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章 合谋陷害(3)(一)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6:38本章字数:2518字

    赵欣一愣,笑道:“怎么,我晚上出来走走,偏巧路过,不可以吗?”

    师父与她目光相对,急忙移开了,说:“可以,当然可以…”

    赵欣‘格格’一笑,伸手在师父肩头轻轻拍了一下:“喂,你别动行不行,我怎么给你擦药啊?”

    这时候,我再也忍不住了,‘嗤’的一下笑出声来。师父在我眼里一直都是严肃威武的样子,我头一次见他这么可爱,就像一个初入校门的忐忑小学生,简直萌翻了!原来,师父还有这样的一面!

    听到笑声,师父抬起头,神色颇有些尴尬。赵欣看了看我,笑道:“冷儿,你先出去玩一下,等我给你师父擦完药你再进来。”

    我脸上一热,‘嘿嘿’一笑:“当然可以,不过,能不能别叫我冷儿?听着别扭…”

    赵欣白了我一眼,哼道:“冷儿好听,我喜欢叫。”

    我挠了挠头皮:“好,好吧。”随即,出屋而去,并且带上了门。

    那两个保镖一动不动的站在大门口,就像两尊雕塑。我从旁边经过时,他们竟然连眼皮都没抬一下。我暗暗诧异,这个赵欣果然来头不小,手下竟然有这样的人物。

    来到外面,被夜风一吹,睡意全无。我忽然觉得,胸口似乎有一股澎湃的激流在游走,就连夜色也变的妩媚起来了,再加上夜来香醉人的气息,整个人都似乎被包裹进了一种温馨恬静的氛围里。

    一时间,我有一种飘飘然的感觉,把师父的话抛在了脑后,沿着村路,信步游走。不知过了多久,我一抬头,忽然发现来到了晨星的住处,冥冥之中,似乎有一股力量牵引着我来到这里。

    自从‘牵魂’的第二天以后,我又开始躲着晨星了,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原因。萧山这几天也没有叫我们一起进山寻找那本书,不知在搞些什么。

    侧耳听去,院子静悄悄的,晨星应该睡了吧。我摇了摇头,转身往回走。刚走没几步,我忽然听到‘嗒’一声轻响,似乎是铁门的声音,却又不像是风吹的。

    本能的,我一个闪身躲在了一棵树后,探头去看,顿时瞪大了眼睛,只见晨星那处宅院的门檐上,竟然趴着一个人!

    那人身穿白衣,在夜色中十分显眼。愣神间,只见他轻轻一翻,从门檐上滑了下来,脚上可能绑了什么东西,落地的声音十分轻盈。

    这人是谁?怎么会半夜从晨星的住所翻出来?…我吓出了一身冷汗,那人已经去的远了。

    我悄悄尾随在后,只见那人东拐西绕,不一会儿就出了村子,向江边行去。由于附近没有遮挡物,我不敢离的太近,只能远远的跟着。

    来到江边,江水的映衬下,只见那人一身白色显得非常吓人,鬼气森森的。

    借着夜色的掩护,我悄悄匍匐在地,不紧不慢的跟在那人后面,不敢发出一点声音。那人来到江边,折而向南,穿过沙滩,走向远处那道坟坡,我也跟了过去。

    坟坡附近有一个坑,是这一带的渔民挖出来放鱼具的,里面有一团破帆布,还有一张旧鱼网。我藏进了坑里,探头去看,只见那人来到坟坡底下停了下来,好像在朝四下里张望,我急忙缩回了脑袋。

    过了一会儿,我突然听到一阵‘嗵嗵’的刨土的声音,伸头一看,那人好像在刨挖什么东西。

    我吃了一惊,看样子,他是在挖坟!

    夜很黑,除了那身显眼的白,什么也看不清楚。不过,从地理位置上来看,那里应该是袁静花的坟,我记得,袁静花就是埋在那里的,难道他在挖袁静花的坟?

