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八章 野史奇谈(2)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6:38本章字数:2759字

    那个‘东西’就像一阵风,去的特别快,一眨眼的工夫,就没了踪影。

    我使劲揉了揉眼睛,有一种像是在做梦的感觉。

    “师父,那是什么?”我声音有些发抖,黑暗中,看不清师父的表情。心里隐约觉得,刚才那‘东西’像是我昨晚看到的那辆马车。

    师父站在那里,就像一根凝立的柱子。

    过了片刻,师父沉声说:“情况不对。”

    “怎么了?”

    我看到师父缓缓抬起了头,当遇到疑难之事时,师父便会有这个习惯性的动作。

    “阴司之门果然出问题了。”师父幽幽的说:“刚才那东西是从阴界跑出来的。”

    我望了望那座土山,本能的往后退了两步。

    “冷儿,我可能推断错了。”

    “错了?”

    “嗯。”师父说,他本来认为,一些磁场强大的鬼,是招不出来,也没法控住的,可是现在看来,那些鬼根本就不是被招出来的,而是自己从阴界跑出来的。

    我想了想,惊讶的说:“难道说,我昨晚看到的那个,真的是袁崇焕?!”

    “很有可能,我怀疑,除了鬼以外,可能还有别的东西跑了出来,而且,不止一两天了。”

    “别的东西?”

    “冷儿,你还记得江边那个死去的孩子吗?”师父反问我道。

    我怔怔的点了点头。

    “那孩子的内脏和魂魄都被吃了,我现在怀疑,是有什么东西从山里跑了出来。”

    一阵凉意从我脚底爬了上来。

    师父继续说道:“现在看来,阴司之门可能出现了漏洞,我们昨晚从这里路过时,刚好有什么东西正要出来,所以会有那些异象,包括天上的怪云。”

    我指了指旁边的院墙说:“可是,不是有这座宅子镇着的么?”

    师父叹了口气,说:“这座宅子,只相当于给阴司之门加了一把锁,冷儿,我们平时住的房子,如果门坏了,要锁还有用吗?”

    “当然没用。”

    “那就是了。”

    “师父,你说刚才那个东西,会不会去了那个山沟?”

    “有可能。”师父说。

    “那我们要不要追上去?”

    师父朝临江村望了一眼:“我身上没有法器,对付不了那些鬼,我现在更担心的,其实是晨星。”

    我在自己脑门上重重拍了一下,是啊,相较于晨星,现在什么都是次要的。

    “走吧,我们去村里看看,小心行事。”师父说。

    来到村里,只见四下里一片安静,夜来香的气息,使人有一种昏昏欲睡的感觉。

    小心翼翼来到晨星的住处,只见院子里一片漆黑,耳朵贴在门上,听不到人任何动静。

    “冷儿,我进去看看,你在这里等我。”师父轻声说。

    我点点头,师父打量了一下那道门,往后退了两步,一个助跑,‘蹭’一下子便蹿了上去,手在门檐上轻轻一按,便翻进了院子,落地时只发出‘噗’一声轻响,就像一只猫。我暗喝一声彩,心想,如果凌志飞有这样的本事,估计那天晚上就不会被晨星发现了。

    我蹲在门旁幽暗的角落里,警惕的留意着周遭的动静,一颗心跳的厉害。

    没过多久,我听到院门发出‘嗒’一声轻响,刚直起身,师父就已经翻了出来。

    “怎么样?”我紧张的问。

    师父平缓了一下呼吸,说:“门没上锁,屋里没人。”

    “没,没人?”

    师父说:“冷儿,着急和担心都是没有用的,事态变得越来越复杂了,我们现在要保持绝对的冷静,知道么?”

    “嗯,可是晨星她…”

    “屋里的东西摆放的很整齐,我估计,晨星不会有事。”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这几天发生的事,已经把我的神经折磨的极其脆弱了,和师父在一起,我一点主见都没有。

    师父想了想说:“回住处看看,我那些法器放在**底下的,不知道还在不在…”说着,师父好像想到了什么,话题一转,温和的说:“冷儿,你饿不饿?”

    经师父一说,我才感觉到饿的厉害,今天一天只吃了一包牛肉干。

    “饿。”

    “我记得朱厚他们在院子里挂的有腊肉,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如果有的话,我拿一块出来给你吃。”

    “不问就拿么?”

