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七章 野史奇谈(1)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6:38本章字数:2744字

    这块石碑并不大,我哆嗦着又刨了几下,用力一扳,就将它从土里扳了出来。除了刚才那几行字以外,下面还刻的有日期,不过,早已模糊不清了。石碑的底部还雕着一只小狮子,张牙舞爪的。

    “这是定宅碑。”师父看了看说。

    “定宅碑是什么?”

    师父告诉我说,阳人住的宅院,门口摆狮子,是为了定阳宅。

    “你看这只狮子,头朝下埋在土地,它是为了定阴宅的。”师父眉头微皱:“定阳宅,是防止邪物闯进去,而定阴宅则相反,只有风水极恶的阴宅,才会弄这个东西,它是害怕有邪物从里面跑出来。”

    我心里一凉,嘟囔道:“那这东西还是再埋回去吧。”

    师父摇了摇头说:“这种东西只是一种象征,其实起不了多大作用的。”

    我反复打量这块石碑,越看越觉得古怪,似乎有一种凉意,不断从里面渗出来。

    师父朝四下里望了望,说:“冷儿,我们数一下这里的坟,看是不是五十九座。”

    我和师父连续数了两遍,除了张冬和王顺那两座以外,其它的坟加起来不多不少,刚好五十九座!

    “怎么这么怪?”我心里有些发毛,“难道这就是晨星故事里的那五十九座坟?”

    听完那个故事以后,我曾经问过晨星,她说是小时候他父亲讲的,至于那五十九座坟是否真有,埋在什么地方,他父亲却没有说,只是说埋在了一处山沟里。或许,连他父亲自己都不知道吧…

    师父沉思道:“定宅碑上没写,是不是临江村死的那些人,没法考证,不过,这里确实很邪门。”

    刚才烧棺材的烟还没有散尽,整个坟地看起来鬼气森森的。之前那守林人说,这处山沟里有一个村子,后来被火烧了,死去的村民埋在了村子后面。

    从远处那片断墙残垣来看,的确是一个村子的遗迹,而且有火烧的痕迹,看来,那守林人所言不虚。可是为什么从这里挖出来的定宅碑上却写着村民死于邪物所害呢?而且,这里的坟不多不少,刚好59座,难道这只是一个巧合吗…

    无法可解,我和师父四下里搜寻了一遍,再没有别的发现了,便出沟而去。

    阴沉沉的天,使人的心情也格外阴郁,仿佛整个世界都是一片单调而又空茫的色彩。

    脚踩在那些枯枝败叶上,软绵绵的,‘吱吱’的往外冒着水泡,就像有什么东西在下面喘气。

    “师父,你说,昨晚那鬼娶亲到底成了没有?”

    “不好说。”师父皱眉沉思的样子有一种说不出的魅力,只是脸色略显苍白:“如果成了的话,就意味着陈树良的计划实现了,他的目的究竟是什么,现在谁也不知道,我想,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我暗骂自己没用,嘴里嘟囔着:“我昨晚不应该惊动他们,更不该跑出来,不然,就会知道后面发生的事了。”

    师父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冷儿,你不要责怪自己,昨晚你无意中闯进了鬼的世界,能跑出来已经是万幸了。如果被困在里面出不来,那我只有下地府找你了。”

    “地府?师父,你可以下地府?”我惊讶的问。

    师父一愣,随即笑了笑,说:“傻孩子,师父哪有那个本事,我的意思是,我会陪你一起死。”

    我眼圈一热,原来师父是这个意思,‘牵魂’那天晚上,师父也对我说过同样的话…我扭过头,悄悄拭去眼角的一滴泪水。

    来到那座土山下面时,已经接近傍晚了,天还没有黑。远处望去,临江村上空飘浮着袅袅的炊烟,宁静的就像一幅画。

    在山里做了两天野人,我浑身脏的就像从泥里爬出来的,又湿又痒。我忽然觉得,以前貌不惊人的临江村,此刻有一种说不出的魅力。尽管那里住着许多邪恶的人,但是,它有温暖的小屋,绵软的被褥。如果现在可以让我泡个热水澡,然后炒几个小菜,温二两烧酒,简直比神仙还要快活…

    爬上土山,令我和师父都感到意外的事,昨天晚上那种异状竟然不见了!

