方便露面。”

    赵小姐话题一转:“行了,正事要紧,你那东西在哪儿,拿了我们就走吧。”

    “你猜。”老七神秘的说。

    “我怎么猜的到。”

    “就在这口棺材里。”

    就听一阵‘悉萃’的声音,紧接着,‘嘎嘎’几声响,那棺盖好像被掀了起来。

    “啊!”赵小姐惊呼一声:“怎么,怎么有人在里面?!”

    听到这里,我也吃了一惊。

    老七笑道:“不用怕,这人已经死了,难道赵小姐还怕死人吗?”

    赵小姐很快宁定下来:“呵呵,我当然不怕,我本来以为棺材里是空的,这人是谁?”

    “村里一个老酒鬼,知道了一些不该知道的事,被我给杀了…”

    我猛的一震,只听老七继续说道:“大前天是他的头七,连续两个晚上,我每到子时就去他住的地方祭奠,本打算昨天处理掉的,但村子里发生了大案,风声很紧,还是暂缓几天吧,所以,只好先委屈赵小姐了…”

    赵小姐似乎沉默了一会儿,笑道:“七老大不愧是江湖出身,竟然还用这么原始的方法杀人。”

    老七道:“其实,我也是迫不得已,尸体迟迟没能处理,如果不是这阴沉木的棺材,早就臭了。”

    赵小姐笑道:“七老大现在越来越谨慎了呢,对了,你说的东西呢?”

    “在这儿。”老七说。

    片刻,赵小姐恍然道:“哦…原来是一面镜子…”

    听到这里,我又是一惊,镜子,是什么镜子?

    只听老七道:“你可不要小看这面镜子,如果没有了它,那就什么事也办不成了。”随后,沉声一笑:“刚才见到赵小姐,我一激动,竟然把正事给忘了,行了,我们走吧。”

    赵小姐笑道:“你的正事办了,我的还没办呢,麻烦七老大等我一下。”说着,便向隔间走来。

    我大吃一惊,左右一望,房间里空空的,除了靠墙一个衣橱以外,别无藏身之处。无暇细想,我迅速拉开橱门,藏了进去。

    刚藏好,就听隔间的门‘吱嘎’一声开了。

    赵小姐‘格格’一笑:“我所谓的正事其实是换衣服,七老大是否可以回避一下呢?”

    老七笑道:“原来是这样,那好吧。”

    我脑袋里‘嗡’的一下子,暗叫一声苦,这下完了。

    ‘砰’,隔间的门被反锁了,随后亮起了灯。

    “菲菲乖,妈咪换好衣服再抱你。”

    “喵呜…”

    紧接着,是一阵脱衣服的声音,我的手心里已经捏出汗水。

    终于,‘嗒嗒’的脚步声,奔着衣橱而来。

    一步…

    两步…

    三步…

    ‘哗啦’,橱门被拉开了。

    一股香气扑面而来,灯光下,只见一个只穿内衣的妖娆女人站在我面前,我呆呆的看着她,她也瞪大了眼睛,呆呆的看着我。

    “啊!”

    我一把将她拉进了怀里,捂住了她的嘴。

    “赵小姐,别怕,我不是坏人。”我想也没想,如果我是跟他们一伙儿的‘坏人’倒也罢了,我自承‘好人’,那不正是和‘坏人’对立的吗?

    赵小姐惊恐的看着我。

    “赵小姐,赵小姐,你怎么了?”老七死命的拍门。

    我一慌,赵小姐从我怀里挣了出去。

    就在我不知所措时,赵小姐定一定神,笑道:“没事,好大一只蟑螂,吓死我了。”

    老七长出一口气,笑道:“这里不比香港的豪宅,很多蟑螂的,赵小姐受惊了。”

    “呵呵,没事了,被我打跑了。”赵小姐嘴上在笑,眼睛却冰寒的看着我。

    她凑到我耳边,低声说:“我不管你是什么人,我只希望你把听到的和看到的全部忘掉,否则,只有死路一条!”

    直到她换好衣服,离去很久,我仍然傻愣愣的站在衣橱里,就像做了一场梦一样…

    回去的路上,我一直迷迷登登的,看样子,棺材里躺的那人应该就是陈树良了,怪不得一直找他不到。听老七说,大前天是他的头七,也就是说,他才死了十天而已,那他之前又去了哪里?还有那面镜子,到底是什么镜子?赵小姐为什么没把我供出去?…

    我的眼前仿佛有一团迷雾,只觉什么也看不清楚…

    来到晨星的住处,只见师父和晨星正不安的站在院门口。

    “阿冷,你去哪儿了?看把我们担心的…”晨星白了我一眼,责怪的说。

    我勉强一笑:“我…呵呵,没去哪儿,就到处走了走。”

    师父笑道:“时候不早了,外面挺冷的,星儿,你快去睡吧,看我回去不好好骂他…”

    晨星冲我扮了个鬼脸:“对,要狠狠的骂,师父打他屁股…”

    走在路上,师父低声说:“冷儿,我见你神色不对,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