    师父苦笑道:“还是别惊动他们吧,我多年不出门,已经猜不透人心了。”

    我心里一酸,师父的意思,是偷肉给我吃。

    来到住处,师父翻进了院子,我仍然在外面等着。

    过了一会儿,院门‘嗒’的一声竟然开了,一道光柱向我射来。我大吃一惊,一下子跳到一旁,伸手捞起一块砖头。仔细看时,只见门口站的那人是朱厚,手里拿着一把手电筒。

    “你们…你们把我师父怎么样了?”我结结巴巴的说,浑身都在发抖。

    朱厚连连朝我打手势:“莫吵吵,快进来噻。”

    “冷儿,进来。”师父的声音从门里边传出来。

    我扔掉砖头,冲到师父旁边,眼泪止不住往下淌:“师父,我以为…你被人害了。”

    师父拍了拍我的肩膀,哽咽的说:“好孩子,朱大哥他们都是好人,专门等着我们回来的。”

    来到朱厚他们屋里,几个人迅速忙碌起来,不一会儿,就做了两碗热腾腾的面条,里面还飘着几个荷包蛋。我两口一只鸡蛋,一阵狼吞虎咽,很快就吃的一干二净,心满意足的摸了摸肚子。

    朱厚笑咪咪的看着我们,眼圈有些发红:“这两天,你们两个受苦了噻。”

    师父笑了笑说:“没什么的。”

    朱厚叹道:“唉,我们都是些做苦力的,什么也帮不到你们。”

    我眼眶一热:“在这种情况下,还有人给我们面吃,我们已经很感激了。”

    师父不善客套,喉头滚动了几下,说:“朱大哥,你是说,是赵欣让你们住在我们房里的?”

    朱厚说:“我不知道她叫啥子名,反正你们走后,那些人把你们屋里头弄的乱七八遭。那天晚上带两个保镖的那个女的来了好几次了,她让我住进你们屋里,她说你们肯定会回来的,回来以后,让你们去找她。”

    我和师父互视了一眼,师父突然想到了什么:“那些找我们麻烦的人,没有要住到里面吗?”

    “怎么没有?房东不让他们住,房东说,这处院子被人买下来了,没有人家买主的同意,不让任何人住。”

    “啊?买下来了?谁买的?”我惊讶的问。

    朱厚朝外面看了一眼,小声对师父说:“其实我知道是谁买的,就是你刚才说的,那个叫赵欣的女娃子…”

    什么?赵欣竟然买下了这个院子?…

    师父一愣:“她买这个院子做什么?”

    朱厚憨憨一笑:“我也搞不懂,唉,这些人真有钱。”

    吴彬坐在远处说:“她买这个院子,好像就是怕那些人住进来,她让我们住你们屋里,等你们回来。”

    听到这里,我已经明白的差不多了,心里暗暗诧异,我们和赵欣不过萍水相逢,算不上什么交情,她为了等我们回来,竟然买下了这个院子,到底图什么呢…

    师父皱眉不语,朱厚看了看我,说:“小冷,你是不是还没吃饱?要不要再给你煮一碗?”

    我这才发觉,自己一边想事,一边在不停的舔手里的筷子,似乎回味无穷。

    我脸上一红,放下筷子,嘿嘿一笑:“不用,我已经吃饱了。”

    在朱厚他们屋里坐了一会儿,我们回到了自己的屋子。

    师父仔细查看了一番,东西看起来一样都没少,甚至我们的钱包都还在被褥底下压着,里面的钱分毫未动。师父装法器的包裹,安安静静的在**底下躺着。

    “奇怪。”我四下里望了望,说:“他们不是翻过我们的屋子么,怎么什么都没有拿?”

    师父摆了摆手,示意我噤声。

    突然,师父好像想到了什么,又一次打开了箱子,翻了翻说:“确实少了东西。”

    “什么?”我好奇的问。

    “那十张纸皮不见了。”

    我恍然大悟,一拍脑门儿,大家应该还记得,在陈木升家里挖出那三口棺材时,从里面找出十一张纸皮。其中一张,师父给了萧山拿去化验成分,所以还剩十张,一直在箱子里面放着,可是,现在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