    我的心脏一阵抽搐,算起来,袁静花已经死了好多天,尸体应该腐烂发臭了,这人半夜来挖她的坟干嘛?难道是袁本兴想念妻子,挖出来看看?

    不可能,袁本兴十分矮小,这人看起来比我还要高大。而且,袁本兴已经被那‘阴尸’的鬼魂附体了,师父说他谁也不认识,什么也不知道。

    我就这样胡思乱想着,远处,那人还在拼命的刨挖着。

    不知过了多久,我听到‘砰’一声闷响,看样子,挖到棺材了。那人丢掉手里的工具,跳进了坟坑里。

    不一会儿,一个黑黑的长物被扔了出来,是棺材盖子。

    就在我不明所以时,忽然,坟坑里传来亮光,紧接着,我闻到一股恶臭焦糊的味道。

    我捂住鼻子,伸长了脖子去看,只能看到那人露出来的脑袋尖儿,不知道坟坑里发生了什么。

    又过一会儿,亮光逐渐黯淡,终于消失了,焦臭味儿也慢慢散去。那人跳出坟坑,沿坟坡而上,很快不见了踪影。

    我定一定神,向坟坡走去。来到跟前,用手机一照,差点一头栽进坟坑里。

    这个坟果然是袁静花的,坑里面一片狼藉,袁静花的尸体完全暴露出来,呈一种奇怪的形状躺在里面。

    土腥味儿夹杂着恶臭一阵阵传出来,熏的我只想作呕。最恐怖的,是袁静花的脸,她的五官已经完全扭曲了,脸色青绿,却又隐隐发黑,十分古怪,好像被烧灼过。

    突然看到这么恐怖的场景,我吓的猛往后退了几步,狠狠一拳打在胸口,才勉强使自己镇定下来。我深吸一口气,知道这里面一定有古怪,只有追上刚才那人才能知道怎么回事。打定主意,我爬上坟坡,追了过去。

    那人去的很快,早已不见了踪迹。我一路急行,很快就回到了村里。穿过两条巷子,我突然看到远处有一团白,心中一喜,还好,被我追上了。

    我追上前,悄然跟随着他左穿右绕。来到一座破房子前,那人停了下来。临江村像这样的破房子有很多,年久失修,没人居住,还没有被拆。

    我躲在一户宅院的墙角,只见那人左右一望,伸手敲了敲门。

    “东西都拿来了吗?”房子里传出一个低沉的声音。

    我吃了一惊,这座房子里竟然有人,然而,接下来,更让我吃惊的事发生了!

    “拿来了。”这人答应道,听声音,竟然是凌志飞!

    我感觉脑袋里‘嗡’的一下子,太阳穴上的青筋一鼓一鼓的,心里只有一个疑问,凌志飞怎么会半夜从晨星的住所里跳出来?

    屋子里亮起了烛光,如果有人半夜里出来,看到空关许久的破屋里有亮光,不知道会不会被吓死…

    “进来吧。”屋里那人说。

    凌志飞推开门走了进去,随后,又把门给关上了。

    我按捺住狂烈的心跳,轻轻来到门前,侧耳听去。

    “这次会有用吗?”凌志飞低声问。

    那人说:“我很纳闷,想不到,那小丫头意志力这么强,普通的情降竟然对她不起作用…”

    我心里‘咯登’一下子,情降…情降是什么?

    凌志飞叹了一口气说:“晨星不同于别的女孩儿,她很早就自力了,表面看起来她很柔弱,其实,内里十分倔强而又坚强。”

    “怎么,你真的爱上她了?”

    凌志飞愣了一下,冷笑道:“你觉得可能吗?不过,我确实想得到她,我会让她心甘情愿的做我的女人!”

    那人说:“放心吧,这一次,我保证万无一失。”

    “要怎么弄?”凌志飞问。

    “把东西给我。”

    屋子里一片安静,不知道他们在摆弄什么东西,烛火将二人的影子投映在门旁那只破旧的窗户上。

    我感觉心跳越来越快,手心里全是冷汗。

    “啊!”凌志飞突然一声惊呼,我差点跳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