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四章 头七之夜(2)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6:37本章字数:3451字

    眼前的情状诡异莫名,整个屋里阴森森的,两支蜡烛的火苗儿不断跳动,就像两只怪眼。火光摇曳下,只见袁静花遗像上那张脸,仿佛被一种暗影笼罩着,两行‘血泪’无比骇人…

    我扶起袁本兴坐在一张椅子上,掐了几下人中,他才清醒过来。方老板脸色煞白的站在原地,腿不停颤抖,尿水顺着裤管一滴一滴往下流。

    片刻,师父回过神,走到遗像前沾了一点血,放到鼻端一嗅,深吸一口气说:“遗像流血,乃大凶之兆…”

    “师父,那真的是血?”我诧异道。

    师父点点头,晶亮的目光扫视众人,说:“今晚发生的事,已经超出了我的所知范围,天极阵不管用,遗像竟然流起了血,看样子,发生了某种变故…”

    方老板问:“什么变故?”

    师父沉吟不语,只是摇头。过了一会儿,师父说:“这样吧,我来卜上一卦。”

    据我所知,近年来,师父对《易经》颇有研究,话说,我也是第一次见他卜卦。

    师父来到灵桌前,点起三柱香,拜了几拜,插进了桌缝里。随后,他取出一张黄纸铺在桌上,以手指蘸墨,飞快的在纸上画了一幅八卦图。

    图画好以后,师父摸出九枚铜钱,正面朝上,分别摆在了卦心和卦位上。端详片刻,师父突然朝桌上奋力一拍,震的那两根蜡烛差点倾倒,袁静花的遗像也跟着跳了起来,‘叮咚’几声响,飞起的铜钱掉落下来,互相碰撞,发出悦耳的声音。

    师父盯着那几枚铜钱看了一会儿,沉声说:“这是凶卦,今天晚上,我们这些人中,有一个人会死。”

    师父这句话说的并不响亮,却无异于晴天霹雳,方老板原本止住的尿又流了下来。

    “看…”师父指着那几枚铜钱说:“坤震互击,离坎相交,‘坤’为地,‘坤震’乃地变之意,此乃凶卦,‘离坎’相交,暗指此‘凶’将会降临到卜卦方其中一人身上,而卦心‘生门位’的铜钱却移到‘乾’位上,‘乾’为天,故,此‘凶’乃为‘升’天之意…”

    我看过去,只见其中两枚铜钱边缘相撞,而另外两枚铜钱却重叠在了一起,心里暗暗诧异,在我感觉,这些铜钱每一只都一模一样,而师父却知道它们原来所摆的位置。

    接下来,师父又给我们每个人卜了一卦,包括他自己。这次卜卦,是念过一个人的生辰八字之后,用三枚铜钱连抛六次,根据正反方向来卜的。

    卜完以后,师父沉思不语。

    方老板按捺不住,颤声问:“师父,我的是吉还是凶?”

    “奇怪,真是奇怪…”师父喃喃道:“以卦象来看,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吉卦,但我刚才卜的那个通卦却显示的是凶卦,暗指有一个人会死,这是为什么呢…”

    方老板吞咽了几口唾沫,朝袁静花的遗像看了两眼,吭哧道:“师父,要不,嘿嘿,要不我先回去了…”

    师父回过神,问道:“回去干嘛?”

    方老板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突然想起了什么,说:“我回去换裤子,裤子湿了。”

    我笑道:“他是怕死,想要逃了。”

    师父摇了摇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的,跟回不回家根本没关系。”

    方老板两眼发直,“那,那我就不回去了。”

    袁本兴恢复体力,摇摇晃晃站了起来,“张师父,阿,阿花的事,要怎么解决?”

    师父看了看天极阵正中那片纸灰,颓然的摇了摇头:“天地阵竟然不管用,我也不知道原因,看来,只有我们自己去找她了。”

    我心头一震:“师父,难道,还要用上次的方法?”

    师父摇了摇头:“不,她已经变成了厉鬼,可以用罗盘去找,之前我打算用天极阵将她招来,锁在阵中,化去她的戾气,希望不会对她造成太大的伤害,然而现在看来,一旦找到她,只有打的她魂飞魄散了。”

    袁本兴哭道:“张师父,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师父苦笑摇头:“连天极阵都招她不来,我们能不能找到,还很难说,刚才来的那阵风很奇怪,但愿她在这附近吧…”

    从袁静花家里出来,已经是十二点多了。我们一行四人,走在空荡荡的村里,脚步声显得格外响亮。师父不断看着罗盘,穿过几条巷子,指针却没什么反应,只是轻微的波动。

    渐行渐偏,来到赵小姐的住处时,我忽然听到一声沉闷的呼救声…“救命…”

    之后便没了声音,好像就是从赵小姐的住所里传出来的。

    所有人都听到了,纷纷停住脚步,方老板惊惧的问:“难道,难道她在这里?!”

