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五章 山中亡魂(4)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6:38本章字数:2797字

    一时间,我不知道是因为激动还是害怕,浑身都在发抖。我的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张冬和王顺,他们两个的服饰看起来和众人区别很大,至于我,身上的衣服两天没换,再加上刚才一路奔走,浑身都是泥,早已没有了本来面目。

    张冬和王顺看起来脸色都有些发白,面无表情,一停住脚,便直直的盯着地面,对周遭的事仿佛没有任何感知。

    袁本兴一挥手,那新娘子就像被一根线牵着,痴痴的走了过去。人群向两边让开,不时有人发出‘啧啧’的赞叹声。

    “将军,你看,这女子还合你的心意吧?”袁本兴的声音明明在笑,但脸上却看不出任何欢喜的表情,我心里一阵发毛。

    袁崇焕呆呆的坐在那里,一言不发,看起来满面愁容。他那身装扮更为奇特,铠甲反射着火光。

    袁崇焕看也没看,只是挥了挥手。

    袁本兴直起身道:“你过来吧。”

    新娘子走过去,袁本兴将她让到另一张椅子上坐下。

    “我去拿点东西,麻烦将军等一等。”说完,袁本兴头也不回的走向远处。

    众人一动不动的立在原地,目光全部投在袁崇焕和那女子身上。

    趁此机会,我悄悄的向张冬和王顺走去,一颗心跳的厉害。

    来到近前,我伸手推了推张冬,感觉他浑身硬梆梆的。

    “喂,你怎么会在这里?”我问。

    张冬一动不动,连眼皮都没抬一下。我心里一惊,又要推时,忽然发现,张冬脖子上好像有什么东西,仔细一看,似乎是一道符。

    我伸手撕去那道符,张冬突然抬起了头,吓的我往后退了一步。

    张冬四下里望了望,最后,目光定格在我身上,愣了片刻,叫道:“阿冷!”

    远处的人群听到动静,纷纷朝这边看来。

    我急忙制止张冬,将他拉到一处幽静的地方,喘着粗气问:“你到底是人还是鬼?”

    “我…我当然是人!”

    我长出一口气:“那你怎么会在这里?”

    张冬茫然道:“我也不知道…”

    “你不是跳进江里了么?”

    猛然间,张冬好像想起了什么,惊惧的看着我:“啊!江里!”

    “江里怎么了?”

    张冬摇了摇头:“没什么。”

    我朝远处看了看,低声说:“先不管那么多了,有什么话以后再说,这里邪门的很,我们先离开这里。”

    回到轿子旁边,我发现王顺脖子上果然也有一道符。撕去那道符,王顺第一时间便抠了抠腚。

    “咦?阿冷,你怎么会在这里,这是哪儿啊?”王顺惊异的问。

    “嘘,别出声,我们可能遇到鬼了,抓紧离开这里。”

    王顺惊恐的点了点头,我挥了挥手,刚要走时,远处传来一个声音:“是谁在那里?!”

    我回头一看,袁本兴不知何时已经回来了。我大叫一声:“快走!”拉起张冬和王顺,没命价朝村口跑去。

    很快便出了村子,耳边‘呼呼’风响,跑了一会儿,我感觉好像没有人追来,便停住了脚步。由于紧张,我的手有些痉挛,伸展不开,依然紧紧抓着张冬和王顺的手腕。

    “他们…没有…追来吧?”我上气不接下气的说。

    没有人回答。

    就在我纳闷时,远处传来两个声音:“阿冷,等等我们…”

    “你怎么跑那么快…”

    我大吃一惊,低头一看,我手里握着的竟然是两截断臂!

    我吓的怪叫一声扔掉断臂,这时候,张冬和王顺已经追到了近前。

    “阿冷…你怎么了…”张冬幽幽的说。黑暗中,我发现他有一只袖子是空的,被山风吹的来回飘荡,再看王顺,也是如此…

    我彻底崩溃了,只觉天旋地转,一阵耳鸣,晕了过去。

    当我醒来时,天已经亮了,我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山沟里,辨明方向以后,快出山沟时,我就碰到了师父。

    “冷儿,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师父看起来脸色十分苍白,身上满是泥泞,看样子找了我**。

