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九章 野史奇谈(3)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6:38本章字数:2975字

    “看样子,那纸皮对他们有用。”师父说。

    “难道,他们就是为了这个而害我们的?”

    师父想了想说:“应该不是,如果只是为了那些纸皮,没必要费这么大的周折,我想,他们肯定有别的目的。”

    “会是什么呢?”我喃喃的说。

    师父长呼一口气,说:“我们先洗个澡休息一下,这些事慢慢再说。”

    舒舒服服洗了个热水澡,换了身干净衣服,我感觉自己全身软的就像棉花一样。

    “师父,我们现在去哪儿,就在这里睡觉么?”

    “当然不行,天一亮,我们就出不去了。”

    师父看了看表,已经快三点了:“冷儿,我们去赵欣那里看看吧,我感觉,她不会害我们。”

    临走前,师父将**底下的包裹取出来,挎在了肩上。

    来到赵欣的住处时,天空又飘起了零星的雨,四下里伸手不见五指。赵欣住的地方本来就偏,在这样一个清冷漆黑的夜里,看起来阴森森的,就像鬼宅一样,头顶的树叶‘哗啦啦’的响着,更增几分诡异。

    我抬手就要敲门,师父把我拦住了,轻声说:“我还是先去里面探一探吧,免得再有什么变故。”

    师父翻进院子里没多久,我忽然听到里面传来沉闷的打斗声,心里一惊,‘蹭蹭’的爬上院墙旁边那棵树,探头望去。

    漆黑的院子里,有三个人影纠缠在一起,其中一个依稀是师父。

    我心中大骇,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三两下翻进院中,冲了过去。

    其中一个穿黑衣服的,见我过来,马上朝我扑了过来。我狠狠一拳打过去,那人一闪身就避开了,身法极其灵活。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只觉身子一轻,整个人腾空而起,竟然被那人抓住举了起来。

    我心里极度害怕,嘴上却毫不屈服:“操!有种放老子下来!”

    就在此时,屋里的灯‘啪’的一下亮了,和师父打斗的那人一愣,停了下来,随后抬头看了看在半空中不断蹬腿儿的我,叫道:“住手,别打了!”

    我被放到地上,气喘吁吁的理了理衣服。仔细一看,和我们打斗的,正是赵欣那两个保镖。

    师父对面那人一拱手,说:“张师父,好身手!”

    师父微微一笑:“二位身手也不错。”

    刚才把我举起来的那个人说:“哪里,差的远了,我们两兄弟在香港时,联手料理十几个不成问题,可是刚才,却没有打赢你。”

    我撇了撇嘴说:“一招就把我举起来了…”

    那人‘呵呵’一笑:“得罪了,刚才太黑了,没看清人。”

    正说着,屋门开了,一阵芳香扑面而来,随着‘嗒嗒’的脚步声,赵欣款款的走了出来。

    那两个保镖迅速收起笑容,肃立在一旁:“小姐!”

    赵欣微微点头,目光顾盼流转,只是盯着师父,幽幽的说:“才几天不见,就瘦了这么多…”

    师父好像不知道要说什么,愣了愣,叫了声:“赵小姐。”

    赵欣回过神,朝大门望了一眼,格格一笑:“怎么,翻墙进来的?”

    师父有些尴尬,我急忙接过话题:“夜太深了,我们怕吵醒你,所以先进来看看你睡了没有。”

    赵欣‘啐’了一口:“冷儿,就你嘴油,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是对我不放心。”

    师父正色道:“赵小姐说的没错,的确是这样,毕竟萍水相逢,赵小姐为了我们不落入萧山手里,竟然买下了那个院子,张某实在想不通原因。”

    赵欣撇了撇嘴:“怎么,你以为是陷阱?”

    师父没回答。

    赵欣叹道:“唉,的确,人心太复杂了,你们吃了大亏,这几天肯定受了不少苦。”

    “希望赵小姐不要介意。”

    赵欣笑道:“别那么严肃可以吗?像个小老头儿似的,你不过才四十出头而已。”

    师父勉强笑了笑。

    赵欣正色道:“好吧,首先,我只是纯粹的想帮你们,没有任何别的目的,其次,我让人转告你们来找我,是有事情要跟你们说。对于朋友,我赵欣向来表里如一,言出必践,心里怎样想,嘴上便怎样说。”

    “很荣幸赵小姐把我们当朋友,我张某对朋友也是如此。”师父说。

    “那现在,我算是你的朋友吗?”