    师父摆手不答,伸手一推,院门竟然应手而开。来到院里,只见屋门也是开着的,里面黑洞洞的。

    刚走到门口,我就听到里面传来喘息和挣扎声。

    “美人儿…别动,你再叫,我现在就杀了你…”一个男人说。

    “好,我不叫了,你,你轻一点…”是赵小姐的声音。

    男人**一笑,急促的说:“果然听话,来吧…”

    我的心‘砰砰’直跳,只觉面红耳赤。

    师父的拳头捏的‘咔叭’一响,大喝一声:“什么人?!”跳进了屋里。

    打开卧房的灯,只见屋里一片凌乱,到处都是衣服,一个长相猥琐的男人,浑身一丝不挂,惊恐的看着我们,赵小姐的衣服几乎也已经被扯光了。

    师父走上前,一脚就将那男人从床上踹了下来。方老板眼睛瞪的溜圆,直直的盯着赵小姐,就连袁本兴也看愣了。

    我突然觉得那男人有些脸熟,仔细一想,正是老七那两个小弟的其中一个。此时,他已经恢复了镇定,漫不在乎的说:“你们最好放了我,否则的话,肯定吃不了兜着走。”

    赵小姐已经穿好了衣服,理了理凌乱的头发,冷笑道:“是老七让你这么干的?”

    那人蹲在地上,吐了一口唾沫:“老七算个**毛,这么多年没见过他了,在我们心里,其实早就没当他是老大了!”

    “说,你们到底是干什么的?”师父问。

    那人撇了撇嘴,瞪着师父:“你算老几?”

    我轻轻拍了拍师父的肩膀:“师父,我来问他。”

    我飞起一脚踹在了他脸上,那人仰躺在地,下面的黑东西不断颤动,但片刻又爬了起来,瞪着我说:“小子,只要我死不了,迟早杀了你!”

    赵小姐‘格格’一笑,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把剪刀,走到那人面前。

    那人一愣,道:“你,你要干嘛?”

    赵小姐含笑不语,只是盯着他的胯下,片刻,轻轻一口气吹在了剪刀上。

    那人脸色一白,急忙夹紧双腿。

    “说,你为什么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来打我的主意?如果不说,我就把你下面那玩意儿剪下来…”赵小姐冷冷一笑:“我赵欣说的出,就一定做的到!”

    那人愣了一会儿,终于垂下了头。原来,从第一次见到赵小姐,他就已经心存邪念了,再加上最近因为很多原因对老七不服,准备离开团伙,临走之前,先把心愿了了再说…

    “我原本打算干了你之后就远走高飞的,没想到,半路杀出来这么几个混蛋…”那人说。

    赵小姐妩媚一笑,眼神迷离的看着他,婉转的说:“那你现在还想干我吗?”

    她的声音仿佛有一种勾魂摄魄的魔力,我只觉小腹一热,师父把头扭向了别处,方老板舔了舔嘴唇,袁本兴喉头动了几下,低下了头。

    那人抬起头,惊讶的看着赵小姐,似乎全身的骨头都没了。

    “问你呢,想吗?”赵小姐无限温柔的看着他。

    那人急切的点点头,胯下的黑东西迅速膨胀了起来。

    赵小姐‘格格’一笑,突然飞起一脚踢在了他跨下。

    嗷一声怪叫,那人晕死在地。

    “人渣!”赵小姐长出一口气,高跟鞋往地上一踏,发出‘嗒’一声脆响,笑道:“谢谢你们,这人我会捆起来交给他老大的,几位可以回去了。”

    师父说:“我们还不能走,有些事情,需要跟赵小姐说一下。”

    赵小姐看了看师父,愣了愣,随后,点上一支烟,吸了一口,漫不经心的说:“请说。”

    “我想知道,那老七到底是什么来头。”我说道。

    赵小姐斜睨了我一眼,笑道:“咦?小帅哥,我认识你,上次鬼鬼祟祟的躲在我衣橱里,到底想做什么?”

    我脸上一热,“我…”

    方老板不怀好意的看了我一眼。

    赵小姐冷冷的说:“小帅哥,上次如果不是我,你早就被老七扔进江里喂鱼了。”

    师父说:“赵小姐,借一步说话。”

    师父把赵小姐叫到外屋,指着那口棺材说:“你知道这里面装的是什么吗?”

    赵小姐吹了吹烟灰,看也没看,说:“一具尸体而已,你们不用去报警,这人不是我杀的,而且,大陆的法律也管不了我,至于凶手,你们最好别招惹,因为,不仅抓不到他,还会把麻烦惹到自己身上。”

    师父沉声道:“如果是普通尸体,倒也罢了,你可知道这里面是具什么尸体吗?”

    赵小姐一愣,对着师父打量片刻,笑道:“看你一表人才的样子,倒像个人物,似乎懂的很多一样,说吧。”

    师父便把我们发现的,养阴尸的事情告诉了她。

    赵小姐听完,脸色有些发白,但随即宁定下来,笑道:“有这么厉害吗?我倒真想见识见识…”

    “打开棺材,是不是阴尸,我看一眼就知道。”师父说。

    赵小姐想了想,丢掉烟头,说:“好吧。”随后,将手伸进棺底。

    原来那下面有机关的,怪不得我上次怎么掀都掀不开。

    随着‘嘎嘎’几声响,棺盖被抬了下来。往里面一看,我顿时倒吸一口冷气,只见里面躺着的那个人早已经没有了本来的面目,嘴巴大张,面部扭曲,脸上两个血淋淋的大窟窿!看样子,死前肯定经历了极度的痛苦!

    师父微微一笑:“果然是阴尸!”

    突然,我听到一种‘嗒嗒’的怪声,往地上一看,那只罗盘正在飞快的旋转。

    师父顿时一愣,仔细往棺材里面一看,叫道:“不好!袁静花的鬼魂怎么也在里面?!大家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