    经师父一说我才知道,他昨晚肚子受凉,出去方便,回来以后,发现我竟然不知去了哪里。可能是由于背风,师父没听到我喊他。

    我把我昨晚的经历断断续续讲了一遍,师父听完以后,沉思不语,只是反复打量这处山沟,这里十分幽僻,山沟入口那里有一个斜坡,我不知道我昨晚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突然,我发现远处的坡顶上站着一个人,看衣着应该是山里的护林员,大概五十多岁的样子。

    “喂,你们两个在死人沟里干嘛?”那人用生硬的普通话冲我们喊道。

    死人沟?…我们师父对视了一眼。

    来到坡上,那护林员告诉我们,他在这山里住了三十年了,对这里非常熟悉,当年袁崇焕被崇祯皇帝凌迟处死以后,遗骸运回广东,就是由这条山沟回的老家。袁崇焕当年被诬为‘卖国贼’,身受极刑,崇祯皇帝念他曾经有功于朝廷,没有将他抛尸荒野,暴尸三天以后,准其遗骸运回老家安葬,但犯了这种罪的人,死后绝不能走人道,更不能走官道。所以,袁崇焕的尸体是翻山越岭运回去的。然而,就在经过这处山沟时,不知怎的,天色突变,竟然下起了雪。要知道,除了粤北有些地方以外,粤中和粤南是从来不会下雪的。更为奇怪的是,山沟外面晴空万里,山沟之中大雪飘飞。押运尸骸的人终于知道,袁崇焕肯定有极大的冤情,纷纷跪倒在地…而从那以后,这处山沟里一直都阴森森的,有时半夜从这里经过,会听到沟里有鬼哭的声音,有人说,那是袁崇焕的冤魂…

    到了晚清时期,有个云游的道人路过此处,说此地不吉,多年以后,恐生巨变。至于到底是什么巨变,那道人却没有说,他只是说,如果想要化解,唯有以人气堵住沟里的怨气,不然,会有源源不断的怨气被吸纳过来,凝聚于此。他把这件事告诉了当时附近县里的县令,县令不知从哪里调了一批人过来,在沟里建了一个小村落。可是,后来的一场大火,烧死了村里所有的人…

    “烧死了?”我后背猛的一凉。

    那人点了点头说,那是民国初年的事了,不知怎的,突然一场大火,整个村子化为了平地。事后,人们从灰堆里了扒出一具具烧的焦黑的尸体。

    那人朝远处指了指:“那些尸体就埋在了这处山沟里,村子遗址的后面。”

    那人说,从那以后,这处山沟更邪兴了,有人半夜里看到,沟里一片灯火。曾经有个放羊的在山里迷了路,误闯进了这处山沟,第二天从沟里出来,整个人都傻了,羊也没了,只会不停的念叨,死人,全是死人,没过两天,那放羊人就死了,谁也不知道他在沟里遇到了什么…此后,这处山沟便得了个名字,死人沟,意思是,只有死人才能进出的地方…

    听到这里,我头皮一阵发麻,从这里朝山沟远处望去,雾气沼沼的,什么也看不清楚。

    我突然想到,民国初年,不正是晨星的曾祖父纳兰云空搬到临江村的时间么,难道这其中有什么联系?

    我看向师父,只见他也向我投来若有所思的目光。

    “关于这处山沟,和原来那个村子的事,就你一个人知道么?”师父问。

    那人伸手划了一圈,说:“这山外附近一带,老一辈的人都知道,只是,这件事过去了很多年,再加上这处山沟很偏僻,平时没有人到这里来,慢慢的,就被人们淡忘了…”

    师父点了点头,那人用怀疑的眼神看了看我们:“你们到这里来干嘛?”

    我谎称我们有亲戚住在山里,是来探亲的,昨晚下雨,迷了路。

    那人又重新警惕的将我们从头到脚细细打量了一番,摇了摇头说:“这沟里很邪的,不要进去,这附近一带的人即使偶尔路过,也会离的远远的。”

    我连声称是,那人说:“你们的亲戚住在哪个位置,要不要我带你们过去?”

    师父笑了笑说:“不用麻烦老哥哥了,昨天是因为天太晚了,分不清方向,现在,我们自己可以找到地方。”

    “那好吧。”那人看了看腕上的老式手表:“时候不早了,我要去巡山了,你们不要再进死人沟了。”

    我连连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