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九章 三魂七魄(2)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6:39本章字数:2508字

    “你们怎么没有影子?!”

    我大叫一声指着地上,所有人都愣了。

    朱厚三人左右看了看,张大了嘴巴,就在这个时候,诡异的事情发生了…朱厚他们的身体突然间变的透明了起来,随后,越来越淡,倏地,消失在了空气里!

    我被这种诡异现象吓呆了,恍惚间,我仿佛听到外面隐约有马的嘶鸣声,仿佛来自遥远的天际,飘渺而又空灵,幽幽远去…晨星脸色发白,赵欣也有些变色。

    “师父,这…”我指着朱厚刚才落脚的地方。

    师父一言不发,走到门口,朝外面看了看说:“朱厚他们出事了,走,我们过去看看。”

    来到外面,赵欣问:“张师父,难道我们刚才真的见鬼了?”

    “他们现在还不是鬼,只是魂。”

    难道朱厚他们死了?!…我的心跳的厉害,晨星紧紧的握着我的手。

    雾气四处飘荡,村子里看起来鬼气森森的。

    来到朱厚他们住处的门口,我看到远处的角落里似乎躺的有人。走过去一看,正是朱厚他们几个,东倒西歪的躺在那里!

    赵欣查看一番,迷惘的说:“真是奇怪,这些人明明有呼吸,却感觉不到脉搏。”

    “先把他们抬到屋里。”

    我们几人手忙脚乱,把朱厚三人抬进了屋里。师父挨个翻开他们的眼皮看了看,不住的摇头:“奇怪,真是奇怪…”

    “怎么了?”我小心翼翼的问。

    师父回过头,看了看我,说:“他们明明已经死了,命魂也没了,但是,气息还在。”

    “会喘气的死人?”我惊讶道。

    整个屋里鸦雀无声。

    师父想了一会儿,说:“这种情况绝不对,我做个法,看到底怎么回事。”

    师父从随身带的包裹里取出法器,点起三柱香插在了门口,嘱咐我们等在外面。

    师父的脚步声和念咒语的声音不断传出来,突然,我感觉头顶一亮,抬眼看去,我看到有一条闪电劈开雾气划了过去。

    这时候,屋里传来‘砰’一声闷响,我们急忙冲进去,只见师父满头大汗,撞翻了一张椅子。

    师父深吸一口气说:“他们的地魂还在身体里,天魂,命魂,还有七魄,都没了。”

    师父说,他刚才用引鬼术试了试,没想到,竟然招出了朱厚三人的地魂,这也就是为什么刚才有闪电的原因。没有魄保护的魂,会吸引天眼的电光。师父急忙收手,三条地魂又钻了回去。

    师父告诉我们,在三魂之中,地魂最是奇特,单独分离出来的地魂,用肉眼是可以看的到的,它是一缕淡淡的白烟,就像水蒸汽。之所以如此,师父说,因为地魂承载的是人的气脉,这也就是朱厚他们为什么还有气息的原因。

    师父说,朱厚他们应该是被人所害,可能就跟那辆马车有关。看样子,陈阿旺现在回到了村里,他可能并没有被淹死,或者说,回来的是他的鬼魂…

    “我只是想不明白,他究竟用了什么邪术将朱厚他们的地魂留在了身体里,而他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想起之前的情景,我心里还在发毛:“师父,朱厚他们的魂魄为什么会跑到我们那里?”

