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七章 邪师真相(6)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6:39本章字数:2502字

    我的拳头捏的‘咔叭’一响:“原来是那个畜牲!”

    陈阿旺淡淡一笑:“阿冷,不是我说你,你的脾气真的要改一改,在这个畜牲横行的社会里,冲动只会坏事,要学会坚忍,就像我一样,这不是懦弱,而是保护自己,积蓄能量…”

    我一呆,面对眼前这个不一样的‘陈阿旺’,我有一种‘三观’颠覆的感觉。

    “不过,你也没机会改了,因为,你就要死了。”

    我松开了拳头,心里想,陈阿旺一身邪术,我不是他的对手,可是,又该怎么逃出去呢?除了上面那个洞口,别无出路。

    就算我逃不出去,也一定要帮晨星逃出去,打定主意,我决定拖延时间,趁陈阿旺不备时抱住他,让晨星逃走。

    “你的故事还没讲完呢,那女子被砸死之后呢?”

    陈阿旺冷笑道:“不讲完,你会死不瞑目的,也罢…”

    陈阿旺的话:

    当我知道师父的目的时,我并没有恨他,因为我的命是他救的,虽然他令我断子绝孙。只是,他千辛万苦找到的那女子却被砸死了,师父很不甘心。

    他违背风水将那女子葬在了坟坡上,困住了她的鬼魂。师父这么做是有目的的,他决定冒险一试,自己想办法将袁崇焕从地府里弄出来。然后,用阴司里的最高联姻礼遇,希望可以控住袁崇焕,得到那本书的下落。而那阴身女子的鬼魂,是每一个阴灵都喜欢的。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成功率很渺茫,说不定招魂时会搭上自己的性命。可是,师父准备了这么多年,眼看黄土没腰,实在不愿等了。

    从那以后,师父便开始寻找合适的陪葬鬼,阿冷,你表哥是第一个。刮台风那天晚上,师父做法,召唤江里的阴灵。当时,你表哥看到有一个美女在江面翩翩起舞,然后有一顶轿子过来接他…

    (我倒吸一口冷气,怪不得张冬跳江时满脸带笑)

    俗话说,八抬大轿,所以,必须要死八个人才可以。可师父只凑了两个就被人害了,除了你表哥以外,另一个,便是那渔民王顺。

    “这么说,那天我们在江里翻船也是陈树良弄的?”

    陈阿旺道:“不错,本来,师父要的是你们三个。”

    回想那天的经历,我记得,就在我不断下沉时,有一个人将我拦腰抱住了,那个会是谁呢…陈阿旺告诉了我,“是老七救了你!”

    “师父万万没有想到,在他选中作为陪葬鬼的三个人里,其中一个也会阴术,这个人,就是老七。至于他为什么只救了你,而没救王顺,我也想不明白。当晚,我们约老七见面,希望他不要破坏我们的计划,我们愿意和他联手,共成大事。

    “可是,从那以后,师父就失踪了,老七也失踪了。没过多久,老七回到了村里,他回来,是为了对付我的,师父已经被他害了。阿冷,后面,还要多亏了你师父。”

    “我师父?”

    “你师父破了他的纸人降。”

    我一愣:“那降不是你弄来对付陈木升的吗?”

    陈阿旺‘哼’了一声:“陈木升的确该死,但他必竟是我的养父,这也是我一直没杀他的原因。那纸人降是老七派手下带了他的血去纸扎店里下了对付我的。当天晚上,陈木升夫妇被我弄晕了,我和老七斗法,一直斗到天亮,我受了重伤。结果,你师父破了老七的纸人降,他也受了重伤。”

    “原来,那天晚上逃走的降头师是老七…原来有两个降头师!”

