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六章 头七之夜(4)(一)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6:37本章字数:2641字

    又是降头!…我和师父同时一愣,互相看了一眼。

    “你怎么知道是降头呢?”师父问。

    赵欣怔怔的摇了摇头:“其实,我也只是猜测而已。因为我父亲死的太奇怪了…”说着,赵欣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师父:“你相信吗,我父亲的尸体是我亲手验的。”

    “你亲手验的?”师父疑惑的问。

    “不错…”赵欣点了点头,嘴角浮现一丝苦笑:“说出来可能没人会信,我以前是一名法医…”

    这句话更让我震惊,就像耳边打了一个响雷一样,看赵欣妖娆妩媚的样子,我怎么也办法把她和法医联系在一起。

    赵欣沉思道:“不知道为什么,我从小就对尸体特别感兴趣。在我六岁那一年,街头发生了车祸,我避开保镖,偷偷跑去看。当我第一眼看到那具尸体的时候,我突然产生一种强烈的,想要触摸它的冲动。从那以后,我就对尸体产生了莫名的兴趣,简直到了痴狂的地步,我搜集各种人死后的照片,还有解剖图…于是,长大以后,我做了法医。我做这一行,完全是因为兴趣,以我父亲的地位和身家,我几辈子都吃不完。在别人眼里,尸体即恐怖又恶心,然而在我眼里,它们却是一件件精美的艺术品,是上帝创造的,最伟大的杰作。人在生前分为三六九等,还分为好人和坏人,一旦死后,无论你是富翁还是流浪汉,都是一样的,都只是一件艺术品,再没有半点分别…”

    赵欣一席话说的娓娓动听,当她谈到尸体的时候,眼睛里浮现的是一种迷恋的神色,让你不由自主的沉迷进她的世界里。然而,在心底,我却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好像有一种凉意,从脚底一阵阵渗出来,连带着整个房间都变的阴森森的…

    师父问:“这么说,你父亲的尸体,是你解剖的?”

    “不错。”

    “那他的死因是?”

    赵欣深吸一口气,说:“他的大脑在颅腔内自己转了一圈…”

    听到这里,我瞪大了眼睛。

    “…就像被一只手抓住,硬生生拧了一圈一样。没有一个人能解释这种现象,唯一一种说法,就是他中了邪术,而在香港,比较流行的,能于无形中杀人的邪术,首推降头…”沉默了一会儿,赵欣说:“从那以后,我便继承了父亲的遗产,离开了法医这个行业。其实不离开也没办法,自从解剖过我父亲以后,我看到尸体会有一种心痛的感觉…”

    我实在不敢想象,一个女儿,亲手解剖自己的父亲,是一种什么感觉。

    房间里一时沉静如水,只有时间在缓缓流逝,窗外的夜色,似乎变的格外诡异,而又遥不可及。

    过了一会儿,师父打破了沉默:“那老七呢,老七是做什么的?”

    “他本来是一个从江西偷渡到香港的大圈仔,混迹**,也收了几个小弟,在一次火并中,老七砍死了一个老大,没想到,那个老大是一个鼎鼎有名的江湖大哥的亲戚,那个大哥发布了江湖追杀令,最后,老七被我父亲给救了,藏了起来。老七感恩戴德,决定誓死效忠于我父亲,在我父亲的帮助下,他回到了大陆,我父亲交给他一个任务,那就是寻找《殡葬全书》。据说,老七回内地的消息,很快就被那个老大知道了,他派了很多杀手过来寻找他的下落。从此,老七就隐性埋名,躲藏在临江村附近,做了一名渔夫。我这次过来,给了他不少钱,让他全力帮我寻找那本书。老七这么多年也不是白混的,他找到了一面和传说有关的镜子,而且,他好像打探到,那本书并不在临江村村后的山里…”

    “不在山里?”我惊讶道:“那,那在哪儿?”

    赵欣摇了摇头:“我也不清楚。”

    房间里又沉默了,又过一会儿,赵欣回过神,撩了撩头发,‘格格’一笑:“帅哥,你到底是做什么的?”

