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六章 头七之夜(4)(二)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6:38本章字数:1734字

    师父的个子不算很高,但也比袁本兴高出近一头。两人往一块站,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师父虽人到中年,却仍然英气逼人,凛凛透着一股正气,袁本兴却显得十分猥琐而又怯懦。我看到,赵欣双手抱胸,嘴角含笑,不时向师父投去赞赏的目光。

    师父用朱砂‘刷刷刷’画了一道符,吹干以后,递给袁本兴,说:“揣在怀里。”

    袁本兴依言照做,手抖的像筛糠一样。

    随后,师父令袁本兴站在棺尾,并且闭上眼睛,告诉他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许睁开。

    师父站在棺头,深吸一口气说:“现在,我要揭符了。”

    现场的空气极度紧张,我感觉自己的心就像打鼓一样。侧头一看,方老板浑身发抖,一只手死命抠抓着自己的大腿,我不由暗道一声,好险…

    师父浓眉微蹙,似乎浑身凝聚着一种随时爆发的力量。只见他缓缓将右手伸进了棺材里,拿起了那张镇鬼符…

    突然,上方的灯泡一暗,一股阴风从棺材里飞了出来,地上那些符纸‘哗啦啦’乱摆,我很担心会不会被吹跑。

    紧接着,我听到一种极为奇怪的声音,像是尖利的爪子抓挠金属,又像是某种动物的嚎叫。

    师父大喝一声:“不许睁眼!”

    灯泡忽明忽暗,来回的晃动,把棺材和每个人的影子都拉的支离破碎,整个房间里鬼影憧憧的。

    我看到,袁本兴的衣服鼓了起来,就像被鼓风机吹的,紧接着又一瘪,整个衣角似乎被一种力量拉着,缠卷着绕到背后。可以感知到,有一股风,正围绕着他盘旋。

    袁本兴吓的面无血色,紧紧闭着眼睛。

    师父用桃木剑插住一道符,冲上前,也围着袁本兴旋转,似乎在追赶那阵风,口中念念有词。

    每一个人都瞪大了眼睛,盯着眼前的这一幕。

    不知转了多少圈,师父厉喝一声:“去吧!”桃木剑一挥,那道符脱落下来,轰,燃烧起来。

    瞬间,风声停止了,紧接着,我听到一种‘嘤嘤’的啼哭声,飘然出屋而去。与此同时,袁本兴‘扑通’一声摔倒在地。

    师父喘着粗气说:“没…没事了…冷儿,来,扶…扶他起来…”

    我刚要上前,方老板却先我一步蹿了过去:“让我来!”

    这老家伙,一听说没事了,马上胆子就变大了。

    赵欣好像惊魂未定,又好像恍然如梦一般,怔怔的立在原地。

    “师父,你坐下歇歇吧。”我扶着师父说。

    师父闭着眼睛,摆了摆手:“不用,棺材里还有一个,来,帮我把尸体抬出来。”

    师父说,阴尸的鬼魂和尸体是连在一起的,如果想要化解鬼魂的怨气,必须要使它离开阴沉棺才可以。

    “方老板,来帮忙。”我挥了挥手。

    方老板一愣,指了指怀里的袁本兴,嘿嘿一笑:“他,他还没醒,我,嘿嘿…我还是照顾他吧。”

    师父苦笑着摇了摇头,深吸一口气说:“算了,我们两个抬。”

    “我来吧。”赵欣撩了撩头发,笑道。

    “你?”

    “愣什么,冷儿,快动手,你抬头,我抬腿。”

    赵欣比我大不了多少岁,竟然管我叫冷儿,我差点喷出一口血…

    师父指着一处空地说:“把他放到这里来。”

    我和赵欣小心翼翼抬出尸体,低头一看,陈树良脸上那两个血窟窿,正空茫的‘看着’我,背上爬起一阵恶寒。

    “师父,你要不要先休息一下?”

    师父看了看表,一咬牙说:“不用,四更天快过了,再晚就来不及了。”

    由于陈树良的鬼魂是附在尸体上的,所以,必须先把它‘分离’出来。一旦它‘出来’以后,会本能的围着阴沉棺旋转,因为有那九道符挡着,它进不去棺材,师父便可以用和刚才同样的方法化去它的怨气。这是一种意念的转移,鬼魂的意念在别的事物身上,就会失去防备。而对于袁静花来说,在阴沉棺范围内,袁本兴比阴沉棺更有‘吸引力’。

    师父定一定神,打起精神,脚踏天极步,围着那具尸体团团旋转,然而,意想不到的是,几圈过去了,竟然没有半点反应,招不出陈树良的鬼魂。

    “怎么会这样?”师父停住脚步,喃喃道。

    就在此时,‘砰’的一声,灯炮竟然炸了,房间里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就在我不指所措时,就听‘嗷’一声怪叫,好像有什么东西从屋子里蹿了出去。

    我急忙用手机一照,只见方老板惊恐的倒在地上,袁本兴不见了踪影。

    “发生了什么?!”师父急问。

    方老板哆嗦着指着门口,嘴巴大张,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突然,方老板好像触电一样,浑身猛的一颤,瞪大了眼睛,直直的盯着某一处,似乎看到了某种极为可怕的东西!

    他在看什么?…顺着他的目光回头一看,我顿时退了一步,我看到,原本躺在地上的‘陈树良’竟然站了起来,直直的站在赵欣后面,那两只血窟窿里垂下来两条肉丝,不断的晃动…猛然间,我想起袁静花遗像上流的那两行血泪!和眼前的情状极其相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