    师父说,一些突然死亡的人,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看样子,朱厚所讲的那些都是真的,包括他们看到的那辆马车,当时,他们肯定遇到了什么突发事件,突然间就死了。然而,他们却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魂魄被生前的意识所控制,跑去找我们。这也是我们为什么可以看到他们的原因,而当他们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了的时候,就会消失在空气里…

    我的恐惧逐渐被一种难过的情绪所代替,喉咙里就像堵了一团东西。又是三条人命,而且,还是一直以来都对我们很好的三个人。师父也很难过,沉默的抽着烟。

    烟气也屋子里袅袅蒸腾,飘飘而去,融杂进外面的雾气里。

    忽然,我听到一阵哽咽的声音。侧目一看,只见大颗的泪水从晨星美丽的眼眶里溢出来,她捂着嘴,强忍着没有哭出声。

    我一阵纠心,扭过了头。

    昏昏的屋子里,阴凉而又凄静,弥漫着阵阵酒气。远处一张桌子上,杯碗狼藉,地上散落着许多啃剩的骨头。

    我抱着肩膀,轻轻的走过去,心里说:“朱大哥,吴大哥,阿五,你们都醒过来吧,咱们不醉不归…”

    走着走着,我的脚下踩到一个硬硬的东西。低头一看,好像是一截吃剩的鸡爪子,我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刚要迈过去时,我心里突然产生一种奇异的感觉,低头仔细一看,这好像根本就不是鸡爪,而是一截人的手指头,上面还有啃咬的痕迹…

    “这是什么?!”

    我随手从桌上拿起一根筷子,拨了拨。

    师父他们围了过来,赵欣右手呈兰花状,用拇指和食指小心翼翼将那东西从地上捏了起来。

    放到眼前仔细看了一会儿,赵欣说:“这好像是一截人的小指…”

    晨星捂住嘴,一阵干呕。师父急忙走到桌子前,查看碗里剩下的菜肴。

    那些碗里只有一些零碎的骨头,还有一些空心菜,根本看不出之前吃的什么。地上的骨头十分零碎,看样子被狠狠的咀嚼过,估计是为了吸里面的骨髓。

    我们在屋里四处搜寻了一番,什么也没发现,那么,这根小指是从哪里来的呢?…

    师父看了看表,说:“冷儿,你守在这里,我出去看看,看会不会有什么发现。”

    “啊?”我一愣。

    师父说,等到天一亮,朱厚他们的气息就会消失,地魂会化成一缕轻烟,淡化在空气里。在此之前,由我帮他们看护一下尸体,等到天亮以后再处理。

    “哦…”我愣愣的答应着,看了看躺在**上的朱厚三人,吞了吞口水。

    “这样吧,张师父,我跟你一起去,晨星留下来陪冷儿。”说完,赵欣冲我挤了挤眼睛。

    师父想了想,说:“也好,冷儿,晨星,你们两个不要出院子,一般的邪物是不敢进阳宅的。”

    临走前,师父贴了两道符在门框上。

    夜,越来越深,此时已过一点。我和晨星相对而坐,靠在门口,一时间,彼此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外面看起来迷蒙一片,雾气四处弥荡,不时飘进来,沾上衣衫,湿湿的。

    晨星抿着嘴唇,脚尖轻轻触碰着地面,随着每一下微动,披在胸前的长发也跟着缓缓晃动。微风抚过,青丝滑过鼻翼,便用手随意的一拂。

    忽然,晨星发觉我在看她,便向我投来疑问的眼神。

    我脸上一热,慌乱的移开目光,干咳一声,说:“你…你冷吗?”

    “不冷,你呢?”

    “我也不冷…”

    为了掩饰尴尬,我装作若无其事的站起来,伸伸懒腰,打了个哈欠。

    “阿冷。”

    “嗯?”

    “你说,我义父他们会去了哪里?”晨星幽幽的说。

    “我和师父今天还说过的,这些人就好像蒸发了似的。”

    晨星苦笑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我好像有点替他担心。”

    我眉头微皱:“他们没一个好人,担心他做什么?”

    “唉…”晨星幽幽一叹:“毕竟,萧山对我有养育之恩。”

    “那么,凌志飞呢?”我小心翼翼的问道。

    “凌志飞?”晨星一愣,随后冷冷的说:“我已经忘了这个人。”

    我心头一喜,暗暗松了一口气。和晨星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一会儿,倦意渐渐涌了上来。