    我差点吐血,他竟然管师父叫帅哥!

    师父脸上一红,“我只是一个乡下的纸扎艺人,懂一点道术而已…”

    赵欣斜睨师父,笑道:“看来,乡下藏龙卧虎啊,竟然还有像你这么仪表不凡的人…”

    我感觉师父的脸快要滴出血来了,暗暗吞了口唾沫。

    师父干咳一声,看了看表说:“已经四更了,外面还有两只鬼等着处理呢,我们走吧。”

    来到外面,只见方老板正不安的踱着步子,见到我们,面露喜色,擦了擦汗:“师父。”

    “嗯。”师父答应一声。

    赵欣‘啐’了一口:“胖子,守着具尸体就把你吓成这样,你真不配做人家的徒弟。”

    袁本兴愁眉苦脸的立在一旁,腰似乎驼的更厉害了。

    师父走到门口看了看天色说:“大家离的远一点,我要行法事了。”

    师父打开随身携带的包裹,取出九张黄纸,用朱砂画成九道符,摆在了棺材四周,分别用铜钱压住。随后,师父沉静的看了看袁本兴,说:“袁本兴,现在,需要你来帮我。”

    袁本兴一哆嗦,“我?怎么帮?”

    师父道:“我要拿开棺材里的镇鬼符,放袁静花出来。”

    “那,那我岂不是…”

    师父摆了摆手:“我就是要通过你把她给引出来,你不用担心,我放一道保命符在你身上,她就上不了你的身了,距离阴沉棺十米之内,她都会围着你旋转。趁此机会,我便可以施法分离她身上的‘变异磁场’,也就是怨气。等到她变成了正常的魂魄体,鸡鸣前就会飘走,转世轮回去了…”

    师父说,阴沉棺的棺盖只要是开着的,那么,它就相当于是一个天然的锁鬼阵,鬼物不会逃出距它十米的范围。有的人要问了,那如果引来其它的鬼呢?一般情况下,鬼物是不会进入阳宅的,纵然有阴沉棺在内。前面说过,只有怨念极重的厉鬼才会进入阳宅,因为它们已经不奔着转世轮回了,至于那些夜间游荡在地脉等阴地的亡魂,并非厉鬼,只是些由于横死,心有不甘,贪恋凡尘的怨鬼,日久天长后,它们的怨念会自行淡去,到时,就会飘然阴世,等待轮回了。

    而厉鬼的怨念,自己是不会消散的。这种怨念,其实是一种‘变异’的磁场。我们知道,人为阳,鬼为阴,这种阴和阳,只是一种相对的说法。鬼其实是以磁场的形式存在的,但凡磁场,必有正负之分,鬼是一种魂魄体,魂,是正磁场,魄,是负磁场。如果正负均衡,那么,它就是一只普通的鬼。如果正强过负呢?那就是上次我那种情况,只有一道命魂而没有魄,被天眼死追猛赶,差点被劈死,因为天眼射出来的是一种‘负磁光’。说到这里,大家已经猜到了,没错,如果负强过正,那么,这只鬼就是一只厉鬼了…

    这种‘强’出来的磁场,我们把它叫作‘变异’磁场,前面说过,命魂承载的是主体情感,这种主体情感是一种意念,一旦魄的磁场强过魂,那么,这种意念就会被压制。魄是依附魂而存在的,离开了魂,它就会消散,这就性质就好比‘寄生虫’,只是,这种‘寄生虫’,是不可或缺的。但是,只要是‘寄生’性质的东西,它们的本性都是‘邪恶’的,一旦强于‘宿主’,就会显露‘邪性’,这就是厉鬼害人的原因…

    师父围着棺材摆的那九道符,合称九宫困鬼符,即为了防止袁静花出来以后伤害他人,也为了防止万一有厉鬼进来钻进棺材。

    交待完一切,师父命我们远远的站开,只留袁本兴在棺材旁边。我离的方老板远远的,免得他等一下害怕,又像那次一样‘偷袭’我。

    “准备好了吗?”师父问。

    袁本兴勉强直了直腰,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