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一章 野史奇谈(5)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6:38本章字数:3546字

    明朝灭亡以后,清朝建立了。清朝的每一个统治者,都在暗中查找那本书。到了康熙年间,首相纳兰明珠专门设立了一个找书的机构,里面的人都是他纳兰氏的心腹亲信,这些人名义上是殡葬师,研习风水道术,到处观山看岭,帮皇亲贵族寻找墓地,实际上,他们是在寻找传说中的那本书。至于那本书究竟是什么样子,什么来头,却没有一个人见过,也没有一个人知道。就这样,到了晚清时期,出现了一个名叫纳兰云空的殡葬师…

    “啊!”听到这里,我惊呼一声。

    赵欣看了看我,说:“没错,这个纳兰云空,就是发现‘殡葬传说’的那个纳兰仁义的父亲,也就是临江村后面那座老宅的第一个主人。

    “纳兰云空当时并不知道那本书牵扯到一个传说,他只知道,先人的遗志,是寻找一本隐藏在广东深山里的书。纳兰云空遍访多年,一无所获,清朝灭亡以后,为了躲避军阀战乱,纳兰云空四处流离,干脆来到了广东。

    “有一天,他在深山里云游,当路过一处山沟的时候,他忽然感觉不对劲。问了问附近住在山里的人,他得到了一个传言,传说,当年袁崇焕的尸体就是从那个山沟里经过,运回的老家。这条山沟里有一个村子,村里的人是晚清时期从外面搬进来的,据说是有一个道士路过这条山沟,说风水不吉,必须建一个村子在里面,才能镇住邪气…

    “纳兰云空发现,山沟里云开雾罩,阴气森森的,景象很不一般。他感觉,这里肯定隐藏着某种秘密,于是便进了山沟,住在了那个村子里。连续几天,什么也没有发现,然而到了第五天的时候,纳兰云空有了一个重大发现。

    “那天傍晚,纳兰云空登上一处断崖,朝远处眺望时,他突然发现,正对沟口的远处一个地方,隐隐传来亮光,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闪烁。

    “他奔着亮光处寻了过去,走了大概有七八里的山路,正对一个村子的地方,他发现了一座土山。附近的山全是由岩石和红土构成的,然而,这一座山的结构全是红土,没有一块石头。

    “纳兰云空觉得不对劲,猛然间,他联想到了那处山沟。纳兰云空以前是皇家殡葬师,专门负责一些大型陵墓的选址与构建,所以,他十分精通观山测地之术。

    “他用了半个月时间观测研究,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这座土山和山沟都是人为弄出来的!

    “从山沟的走向与形状来看,它会源源不断的吸纳阴气,灌注进远方这座土山里,‘土’相当于‘地’,土山,相当于一块隆起来的地,它的作用,就是用来吸纳和汇聚阴气的。紧接着,在土山脚下,纳兰云空还发现了一口阴井,连通着远处的东江。那条山沟相当于地上吸纳阴气的脉管,再加上地下这条地脉,双脉汇合,冲击汇入土山,久而久之,已经在地魂上破开了一个巨大的缺口,通往另一个空间…

    “本来,双脉的阴气是平衡的,互相融合牵制,在汇合处平缓的注入另一个空间,并且形成一道门,只可以进,不可以出,但是,竟然有人在山沟里建了一个村子,阻住了阴气,导致阴气失衡,这么一来,没有了地上脉阴气的牵制,那道门已经被地下脉冲出了漏洞,并且在不断扩大…

    “纳兰云空发现,这座土山的植被已经发生了变化,看样子,有什么‘东西’想从漏洞里钻出来,一旦出来,肯定会祸乱人间。看样子,当年那个道士在山沟里建村子绝对没安好心。可是,人气已经扎在了那里,没法改变了,权衡之下,纳兰云空深夜潜进山沟,迷昏熟睡中的村民,一把火将村子给烧了…漏洞虽然不再扩大,但依然存在,为了弥补,纳兰云空巧借地脉,在山脚下建了一座宅院,将它给固住了…”

    什么?你是说那沟里的村子是被纳兰云空给烧的?!”我惊呼道。

    “不错。”赵欣说:“纳兰云空也是迫不得已,那村子已经在山沟里驻扎了多年,人气已经定在那里了,就算搬走也没有用,因为风水已经发生了改变。唯一的办法就是毁掉它,把人气变成鬼气…”

    师父想了想,点头说:“如果那条山沟真的是地上脉的话,那么也只有这个办法了。只有把原来的‘生地’变成‘死地’,也就是‘阴地’,才能把地上脉打通。”

    “原来,那村子里的人都是被纳兰云空给烧死的,唉…”我长叹一声。

    赵欣一愣:“怎么,你们去过那个山沟?”