    脚下的土粘乎乎的,一看就是下过雨,不时有湿淋淋的树叶,刮在脸上凉凉的。

    我四下里望了望,抬眼看了看天,阴沉的天空,云层在快速流动,不断变换着形状。

    来到山顶,师父找了一块平整干燥的地方,掏出九枚铜钱又卜了一卦。这一次,可以看的清清楚楚,那些铜钱三枚朝上,六枚朝下。

    “怎么会这样?”师父喃喃的说。

    “怎么了?”

    “昨天晚上我们到底遇到了什么,为什么现在又没了呢…”师父出神的说。

    我心里一阵发毛,那些树影幽暗之处似乎潜藏着一只只可怕的眼睛,正在悄然向我窥视。我忽然觉得,鬼怪并不可怕,未知的事物比鬼怪要可怕多了。

    “师父,这卦象怎么显示?”我问。

    师父告诉我说,卜卦并不是万能的,当你要做一件危险的事,或者感受到危险的存在时,心有意念,行有目标,才能用卦来占卜吉凶。一般时候,只有在遇到一些超出自然常规的事时才能卜卦。日常生活里的事是卜不出吉凶的,因为不能违背自然法则。昨晚,师父听到铜钱发出响声,感觉不对劲,所以临时卜了一卦,没想,卜出来以后,竟然没有卦象。师父刚才卜的这一卦,只是为了验证昨晚遇到的事。从结果来看,这是一个普通的无头卦,没有吉,也没有凶,但是,它是有卦象的。

    渐渐的,天黑了下来,一阵山风吹过,一片片黄叶从头顶的树枝上脱落下来,落地时,发出一声声细微的叹息。

    “昨天晚上,我们肯定遇到了什么,我想,可能跟天上那朵怪云有关。”师父看了看天,说:“不知道那是个什么东西,冷儿,我们下去吧。”

    从山上下来,我们来到晨星放食物的地方,空荡荡的,看样子,晨星还没有来过。朝临江望去,路上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清楚,村子里的灯光看起来就像一颗颗闪烁的星。这种情形,和我昨晚在山沟里望那个村子时有些相像,我甚至有种错觉,临江村就是我昨晚看到的那个村子…

    我们决定在这里等晨星,找到一处隐蔽而又干燥的地方,我和师父坐了下来。因为怕引来村里的人,我们不敢生火,为了取暖,我和师父偎靠在了一起。

    夜,越来越深,不时有水珠滴落,溅在草上,发出‘叭嗒’一声轻响。清凉的秋夜,除了泥土和杂草散发出来的腥气以外,还有淡淡的夜来香的气息,也许,是从临江村飘来的吧。

    师父抽着自己卷的纸烟,火光忽明忽暗,不时呛的咳嗽一声。一阵风吹来,我裹了裹衣服,突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我和师父现在就像两个逃难的乞丐。我一直想,等我有了稳定的工作,就把师父接出来过好日子。这么些年,师父一个人待在乡下,无亲无故,孤苦伶仃,只要一想起,我就会觉得特别心酸。可是,我做了什么,我又在做什么呢…

    这样想着,泪水不知不觉的滑落下来。怕师父担心和难过,我不敢发出声音。嗅着夜来香的气息,心头萦绕着一股说不出的愁绪与凄凉,疲惫与酸痛,似乎从每一个毛孔里渗出来,慢慢爬的遍全身,爬上我的眼睛…

    一阵风吹过,我一个机伶醒了过来,四下里一团漆黑,什么也看不清楚,我这才发觉,晨星没有来。师父也醒了,看了看表,已经是夜里一点多了,难道晨星出了什么事?

    望着黑乎乎的临江村,我恨不得插一双翅膀马上飞过去。

    师父沉声说:“冷儿,走,我们去村里看看。”

    刚要动身时,突然,我听到身后传来一声马的嘶鸣声,心头一惊,停住脚步。

    “怎么会有马叫?师父,怎么会有马叫?!”我刚说完,又是一声,声音竟然是从那座土山里传出来的!

    紧接着,我看到一个黑乎乎的庞然大物,一下子从山里钻了出来,呼啸着远去,依稀是一辆马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