    陈阿旺冷笑道:“你还不算太笨。”

    “这么说,袁静花的死也是老七干的?”我问。

    “不,那是我干的,在我元气渐渐恢复以后,我决定孤注一掷,违背修阴术的宗旨,杀了袁静花,取出她肚子里的胎儿,做成活体婴尸。我之所以这么做,就是用来对付老七的。再过不久,婴尸就要炼成了。那天晚上,招袁静花的鬼魂时,你师父布的困鬼阵也是被我动了手脚。陈木升家屋门上的符纸是我撕的,因为,我偷偷把婴尸带回了家里,它害怕那道符。只不过,我没有想到的是,趁我睡觉时,婴尸竟然跑了出去,钻进了陈木升的卧房里,将他给吓死了…”

    原来是这样…

    “还有问题吗?”陈阿旺问。

    “这么说,刚才我在江里看到的那个就是你?”

    陈阿旺一愣:“什么江里?”

    我朝洞口指了指:“一直追了过来,在上面掀棺材盖子的那个不是你吗?”

    陈阿旺朝洞口看了一眼,说:“别转移话题,这个地方,除了我和师父之外,没有任何人知道。这个妞我要留着,用她的经血喂婴尸,至于你,我只有灭口了,该知道的你都知道了,现在,我要动手了…”

    说着,陈阿旺一步步逼了过来。

    我护着晨星往后退去,轻声对晨星说:“等一下,你自己逃出去。”

    陈阿旺听到了,冷笑道:“插上翅膀也别想逃!”

    我朝陈阿旺后面一指,惊讶的说:“陈树良,你怎么来了?!”

    陈阿旺浑身一震,扭头看去。

    我大叫一声:“快走!”扑上去就要抱陈阿旺,没想到,竟然扑了个空!

    陈阿旺像鬼魅一样闪到了一旁,冷笑着再次逼来。

    我捞起桌底下的骨灰坛就砸了过去,陈阿旺很轻巧的就避开了。

    兜了一圈,我又回到了晨星身边,晨星似乎被吓呆了,愣愣的站在原地。

    “阿冷,我要动手了…”说着,陈阿旺随手捏了一个诀。

    突然,我感觉一股阴风扑面而来,整个洞里瞬间冷的像冰窖一样。这时候,我发现洞口下方多了一个人…

    仔细一看,我顿时被吓住了,只见那根本就不是人,而是一个朦朦胧胧的影子,飘飘的立在那里…

    陈阿旺的注意力只在我和晨星身上,似乎没有发觉气氛的变化,而那个‘人’就在他后面。

    我护着晨星,一步一步往后退去。

    “你是谁?!”我指着那个人吼道。

    陈阿旺一愣,刚想扭头,却止住了,冷笑道:“还想玩这一套吗…”

    话没落音,就听到一个幽幽的声音:“我…死的…好惨…呐…”

    依稀便是死去的陈木升!

    陈阿旺这才回头,大叫一声退到了我们旁边。

    “你…你是陈木升?!”陈阿旺声音有些发抖。

    那个‘人’飘飘的移了过来,真的很像陈木升。

    “阿旺儿…还我命来…”

    “活着时,我是为了掩饰自己,装作怕你,你以为我真的怕你吗?!来吧!”

    那个‘人’像闪电一样扑了过来,和陈阿旺斗在了一起,我急忙拉着晨星闪到了一旁。

    整个洞里,阴风四起,昏暗中,两个人影纠缠在一起。看着眼前这一幕,我有些目瞪口呆。

    此时不跑,更待何时?!我拉着晨星悄悄来到洞口下方,一咬牙将她抱起来送了上去,就在我往上爬时,我听到陈阿旺怪叫一声:“往哪里跑!”

    如果不是晨星眼疾手快将我拉住,我差点掉下去。手忙脚乱从那口棺材里爬出来,只见密室里还是原来的样子。

    刚喘完一口气,我突然感觉脚底下一阵颤动,紧接着,洞里传来‘豁咔’一声巨响。随后,整个密室也跟着晃动起来。

    我心知不妙:“快走!”拉起晨星,绕过棺材向门口跑去。

    刚钻进隧道,突然从身后涌出大量的水。

    那水来的特别快,霎时间,整个隧道就已经被灌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