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六章 山中亡魂(5)(二)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6:38本章字数:2114字

    我感觉师父像是在讲绕口令,我有些天旋地转,晃了晃头。

    师父想了一会儿,似乎无可索解,看了看我,说:“冷儿,我刚才说的那些,你听懂了没?”

    我茫然的摇了摇头。

    师父苦笑了一下,说:“那我就讲的简单一点吧,我怀疑,张冬和王顺的死都和陈树良有关,此人会养尸控鬼。他趁王顺和张冬死后,魂魄离体之前,将他们葬在了这里,利用阴地的特殊地形,困住了他们的鬼魂…”

    我似乎听懂了一点,呆呆的问:“然后呢?”

    “陈树良要的并不是他们的尸体,而是他们的鬼魂。他把他们阉割,将鬼魂困在这里,是准备有一天招出来,给那新娘子陪嫁的。”师父说:“传说中,这在鬼娶亲里是一种最高礼遇,叫作鬼殉。在古代,一直有‘人殉’的记载,帝王死后,会选一些生前服侍他的太监宫女殉葬,一些达官贵人,便去买穷人家的儿女。他们的目的,是为了死后下了地府有人服侍。除了人殉以外,还有一种,就是鬼殉,鬼殉是在鬼娶亲时,选几只鬼陪殉,也就是陪嫁,陪嫁的鬼,将永远服侍自己的主人。鬼娶亲分很多种,其中,结阴亲是最简单的一种,普通阳人就可以操办…看样子,你昨晚遇到的,不是一般的鬼娶亲,而是有人提前预谋安排好的,高礼遇的鬼娶亲,而安排这一切的人,便是陈树良。但他却没有想到,计划还没实施,他就被人杀死了,自己也被用同样的方法困在了那口阴沉棺里。阴差阳错,我把他招了出来,我本想化去他的怨气,帮他超度。却没想,他竟然附在了袁本兴的身上,跑到了这里,实施自己的计划…”

    这一次,我好像听明白了一些,问道:“他费劲心机弄这一切,就是为了昨晚那场鬼娶亲?”

    师父向我投来赞许的目光:“你终于听明白了,没错,作为村里的殡葬师,他当初在安葬那个新娘子时,就已经在筹划这一切了,那新娘子被他选中,困住鬼魂,就是为了嫁给你昨晚看到的那个,被叫作‘袁崇焕’的人,不,是鬼。看样子,那只鬼纵然不是袁崇焕,来头也必然不小。陈树良花这么大的心思,给他安排这场亲事,并且还弄了两个陪嫁的,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听到这里,我明白的差不多了,所有的一切,都是陈树良提前安排下来,讨好昨晚那只鬼的。我依稀还记得那只鬼的样子,看他那身装扮,确实是一个古代的武将,如果不是袁崇焕,那么他又是谁呢…

    想了一会儿,我摇了摇头。看着躺在棺材里的张冬,我的心情十分黯淡,张冬是不是跳江死的,我没有亲见,而是听王顺和老七说的。但是王顺,却是跟我一起坐船时掉进江里的,之后我就没有见过他了,不知道死活。如果师父分析的是对的,那么我想,王顺当时掉进江里肯定也没死,只是不知道去了那里…

    一时间,整个坟地里十分幽静,雾气飘飘荡荡,吸进肺里凉凉的。师父掏出不知从哪里寻到的,烘干的树叶子,用随身带的纸卷起来,‘叭嗒叭嗒’的抽着。看的我一阵心酸,扭过了头。

    “师父,张冬的尸体要怎么处理?即然他是被害死的,那我们要不要报警?”过了一会儿,我问道。

    师父被那‘卷烟’呛的猛咳了几口,苦笑道:“报警,我们还能报警吗?”

    我这才想起,我和师父现在都已经是通缉犯了,一想到萧山和村长那些人,我就咬牙切齿。

    师父看了看表,叹道:“就算报警也没有用的,等一下正午时,就地烧了吧,张冬的骨灰先埋在这里,到时候,我们再挖出来带回老家安葬,王顺也一起烧了埋在这里。”

    我和师父在一些有山岩遮挡的地方寻了一些干柴过来,堆在了棺材上,正午十二点时,点起了火,熊熊的火焰冲起老高,那烟四处飘散,和雾气融杂在了一起。

    处理完张冬和王顺的骨灰,我伏在张冬坟前大哭了一场。师父扭过头,哽咽道:“张冬是个好孩子,临出门打工前,还专门跑去看过我的,唉…冷儿,你也别太难过了,陈树良虽然死了,但他的阴魂还在,那老七也会养尸,我怀疑,张冬的死,可能跟老七也有牵连,不管怎样,我们都要查出真相,给张冬报仇!”

    我重重的点点头,紧紧攥住一把坟头,手腕上的青筋都鼓了起来。

    哭完以后,疲倦和饥饿开始向我袭来。师父考虑事情比较周全,出门时带了两包牛肉干在身上,这时取出来,我们分吃了。

    吃完以后,师父看了看表说:“我们就在这里睡会儿吧,顺便陪陪张冬,睡醒以后,我们去那座土山上看看。”

    不知怎的,我心里隐隐有些不安,左右望了望,说:“师父,那袁本兴现在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不是人,也不是鬼,他是阴魂的宿主,如果碰到他,我会想办法把陈树良的阴魂打出来,不过,袁本兴是没的救了。”师父好像看出了我的顾虑:“不用怕,他白天没法出来,而且现在也害不了人的,不然你昨晚上就被害了。这处山沟里阴气很重,在这里睡觉,很容易阴气侵体,我布一个阵挡住就没事了。”

    师父找来一些石头布了一个阵,躺在阵里,我很快就睡着了。迷迷糊糊的,我一个翻身,腰眼处似乎被什么东西硌了一下,我一惊,难道我出阵了?睁眼一看,我仍然躺在阵里,伸手一摸,刚才硌我的地方,似乎有什么东西从土里钻出来,硬硬的。

    师父听到动静,也醒了过来,“冷儿,怎么了?”

    我没有回答,只是不停的抠扒那个东西。不一会儿,一个石碑显露出来,四四方方的。

    “这是什么?”我疑惑道。仔细看去,上面刻的还有字:兹有村民,五十九口,均为邪物所害,葬于此处…

    猛然间,我好像当头被人泼了一桶冷水,浑身的毛孔都张开了,因为我想起了晨星讲的那个故事,难道这里葬的不是被火烧死的那些人,而是临江村那些死去的村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