    我怔怔的点了点头,陷入了沉思。

    “不,那村子里的人根本就不是被烧死的。”

    “不是被烧死的?”我诧异道。

    “在纳兰云空动手之前,他们就已经死了。纳兰云空把自己调配的迷药从窗口吹进去,出乎意料的顺利,没有惊醒一个人,其实,那些人已经死了…”

    瞬间,我的眼前浮现一幅情景,在一个空寂而又可怕的村子里,一个人小心翼翼的游荡在每家每户门前,生怕惊醒了任何一个人,但是他并不知道,那些屋里躺着的,是一个个死人…想到这里,我猛打一个冷颤,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赵欣说,第二天,有人远远望见沟里很多浓烟,便报了官。最后,从焚毁的废墟里扒出一具具烧的焦黑的尸体。可是,一检验,那些人根本就不是被烧死的,而是被挖空了内脏…

    “所有人肚子里都是空的,五脏六腹全部都没了,从烧灼的痕迹来看,是起火之前被挖的…”

    这种死法好熟悉,突然,我想到江边那个小孩儿,下意识的裹了裹衣服,似乎整个房间里都阴森森的。

    赵欣继续说道:“经过推测,这件事不是人干的,那些村民可能是被什么邪物给害死的。他们的尸体全部葬在了村后,总共是五十九口。”

    五十九口…看来,那块坟地里埋的确实是山沟里原来那个村子的人,而不是临江村死去的村民,怪不得那块定宅碑上写着为邪物所害。可是,同样为邪物所害,同样是五十九口,难道只是一个巧合吗?临江村那些人又被埋到哪里去了呢?…

    “然后呢?”师父问。

    赵欣缓缓点上一支烟,轻轻吸了一口:“然后,就没有然后了,纳兰云空在土山脚下建了一座宅子,住进了里面。他是个好人啊,住进那种宅子里,祖孙三代都不会有好命,可为了镇邪,他隐瞒了一切真相,甚至连自己精通的风水道术都没有传给后人,只传了一些皮毛的东西。他后面再没有找过那本书,也没有告诉后人。因为他认为,从祖辈就开始找,一直找到现在都没有找到,那本书肯定是不存在的。

    “再后来,便是东江发大水,冲出了那座古墓。当时,纳兰云空已经看出来了,那是一个镇邪墓,还没等他来得及阻止村民,那具骨骸头下枕的镜子就被抛了出来,村民散去以后,他刚准备把镜子放回去,墓就塌了。再后来的事,你们都知道了…”赵欣摊了摊手。

    一时间,整个房间里陷入了安静。

    过了一会儿,师父问道:“赵小姐,你是怎么知道这么多内情的?”

    赵欣笑了笑说:“如果我说是纳兰云空告诉我的,你们相信吗?”

    我和师父顿时愕然。

    赵欣‘格格’一笑:“逗你们的啦。”

    我长出一口气。

    “其实,真的是纳兰云空告诉我的。”

    “姐姐,不带这样玩儿人的。”我眼睛一瞪。

    此时,天已经亮了,赵欣看了看表,笑道:“讲了这么久,我嘴都干了,至于我为什么知道这些,暂时保密。纳兰云空祖辈寻找的那本书,就是《殡葬全书》,他放弃找书时,其实和那本书已经很近了,这就是造化弄人。现在,经老七查实,那本书原本是在临江村后面的山里的,可是现在已经不在了,我完全相信,因为袁崇焕隐居时已经把它拿走了,肯定放在了别的地方。我跟你们讲这些的目的,就是要告诉你们,毫无头绪的在山里找是根本没用的。”

    师父点了点头。

    赵欣长出一口气说:“故事今天就讲到这里了,欲知后事如何,且听本小姐将来分解。我要出门了,你们**没睡,就在我这里睡会儿吧。冷儿记得洗你的臭脚哈,别把我的被子弄脏了!”

    说着,赵欣看了看师父,目光里透着一丝狡黠。

    “赵小姐,可以帮我一个忙吗?”师父浑没注意。

    “尽管说。”

    “让你的手下帮我查一查晨星的下落。”

    “晨星?”赵欣一愣:“她是谁?跟你什么关系?”

    我嗅到了某种味道,急忙说:“晨星就是纳兰云空的曾孙女,也就是陷害我们的那个大恶人萧山的养女,年纪比我还小的。”

    我把晨星如何识破萧山他们的奸计,如何暗中给我们送食物,而现在却人去屋空的事大略讲了一遍,并且告诉了赵欣,晨星住所的位置。

    赵欣似乎暗暗松了一口气,用充满挑逗的眼神看着我,笑道:“哟,看你提到晨星时那样儿,我估计肯定是个娇滴滴的小美人吧,是吧,冷儿…”

    我脸上一热,支支吾吾的低下了头。

    赵欣捂嘴一乐,随即正色对师父道:“好的,包在我身上。”

    赵欣的**柔软而又舒服,躺在上面,整个人就像陷进了温柔香里,嗅着沁人的香气,就像有一只老鼠在不断抓挠我的心,小腹一阵阵发热。

    事态的发展,看似通透明彻,其实越来越诡异复杂了。如果说,鬼娶亲那晚我见到的真的是袁崇焕,那么,陈树良给他娶亲的目的是什么呢,为了那本书?…陈树良是纳兰仁义的义子,比纳兰元英还要年长几岁。师父推测,纳兰元英死后在阴司做了司职人员。牵魂那天晚上,我见过他,虽然如梦似幻,但印象却很深刻,我感觉,此人生前肯定是个不一般的人物。照这么说,陈树良肯定也不一般,他表面是个酒鬼,但我感觉他肯定是为了掩饰自己,在做一些不为人知的事…

    想来想去,我头都大了,还是理不出丝毫头绪。还有,赵欣怎么会知道这么些事,这个女人也是个谜。最终,还是被晨星占据了我的所有思维,虽然师父说她不会有事,可我心里还是很担心,晨星,你在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