    “算。”师父毫不犹豫的回道。

    赵欣嫣然一笑:“这就对了,走吧,屋里坐。”

    一进屋,赵欣便拿出一包包好吃的放到桌上。

    “我估计,你们两个还没吃东西吧,别客气。”赵欣随意的朝桌上一挥手。

    师父微笑道:“谢谢赵小姐,我们刚才吃过了,朱大哥他们煮的面条。”

    我朝桌上瞄了几眼,舔了舔嘴唇说:“我好像又饿了,再吃点儿吧。”

    “随便吃。”

    我随手拿起一包芒果干,撕开吃了起来,酸甜清爽的味道,吃的我赞不绝口。

    赵欣笑着点上一支烟,优雅的吐了个烟圈。随后,她缓缓伸出另一只手,用修长的食指轻轻一挥,那烟圈便支离破碎的弥散开来。

    “对了,赵小姐,你刚才说,叫我们来还有别的事,可以冒昧的问一下什么事吗?”师父说。

    赵欣看了看师父,轻轻吹了吹烟灰,漫不经心的说:“叫你们过来吃东西呀,不可以么?”

    师父一愣。

    赵欣笑道:“当然没这么简单,张师父,你们后面还会找那本书么?”

    “殡葬全书?”

    “嗯哼。”

    “当然。”

    “他们那些人都这样对你了,为什么你还要去找?”赵欣问。

    “赵小姐,你错了,正因为这样,我更要找到那本书,免得落入歹人的手里。”

    赵欣轻轻一叹:“果然不出我所料,我要告诉你的就是,那本书根本就不在山里。”

    我一包芒果干吃了一半,呆呆的拿在手里。

    师父想了想说:“我记得赵小姐上次提到过,你说老七一直在帮你查找那本书的下落。”

    “没错。”赵欣说:“据老七查实,那本书不在山里。”

    “消息可靠吗?”

    赵欣轻吐一口烟雾:“可靠,我花钱雇老七,就是让他帮我找那本书的。”

    师父陷入了沉思。

    “其实,张师父,我之所以相信老七的话,是因为,除了殡葬传说以外,我还知道另外一件,隐藏在历史里的事。”

    “哦?”

    赵欣继续说道:“如果说,殡葬传说只是一个传言,没有切实的依据,那么这一件事,绝非传言,你有兴趣听么?”

    师父点了点头。

    赵欣缓缓的说:“这件事,关系到袁崇焕的死。”

    我脑袋里‘嗡’的一下子,迅速和师父对望了一眼,直觉告诉我,赵欣所言非虚。

    “袁崇焕…他不是被崇祯皇帝凌迟处死的么?”师父问。

    “没错,但是,你知道原因是什么吗?”

    “据说,他中了皇太极的反间计,再加上朝廷里奸臣当道,崇祯皇帝误信谗言,认为袁崇焕有叛国之心,所以将他处死了。”

    赵欣笑了笑说:“我知道的更详细。”

    “哦?”

    赵欣两手一摊,吐了吐舌头:“因为历史书上有写啊!”

    我和师父都忍不住笑了,赵欣有时候精灵古怪的就像个小女孩儿。

    “可是,真正的原因并不是这样的,崇祯皇帝之所以处死袁崇焕,和一本书有关。”

    我顿时瞪大了眼睛:“姐姐,历史可不是随便开玩笑的!”

    赵欣横了我一眼:“我没开玩笑,袁崇焕本来只是一个文官,但他却有统领千军之才,你们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我呆呆的问。

    “因为一本书。”

    赵欣说,袁崇焕本来只是一名进士,长相也十分文弱,可是,他在有一次返乡探家时,无意中得到了一本书,回到朝廷以后,就像变了一个人,开始关心起了军事。**哈赤率军入侵时,京城各文武百官,没有一个敢带兵迎战,谁也没有想到,看似文弱的袁崇焕,竟然主动请缨,镇守山海关!很多人认为,袁崇焕不过是一时的匹夫之勇,靠一些纸上谈兵的东西,怎么能带兵打仗?可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袁崇焕竟然把山海关镇守的固若金汤,挡住了清军铁蹄的一次又一次进攻…

    “他的本领,得益于一本书。”赵欣说。

    “殡…殡葬全书?”我结结巴巴的问。

    “没错。”赵欣说,当时的明朝,乱臣当道,昏庸腐败,袁崇焕胸怀大志,却苦无报国之门,最终心灰意冷。他返乡探亲的本意,是想辞官隐居,不问世事。他找了一处山青水秀的地方,准备作为自己的终老之所,可是,没住几天,他在山里突然发现了一本书,从此,改变了历史的命运,也改变了自己的命运…

    “那本书中,除了起死回生,风水道术以外,还另外记载着一些东西,除了袁崇焕以外,没有一个人知道是什么,而袁崇焕当年隐居的地方,就在临江村后面的深山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